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房夜窩囊的老公看著我被前夫那個

  • 在〈洞房夜窩囊的老公看著我被前夫那個〉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兩性話題
摘要

  我很想反駁,但是我很膽怯,因為,沒有娘家人給我撐腰。我總是忍讓著,直到臣濤的前妻常常來家纏綿。我才拿出最後的尊嚴,讓臣濤不要做事太露骨。而臣濤卻直白地甩給我那句我最害怕聽到的話。“受不了離婚,什麼都不會做,放在家裡也沒用。”面對臣濤經常扔給我的這句冷話。我依然保持著沉默,任由他和前妻亂來。可以說與其怕失去臣濤。到不如說我更怕無家可歸。

  我18歲那年,父母離異,還都各組建了自己的家庭。我便失去了方向,找不到愛帶給我的安全感。我無心求學,像個野孩子一樣開始逃學,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想讓爸爸媽媽關注我一下。可他們好像根本沒有時間顧及到我的事情。我開始恨他們,很長的時間整天泡在網吧。也就是在這期間了。我認識了臣濤。

  臣濤大我十歲,是我常常觀顧那家網吧的老板,他對我很關心,從他的身上我找到了父愛的感覺。臣濤好填補了我內心的缺失。很快我們發生了關系。為了我娶我他和她的老婆離了婚,為此事我一直認為自己是個破壞別人家庭的壞女孩。可我又好像沒有能力去改變什麼。因為,在那時我認為臣濤是我生命中最主要的人,我不能失去他,哪怕頂著小三的罪名,我也會無怨無悔。

  婚後的頭半年,我們過得還算不錯。可後來,他的前妻總來找他談家產的事情。我很不開心,有時會當面說他前妻幾句。每每這時臣濤都會臉色一下子變得冷起來。我要是再多說一些臣濤前妻的不是。他說會大罵我一句,你跟她差遠了。

  我很想反駁,但是我很膽怯,因為,沒有娘家人給我撐腰。我總是忍讓著,直到臣濤的前妻常常來家纏綿。我才拿出最後的尊嚴,讓臣濤不要做事太露骨。而臣濤卻直白地甩給我那句我最害怕聽到的話。“受不了離婚,什麼都不會做,放在家裡也沒用。”面對臣濤經常扔給我的這句冷話。我依然保持著沉默,任由他和前妻亂來。可以說與其怕失去臣濤。到不如說我更怕無家可歸。

可我的沉默並沒有給我帶來好的結果。

壯陽藥種類有哪些,目前全世界超過60個國家核可的有效成份在壯陽助勃起類只有三種學名藥成份,西地那非(威而鋼,必利吉,果凍威而鋼,威格拉,卡瑪格) ,他達拉非(犀利士,犀利士5mg) ,伐地那非(樂威壯), 其它成份均未經過美國FDA及歐盟藥品管理局EMA認證,能通過各國藥品管理局認證的自然是效果好的壯陽藥 - 詳細閱讀 https://tw.avseo.net/category.php?id=260

  那天,臣濤帶來一個男人比臣濤還要大上幾歲的男人。臣濤拿過離婚協議讓我簽。還指著我的說,簽完字,你就跟著秦華走吧。他樂意要你。臣濤用眼睛示意了一旁邊那個男人。秦華是個老實男人。跟著他你不會受罪的。我的眼淚刷地流了下來。那淚水裡帶著無數個問號,我算是個物品嗎,我就這麼下賤嗎?

  他們相愛,卻不怎麼做愛。

  “有一天老公向我提出,要我用腳幫他自慰”

  “我懷疑我的第二任丈夫是性變態。”她沉重地說道。

  他給她買了幾百雙鞋子、上千雙襪子,視她的腳為寶貝,甚至讓她用腳為他自慰——“我丈夫正常嗎?”她終於鼓起勇氣找到了性心理咨詢師……

  娟子說,她和老公都是再婚。丈夫生意很成功,對她也特別好,買什麼都是頂級品牌。更重要的是,他回家不管多累,都要親自給她洗腳,給她的腳做按摩,還塗護膚品,娟子覺得自己太幸運了。性愛方面,兩個人都是再婚,欲望不高,做愛也不多。但娟子逐漸發現,他好像對她的腳特別感興趣。“有一次他要親我的腳,我緊張地縮了回來,說臟,他卻執意要這樣……剛開始我是真的太難接受了。但是他說,他愛我,愛我身體的每一個部分,我就釋然了。他說我的腳是世界上最美麗最性感的腳,他的贊美和愛慕讓我的虛榮心得到極大的滿足。我也開始保養自己的腳。”

  直到有一天,他向她提出,要她用腳幫他自慰!最初娟子對這樣的要求感覺很不舒服,但出於對丈夫的感恩,最終她用腳滿足了他的要求。但之後,他又提出了一個更讓娟子難以接受的要求:讓她用腳踩他的臉!“我驚呆了:這不是侮辱嗎?”娟子猶豫著問:“我丈夫這樣的行為是不是變態呢?”

“他給我買了上百雙鞋子、上千雙襪子”

她說,老公的行為雖然沒給生活帶來困擾,但讓她用腳踩他的臉,她接受不了:“他對我那麼好,我怎麼能那樣羞辱他呢?”

  她告訴我,老公喜歡呆在家裡的衣帽間裡,更不可思議的是,給她買了幾百雙鞋子、上千雙襪子!我有點驚訝,然後打開電腦裡“戀足癖”的文件夾,給她看裡面的圖片,她為裡面的美足驚訝不止。我告訴她,這些圖片是我從一個戀足論壇下載的,那裡有很多喜歡美腳的朋友,他們相互稱之為同好。

  我簽完字推開那個叫秦華的跑了出去。我在街上走啊啊,走得天都黑了,我蹲在路燈下面。此時一個男人站在了我的身後。我一看是秦華,不管如何此時他的出現讓我的心理感到了點點溫暖。他幫我找了家小旅店,在那個小旅店我住了十天。這十天秦華對我很照顧,第十一天的時候我同意嫁給了這個認識了十天的男人,我不圖別的,只圖他能讓我有個穩定的住處。

  這天是我和秦華的新婚之夜,我和秦華剛想入睡,前夫臣濤突然在門外讓開門。我不讓秦華開,可秦華卻說不敢得罪我的前夫。

  臣濤進來後,讓秦華出去一下,說和我要有話說。沒想到秦華竟窩囊地出去了。完事後臣濤還厚言無恥地說:“咱們都不知做過多少次了,有什麼啊?”

  我淚眼婆娑地坐在那。秦華進來,抱著我說,咱們睡吧。我拼命地打他,質問他,你還是不是個男人啊,眼看著自己的新娘被別的男人欺負。

  然而秦華什麼也沒說,依然做著那事。那一刻,我心如死灰。為自己的命運而哭泣。

  最終,我提出了與秦華離婚,告別了那個城市告別了那兩段不理性的婚姻。

(實習編輯:賴家興)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