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女科學家當應召女郎,6年接客18人

  • 在〈英女科學家當應召女郎,6年接客18人〉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兩性話題
摘要

  2003年,“白日美人”的網絡性愛博客在英國引起了轟動,她在這個性愛博客上記錄下了每一個生活隱私、每一次性愛經歷。

  英女科學家當應召女郎,每小時收費300英鎊18個月接客數百人,性愛博客紅遍網絡出版成書拍成電視劇.

  據英國媒體16日報道,2003年,一個網名叫做“白日美人”(BelledeJour)的倫敦應召女郎的性愛博客紅遍了英國,她的性愛回憶錄《一個倫敦應召女郎的秘密歷險記》出版後頓時成了暢銷書,她的性愛冒險故事接著又被拍成了電視連續劇。6年來,“白日美人”的真實身份一直是個謎。日前一名叫做佈魯克·馬格南蒂的34歲英國女科學家驚爆自己正是那個叫做“白日美人”的前倫敦應召女郎。佈魯克稱,她當時正為撰寫自己的博士論文而奔忙,由於生活困頓沒錢付房租,於是秘密當了18個月的應召女郎。

  收費:每小時300英鎊

  2003年,“白日美人”的網絡性愛博客在英國引起了轟動,她在這個性愛博客上記錄下了每一個生活隱私、每一次性愛經歷。

  “白日美人”在倫敦一個陪護女郎公司中充當應召女郎,平均每周和2到3個“顧客”見面,每小時收費高達300英鎊,她本人從中得到200英鎊,另外100英鎊則交給陪護女郎公司。

壯陽藥種類有哪些,目前全世界超過60個國家核可的有效成份在壯陽助勃起類只有三種學名藥成份,西地那非(威而鋼,必利吉,果凍威而鋼,威格拉,卡瑪格) ,他達拉非(犀利士,犀利士5mg) ,伐地那非(樂威壯), 其它成份均未經過美國FDA及歐盟藥品管理局EMA認證,能通過各國藥品管理局認證的自然是效果好的壯陽藥 - 詳細閱讀 https://tw.avseo.net/category.php?id=260

  “白日美人”充滿幽默感的性愛博客使英國網民們看得目瞪口呆,其性愛日記很快被英國獵戶座圖書公司出版成了書,這本《一個倫敦應召女郎的秘密歷險記》出版後頓時成了暢銷書。“白日美人”的性愛故事接著又被英國獨立電視臺拍成了電視連續劇《應召女郎的秘密日記》,這部由英國女星比莉·派柏主演的電視劇播出後,引發了收視狂潮。

原因:讀博士付不起房租

  日前,英國佈裡斯托爾大學34歲女科學家佈魯克·馬格南蒂首次接受了《星期日泰晤士報》采訪,驚爆自己正是那個叫做“白日美人”的前倫敦應召女郎。據悉,佈魯克擁有信息學、流行病學和法醫病理學的博士學位,目前為佈裡斯托爾大學旗下的“佈裡斯托爾兒童健康研究倡議計劃”工作,研究重點項目是母親暴露在殺蟲劑環境中對胎兒和嬰兒的主要影響。

  那次陪總經理出席另一家公司舉辦的聯誼會,經人介紹我認識了該公司的部門主管龔力,四目相對的我們一見鐘情,從此便經常花前月下,卿卿我我,幽默風趣的他帶給我很多快樂,沉壓於我心頭的陰影全都一掃而光了。

  與他相戀了近兩年,我們滿懷喜悅地將談婚論嫁提上了議事日程,誰知此事卻遭到龔家父母的強烈反對。理由很簡單:龔家父母正準備讓龔力出國,他們不希望兒子在國內成家。但龔力不顧父母的強烈反對,毅然和我牽手步入了新婚的紅地毯。婚後,我們盡享魚水之歡,感覺很不錯。

  龔家父母見“生米已成熟飯”,只好改變態度認了我這個兒媳。為了實現出國鍍金的夙願,我們決定暫時不要孩子,因此婚後一直采取了避孕措施。婚後第三年,龔力在他父母的多方努力下,終於如願去了新加坡。

  丈夫一去就是一年多,雖然他每周都按約定的時間給我打電話,訴說無盡的思念和綿綿情話,但一放下電話,我就會陷入孤獨寂寞中顧影自憐:回想到與丈夫那種溫馨和諧的生活,我就感到有一種難耐的饑渴,心中似有千萬只蟻蟲在撕咬一般。

  多少個夜晚,我常常在極度空虛的時候打開電視,漫無目的地轉換著頻道,看到連續劇裡男歡女愛的鏡頭時,一種無法遏制的狂熱頓時湧遍全身。

  一天晚上,因內心空寂,我主動約了一個平素狂追我的男友出來聊天。走在霓虹耀眼的街上,他溫柔地帶我逛這逛那,但此時與丈夫的長時間分離,讓我的情緒漂泊不定,喃喃自語:“我感覺自己像在守活寡……”他突然把我攬進懷裡,在他瘋狂的愛撫下,我的內心湧動著一股性愛狂潮,肆無忌憚和他擁吻著……意亂情迷間他要去我家,我搖頭,他開導說:“人都有七情六欲,何必壓抑自己呢?開放點嘛。”他的調侃讓我立刻清醒,對丈夫的愧疚令我迅速推開他逃回家。

  長相漂亮的佈魯克回憶說:“我無法在我的專業領域找到一份合適的工作,因為我當時還沒有拿到法醫病理學的博士學位證書。我當時生活非常困頓,而且我很害怕欠債。我當時連房租都付不起了。”

  佈魯克稱,正是在“走投無路”之下,她才決定充當應召女郎來“應急”。佈魯克已經記不清18個月中她和多少名“顧客”見過面了,她說:“我想在幾十個到幾百個之間。”

 秘密:6年裡僅有6人知道

  佈魯克稱,她在2004年就“金盤洗手”,離開了色情行業,開始從事病理研究科學家工作。在過去6年中,僅有6個人知道她就是當年紅遍網絡的應召女郎“白日美人”,其中包括她的前男友和現任男友。事實上,連佈魯克的文學經紀人都不知道她的真實姓名,其親生父母也不知道他們的科學家女兒竟曾當過“應召女郎”。

  佈魯克稱,一個月前,她才將自己就是“白日美人”的秘密告訴了一些女科學家同事,而她們對她的態度都“驚人地和善和支持”。佈魯克和現在的男友已經交往了一年,她說她的男友也鼓勵她公開自己的秘密,她希望將來能和男友生兒育女,組建一個完整的家庭。

 影響:科學“飯碗”不會丟

  佈魯克稱,她以後仍將繼續在醫學研究領域中工作,她現在正在撰寫一本小說,並且還計劃以後能以筆名出版另外兩本書。11月15日,佈魯克在自己的博客網站上寫道:“沒有必要再生活在謊言中,我的感覺好多了。”

  英國佈裡斯托爾大學一名發言人稱,作為該大學的雇員,佈魯克過去的“應召女郎”經歷和她現在的科學研究工作“沒有任何關系”,她和該大學未來的雇傭關系不會受到任何影響。

(實習編輯:蔡俊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