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派對上我與他在辦公室愛愛

  • 在〈公司派對上我與他在辦公室愛愛〉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兩性話題
摘要

  和馬克發生那次一夜情完全是因為酒醉的緣故。  那是在去年的平安夜,酒店給員工舉行了一個盛大的PARTY。那天酒店員工都很開心,大家都喝了不少酒,我也一樣。

  馬克(化名)36歲,離過婚,而且總是沉默寡語的,我們酒店的員工都有些怕他。相處久了,會發現其實他是個很善良熱心的人,對於員工,特別是員工,他總是特別照顧。

  而且他還有一個大特點是害羞,很少見他那個年紀的男人還會那麼害羞的,平時只要我多注視他幾眼,他的臉立刻會變紅,說話也會有些緊張,每次看到他害羞的樣子,我都會覺得他其實是個很可愛的男人。

  我和馬克之間的關系起初僅僅是同事之間的關系,平時在一起交流得很少,彼此都不是很了解,但在我當時的印象中,他算是一個有意思的男人,因為他的害羞和冷竣。

  和馬克發生那次一夜情完全是因為酒醉的緣故。

  那是在去年的平安夜,酒店給員工舉行了一個盛大的PARTY。那天酒店員工都很開心,大家都喝了不少酒,我也一樣。

壯陽藥種類有哪些,目前全世界超過60個國家核可的有效成份在壯陽助勃起類只有三種學名藥成份,西地那非(威而鋼,必利吉,果凍威而鋼,威格拉,卡瑪格) ,他達拉非(犀利士,犀利士5mg) ,伐地那非(樂威壯), 其它成份均未經過美國FDA及歐盟藥品管理局EMA認證,能通過各國藥品管理局認證的自然是效果好的壯陽藥 - 詳細閱讀 https://tw.avseo.net/category.php?id=260

  因為路易走了以後,我有點喜歡喝酒了,也喜歡主動跟自己喜歡的男人交往,在和馬克好上之前,我還和三個外國男人有過來往,但都比較短暫,因為他們在呆的時間都不長。

  那時候我沒有想過婚姻什麼的,只是想讓自己過得快樂點,我會主動地和自己心儀的男人共享歡樂時光,完全不考慮婚姻和未來,很長一段時間我沉湎於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日子。

  平安夜那天我是真的喝得有點多,後來馬克邀請我跳舞的時候我還是暈乎乎的。

  馬克那天也喝了不少,我貼在他臉上的時候都能聞到他身上的酒氣,我想自己當時肯定也是一身酒氣的。

  那天PATRTY的氣氛十分熱鬧,跳舞的時候場面也有些混亂,年輕男孩們不斷地換女舞伴,甚至是搶舞伴,一邊跳著一邊說說笑笑,一群孩子在我們身邊歡快地鬧著,惟獨我和馬克兩人一直是安安靜靜的,我想我們都已經老了。由於年齡相近的緣故,我和馬克都感到了一種默契。

  北京的壓力比較大,為了尋求釋放,周末和長假,各種形式的自駕出遊便成了京城有車族的一大盛景,應景兒而出的便是各色人等制造出的不同故事。

  第一次跟車隊出遊是去沙漠穿越,車隊很龐大有近20輛車,那裡我誰都不認識。其中有很多單身女性沒有車卻報名跟隨一起去玩,少有單身男性,基本都是女性。出發前,領隊把沒開車的女性分派到單車男性的車裡,也就是搭車。

  小惠是那些單身搭車女性中的一個,她在女性中不算美的,不算高的,不算有氣質的,工作不算固定的,她是怎麼來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搭車的人太多,她被分派到我的車裡,我並不喜歡別人搭載,但因為我是第一次參與集體活動,面子上的事只好強裝。

  小惠很健談,她是那種你不說一句話她可以一個人獨自說一整天的那種。這其實也是優點。後來談到晚上睡覺的事情。因為這種沙漠穿越晚上是一定是在野外紮營的,小惠說她知道,但是她沒有帳篷。而我這個人是很各色的,搭車就勉強了,睡我的帳篷那是絕不可以的。

  何況我的是單人帳篷,但還是強忍著反感平靜地告訴她我的帳篷是單人的無法睡兩個人。小惠突然大笑著說,你太可愛了,我經常這樣出來玩的,什麼都不用帶,到時候就有人安排了。我雖然感覺迷惑但我是個不喜歡費腦細胞想這些不相幹的事情的人。

  中午停車休息再出發的時候,小惠似乎覺得跟我混熟了,於是話閘徹底打開,首先介紹了她這個人,然後她開始跟我講出行的事兒,都是我從未知道,也從未想到過的。

她說,你看吧,這個車隊裡真正的夫妻太少了,幾乎都不是真的夫妻。不是同事就是情人,以車隊出行為幌子玩劈腿,這個幌子很安全,畢竟是人多,那些有家的人後院不會懷疑,其實這個幌子最不靠譜。她還說她這樣搭車的人其實就是來找男人的,找一個可以給她錢或者給她一份好工作的男人,畢竟這幫人都是比較有實力的。我對她的話只是微笑,因為我不信。

  也許是酒後亂性吧,那天馬克跟平日的形象大不一樣,他不僅說的話也多了,也不害羞了。

  而且讓我驚訝的是,他居然在跳舞的時候不斷挑逗我——用手指在我的背上輕輕撫弄,起初只是裝成不經意的碰觸,後來他的手指就越來越放肆了,不僅力度越來越明顯了,還會不時地輕觸幾下我後背的胸罩扣,那天我穿著薄薄的羊毛衫,他的動作使我十分敏感。

  他做這些動作的同時,一直用一種溫柔的目光看著我,嘴角帶著笑。馬克笑起來是很迷人的,有一些靦腆,又有一些溫柔。

  我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緣故,當時我沒有對馬克的動作產生反感,相反,我的身體裡湧出一陣陣的暖流,輕緩地在胸間流淌,隨著纏綿的樂曲,我居然感到了陶醉和愉悅。我不想否認自己是個敏感的女人,輕微的溫柔都會讓我的身體產生強烈的反應。

當時我不僅沒有阻止他的動作,相反是嫵媚地回應他,我們就這樣含情脈脈地注視著對方,我們的手把對方抱得越來越緊,彼此的呼吸也越來越急促。

  馬克的手最後大膽的放在了我的臀部,繼續保持輕柔的撫摸,那種輕柔使我的身體一陣陣的酥癢難耐,後來,在PARTY還沒有結束的時候,馬克就拉起我的手走進了他的辦公室。進門之後,他沒有開燈,站在黑暗中,我們擁吻,從未有過的漫長和熱烈,在接吻的同時,馬克的手也開始溫柔地脫下我的衣服,我興奮得喘不過氣來,這種黑暗中的激情燃燒實在是把我燒得渾身發熱。

  我沒有了大腦,沒有了思想,剩下的只是身體,情欲充溢著整個房間,整個黑暗而火辣的夜晚。

  接下來的一切你可想而知,躺在馬克的那張大辦公桌上,我們有了一次瘋狂的做愛。

  事後我們打開了燈,笑著看著對方,沒有絲毫的內疚感,一切都很自然地發生了,自然地結束了。

  許久我才反應過來,自己剛才居然和馬克做愛了,就在那樣一個辦公桌上。

  我們對視著笑了起來。後來我們整理好衣服和頭發,然後悄悄地回去繼續參加PARTY。

  PARTY結束之後,我和馬克各自回家,仿佛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在我看來,那只是一次狂歡後的一夜情。只是馬克後來的瘋狂追求是我萬萬沒有想到的。

  第二天上班的時候我看見馬克像往常一樣,大家禮節性地微笑了一下,他並沒有對我有何特別的表情。

  當時我想,外國男人是不會對這種事情在意的,發生了就發生了,自己也不用特別在意。我原以為一切就此為止。

  但是下班之前他打電話約我一起吃晚飯,我答應了,我猜想他也許是要向自己道歉,心想那倒是沒有必要的。

  吃晚飯的時候,馬克鄭重地告訴我說,昨天的行為並不是他一時失控,其實他早就喜歡上了我。

  說話的時候他的表情像往常那樣害羞,說完之後他用一種怯怯的目光注視著我。

  我笑了,我說沒有想到所發生的這一切,的確,我沒有想到馬克其實是一直在乎自己的。

  此後的故事就簡單了,馬克開始賣力追求我,不過跟法國男人不同的是,他每天都會悄悄給我遞過來一張小卡片,講他生命裡的每一個值得一說的故事,有些是關於他和前妻的婚姻生活的,也有一些是關於他的父母,甚至他還在卡片上講他童年的一些趣事。

  他說這樣做是希望我能更多地了解他,我也開始給他寫卡片了,講了我的前夫、路易,以及以前自己所經歷過的男人,我毫不隱瞞地向他講述自己的過去,希望他能明明白白地了解我是怎樣的一個女人。當時我以為他會放棄追求我的,因為我的過去是那麼混亂和不純潔。讓我感到意外的是,他告訴我說,他不在乎我的過去,他說我的過去並不代表我是一個不好的女人,他說他能理解女人的寂寞和苦悶,但他說他不會再讓我感到寂寞了,因為以後的生命將是有他相伴的生命。

  看著那樣的文字,我頓時熱淚盈眶。不管他的話是否真實,我認為無論如何,自己都應該有勇氣去嘗試一次。

  說到這兒,雅麗再一次淚流滿面。她告訴我,一個月後他們在教堂舉行了婚禮,這一切都是雅麗所沒有想到的。

  她說經歷了一次次不快樂的愛情和婚姻之後,她原本對婚姻生活喪失了希望和信心。

  但是馬克再一次給了她希望。她說直到馬克將一枚戒指戴到在了她手上,她才有了一種類似心裡的石頭總算落地的輕松。

  她說,那塊石頭的名字應該叫“貞操情結”,它是由前後兩個男人強加給她的一種陳腐的觀念構成的。

  後來,我對雅麗說,其實現在想她前夫那樣的男人已經越來越少了,並不是只有外國人才能理解女人的。

  雅麗苦笑了一下說,但願如此,希望不再有女人受我那樣的罪。

(實習編輯:蔡俊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