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之夜我把清白之身獻給別的男人

  • 在〈新婚之夜我把清白之身獻給別的男人〉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兩性話題
摘要

2000年8月12日下午,正在做家務的母親吳英突然昏倒在地,不省人事,經過大夫及時搶救,吳英雖然脫離了生命危險,但由於她的舊病惡化引起多重並發症。大夫說,患者如果不立即手術,生命堪憂。

一個聰明的女人會將自己的處女之身,獻給未來的老公,這樣的女人無疑是男人要追求的,但是一個女人太過於放蕩,婚姻也往往不快樂,男人也一樣。

陷入困境,邂逅雪中送炭的恩人

今年25歲的王枚出生在陜西省寶雞市一個普通家庭。2000年高考後,不負眾望的王枚考入了新北市的一所重點大學。就在滿懷憧憬的王枚準備邁進大學校門,厄運卻悄無聲息開始侵襲這個風雨飄搖之家。

2000年8月12日下午,正在做家務的母親吳英突然昏倒在地,不省人事,經過大夫及時搶救,吳英雖然脫離了生命危險,但由於她的舊病惡化引起多重並發症。大夫說,患者如果不立即手術,生命堪憂。

8月15日,面對大夫提出數萬元手術的費用正一籌莫展時,病房進來了一位衣著光鮮的男子。此人名叫劉保軍,44歲。他擁有一家資產近千萬的建築公司。作為風雲人物的劉保軍為人豪情仗義,因給鄰近幾所山區小學捐助了近四十萬元而頗受人們稱贊和尊重。

壯陽藥種類有哪些,目前全世界超過60個國家核可的有效成份在壯陽助勃起類只有三種學名藥成份,西地那非(威而鋼,必利吉,果凍威而鋼,威格拉,卡瑪格) ,他達拉非(犀利士,犀利士5mg) ,伐地那非(樂威壯), 其它成份均未經過美國FDA及歐盟藥品管理局EMA認證,能通過各國藥品管理局認證的自然是效果好的壯陽藥 - 詳細閱讀 https://tw.avseo.net/category.php?id=260

這次他到醫院探望朋友時,無意中聽聞到王貴一家處於孤立無援的境地,於是徑直走進了吳英的病房。然而巧合的是,當他與王貴對視一番後,驚奇發現兩人是十幾年前,在一個戰壕摸爬滾打的老戰友。

劉保軍明白了老戰友的處境後,從手提包裡拿出了兩萬元現金。在劉保軍的多方資助下,病榻上的吳英順利完成兩次手術。更讓王貴夫婦感恩戴德的是,劉保軍把王枚上大學期間的費用也全部包下,待王貴一家像親人一樣。此時在王枚的心中,劉保軍幾乎成了一位神話式的人物。

劍走偏鋒,了卻報恩心願

出於感恩,王枚從大一開始,寒暑兩個假期,都要到劉保軍家拜訪。每次王枚總是包攬了所有的家務,還熱心地給劉保軍的兒子補課。

假期結束,一位叫周科的男生進入了她的情感世界。英俊偉岸的周科是校學生會幹部,還是眾多女生追逐的對象,他卻獨獨喜歡王枚,不久就正式確定了戀愛關系。

一年後,王枚和周科同時大學畢業。兩人在新北市找到工作,安定下來。這時,王枚才發現,現實與理想是不同的兩個概念。她與周科整個月收入,完成日常開銷後所剩無幾。而且在雙方家長的催促下,王枚與周科婚期也定了下來。

新婚儀式那天,王貴夫婦喜滋滋迎接賓朋。強裝笑顏的王枚卻正在完成人生尤為復雜的心理鬥爭。婚禮達到高潮時,王枚與夫君一起給劉保軍敬酒時,趁人不備,她悄悄塞給了劉保軍一個字條,寫著“晚上9:30你讓人來接我,我有重要事跟你說,千萬千萬!”

熱鬧的氣氛一直持續到晚上9時許,周科正要攜新娘入洞房時,王枚借口說,想和母親單獨說會話。王枚把母親叫到一邊,以不容回絕的語氣哀求媽媽保密,在這個特殊的時刻跟劉叔當面道謝。

不久,劉保軍派司機把王枚和吳英接到長期包租的賓館客房。王枚找了個理由支開媽媽,接著反鎖了房門。王枚坐在床邊沉思良久,最後動情地說:“劉叔,你對我和我家人的大恩大德,恐怕今生今世也無法償還,我只有把自己的第一次奉獻給你!”王枚說話時,解開了自己的裙子。

眼前王枚的舉動讓劉保軍不知所措,他正言道:“你瞎胡鬧什麼呀?”不等劉保軍的話說完,王枚已經脫光了衣服擁在劉保軍的懷裡……就這樣,一場荒唐的報恩在這特殊得讓人難以置信的夜晚上演了。

被支開的吳英一會兒回來了,貼著門聽到一些動靜,頃刻間頓悟過來。吳英心如針錐,身子也不由癱軟在地。激情後,她發現母親正蜷縮在樓道,雙手捂面痛哭流涕。王枚知道一切瞞不了母親,心裡五味雜陳。

一場鬧劇,演繹荒誕悲劇

樹欲靜而風不止。自從劉保軍占有了王枚第一次以後,雖然也有懊悔與自責,但一旦想到王枚冰清玉潔的肌膚,就會激起他無盡的渴望與沖動。

2005年7月,劉保軍又一次到新北市探望王枚夫妻,當天下午,劉保軍請二人在一家酒店用餐,中途,周科接到公司電話,因有急事需要處理便匆匆離席。

一小時後,劉保軍邀請王枚順便去他房間再坐一會,還沒有徹底熄滅的欲火又一次焚燒了兩人的理智。事後,王枚用委婉而乞求的口氣說:“我們以後再別這樣了,如果我們再這樣對兩個家庭都是一種傷害。”

但是,沾上腥味的劉保軍已經不能自拔。一個新的拉攏王枚的計劃在他心中開始醞釀了。一個月後,劉保軍又來到新北市,許諾給王枚夫婦在新北市買房,並且承擔她弟弟將來上大學的全部費用。在豐厚的物質利誘下,王枚的理智和道德開始蛻變了。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在王枚頻繁與劉保軍接觸中,周科開始覺得事情不太對勁。2006年4月,得知劉保軍又來到新北市。周科不動聲色地說自己有個應酬,晚上回不來,其實在門外黑暗處監視。

晚上十點,毫不知情的王枚來到一家賓館,和劉保軍很親熱地相擁而入。次日凌晨6時許,王枚推門回家,見家裡一片狼藉,一直坐在床邊的周科面部肌肉痙攣起伏,正用仇視的目光死死地盯著她。

在周科的逼問下,被驚嚇亂了陣腳的王枚把所有的事情都講了出來,當聽到新婚之夜所發生的荒唐事時,周科咆哮如雷。他大叫著離婚,並把王枚送回到娘家,感到蹊蹺的王貴夫婦問原因時,周科沒有好氣地對吳英說:“你也裝糊塗,在我與你女兒的新婚之夜,你是如何親手把你女兒身子交給劉保軍!天下最齷齪的事,也只有你們母女能做出來。”周科的話一時噎得吳英無地自容。

明白了事端的王貴也氣得暴跳如雷,破口對妻女大罵開來。看著好端端的家再次走向土崩瓦解的邊緣。陷入無盡懊悔的吳英想,如果不是自己身體拖累,也結識不了劉保軍,如果自己那晚阻止女兒荒誕行徑,一切悲劇也不可能上演。2006年5月一個凌晨,痛不欲生的吳英把家裡重新收拾一遍後,悲情環顧了一下這個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家,在附近一個廢棄的破庫房裡自縊身亡。

丈夫負氣而去,母親以死別怨,不堪心理重負的王枚也決定追隨母親而去。幸虧被鄰居發現,及時進行了心理疏導才打消了她尋死的念頭。

當遠在新北市的周科得知了王枚家中所發生的一切,他哽咽了,他說他惟一期望的是王枚振作起來!畢竟夫妻一場,待他心態平和了,也會給對方一個交代,但是現在他真的還無法面對和接受發生在他身上的一切。

她深愛她的丈夫,卻在新婚之夜出逃,自願把處女之身獻給另一個男人。她原以為這樣可以如釋重負,結果卻陷入剪不斷理還亂的情感沼澤地,給自己的家庭帶來了巨大的災難。

因此,做一個有思想的女人,沒事多看看人生感悟之類的書籍,不要因為一時之惱就斷送了自己的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