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命毒生 0-1

  • 在〈淫命毒生 0-1〉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性愛文學
摘要

當我滿懷忐忑和甜美的憧憬飛到了M國N城之後,我才知道現實的壓力其實是非常殘酷的。在我人生的前面二十幾年裡其實我是生活在像牙塔里的,碩士研究生之前是家裡供我讀書,我的成績也沒有辜負家裡的期望。作為保送的碩士,我又有大學的助學金,雖然也要和父母要點零花錢,不過壓力很小。但是來了M國之後,從小對錢沒有認識的我突然明白了生活的不易。寶瑩就讀的是N城的一所還算不錯的大學的法學院,但是這裡是沒有辦法和同城另外一所常青藤大學相比的。唯一的好處是這所大學對法學學生提供學費減免,讓寶瑩免於巨大的學費壓力。另外她的導師藉著合作的關係,幫助寶瑩獲得了同校一個心理系的助研的職位,讓她能夠獲得一些收入,為此心理系提供助研的教授也成了寶瑩的聯合導師,指導她在學術上做心理和法學的一個交叉題目。

第零章,M國我來了

“徐同,快點過來,別刷浴缸了。快點過來和我一起看書。今天你得把昨天沒背的單詞一起補上。”女友寶瑩在臥室裡叫到。

“大同哥,你複習去吧,剩下的我幫你刷。我打完這盤就去。”在客廳裡打遊戲的是我和寶瑩的室友崔小寶,作為室友他人真的很好相處,像這樣聽見女友叫我而替我解圍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其實我心裡知道這間房子裡的人,除了我這個化學係出身的潔癖,其他人看見浴缸裡的零星黴漬都是大可以忍受的。崔小寶這個單身留學屌更是不會在乎的,不過他卻經常願意幫我解圍善後,只能歸結於他的心地很純真善良,而且他還經常寬慰我說浴室是公共空間他也有打掃的責任,讓我對他更是心裡有著一分感激。

我輕輕的嘆了口氣,把刷浴缸的長柄刷和橡膠手套放好,洗好手回到了我和寶瑩的臥室。這臥室是我和寶瑩的私密的小天地。就和大多數來M國求學的普通留學生住的一樣,臥室裡帶著一個衣櫥,有一張不大的雙人床,還有兩把椅子和兩張桌子,一張桌子作為電腦桌用來放一個大台式機,另外一張桌子一半當寶瑩的梳妝台一半作為臨時學習的桌子。此外還有兩個整理箱靠著床兩側一邊一個放著,每個上面墊一個硬木板鋪上一張桌布當床頭櫃用。這就是我和寶瑩簡陋的但是屬於我們的小天地。寶瑩見我回屋了,從電腦桌上起身,把電腦讓給我,然後翻開自己的學習筆記開始看書。而我就在她的監督下開始背GRE單詞。

在昏黃的檯燈下,我和寶瑩各自完成著自己的學習計劃,一如數年前在大學圖書館的自習室里相識的我們。

哦,抱歉各位讀者,忘了做自我介紹,我徐同,男,二十五歲,碩士研究生畢業,現在以f2的身份陪伴我的女友陳寶瑩來M國求學。其實赴M的f2簽證是指留學生的直接親屬的陪讀簽證,一般也就是指父母配偶和子女等獲得的簽證。所以嚴格說來我和寶瑩是夫妻關係,不過我和她之間只是在我臨出國前才匆匆辦了結婚證而已,缺乏婚禮這樣的重大儀式,讓我一直還只是覺得我們之間僅僅是情侶關係。

但是寶瑩卻不這樣認為。當?早來M國一年的她,等到我申請M國研究生的努力全部落空的消息之後,毅然提出了替我辦理f2簽證的建議。使我來到了這里和她團聚,並且讓我來M國之後一邊加強英語一邊再繼續申請學校。

在認識寶瑩之前我只是一個隨波逐流的化學系的普通屌絲,大家打遊戲我也打遊戲,大家戀愛我也戀愛,大家保研我也保研。因為我本身英語的程度比較差,所以本來出國對我還是很遙遠的事情。是在認識了寶瑩之後,出國讀書才被提上我的日程。而且寶瑩雖然還低我一屆,但是一向規劃清晰又十分強勢的她,最後還是替我決定了碩士畢業之後來M國的計劃。

sunrise 桑瑞大藥廠自超級犀利士之後所推出的速效型果凍威而鋼,也是壯陽持久雙效,比傳統必利吉及威而鋼生效時間更快,價格上更便宜超值,對於出外約炮上賓館酒店帶出場或臨時打野炮時,是非常好用的戰鬥用藥,目前東南亞及泰國暗黑旅行團最流行必備的就是 - 果凍威而鋼雙效 (賴 avseo99 )

當我滿懷忐忑和甜美的憧憬飛到了M國N城之後,我才知道現實的壓力其實是非常殘酷的。在我人生的前面二十幾年裡其實我是生活在像牙塔里的,碩士研究生之前是家裡供我讀書,我的成績也沒有辜負家裡的期望。作為保送的碩士,我又有大學的助學金,雖然也要和父母要點零花錢,不過壓力很小。但是來了M國之後,從小對錢沒有認識的我突然明白了生活的不易。寶瑩就讀的是N城的一所還算不錯的大學的法學院,但是這裡是沒有辦法和同城另外一所常青藤大學相比的。唯一的好處是這所大學對法學學生提供學費減免,讓寶瑩免於巨大的學費壓力。另外她的導師藉著合作的關係,幫助寶瑩獲得了同校一個心理系的助研的職位,讓她能夠獲得一些收入,為此心理系提供助研的教授也成了寶瑩的聯合導師,指導她在學術上做心理和法學的一個交叉題目。

我來到M國之後,我們的生活費就是寶瑩那份微薄的助研收入。而為了在這個寸土寸金的N城居住,我和寶瑩也不得不和另外三個留學生合租了一間公寓——五個人分攤後的房租才是我們能負擔的。合租的室友就是我前面提到的崔小寶和董軍與王曉蕾這對情侶。而我的生活就變成了白天在家做家務,研究周圍藥妝店的打折,收集各種coupon;晚上和寶瑩一起按計劃學習英語並且繼續申請在M國的學校讀書。偶爾寶瑩也會帶我去她的同學聚會放鬆娛樂一下。但是在法學院這個比較難以獲得獎學金的環境裡,遇到最多的還是國內那些殷實家境出身的白富美高富帥的同學。一直學習實驗學科的我比較難融入寶瑩法學院同學的圈子。其實一直十分嚴肅與朴實的寶瑩也和她的不少白富美高富帥同學有點格格不入。不過寶瑩每次都會十分認真的和我講,雖然她看不起她很多同學的浮誇,不過以後作為要走上律師這條路的職業規劃來說,盡量維持和擴大自己的社交圈子是未來成為優秀律師不可迴避的重要事項。而正是這樣的聚會讓我認識了未來撬動了我人生的一個人——秦蒙。

其實正式認識秦蒙並不是在寶瑩的同學聚會上,而是在崔小寶的同學聚會上。彼時赴M已經大半年的我剛剛獲得了J州一所大學的錄取,心理負擔也大為減弱。因為平時和崔小寶相處的就十分融洽,而且他計算機系上的那些同學也讓我感覺沒有什麼隔閡,所以那時我也和計算機系的學生多有走動。

那一年農曆春節的時候,寶瑩的導師介紹她去參加一個N城律師協會舉辦的替駐N城的各大銀行慶祝農曆新年的酒會。作為法學院的研究生,與美國其他院系的PHD學生略有不同,法學的博士JD的就讀時間往往只有三到四年,作為第二年的學生,寶瑩這時候已經要為下一步的實習做打算了。這樣正式的party,無疑是寶瑩接觸業界人士的好機會。於是在農曆春節之前那天,我極少的和寶瑩分開各自行動了。而室友崔小寶則再次非常貼心的邀請我去參加他們的同學聚在一起辦的party。

當我跟著崔小寶赴會的時候,發現party的舉辦地居然是寶瑩的同學,秦蒙的家。到了他家之後我才知道,秦蒙是個交遊廣闊的人,不僅N大的學生他認識不少,C大的很多學生也和他認識。而且他認識的人裡不僅限於法學相關方面的學生,還有很多其他院系的同學。在那以後的一次交談中秦蒙告訴我,他的志向是去W街從事金融相關的法律工作,而現在的W街隨著fintech的蓬勃發展,早不是金融人士一家獨大的局面啦,搞計算機的大有人在,而且未來與計算機相關的學科在fintech領域會有越來越多的應用,搞計算機的人士未來在W街也會越來越重要,所以他有心多認識些計算機系的同學,好為未來做打算。這不,N大計算機系同學裡的系花就被他認識之後搞定了。比起計算機系裡那些像崔小寶一樣只知道打遊戲的屌絲程序猿,家境優渥的秦蒙確實展現了不一樣的魅力。作為富二代的他,住的是N城西鄉的公寓,光這一處居住條件的優勢就不知道甩開大多數和我們一樣合租在各個地鐵沿線公寓裡的屌絲多少條街。平時出入代步的豪車,在五大道的奢侈品店豪不手軟的消費能力,有些我從來沒聽說過的高檔餐飲所在的會員,這等等的彰顯他錢包深度的特徵也自然不在話下。

這次party就是他那個計算機系的新女友作為主人召集的。由於以前隨寶瑩參加過在他現在租住的公寓舉辦的聚會,所以秦蒙對我還有些印象。到了他家之後崔小寶還給我們做了介紹,秦蒙知道我是寶瑩的丈夫,所以表示了歡迎。但是在吃飯的時候聽說了我明年將去J州的R大去學習計算化學時,秦蒙對我格外熱情了起來,這讓當時還是作為f2陪讀分子的我感到了受寵若驚。在聚會的最後秦蒙還和我互加了微信,表示以後和寶瑩還是會在一個圈子聯絡,所以也希望和作為同學家屬的我多多交流。

那天晚上回到家以後,我和同樣赴宴歸來的寶瑩談起了秦蒙這個人,喝得有些微醺的寶瑩不常見的露出鄙夷的神色,嗤之以鼻道:“一個花花公子,對誰都笑嘻嘻,以後離他遠點吧,瞎加什麼微信啊。”然後簡單洗漱過,寶瑩又打開了檯燈,繼續努力的完成那天她給自己定好的學習計劃。那時的寶瑩處在一種微妙的焦慮中。雖然我在J州就近申請到了學校,下半年的生活也終於有了著落,但是我到M國已經大半年了,在N城負擔兩個人的生活成本並不容易,到我去R大上學的時候我們已經耗完了寶瑩第一年在M國積攢的微薄積蓄以及我家裡支援我帶來的存款。當我離開N城去J州的時候,我們只是堪堪無需舉債度日而已。所以當時的寶瑩,每天都在堅定的推進她自己定下的畢業計劃,不論自己多麼疲勞。她的想法其實非常簡單,早日畢業早日工作就可以大大改善我們的經濟壓力,讓我們這個小家庭早日在M國立足,這就是當時寶瑩的全部念頭。有時候我勸寶瑩多多休息,甚而有時候是渴望向她求得進行魚水之歡的時候,如果說沒有完成當天的計劃,寶瑩都會毫不猶豫的拒絕我。由於那一年以來作為家裡唯一經濟來源的她已經對我樹立起了家長式的權威,所以當她拒絕我的時候哪怕是可以說得上已經飢渴難耐的我也只好乖乖坐到書桌前陪她一起學習。

在檯燈的燈光下看著認真閱讀或是論文或是專業書籍的寶瑩,我忽然覺得這個比我還小一歲的女生其實是我的依靠和我全部的寄託。

全世界的犀利士中最便宜的就是印度桑瑞藥廠制造生產的犀利士,由於具有壯陽持久雙重功效,在歐美被稱為超級犀利士,由於價格低,時效長,服用後36小時隨心所欲,在歐美也被稱為周末藥丸,是目前CP值最佳的男性功能障礙用藥 - 超級犀利士

################################################################################### ######################################################### PS:不知道這種風格的女友文在咱們四合院是否能被接受,可能因為太多貼近現實,所以有時候難免鋪墊太多而肉戲不足。由於有著太多作者自己的念頭,而不是更多的娛樂讀者,所以希望看到這篇文章的兄弟多多擔待啦。在此再次表達讀者對作者體諒的感激。 ####################################################### ################################################################################### 第一章,和寶瑩在一起很幸福,但是卻不輕鬆

到了那一年秋季,我開始了R大的求學生涯。起初寶瑩認為她已經進入第三年的學習,雖然還要幫助導師進行學術研究,但是單純的課程壓力已經小了,出於節儉考慮可以在R大和N城的N大之間的地方找一處地方一起租住,這樣她平時只在有課或者和導師開會的日子才返回N大就好,而讓我方便去R大上課。然而這樣堅持了兩個月在J州和N城之間的奔波之後,一貫堅強的寶瑩也覺得疲憊不堪,加上在下一個學期找實習也會主要集中在N城,最後她只能無奈起了返回N城的念頭。 一開始寶瑩還擔心因為錯過了開學之初租房的時間,現在再回N城難以找到合適的合租房子。不過我們一直的好室友崔小寶卻給我們帶來了福音,他告訴我們在我和寶瑩離開了那個合租公寓之後,他們又找了一位N大的男生頂替了我們租的房間。但是在半個學期的磨合之下,很意外的另外一對情侶董軍和王曉蕾選擇了搬到別的地方去住。事後我和崔小寶探討過這個事情,崔小寶為人和善和董王完全沒有矛盾。我們都認為是後找來的男生,唐孝文,可能讓他們感到不好相處。

這其中的因由我大概猜想出了一二,因為當初五個人蝸居在一處小公寓裡,大家各自私密的空間已經被壓縮到了逼仄的極致,而且崔小寶又是和我們兩對情侶合租,所以他其實很自覺的都會盡可能延遲回家的時間,沒事就自己在他們系裡自習或者幫他的導師做研究。而我雖然作為一個無所事事的f2,但是也盡我的可能為董軍和王曉蕾創造便利,比如在他們倆沒課的那天我都會提前問好我們五個人要用的日用品列好清單,然後在那天自覺的去藥妝店通過組合各種折扣和coupon的方式盡可能用幾乎免費的價格買回我們平日使用的消耗品,進而消磨掉一個下午的時間。一般情況下,在我回家的時候王曉蕾都會是滿面紅光的為我們做著晚飯呢。這是N城這個小角落裡不富裕的留學生之間的默契和尊重。

至於我和寶瑩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嘛,其實我們倆在M國反而沒有太多次性生活。其實我和寶瑩在她大四的時候去開過幾次房,之後就是她在M國一年的獨自等待,接下來等我來了之後生活的重壓似乎讓寶瑩一直對愛愛這件事興致缺缺。我來美國的那一年裡似乎在記憶中我們愛愛的次數只有個位數。所以對於室友的存在似乎沒有給我們帶來太多的困擾,而且這裡還有幾次其實是在法學院的教室裡發生。

有幾次當我出於安全起見晚上去接寶瑩回家的時候,在我臉上讀出了求歡二字的她,居然果斷的拉我去了夜裡幾乎沒人會光顧的資料室,然後脫下裙中的內褲和我講:反正晚上崔小寶,董軍和王曉蕾都會在家,弄出聲音還尷尬,不如就在資料室的閱讀間裡做。於是曾經在意淫中才有的教室做愛居然在生活窘迫的壓力之下成真了。

我還清楚的記得雖然說幾乎夜裡會沒有人,但是其實有一次還是遇到人了。可能因為當時臨近期末,那晚當我和寶瑩在資料室裡已經開始向歡樂的極致進發的時候,有兩個人來資料室查找一份非常久的文獻,也許那是他們指定的期末複習需要參考的內容。有些教授難免在一門課上會有點刁難的心思,讓學生對這門課重視起來,法學方面相關的久遠的文獻就可能是教授借題發揮的道具。太老的文獻網上難以找到,只能靠閱讀最原始的實體資料進行了解,這樣就客觀上刺激了學生對於這門課的學習(其實奏效嗎?)。 N大雖然坐落在N城著名的繁華區,但是我猜那兩個學生絕非住在學校附近,而是和我們一樣居住在某個地鐵沿線的公寓,N大的治安雖然不錯,不過N城的地鐵可沒有這樣的保障,所以夜裡也自然是要結伴而行才算穩妥。

當那兩個學生還未推門進入資料室的時候,其實我就聽見了門外有男生在交談,可能我這人過於敏感,不僅有輕微的潔癖而且聽力嗅覺這些感官方面也好像都比周圍的人敏銳。我停止了抽插,還躺在閱讀間的書桌上的寶瑩一開始還覺得異樣,但是一秒之間她就明白了怎麼回事。略微花了一秒鎮定下來的寶瑩,立刻跳到地上拿起扔在椅子上的襯衣和裙子開始往身上穿,同時把她的內衣褲和我的褲子塞到我懷裡,示意我鑽到到書桌下面去並同時把她的大衣擺在靠近桌子邊緣以便掩護住我的身影。當時的我在極度的緊張之下又被寶瑩強迫的推進一個不怎麼乾淨的空間,這種強烈的不潔的刺激似乎讓我感覺到了某種感官上的放大效果。那時我甚至覺得自己可以看見每一粒在飛舞的灰塵,而且不止於此,從我的視角里我發現寶瑩每個動作都急促但是又不淩亂,彷彿有某種微妙的節奏感。在兩人推開門的時候,寶瑩剛好把她的美腳蹬進高跟鞋裡同時正把裙子套好,背著手拉上后腰的拉鍊,而且開門的吱呀聲恰巧掩蓋了寶瑩拉上拉鍊那細微的摩擦聲。接著寶瑩開始系襯衣的釦子,這時的我感覺到時間被極大的拉長了,進來的學生每一步腳步聲都顯得沈重而悠長,而寶瑩仍然保持著那微妙的節奏,伴隨著每一下腳步聲,她都會係好一粒釦子。當兩個學生走近的時候寶瑩已經穿好了襯衣和裙子,接著她準備開始整理淩亂的頭髮。這裡不得不說明一下,由於女生打理頭髮在N城並不便宜,寶瑩的打理方式就是一直留著頭髮,每天她都是把頭髮盤起來用頭繩和發卡固定好。在我們剛剛放縱的時候,自然難免弄亂了她盤起的頭髮。但是下一刻從我在桌子下面的觀察來看,她似乎有所遲疑,又僅僅嘗試了兩秒寶瑩就放棄了盤好頭髮的打算,而是一把扯下發卡索性放散了頭髮。一直留著的長發立刻像黑色的絲綢瀑布一樣散開。

當我們所在的這個閱讀間進入那兩個學生的視野時,寶瑩早都從容的拿出一本筆記在那裡看了起來而且還把我死死的踹進了桌子下面最角落裡。那兩個學生顯然也很驚訝這麼晚了還有人沒走,其中一個男生還認識寶瑩,從他們的談話內容來看他和寶瑩應該選過同一門課。當兩個男生走近的時候,寶瑩似乎還擔心我會曝光,就扭身側坐過去,還高高的翹起了二郎腿,以便把我完全擋在陰影之中。從寶瑩纖細的兩腿之間望過去,我看到最後兩個男生的皮鞋都站到了桌子和椅子邊上,心裡也放鬆下來。離桌子這樣近其實他們是沒有角度能看見我的,最可能暴露我的是他們剛剛看見寶瑩的時候所站的位置。

樂威壯Levifil-20是治療勃起功能障礙的有效藥物,有易溶於水的特性,被視為陽痿治療具有最直接的效果。根據每個人體質差異和身體狀況,於性行為前15-30分鐘服用。比威爾剛長效約5-8小時,大多數服用者在24小時後仍具有勃起功效 - 最便宜的樂威壯

認識寶瑩的男生給另外一個男生做了介紹。然後還打趣寶瑩說平時在系裡見到她都是盤著頭髮,從來沒見過她披肩長發的風情。寶瑩則半開玩笑的說,出門的話披散下來的頭髮有助於耳朵保暖。然後三個人都爽朗的大笑。接著寶瑩問明了他們的來意又指點了他們需要的文獻在資料庫的哪個位置。然後寶瑩就自顧自的開始低頭在筆記上寫起了東西。其中那個熟悉的個男生似乎還有點捨不得走,又問寶瑩說:自習的太晚回家要注意安全。寶瑩則敷衍他說這就看完書要回家了。討個沒趣的男生就默默走開了。當兩個人走遠之後,寶瑩直接把筆記本舉到桌子下面我的面前,藉著昏暗的燈光我認著那頁上面的字:你等我一收起本子就鑽出來去右邊靠窗的第五個閱讀間,也就是最裡面的閱讀間,那裡他們看不到,動作輕點,這屋沒人太靜。又隔了一會,大概寶瑩確定兩個男生已經走遠之後,猛的把筆記本收了起來,我彷佛像得到了發令槍的命令一樣從桌子下面竄了出來,但是我起身的同時寶瑩又伸手攔了我一下,我先是一愣然後就明白了她是抽走了我懷裡她的那條內褲。在我倆錯身的間隙她小聲咒罵道:“ctmd,走光了。”我顧不上她的話,立刻按她指示的遠遠跑進最裡面的閱讀間。當我進來之後先左右環顧了一番,在確定沒有暴露的危險之後才開始輕手輕腳的穿上自己的褲子和鞋。等我穿好之後再向寶瑩那裡望去我才知道那兩個男生去而復返。熟悉的男生這時在一個勁的吹捧寶瑩是女學霸,還極力邀請她參加他們的學習小組。另外那個男生也在旁邊幫腔。寶瑩怎麼回答的我不得而知,因為和那倆男生比起來,她的聲音小很多。最後兩個男生還問寶瑩要不要和他們結伴回家。他們說去他們系裡的收發室把今天找到的文獻複印一份帶回家就好,時間應該很快,不用寶瑩等他們太久,然後他們可以先送寶瑩回家。然後寶瑩和他們說了幾句話,還站起來和他們握手,之後兩個男生就道別離開了。

等到資料室裡再次安靜下來只剩我們兩個的時候,寶瑩提著書包躡手躡腳的找到了我所在的這個閱讀間。 “徐同,你去咱們平時見面的那個南門那裡等我。”寶瑩命令道。 因為一直有點慌亂的我到這時其實還都沒有平復下心情,脫口而出說:“咱們現在就走吧。” 寶瑩解釋道:“不行,我和他們說了在等你接我。” 我先是一愣,寶瑩繼續解釋下去:“樓南面都是教室,南門你能進來。西邊這邊沒有教室都是要門禁卡才能出入的,你是進不來這的。直接走萬一讓他們碰個正著就露餡了,我先去他們系那裡迎他們,你悄悄從外面溜到南門去。到時候我們出去了,你再一迎我說是等了我一會了,就一切都通順了。” 聽了寶瑩的解釋,我點頭贊同。然後寶瑩拉著我的手走到了門口關了資料室的燈。然後她回頭囑咐我說:“我先出去,等到我走到西門,沒有碰見人,就給你發短信,你進從西門出去繞到南門那裡,等我。”我點頭表示明白了。然後寶瑩就踩著高跟鞋在滴答滴答的節奏裡走了出去,很快我就收到了寶瑩的短信:“Nobody GO”。得到命令的我立刻離開了資料室,然後疾步走出了這座大樓的西門。當迎面的夜風刮來的時候,我才精神一震回過神來,然後圍著大樓向南門繞過去。

由於這座大樓追求設計感,我第一次從外邊繞行才發覺這比從大樓內部走向南門繞遠了很多。我足足花了五分鐘才走到南門。等我走到的時候發現南門那裡一個人都沒有,我進了樓發現連大樓管理的值班門房都不在了。擔心自己從外面繞行花了太久時間的我立刻撥打了寶瑩的電話,想和她確認一下是不是我走太久錯過了。可是打了電話居然打不通,直到自動斷掉。我焦急了起來,又連續撥打了三遍,又變成了用戶無法接通。焦急的我立刻就決定掉回頭去看看。可是等我跑到西門之後又嘗試進樓才想起,這邊的大門需要門禁卡,只能出不能進。折騰了一通的我沒有辦法只好又跑回南門。然後在繼續幾通電話都不通之後,我決定直接去找寶瑩。

可是之前寶瑩只說了去那兩個男生所在的系找他們,但是我卻不知道那兩個男生是什麼系,而且對於這棟大樓其實我並不熟,只是知道去寶瑩他們系怎麼走。所以沒頭蒼蠅一樣的我先去了寶瑩所在的系,可是發現那里大門緊鎖之後,我又以他們係為中心開始上上下下幾個樓層的找,然而都沒有見到人。這時我心裡又擔心我上樓來找寶瑩反而會錯過了她,最後只能又跑回南門去蹲守。

當我這次返回南門的時候,值班的黑大爺門房卻在。他見我下樓來又不離開,就問我要幹嘛,我想了半天告訴他在等同學。他說快十一點了,大樓要關閉了,怎麼有人還沒走。他抱怨說一會大樓斷電,樓上的人就只能爬樓梯下樓了,這麼晚不走還要他催,真是給他添麻煩。於是門房黑大爺又問我同學在幾樓,他用火警廣播催一下。我只好說我不知道,還解釋說只和那個同學一起選過課,不是一個系的,是剛才短信聯繫的要等她一起走。黑大爺沒好氣的說你再打電話問問她在哪層啊,我只好回答說現在打不通了。黑大爺聽我說完直翻白眼,最後他拿鑰匙開了值班室,說是要從監控看哪層樓沒關燈,就催哪層樓。被晾在大門口的我心裡想著:這樣也還好,至少說如果黑大爺發現有樓層還亮著燈起碼應該就是寶瑩還在那裡,應該說沒有錯過她。結果我在南門門口又被晾了二十分鐘,黑大爺才從值班室出來,對我說,還真有人磨蹭到現在還沒走。說著就似笑非笑的抱著保溫杯坐在門口的大樓管理台那喝起杯裡的東西來。知道沒錯過寶瑩,我也放心下來。又等了大概五分鐘之後,看見電梯打開,寶瑩和那兩個男生走了出來。看見我,寶瑩小跑著過來抱住我,然後回頭和兩個男生打了招呼道別,她還不忘和黑大爺也道別。黑大爺皮笑肉不笑的對她說了句:“Good evening。”然後我倆就挽著手離開大樓直奔地鐵站而去。

在回家的地鐵上我問她怎麼打電話打不通?寶瑩十分驚訝的問我說:“你還打過電話呀,我沒收到呀,我還以為你就在那傻等著呢,不知道緊張一下呢,看來這部用了快兩年的某拉牌手機是真不行了,等我工作了一定換一部某果牌的手機。”順著這個話題我們又繼續討論了像某拉牌這樣的手機能不能把使用信息順利從某卓系統轉移到某OS系統裡去,以及可能的話要如何轉移的問題。其實我和寶瑩就是這樣一直在討論著各種各樣的問題裡交流著我們的感情的,有的時候愛意無需情話。只是那天直到地鐵到站的時候,寶瑩才對我講:“其實今天意外的挺刺激的。”講這話的時候寶瑩難得的帶了一點壞壞的還有點俏皮的表情。

犀利士5mg每日錠,每天固定時間服用1顆,於體內穩定維持性功能的修護與保養,用以治療真正患有輕中重度陽痿的人,90%患者幾乎完全感覺不出任何副作用,也較不需要避免其它藥物沖突,是目前唯一被多國核可能夠同時治療陽痿及男性攝護腺肥大症共病的藥,完全不影響日常生活的性功能障礙藥品 - 犀利士5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