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足美靴榨幹奴隸精血連射六次

  • 在〈絲足美靴榨幹奴隸精血連射六次〉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性愛文學
摘要

  「啊~!」吳廣峰突然慘叫起來,他的頭頂被宋娜重重的跺了一腳,而這僅
僅是第一腳而已,宋娜凶狠的一腳腳的跺在吳廣峰的頭上,「讓妳說謊!讓妳說
謊!

 作為一家大型上市集團公司的一名禮儀小姐,宋娜一直認為自己就是最美的 那一個,但今天下午下班時,前來接她的狗奴才吳廣峰竟然敢偷看其他禮儀小姐 的絲足高跟,這簡直就是不可饒恕!

  今天非要用絲足美靴榨幹他的精血不可,讓這個賤貨知道他的眼睛就衹能盯 著主人的腳看!

  回到吳廣峰出錢購買的百十平米的溫馨小家,宋娜就成為了這裏的女皇!不 動產證上原本吳廣峰的名字已經改成了宋娜,當然,對于這個忠心的奴隸,宋娜 也沒有虧待他,扔給了他一雙穿的很舊的臭臭的黑絲襪作為賞賜。

  現在的這個家,已經是宋娜的家了,而原房主吳廣峰衹是她養在家裏的一條 狗而已!宋娜走到藤椅前坐了下來,翹起靴尖向吳廣峰勾動了一下,吳廣峰連忙 跪爬到女主人的靴下,等待主人的指示。

  「妳之前偷看玉足高跟的那個姐姐呀,名叫雨寒,妳覺得她長得好看嗎?」 宋娜在吳廣峰面前晃動著高跟靴問道。

  吳廣峰被眼前晃動的美靴誘惑著眼睛跟著打轉,下體頓時就立了起來,聽到 主人的問話後他急忙收攏心神,老老實實的跪伏在地上,「也就那樣啊!」他違 心的說道。

  說實話雨寒真的很美,不過他現在知道自己已經惹怒女神了,哪裏還敢說別 的美女的好話?

  「奧?妳覺的也就那樣嗎?」宋娜站起身來,吳廣峰緊張的伏在地上,不知 道自己的回答是否能讓主人滿意。

sunrise 桑瑞大藥廠自超級犀利士之後所推出的速效型果凍威而鋼,也是壯陽持久雙效,比傳統必利吉及威而鋼生效時間更快,價格上更便宜超值,對於出外約炮上賓館酒店帶出場或臨時打野炮時,是非常好用的戰鬥用藥,目前東南亞及泰國暗黑旅行團最流行必備的就是 - 果凍威而鋼雙效 (賴 avseo99 )

  「啊~!」吳廣峰突然慘叫起來,他的頭頂被宋娜重重的跺了一腳,而這僅 僅是第一腳而已,宋娜凶狠的一腳腳的跺在吳廣峰的頭上,「讓妳說謊!讓妳說 謊!

  妳這個賤貨!賤貨!「她惱怒的罵道,高跟靴一刻不停的踩跺著吳廣峰,將 他踩的哭嚎連天。

  「是不是看到那個賤人長得好看,就想著爬到她的腳下做奴隸了?嗯?現在 都敢騙我了?妳可真是膽子好大啊!」宋娜拽著吳廣峰的頭發,將他提了起來, 看著他的臉說道,然後狠狠的將他摔在茶幾上。

  「嘭」的一聲,吳廣峰的額頭頓時撞出血來,但他現在哪裏還顧得上疼痛? 吳廣峰連忙爬起來跪在地上,不住的給宋娜磕頭求饒,額頭上的鮮血流淌到地上, 他連擦都不敢擦一下。

  「嘭!」宋娜一腳將正在磕頭的吳廣峰踩住,「現在再給妳一次機會,說! 妳覺的她長得好不好看!」她惱怒的命令道。

  「好,好看!」吳廣峰哪裏還敢說謊,連忙老老實實的回答道。

  「好啊~!賤貨!妳果然覺的她好看!」宋娜將吳廣峰一腳踢翻,踏在他的 胸膛上,另一衹玉足抬起來踩在他的脖子上,「我看妳是被那個狐狸精迷住了對 不對?」

  「沒有~!咳咳咳!」吳廣峰艱難的說道,他的脖子被宋娜死死的踩在腳下, 強烈的窒息感讓他幾乎說不出話來。

全世界的犀利士中最便宜的就是印度桑瑞藥廠制造生產的犀利士,由於具有壯陽持久雙重功效,在歐美被稱為超級犀利士,由於價格低,時效長,服用後36小時隨心所欲,在歐美也被稱為周末藥丸,是目前CP值最佳的男性功能障礙用藥 - 超級犀利士

  「啊~!」吳廣峰再次慘叫出聲,宋娜抬起了踩在他胸膛上的那衹腳,整個 人的重量全都壓在了他的脖子上,還故意一跳一跳的,讓他非常痛苦,他現在已 經徹底無法呼吸,衹要宋娜願意,他隨時都會死在主人的靴下。

  「哼!」宋娜嬌怨的哼了一聲從吳廣峰的脖子上走下來,「才這麽一會兒就 堅持不住了,真是個廢物!」她埋怨的一邊說著一邊坐到椅子上,「爬過來給主 人舔靴!」

  「是,主人!」吳廣峰急忙從命,爬到了宋娜的腳下,伸出舌頭舔向高跟靴 的靴尖。

  「哎妳這個賤貨!竟敢舔靴面?」宋娜嫌棄的將吳廣峰一腳蹬開,「衹允許 妳舔高跟靴的靴底,懂嗎?」她輕蔑的說道。

  宋娜輕蔑的口氣讓吳廣峰瞬間就興奮了,女神越是羞辱他,他就越是興奮, 「衹允許舔靴底」這句話讓他倍感屈辱,而在屈辱中獲得的是莫大的快感!吳廣 峰連忙又重新爬到主人靴下,伸出舌頭在靴底舔了起來,靴底冰冷的觸感讓他極 為亢奮,下體已經挺立的將褲子頂起了一個大包。

  「呸!賤貨!讓妳舔個靴底還興奮成這樣,妳可真是天生的賤命啊!」宋娜 鄙夷的說著,一腳踩在吳廣峰的下體,用力的碾了起來。

  「啊~!」吳廣峰痛苦而又興奮的叫了一聲,他本能的想要躲開高跟靴的踐 踏,卻被宋娜一腳踩住了,「不準躲!老老實實的給主人舔靴底,讓主人玩妳! 聽到了嗎?」

  「是,主人!是!」吳廣峰急忙回答道。被宋娜踢踩虐待,他哪裏捨得躲開 啊,衹不過剛才是太緊張了,身體不由自主的躲了一下,與其說這是生理本能的 反應,但不如說是他太緊張激動,以至于在被踐踏的時候,產生了那麽一點點的 ……調戲主人的想法!

樂威壯Levifil-20是治療勃起功能障礙的有效藥物,有易溶於水的特性,被視為陽痿治療具有最直接的效果。根據每個人體質差異和身體狀況,於性行為前15-30分鐘服用。比威爾剛長效約5-8小時,大多數服用者在24小時後仍具有勃起功效 - 最便宜的樂威壯

  調戲主人?吳廣峰想想都覺得自己這是在作死,不過他剛才還真就有這麽一 點唸頭,而且竟然還付諸實施了,但宋娜並沒有因此而生氣,反而是帶著一點撒 嬌的耍起了小脾氣。

  從來都是一副冷魅傲然表情的宋娜偶爾耍一下小脾氣,那樣子真的是美極了! 聽著主人嬌媚的聲音,看著主人性感的靴底,吳廣峰的下體已經硬的如同一根鐵 棍一般。

  「嗚~!」他發出了一聲愜意的哀嚎,宋娜踩在他下體的那衹高跟靴明顯更 加用力了,踩的他止不住的粗喘起來,肉棒在主人的靴下被越踩越硬,宋娜則是 一副戲謔高冷的表情看著他發賤的模樣,他的嘴巴上又踩著主人的高跟靴底,還 有什麽是比這個畫面更幸福的?

  如果世上真的存在天堂,吳廣峰一點興趣都沒有,因為宋娜的靴下,就是他 的天堂!

  「哧哧哧~!」一陣陣急促的噴射聲想起,吳廣峰在女神的調戲虐待之下高 潮了!褲子被精夜浸濕了一大片,甚至透過褲子把宋娜的靴底都粘的黏黏的。

  「喜歡主人這樣玩妳嗎?」宋娜踩弄著吳廣峰的嘴巴問道。

  「是,主人!奴才非常喜歡!」吳廣峰恭敬而興奮的回答道。

  「既然喜歡,那還不快主動脫掉褲子,讓主人再玩妳一次?!賤貨!」宋娜 一腳踹在吳廣峰的嘴上,惱怒的罵道,「連射經這種調教都要主人先提出來,要 妳這個賤奴有什麽用?」

  「啊!主人!我,我……」吳廣峰惶恐不已,他當然想被射精調教,但他早 已經被宋娜的玉足征服,每天都是小心翼翼的侍奉著女神,哪有膽量主動提出射 經的事情?

  「妳什麽妳?快脫!衣服全脫了!主人今天非得榨幹妳不可!快點!」宋娜 催促著命令道。

  「奧奧,是是,主人!」吳廣峰手忙腳亂的脫掉了衣服,重新跪倒在女神腳 下。

  「喲~ !這才剛射完,就又硬起來了嘛!性慾還挺旺盛呢!是不是……很想 被我玩呀?」宋娜用靴尖撥弄著吳廣峰的肉棒,戲虐的說道。

  「謝,謝謝主人誇獎!」吳廣峰緊張的說道,他對宋娜可以說是崇拜到了極 致,讓他愛的完全無法自拔,當自己跪在女神腳下時,吳廣峰覺的衹要自己還活 著,肉棒不管射多少次,都會再重新堅挺起來,因為他衹要一看到女神,甚至一 想到女神就會無比興奮,更何況現在是直接接受女神的調教呢?

  不過吳廣峰所沒想到的是,宋娜今天的目的就是要徹底榨幹他,兩人的內心 想法不謀而合的衝突在一起,吳廣峰今天注定是那個悲劇角色了。

  「誇妳?哼!我是在玩弄妳啊,賤狗!」宋娜挑逗著吳廣峰的肉棒說道, 「既然已經硬起來了,那就再射一次吧!」

  「呃……是!擼,擼射嗎?」吳廣峰頓時興奮起來。

  「擼射?主人的高跟靴踐踏還不夠妳興奮嗎?居然還要自己動手擼射?妳是 在嫌主人的高跟靴不夠美嗎?」宋娜生氣的說道。

  「沒沒沒!賤奴不是那個意思啊!」吳廣峰急忙辯解道,他哪裏會嫌棄主人 的高跟靴不夠美呢?

  「哼!諒妳也不敢!」宋娜傲嬌的說道,「賤貨,爬的離主人近一點,雙手 抱緊主人的大腿!」她向吳廣峰勾了勾手指命令道。

  「啊!」吳廣峰驚訝的叫出聲來,雙手抱緊主人的大腿?他第一反應是自己 聽錯了,他衹是主人的一條狗而已,主人的嬌軀是他思想中的絕對禁地,能親吻 主人的玉足香鞋,他就非常滿足了,至于主人的大腿,他從來是想都不敢想的!

  「想什麽呢?快點!賤貨!」宋娜一耳光扇在吳廣峰的臉上,惱怒的命令道。

  「啊啊!是是!」吳廣峰怯懦的回應著主人,向前跪爬了一點,包裹著宋娜 的大美腿的過膝長筒皮靴就在他的眼前散發著耀眼的光芒,刺的他都有點不敢睜 著眼睛繼續看。

  黑色的絲襪閃閃發亮,撩撥的吳廣峰的內心陣陣悸顫,他極為惶恐的伸出雙 手抱在主人的大腿上,連呼吸都不敢了,他怕自己呼出的汙穢氣息染臟了主人的 黑絲美腿。

  「這就是妳所謂的緊緊抱住?妳是不是傻?!」宋娜對著吳廣峰的臉又是一 耳光,惱怒的責問道。吳廣峰抱在她大腿上的雙手不僅一直抖個不停,而且還不 敢用力,就衹是輕輕的貼在上面而已。

  「啊啊!是!」吳廣峰急忙抱得更緊了一些,手上傳來的柔軟溫玉的觸感讓 他的大腦一片空白,又或者可以說他的大腦瞬間就被主人的美腿填滿,讓他的思 維徹底短路了。

  「咯咯咯,」宋娜嬌笑起來,她能清晰的感覺到靴下的肉棒變的更粗了,讓 她踩起來很舒服,她伸出玉手將吳廣峰的腦袋慢慢的按下去,對方僵硬的脖子讓 宋娜忍不住的想笑,她知道這不是吳廣峰在抗拒她,而是她的奴隸現在實在太緊 張,已經被她的美腿誘惑的失去自主行動的能力了!

  不過雖然吳廣峰已經到了要崩潰的邊緣,但宋娜還是決定再毫不留情的推他 一把,她將吳廣峰的臉按在了自己的黑絲大腿上,「舔!」宋娜冷冷的命令道。

  「嗤嗤嗤~ !」吳廣峰沒能執行主人的命令,因為他在聽到主人的一聲「舔」 之後就突然噴射了!他的身體劇烈的顫抖著,肉棒在宋娜的靴下極速宣泄,將女 神的靴底射的滿是精夜!

  「哈哈哈哈哈~ !」宋娜將吳廣峰一腳踹開,「既然沒能堅持住,主人的美 腿妳就沒機會再舔了!」她輕蔑的說道。

  「是是是,賤奴不敢!」射完之後的吳廣峰恢復了神智,剛才抱著女神大腿 的感覺就如同在夢裏一般――甚至是比做夢更幸福,因為他就算做夢也不敢夢見 雙手抱在主人的大腿上。

  能抱著主人的黑絲美腿高潮一次,吳廣峰已經徹底滿足了,至于沒有機會再 舔主人的大腿?他沒有任何遺憾,也沒有再奢望,因為女神的賞賜早已遠遠超出 了他的需求。

  「如果……」宋娜玩弄著青絲秀發,撩魅的看著跪在腳下的吳廣峰,「妳能 再硬起來的話,主人也許會考慮讓妳舔一下呢!」她勾引的說道。

  「啊啊!賤奴不敢舔啊!」吳廣峰慌忙磕頭,他是真的不敢舔宋娜的大腿的。

  「賤貨!舔不舔不是妳說了算的!我讓妳舔妳就必須舔!我讓妳硬妳就必須 硬,聽到了沒有!」宋娜霸氣的命令道。

  「是是是,賤奴遵命!」吳廣峰急忙答道。

  「哼!說的很聽話的樣子,那現在主人命令妳硬起來,妳倒是硬起來啊?」 宋娜拽著吳廣峰的頭發將他拉到腳下,高跟靴又踩在了肉棒之上,連射兩次的肉 棒已經癱軟,像條死狗一樣任由她的美靴踐踏。

  「果然是硬不起來了嗎?賤貨?」宋娜不屑的說道,她將靴底的精夜都抹在 了吳廣峰的下體,「既然硬不起來了,那妳的狗棒留著還有什麽用?就讓我把它 踩爛吧!」宋娜狠毒的說道。

  「呃呃,是,主人!」吳廣峰卑賤的回答道,他已經連續射了兩次,要在短 時間之內立刻硬起來是很難的,不過他已經沒有任何遺憾了,既然主人想踩爛他 的肉棒,那他就應該好好配合著讓主人踩爛才對。

  「是什麽是啊?我還沒玩夠呢!」宋娜「啪」的一記耳光扇在吳廣峰的臉上, 然後又一腳將他踹倒,「用妳的狗嘴給主人脫掉高跟靴!」宋娜一腳踩在吳廣峰 的臉上,16厘米的靴跟狠插進他的嘴裏,將靴鏈拉開命令道。

  「嗚~ !」吳廣峰發出一聲哀嚎,主人的靴跟在插進他嘴裏的時候踩傷了他 的口腔,頓時一股鮮血噴了出來,不過他竟然感覺不到疼痛,因為主人讓他用嘴 脫靴的命令讓他再次興奮起來,神經的亢奮將身體的疼痛完全壓制了下去,他的 下體也再一次硬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還有存量呢!看主人怎麽榨幹妳!」宋娜看著硬起來的肉 棒大笑起來,「快點脫!主人已經迫不及待的要玩死妳了!」她興奮的命令道。

  「嗚嗚!」吳廣峰含糊的回應著,宋娜因為太興奮而將靴跟插的更深了一些, 現在靴跟的最下端已經抵在了他的喉嚨上,讓他非常難受。但越是被主人虐待, 吳廣峰就越是亢奮,無比難受的感覺增加了他的屈辱感,肉棒也因此而變的更硬 了!

  吳廣峰緊緊的咬住靴跟,宋娜扭動著玉足,「哧」的一下將黑絲腳從高跟靴 中抽了出來,一股濃鬱的絲足腳汗味道被吳廣峰吸進鼻孔,他幸福的簡直就要醉 了!

  宋娜因為是做禮儀小姐的,每天都要站立很長時間,保持了優美形體的同時, 一整天下來也會出很多腳汗,而吸足了腳汗的熏臭絲襪,當然是由吳廣峰用嘴巴 給她洗幹凈嘍~!

  「張開嘴!」宋娜命令道,然後將高跟靴從吳廣峰的嘴裏抽出來,又將黑絲 足尖插了進去,「吸著主人的腳汗,自己擼射一次吧,賤貨!哈哈哈哈~!」她 肆虐的狂笑著命令道。

  熏臭的腳汗味將吳廣峰帶進天堂,主人的絲足在他嘴裏溫柔的抽插著,吳廣 峰亢奮到了極致,他拼命的擼著自己的肉棒,哼哼唧唧的享受不已。

  黑絲腳抽插的越來越快,吳廣峰哼叫的聲音也跟著越來越急促,從腳下向上 看去,女神美的簡直無法用語言形容!吳廣峰的內心頓時無比激蕩,卑賤而幸福 的感覺充滿全身,下體一陣急促的抽搐,在女神的黑絲腳的戲弄下「嗤嗤」的噴 射出來!

  三次了!倒還算個不錯的玩具了!不過……好像還沒有射幹凈呢!宋娜看到 激射之後的肉棒竟還依然堅挺,絲毫沒有要向她屈服的意思,這讓她感到自己的 女王權威受到了嚴重的挑釁!

  「我就不信玩不死妳!」宋娜惡狠狠的說道,她撿起脫在地上的那衹高跟靴, 將靴口翻了起來,一直翻到小腿的位置,用力的將靴口捂在了吳廣峰的臉上, 「使勁吸氣,好好感受一下主人留在靴子裏的香氣!」她賭氣似的命令道。

  「賤貨!賤貨!賤貨!」宋娜用黑絲腳對著吳廣峰直挺的肉棒狠跺了幾腳, 疼的吳廣峰嗚嗚直叫,而下體的肉棒被連續踩跺之後,竟然更加堅挺了,氣的宋 娜一腳踩在肉棒上,用腳後跟使勁的碾踩著龜頭,然後擼著肉棒上的包皮「哧」 的一下向下扯動。

  「嗚~!」吳廣峰叫了起來,肉棒上的包皮被宋娜粗暴的扯動著讓他感覺很 疼,不過他的疼痛也衹持續了很短暫的時間,緊接而來的便是一種十分舒服的享 受——宋娜腳踩著包皮又推了回來,讓他感到全身都舒爽不已。

  這麽一來一回,吳廣峰的身體簡直爽到了極致,肉棒不由自主的更加堅挺了, 而等到宋娜又用腳給他踩弄了一次之後,他才意識到主人這並不是在虐待他,而 是在用玉足給他擼射!

  「嗚~!」吳廣峰發出一聲哀鳴,也許宋娜這樣做衹是為了好玩,也許衹是 為了戲謔,但吳廣峰感受到的是主人滿滿的愛,而他的下體也隨著宋娜的黑絲腳 越來越快的摩擦而腫脹的越來越大,挺起的也越來越硬!

  而正在踩弄肉棒的宋娜現在心情卻是不太爽,因為她原本以為自己需要使出 玉足擼射這樣的殺手鐧才能讓吳廣峰興奮高潮起來,但現在看來自己也許是多慮 了。腳下的肉棒絲毫沒有已經射過三次,需要極度的刺激才能再射的那種疲軟的 感覺,而是仍舊保持著亢奮,硬的幾乎要將她的玉足頂了起來!

  「哼!」宋娜嬌哼一聲,更加用力的踩弄起來,但仍舊無法將腳下的肉棒徹 底壓制,最後她氣的直接抬起另一衹腳,整個人都站在了吳廣峰的肉棒上,非要 將腳下的肉棒踩扁不可!

  「嗤嗤嗤~!」當宋娜的整個身體都踩在肉棒上的那一刻,吳廣峰的亢奮立 刻達到了頂峰,一股股精夜噴射出來,而此時的肉棒已經被宋娜踩扁,于是精夜 就在宋娜的腳底胡亂的散射著,給她的玉足撓著癢癢。

  「咯咯咯咯咯~!」宋娜受不了腳下的酥癢,嬌笑著從吳廣峰的肉棒上跳了 下來,她最後還不忘報復性的使勁一踩,將肉棒徹底踩進肚子裏。

  「啪!」脫離了被踐踏的肉棒從吳廣峰的肚子上彈了起來,雖然不再堅挺如 初,但仍舊斜斜的挺著不肯低頭,就像個被踩死之前的奴隸在徒勞的掙紮一般。

  看這樣子很難再射一次了啊!宋娜心裏想著,她終于看到了勝利的希望!

  不過宋娜要的是徹底榨幹吳廣峰,現在肉棒半死不活的樣子,明顯是還有一 點存貨的,她要將這一點存貨都壓榨出來!

  「賤貨!爬過來!把主人腳上的臟東西舔幹凈!」宋娜坐到椅子上,翹起玉 足命令道。

  「是,主人!」吳廣峰急忙從命,他將捂在臉上的高跟靴恭敬的擺在地上, 然後卑賤的爬到宋娜的腳下。

  黑絲腳踩在了吳廣峰的臉上,粘附在腳底的精夜塗了吳廣峰一臉,他連忙伸 出舌頭舔了起來。說實話吳廣峰對自己射出來的精夜並沒有任何興趣,雖然主人 的黑絲玉足更是令他膜拜不已,但現在腳上踩的可是他自己射出來的汙濁之物, 如果不是被主人踩在腳下,他很可能會惡心的吃不下去。

  但現在女神逼著他咽下自己剛剛射出來的精夜,讓吳廣峰感覺自己的屈辱又 更加深了一層,僅僅是因為女神的命令,他連自己的精夜都要吃下去,真的太賤 了啊!

  吳廣峰這樣想著,下體再次一下下的翹動起來,衹是仍舊無法堅挺,似乎是 掙紮著想要向主人致敬,但已經實在彈盡糧絕,挺不起來了……

  「哼!」看著掙紮的肉棒,宋娜冷哼一聲,她自然有辦法將吳廣峰的肉棒強 制性的挺立起來,衹是這個辦法有那麽一點點殘忍而已……

  靴跟在肉棒頂端的道口處來回撥弄著,撩撥的這根卑賤的肉棒變的更挺了一 點,但離著高潮噴射還是有些差距的。宋娜的媚眼一下陰冷了起來,靴跟點在道 口上,「哧」的一聲狠狠的踩了進去!

  「呃啊~!」劇烈的痛苦瞬間傳遍吳廣峰的全身,他本能的想要抽掉自己的 肉棒,卻被宋娜一腳將他的臉踩在了身後的茶幾上死死的壓住,脖子被踩的向後 彎折,身體反弓起來,下體的肉棒反而更加向著插在裏面的靴跟突進了一些,本 來衹有一半靴跟插進了肉棒裏,現在大約三分之二的靴跟都已經被肉棒所包含住 了!

  「哈哈哈哈~!主人這衹高跟靴的靴跟是16厘米,現在要全部插進妳的狗 棒裏,所以如果妳的狗棒不能堅挺到16厘米的話,那就等著被靴跟踩穿吧,賤 貨!」宋娜興奮的笑著說道。

  「嗚~!」吳廣峰的臉上滲出冷汗,臉被主人的黑絲腳踩住,下體的肉棒又 被高跟靴的靴跟插了進去,他現在即便是想要反抗主人都不可能了。吳廣峰唯一 能做的就是在主人的腳下無助的連連哀嚎。

  「咯咯咯!」宋娜興奮不已,她踩著吳廣峰的玉足更加用力,黑絲美腿繃起 一道無比誘人的曲線,而踩進肉棒的靴跟也開始了自己的行動,對肉棒進行無情 的抽插!而且抽插的時候她還故意讓靴跟偏離一點,就是為了刺破肉棒裏面的血 管,她這次不僅要把肉棒踩的吐奶,更要踩的吐血!

  「嗚嗷~!」吳廣峰慘嚎不停,身體在主人的腳下不住的顫抖著,他現在被 主人的玉足高跟所任意淩辱支配,連主動配合的能力也沒有,就衹能被動的接受 主人的虐待,用自己的身體供主人享樂玩弄!

  極致的卑賤與屈辱折磨著吳廣峰,他現在已經沒有任何人格可言了,在宋娜 的腳下,他現在連條狗都不如!吳廣峰感受到了比死更可怕的恐懼,那就是毫無 選擇的被女神的玉足所支配,而他同時也更加膜拜女神,那種無助的卑賤讓他感 覺宋娜就是高高在上的女神,而他衹能跪在地上虔誠的膜拜,女神對他的任何虐 待,任何羞辱都是至高無上的賞賜,而他必須為此感到幸福,並為了女神的微笑 隨時奉獻出自己的一切!

  遭受到更加痛苦的虐待的肉棒不僅沒有被踩的萎靡下去,反而逐漸堅挺了起 來,龜頭順著靴跟慢慢的向上攀爬,酒杯形的靴跟越往上越粗,就越是難以插進 肉棒裏,宋娜之前說的要將16厘米的靴跟全部插進去衹是對吳廣峰的調戲和恐 嚇,並沒有打算真的全部插入。

  然而現在吳廣峰的肉棒已經在主動的要全部吞掉插進肚子裏的靴跟,它就像 一個義無反顧的鬥士,明知是必死無疑卻仍舊勇往直前,為了能親吻到女神的靴 底,哪怕被靴跟撐爆了也在所不惜!

  道口越是接近靴底,就越是被靴跟撐得變的擴大,在還有一厘米就親吻到主 人靴底的位置,甚至已經發出了令人心悸的「茲茲」聲,那是肉棒即將要被靴跟 撐爆的前兆!

  鮮血順著龜頭的頂端被擠壓出來,靴跟的每一次抽插都能帶出一大股鮮血, 將吳廣峰的肉棒染成了血紅色,宋娜都有點不敢繼續抽插肉棒了,她既怕下一次 插入時,肉棒太過于興奮而向她的靴底吻去,最終落得被撐爆的下場,又怕下一 次抽出時,噴濺出來的大量鮮血帶走了肉棒的一部分精力,最終落得精夜沒噴出 來,鮮血卻灑滿地的下場。

  宋娜現在很確定吳廣峰已經完全沈淪在她的腳下,徹底的成為了她的賤奴, 永遠也不存在背叛她的可能了,她這次榨幹吳廣峰的目的名為泄憤,實際上是為 了讓吳廣峰徹底愛上她,永不背叛她,現在目的已經達到了,她完全可以將靴跟 從肉棒中抽出來,終止吳廣峰的興奮,而吳廣峰絕對不敢有任何怨言!

  但宋娜決定繼續抽插,因為她從本質上來看,就是個喜歡殘虐奴隸的女王, 奴隸越是淒慘他,她就越是興奮,而吳廣峰現在冒著被撐爆肉棒的危險和巨痛也 要嘗試著用龜頭親吻女神的靴底,這讓宋娜也無法抑制的興奮起來,她伸手摸了 一下自己的私處,那裏已經隱隱有些濕漬,而隨著虐待的更加深入,她將會更加 興奮!

  大量的鮮血止不住的從道口中噴湧出來,而靴跟每一次的下插,宋娜都能看 到龜頭離著靴底又近了一分,終于在被靴跟撐的發紫的時候,那衹卑賤的龜頭第 一次親吻在了女神的靴底上!

  「哧~~!」親吻過女神靴底的肉棒徹底興奮了,它歡快的噴出著精夜,混 合著鮮血從道口中激射出來!

  「賤貨~!!!」終于第五次玩射了吳廣峰的宋娜沒有半點開心的感覺,反 而是對靴下的噴射恨得咬牙切齒!因為她剛才正處于亢奮的前兆,就要達到頂峰 時,吳廣峰竟然先她一步高潮了,這讓原本即將高潮的宋娜感覺身體一下被掏空, 原本興奮的心情頓時煙消雲散,所剩下的衹有對吳廣峰徹底的恨意!

  「我不管妳以後會怎麽樣,就現在妳必須再射一次!而且是我什麽時候讓妳 射,妳才能射!做不到的話,妳就去死吧!」宋娜一腳將吳廣峰踹翻在地,褪下 內褲坐在了他的臉上,惡狠狠的說道,她在盛怒之下竟然還記得面朝著吳廣峰的 肉棒而坐,方便監視奴隸的高潮,由此也可以看出她對吳廣峰這一次提前噴射恨 到了什麽程度。

  雖然吳廣峰的這一次高潮沒有任何做錯的地方,甚至還是非常值得誇獎的, 但宋娜總得為自己失落的心情找一個發泄的出口,而吳廣峰很不幸的就撞在了槍 口上……

  宋娜也知道自己這是在強詞奪理,但她就是要任性,就是要讓吳廣峰知道自 己有絕對不講理的權利!而對自己的奴隸不講理,也讓她有一種隱隱的興奮感。 她這次要與奴隸一起高潮,因為奴隸衹有在高潮的催動下才能做出最極致的服侍, 而至于吳廣峰還有多大可能連續射出第六次,或者射出第六次之後會不會直接累 的死掉,宋娜已經顧不上這些了,她衹要自己爽!

  「嗚~!」吳廣峰剛來的及發出一聲哀嚎便被宋娜一屁股坐在臉上。

  「啊~!」宋娜愜意的嬌吟起來,前五次催射都是她用玉足高跟靴或是誘惑 或是逼迫著吳廣峰激射,而衹有這一次她衹在乎自己的享受,如果吳廣峰敢不射 出來,她就將這個不聽話的賤奴坐死在玉臀之下!

  不過宋娜也知道連射六次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即便是吳廣峰非常的崇拜 她,非常的想要執行她的命令,而且按照吳廣峰今天連射五次的表現來看,也算 得上一個優秀的奴隸了,但一個人體內的精夜儲量畢竟是有限的,宋娜雖然很不 爽吳廣峰在她高潮之前射出來,不過對這個奴隸總體上還是很滿意的,而且為了 自己能夠更好的享受到奴隸的服侍,她最終還是決定獎賞一下吳廣峰。

  宋娜的黑絲腳輕柔的抬起,兩衹玉足將那衹軟趴趴的肉棒夾住,上下套弄起 來!

  「嗚~!」吳廣峰再次哀嚎出聲,而這一次即便是宋娜也聽得出來,他的聲 音是痛苦中夾雜著無比的愉悅。

  吳廣峰在主人坐在臉上的第一刻就感受到盈盈的濕潤蜜汁撲面而來,他急忙 伸出舌頭舔了上去,宋娜的玉臀很柔很軟,將他的臉都埋在裏面,頓時把他堵得 無法呼吸起來。但吳廣峰雖然承受著窒息和騎乘的雙重痛苦,但他一點也不感覺 到難受,因為現在可是主人的玉臀坐在自己的臉上啊!

  蜜穴將他的舌頭擠壓的舔起來都很困難,每舔一下他都要付出很大的努力, 但能為主人潮吹這得是多大的榮幸?他可是連親吻主人的大腿都不敢想象,而現 在卻得到了給主人舔蜜穴的殊榮,吳廣峰真不知道自己該怎樣為主人付出才能報 答主人對他的賞賜。

  他真想就這樣死在主人的香臀之下,但他也知道自己現在的用處就是用舌頭 服侍主人達到高潮,所以哪怕再怎麽想死在主人臀下,但至少在主人高潮之前, 這個想法是絕對不行的!

  最好的結果是他耗盡全部精力給主人舔蜜穴,而當主人興奮的高潮時,力氣 透支的吳廣峰默默的死在主人的臀下。但這麽美妙的結果,吳廣峰也衹是想想而 已,他現在必須全心全意的為主人潮吹,至于主人高潮過後,自己是死是活,都 已經不再是什麽值得他挂唸的事情了。

  而吳廣峰正在拼命舔的時候,他的肉棒突然被溫柔的夾住,那種膩膩莎莎的 觸感,令他的身體猛地一顫,他即便是眼睛被主人坐在美臀之下看不到景象,鼻 子被塞進主人的蜜穴中聞不到氣息,但他也能百分百的確定,夾住自己肉棒的一 定是主人的一雙絲足!

  吳廣峰徹底亢奮了,他止不住的哀嚎一聲,肉棒在主人玉足的夾弄下很快直 挺起來,並隱隱出現了要噴射的預兆!

  「妳敢射出來,我就坐死妳!」宋娜看著雙腳之間的肉棒惡狠狠的說道,但 她突然又意識到吳廣峰肯定會熱切的盼望著能死在自己的美臀之下,雖然如此忠 心耿耿的奴隸讓她感到滿意,但這樣一來,她的威脅頓時就成了獎賞啊!

  「不對,應該是妳敢射出來,我就再也不會理妳了,而且我還會恨妳一輩子!」 宋娜重新說道,她覺的這樣的威脅對吳廣峰來說足夠致命了!

  果然如她所料,宋娜這樣說了之後,吳廣峰的肉棒竟然被嚇的肉眼可見的軟 了下去,似乎是寧願永遠不再挺立起來,也不敢得罪女神殿下!

  「哈哈哈哈哈~!」宋娜看到吳廣峰的反應,頓時興奮的大笑起來,「果然 是讓妳硬妳就硬,讓妳軟妳就不得不軟啊!賤貨!妳到底是有多麽愛我啊!我都 不好意思對妳發狠了呢!算了,看妳這麽忠心,就讓妳再硬起來吧,不過必須跟 著主人的高潮噴射,不然我還是會恨妳的!」她一副傲嬌的樣子說道,口氣中甚 至對吳廣峰有些撒嬌的感覺。

  吳廣峰哪裏受的了女神如此勾魂的撩撥?他的肉棒在宋娜的語言和玉足的雙 重刺激下重新挺了起來,而且比上一次還要堅硬,不過他可不敢射出來,就使勁 的憋著,拼命的給主人舔穴來轉移注意力,但給主人舔穴本來就是令他極為亢奮 的事情,于是吳廣峰無論如何也無法平復下自己內心的激蕩,但他又不敢在女神 高潮之前就射出來,憋得非常痛苦。

  宋娜雙手抱著極致挺翹的酥胸,看著被自己一雙玉足玩弄的肉棒竟然在她的 摩挲之下並沒有射出來,心情立刻有些不好了。

  本美女的絲足那麽誘惑性感,香臀又那麽令人迷醉,妳這個賤貨竟然還敢不 射?宋娜不爽的想著,雖然不準吳廣峰高潮的命令就是她下達的,但當吳廣峰真 的沒有射出來時,她又開始懷疑自己的魅力是不是不太夠了……

  宋娜加緊了對吳廣峰的玩弄,她因為沒有用手撐在吳廣峰的身上,所以香臀 坐的非常緊,壓的吳廣峰完全無法呼吸,尤其是在她的雙腳往上擼的時候,她的 一雙玉足也離開了吳廣峰的軀幹,整個人的重量就通過美臀全部壓在了吳廣峰的 臉上!

  宋娜的玉臀明明狠挺翹,但當坐在臉上時卻又非常柔軟,簡直就是世所罕見 的人間尤物!感受著主人的香臀按摩,吳廣峰覺的自己就要堅持不住了,而且他 被窒息的已經非常痛苦,但他現在哪裏還顧得上自己的死活?為女神服務才是第 一位的!

  他拼了命的舔著宋娜的蜜穴,乞求主人能夠盡快高潮。而一直用玉臀對奴隸 的狗臉上下按壓的宋娜,感受著舌頭在蜜穴中的絲絲揉動,不住的浪叫起來。

  「啊~!啊~!啊~!」宋娜叫的極為嬌媚,聲音也非常甜美,跟她平時的 刁蠻任性的樣子完全不符,她那撩媚的聲音飄進吳廣峰的耳朵裏,吳廣峰立刻就 更加亢奮了。主人的呻吟聲就是對他的服侍最好的獎賞,他伸長了舌頭使勁的舔 著,要讓主人爽到極致!

  「啊~!嚶~!賤貨~!」宋娜逐漸進入狀態,她的秀眉緊緊的皺起,翹鼻 香唇中發出嚶嚶的聲音,雙腳不由自主的套弄的更快了,而她的蜜穴也開始一下 下的夾弄起吳廣峰的舌頭來,這說明她即將進入高潮的亢奮了!

  吳廣峰不敢有任何怠慢,他拼盡最後的力氣挺著舌頭努力的舔著,盡自己的 全力配合主人達到高潮!

  「啊~~!」宋娜發出一聲極媚的浪叫聲,蜜穴將吳廣峰的舌頭夾得緊緊的, 仿佛要將他的舌頭留在體內一般,一陣急速的抽搐悸顫之後,花蜜如潮水般湧出, 嘩嘩的流淌進吳廣峰的嘴裏!

  「射啊~!賤貨~!」宋娜騷媚的叫著,兩衹手摸在吳廣峰的雙乳上,狠狠 的一掐!

  「嗚~!!」吳廣峰疼的大聲慘嚎起來,他原本拼命憋著的慾望在主人這一 掐之下徹底崩潰,精夜如同出膛的炮彈一般「嘭」的射了出來,射了足有兩三米 高,噴出了一個高高的弧線懸在宋娜的頭頂!

  「啊~~!」宋娜看著頭頂即將掉落下來的精夜,嚇的尖叫起來,她本有時 間躲開精夜落在身上,但她真的捨不得下體的亢奮,于是衹好向前撲倒,任由精 夜拍打在她的背上!

  不過精夜灑在背上總比落在頭頂甚至是臉上要幸運多了,但宋娜不僅沒有絲 毫開心的感覺,反而更加委屈了,她甚至傷心的「嗚」了一聲,差點哭了出來, 因為她撲倒在吳廣峰的身上時,她的嘴巴正好將吳廣峰的肉棒含了進去,而且由 于她撲倒的太匆忙,用的力氣太大,她含進嘴裏的肉棒也插得很深,竟直接插進 了她的喉嚨裏!

  「嘔~!」插進喉嚨的肉棒讓宋娜忍不住的幹嘔起來,她急忙羞紅著俏臉爬 了起來,但被吳廣峰的肉棒插進喉嚨的事實卻是再也抹不掉了!

  「氣死我啊!!」宋娜抓住吳廣峰的肉棒,狠狠的擰著扯著,像是要將它撕 碎一般!

  「嗷嗷嗷~!」主人的香臀終于露出縫隙,吳廣峰也終于可以呼吸到新鮮空 氣,但他還沒來得及吸氣呢,就被宋娜虐的連連慘叫起來。

  「妳這個賤貨!」宋娜從吳廣峰的身上站起來,拿起一邊的皮鞭,對著吳廣 峰就是一頓抽打,「怎麽辦?現在怎麽辦!妳這個賤貨!氣死我了!」她暴怒的 罵道,一腳踩在吳廣峰的脖子上。

  吳廣峰再一次被窒息,不過即便是宋娜不踩在他的脖子上,他也會被主人的 美貌窒息的無法呼吸,順在宋娜的黑絲美腳一直看上去,女神盛怒之下帶著一點 嬌蠻的樣子,令吳廣峰徹底呆住了。

  「哼!妳這個賤人!主人生氣的樣子都能把妳勾引的兩眼發直!」宋娜重重 的踩了吳廣峰一腳,又是生氣又是撒嬌的說道,她不滿的噘起雙唇,主人正心煩 意亂呢,奴隸卻在心猿意馬,雖然這足以證明奴隸對主人的深愛,但向她表達愛 意時,最好不要挑在她不開心的時候啊!

  看著腳下的吳廣峰被自己的嬌態勾引的呆傻模樣,宋娜心中的怒氣減輕了幾 分,不過不狠狠的羞辱他一番,宋娜怎麽能出的了心中的這口惡氣?

  「啊!是是!」吳廣峰窘迫的回答道,自己竟然在女神生氣的時候走神,真 是罪該萬死啊!他心裏著惱的自責著。

  「主人要不……殺了奴隸滅口?」吳廣峰怯懦的說道,他知道自己的罪行已 經無法用這條賤命來彌補了,但除此之外也沒有什麽好的辦法,而且他被虐殺之 後,就再也沒人知道他和主人之間曾經發生過這樣的尷尬事情了。

  我捨不得……這是宋娜內心的真實想法。「妳以為一條賤命就能討得主人歡 心?

  妳想的美!主人是不會讓妳死的,主人要的是讓妳生不如死!「這是宋娜對 吳廣峰宣布的態度,雖然和內心所想有所不同,但至少都拒絕了吳廣峰求死的想 法。

  「過來,爬到主人腳下跪好,主人要正式收妳為奴!」宋娜坐到床上,翹起 黑絲美腿命令道。

  「啊!是,主人!」吳廣峰急忙爬到宋娜的腳下,他爬起來有些吃力,看得 出來連射六次對他來說也是個極大的消耗,要不是懷著對女神的無比崇拜之情, 他覺的自己根本射不了這麽多。

  吳廣峰雖然現在稱呼宋娜為主人,其實兩人並沒有主奴之實,而現在宋娜主 動要收他為奴,意識到自己下半生就要在無盡的受虐中度過的吳廣峰頓時興奮起 來,他無限渴求的想要成為宋娜的奴隸!

  「把高跟靴叼過來,為主人穿靴!」宋娜踢了踢吳廣峰的臉命令道。

  「是,主人!」吳廣峰連忙將高跟靴叼過來為主人穿上,宋娜將靴跟插進他 的嘴裏,靴底踩在他的臉上,扭動了幾下性感的腳踝讓靴子穿的更舒服一點,然 後在吳廣峰戀戀不捨的眼神中將高跟靴從他的嘴裏抽了出來。

  「從現在起,我就是妳的主人了,而妳就是我的賤奴隸,我的任何命令都是 妳的聖旨,無論對錯,妳都必須執行!我對妳的虐待,就是主人的賞賜,我可以 要求妳做任何事,而妳不得對主人有任何要求!妳衹為討好我而活,我可以任意 的羞辱妳、踐踏妳、虐待妳,甚至是殺了妳!在我的腳下,妳不再是一個人,而 是一條跪在主人腳下搖尾乞憐的賤狗!聽懂了嗎?聽懂了就親吻我的靴底,稱呼 我為主人吧!」宋娜高傲的命令道。

  「是,主人!」吳廣峰恭敬的回答道,捧起宋娜的美靴,在靴底深情的親吻 了一下,然後立刻卑賤的退開。

  「妳真的……不後悔嗎?」宋娜用靴尖挑起吳廣峰的下巴問道。

  「主人允許賤奴後悔嗎?」吳廣峰又反問道。

  「不允許,哼!妳既然已經答應做我的奴隸了,那就別想活著從我的腳下離 開了!賤貨!」宋娜傲嬌的說道。

犀利士5mg每日錠,每天固定時間服用1顆,於體內穩定維持性功能的修護與保養,用以治療真正患有輕中重度陽痿的人,90%患者幾乎完全感覺不出任何副作用,也較不需要避免其它藥物沖突,是目前唯一被多國核可能夠同時治療陽痿及男性攝護腺肥大症共病的藥,完全不影響日常生活的性功能障礙藥品 - 犀利士5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