換妻俱樂部

  • 在〈換妻俱樂部〉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幽默笑話

陳南宗

尋尋覓覓許多年,終於,五十三歲的他找到了傳聞已久的換妻俱樂部。

當然此處所謂的「找到」,不單單是指單向意義的「發現」,而是有更積極的「被接納」意涵,實在是,年逾半百的他明顯缺乏換妻的優勢條件,除了自身性功能的退化,外貌的平庸與身體的老朽絲毫引不起對手人妻的興趣之外,他家裡的那個黃臉婆(五個孫子的阿嬤)自然也是他屢屢遭拒的重大原因──試想,哪個心癢難耐的男人,不是圖謀新鮮刺激又秀色可餐的陌生性伴侶,才萌生換妻這種不倫又有點敗德的主意呢?所以每回又從茫茫似海的報紙小廣告裡找到換妻暗示的訊息,他循線撥電話過去,對方問起妻的年紀,他老實回答的結果總是又一次的挫敗,真沒辦法,在換妻市場裡,女方肉體的保存期限乃是成交與否的最大公約數,沒有哪個丈夫願意吃虧,就好像沒有哪個年輕的妻子願意賠上自己來滿足丈夫嚐鮮的慾望一樣。

然而,就在最近,確切的時間是這一兩天,他突然感受到世界的神秘轉變。好像某種交易法則的顛覆與換易,讓潛藏地下的換妻市場突然活絡蓬勃起來,甚至有日益壯大的趨勢,尤其各地的報紙廣告代理商首當其衝,再來是專印小廣告海報的小印刷廠,就連BBS與WWW網路聊天室主持人,也都深刻體會到一股「人妻交換」的殷切需求。

「別怕羞,短暫的肉體不是唯一,永恆的愛情才是真諦。」

「徵短期好牽手,請洽02-XXXX-XXXX」

「老爺夫人,我們在不遠的慾望沙灘等您們──」

露骨的暗示,挑逗的言語,如潰堤的糖漿蜜液四處氾濫,淹沒了訊息網絡,也淹沒了每一個老色男的寂寞芳心。

昨夜,他輕易地進入一個名曰「換妻俱樂部」的成人網站,按註冊規則將自己的資料一一鍵入。

他其實是抱持著姑且一試的心情。當他看到網站的註冊表單,標示「本人生日」的資料欄,邊敲打著數字鍵,心裡邊怨嘆。「如果能年輕個廿歲就好了。」他想,現實是殘酷的,這一填下去,配對的機率應該很低吧?接著,輪到填「配偶生日」,他把老妻的數字填入之後,他簡直就要徹底絕望,想這回又要摃龜,難以向老妻交代了。(沒錯,讀者您難道以為主人翁想換妻只是一廂情願?)

不過,他還是努力克服心理的障礙,要說慾望沖昏理智也可以,總之他繼續往下填,一直填到職業欄。

他看到職業欄的前方,用紅色註記著「必填」兩字。

「幹嘛換妻還要特別強調職業?」他摸摸鼻子,不解。「我不是警察也不是調查局,這樣行吧?」他領略到可能的原因,從下拉式選單挑出了自己的職業,完成了整個註冊程序。

再來就是電腦自動配對了。

「十對?五對?一對?」他灰心地搖搖頭:「還是連一對都沒有?」

無論如何,屢戰屢敗的他倒也習慣了接受壞消息,憋口氣,他用滑鼠點了一下螢幕上的配對鈕。

等了十秒鐘,他才睜開眼睛。

「喔,這……這是怎麼回事!!」

瞪大雙眼的他驚叫出聲,差點就把隔壁房熟睡的大兒子吵醒。

就在濕潤模糊的視線裡,他看見了一幕不可思議的景象。

只見,暗房中閃爍著藍光的電腦螢幕呈現著整整齊齊的一長串名單,系統標示共有五十筆。他不信,伸出顫抖的手指數了數,真的。更令他幾乎要嚇得昏厥的是,這竟只是配對結果的第一頁,他把目光往右下角一挪,赫然就看到了一個三位阿拉伯數字。

正是他們夫妻倆的電腦配對結果,223頁!

「這是真的嗎?」被他硬從被窩裡挖起的老妻眨眨金魚泡眼,滿心存疑。

「我也不知道。」他咬著指甲:「或許是網站程式有bug吧。」

「要不要打個電話問問?」妻子提議。

「也好。」他點點頭,立刻照著網站刊登的客服專線號碼,撥了去。

「俱樂部,您好。」一個嗲嗲的女聲:「很高興為您服務。」

「呃,我是要……」他吞吞吐吐地說:「想查查剛剛配對的結果。」

「好的。請給我您的帳號好嗎?……謝謝您。請梢待片刻,不要掛斷電話唷。」

他緊握著妻子的手,兩個人焦急地等候著,彷彿等候著一樁判決。

「嗨,讓您久等了。」

電話那頭終於又響起嗲嗲女聲:「您剛剛有一次配對紀錄沒錯。」

「我覺得程式有問題,因為我看到結果頁有兩百……」

「兩百廿三頁,沒錯啊!」客服小姐愉悅地說:「您真是人氣王呢。」

「這怎麼可能!」他與妻子面面相覷,然後對著電話筒說:「一定是貴站程式出錯了。」

但是客服小姐堅持網站程式正常。

「明天,請您與尊夫人準時到約定地點報到,別讓對方等太久喔,呵呵。」

結束通話之後,他徹夜難以闔眼,他的妻亦然。

失眠的老夫妻等不到天亮就出發。就在星期日的第一道曙光射進車庫大門的同時,他開著自家的小轎車,旁邊坐著濃妝豔抹依然不改年老色衰的妻,呼嘯著馳上大街,朝著市郊的目的地飛奔而去。

不想抵達指定的飯店門口時,發現竟然停車場已經爆滿。

「請問您是俱樂部的嗎?」一身漂亮制服的飯店泊車小弟表情曖昧地看著手握方向盤的他,問。

他報上秘密通關語。以及自己的帳號。

「歡迎光臨!」泊車小弟像晉見皇帝似的,立刻在車頭的前方跪了下來。

「這是幹甚麼?」他覺得受寵若驚。

「請往這邊。」飯店經理乾脆從飯店裡頭跑了出來,引導他:「已備好您的專用停車位!」

泊好車,他偕妻走在紅地毯上,穿過一層又一層的巨大花圈,步進了飯店大廳。夫妻倆俱被盛大的歡迎排場嚇傻了。

首先他看到了通往二樓的右方旋梯排排站滿環肥燕瘦的小姐女士,紛紛用著羨慕的眼神望著自己。

再來是他眼力不太好的老婆看到通往二樓的左方旋梯排排站滿魁梧高大的猛男帥哥,紛紛用著飢渴的眼神望著自己。

他與妻看得呆愣住,就連俱樂部主持人站到了他們眼前也渾然不察。

「讓我們熱烈鼓掌歡迎!」

身著黑西裝的男主持人滿臉笑容,一揮手,現場的男男女女爆出歡呼,震耳欲聾的掌聲幾乎要掀掉飯店屋頂。

「本來我準備了一篇兩小時的致詞講稿。」男主持人戲謔地向大家比著手勢,「不過,春霄一刻值千金,我就不耽誤各位的『好事』了。」

眾人無不捧腹啼笑。除了他,他的老妻。

過了幾分鐘,當他穿越排隊排到了一樓的女子大軍,被領進那一間豪華的總統套房,盯著眼前慢慢解去身上羅衫的曼妙女郎,他喘著氣說:

「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已經脫到剩下一件內衣的女郎笑吟吟地看著他,愛嬌地搖搖頭:「不知道您的意思。」

「外頭那個隊伍,是……」

「她們都是您的配對結果啊。」女郎看著牆上的掛鐘,著急地抓住他的手臂說:「快點啦,人家只剩五分鐘了。」

「告訴我!」他面紅耳赤地喊:「我老婆人呢?」

「啊,嫂夫人她,一樣啊,粉幸福唷。」女郎說著,把她身上的最後一件衣物解掉。

然後,在第十一具女體有如非洲巨蟒緊密糾纏的窒息中,意識模糊的他終於忍不住發出欲死呻吟,道出疑惑。

「妳們怎麼會挑上我……這種老骨頭……為甚麼……」

那個金髮的年輕太太,她的肌肉棒子丈夫正在對面另一間稱做「王后套房」的豪室與那一個半百老嫗緊密糾纏中的女子,用一種百思不解的嬌羞呢喃,咬著他的老耳朵:

「其實,這都要歸功於你的老婆唷。」

「甚麼?」他驚訝地掙開金髮女郎,「我老婆?!」

「對啊。」跌到地上的女郎哭喪著臉,因為她的屁股撞痛了。

「妳在胡說些甚麼啊!」他惱火了。

「你難道不知道,」金髮女郎嘟著嘴說:「大家都是衝著你老婆來的?」

他一臉茫然。

「因為你是公務員啊,公務員老婆收賄無罪,這是最新的司法判例。」那一張肉感的嘴唇繼續蠕動:「所以假如我丈夫能夠服侍得讓嫂夫人滿意,也許她會願意讓我們分杯羹唷。」

「甚……甚麼?!」

「所以假如我也能夠服侍得讓科長大人您滿意,下次科長夫人收到禮券時,應該願意分一些給小妹我吧?」

他還想說甚麼,嘴巴卻被另一張嘴巴牢牢地堵住了。

叩叩叩。叩叩叩。門外再次傳來急促的敲門聲。

「欸,妳超過時間,該換人了吧!」

他渾身發著抖,一陣痙攣之後,終於暈死過去,再也沒有醒來。

引用:http://blog.chinatimes.com/pecker/archive/2006/10/03/114330.html

早洩怎麼辦,早洩吃什麼藥 - 必利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