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uly短篇集

  • 在〈bouly短篇集〉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性愛文學
摘要

  妹妹將臉埋入,深吸了兩口氣,抬頭道:「對不起,哥,那你怎麼辦?」

目錄、 一、        妹妹的下面好臭(369字) 二、        媽媽發情了(500字) 三、        弟妹激凸了(608字) 四、        妹妹跟我的饒舌爭霸戰(659字) 五、        新來的小七女孩(689字) 六、        姐姐在客廳剪腳趾甲(941字) 七、        洗澡時妹妹闖進來拉屎(1021字) 八、        大嫂不讓我跟侄女一起洗澡(1372字)

一、妹妹的下面好臭

  一月了,天氣很冷,家裡門窗都關得緊緊的

  出了房間,我依稀聞到一股臭味。擔心是瓦斯漏氣,結果循味找去,竟發現是妹妹的胯下傳來的臭味。

  「妹,妳下面好臭!」我捂著鼻子說。

  「你才臭咧,滾開!」妹妹將雙腿死命併攏,不料一併之下,將空氣排出,連妹妹也清清清楚楚聞到了。

  「咳咳咳……」

  我看著被嗆得咳嗽不止的妹妹,心裡疼惜,趕緊脫下自己的褲子,將胯間湊向妹妹道:「快快!過來呼吸新鮮的。」

sunrise 桑瑞大藥廠自超級犀利士之後所推出的速效型果凍威而鋼,也是壯陽持久雙效,比傳統必利吉及威而鋼生效時間更快,價格上更便宜超值,對於出外約炮上賓館酒店帶出場或臨時打野炮時,是非常好用的戰鬥用藥,目前東南亞及泰國暗黑旅行團最流行必備的就是 - 果凍威而鋼雙效 (賴 avseo99 )

  妹妹將臉埋入,深吸了兩口氣,抬頭道:「對不起,哥,那你怎麼辦?」

  「我沒關係,妳那邊靠過來,我盡量把味道吸走,把家裡空氣過濾一下。」

  妹妹感動地含著眼淚,和我呈69式躺在沙發上。

  我雖然看不到她的臉,但隱約能聽到她嚶嚶的啜泣聲,心下不禁感慨:「妹妹終究是懂事的,知道還是哥哥好。」

  夜深了,氣溫愈來愈冷,窗子依然緊閉,但在我的默默努力下,家裡的空氣變得愈來愈清新。

二、媽媽發情了

  晚上回到家,發現媽媽房裡傳來吚吚喔喔的聲音,進去一看,竟見她全身光溜溜的在自慰。

  我本想悄悄退出裝作沒看到,卻被媽媽喊住。

全世界的犀利士中最便宜的就是印度桑瑞藥廠制造生產的犀利士,由於具有壯陽持久雙重功效,在歐美被稱為超級犀利士,由於價格低,時效長,服用後36小時隨心所欲,在歐美也被稱為周末藥丸,是目前CP值最佳的男性功能障礙用藥 - 超級犀利士

  「小志,你都看到了?」老媽雙手抱胸,卻掩不住豐滿的乳房,而下身交錯的腿根處,光滑平坦,並無半分雜毛,隱約有股淫糜的氣味。

  「媽,妳別介意,我長大了,知道這是很正常的事。」我舔了一下嘴角,唾沫不知怎地汩汩泌出。

  「你會不會瞧不起媽媽?」母親走過來,輕輕吻著我臉,卻沒注意胸前的幾朵蓓蕾,已然春光外洩。

  我咕噥一聲:「怎麼會呢,媽,您繼續吧,我先出去了。」

  回到房裡,腦海裡都是母親揮之不去的倩影。我情不自禁,無法自拔,掏出與年齡等長的雞巴,開始打手槍。

  突然碰的一聲,老媽竟赤裸著身子衝了進來,對著我的懶叫一陣狂吸猛舔。

  我驚道:「媽,妳這是在幹麻?」

  老媽回復理智,哀怨道:「對不起,小志,你會不會覺得媽很下賤?」

樂威壯Levifil-20是治療勃起功能障礙的有效藥物,有易溶於水的特性,被視為陽痿治療具有最直接的效果。根據每個人體質差異和身體狀況,於性行為前15-30分鐘服用。比威爾剛長效約5-8小時,大多數服用者在24小時後仍具有勃起功效 - 最便宜的樂威壯

  我親吻著她的小嘴,道:「媽,怎麼會呢,妳是我最愛的媽媽呀。」

  媽媽也伸出舌頭,與我糾纏互舔。之後,我開心地與她盡訴情衷。

  良久,門外進來一人,那高大的身材,使我不得不仰頭視之。

  「我回來了,你們在幹什麼?」那高大的人影步步進逼,卻是一個女子的聲音。

  「汪汪。」我與媽媽同聲答道。

三、弟妹激凸了

  最近弟妹來家裡。

  大概是夏天熱的關係,頂著一對大胸脯也不穿內衣,

  在25度的冷氣吹拂下,激凸愈來愈明顯。

  對面坐著自己的公公婆婆,雖然倆人沒說什麼,

  但我可以打包票,爸媽的腦海裡裝的一定都是弟妹的奶子,就像我一樣。

  想到這裡我就生氣,我爸媽都是很古板的人,

  弟妹這樣子公然激凸,實在太沒禮貌,太忤逆爸媽了。

  趁爸媽去準備晚餐的時候,我就故意挺起褲檔,向弟妹示意我也激凸了。

  很容意弟妹便注意到,急忙羞地轉頭去看電視。

  我在猜她一定也覺得我很沒禮貌吧。

  沒想到弟妹竟沒絲毫悔悟,故意在我面前疊起腳蹺坐著,那短短的絲裙底下,白肉屁股都露出大半截了。

  我沒想到弟妹竟然如此叛逆,敢跟我對著幹。

  我只好暗示她說:「小慧,妳的裙子這麼短,會不會著涼啊?」

  弟妹道:「大哥,你怎麼看電視看到我裙子這了?」

  我說:「誰讓妳的腿那麼白那麼顯眼嘛,等一下在爸媽面前可不能這麼坐啊。」

  弟妹道:「好嘛,大哥你別看了,看得我怪難受的。」

  我說:「那妳還不坐好?」

  弟妹笑道:「人家這樣坐舒服嘛。」

  我說:「妳不怕大哥看光光啊?」

  弟妹道:「我不怕啊,倒是大哥你好色喔,沒看過女人這樣穿啊?」

  我說:「看是常常看過的,但看妳的感覺又不一樣了。」

  弟妹問:「怎麼不一樣了?不都是女人嗎?」

  我說:「小慧啊,妳是裝呢還是傻呢,難道不知道自己的腿有多好看?」

  弟妹咯咯笑著,在我的褲檔上摸了一把,說道:「我去幫忙擺碗筷了。」

  看著弟妹搖曳遠去的身影,我搖搖頭,年輕人的觀念真是不一樣了。

四、妹妹跟我的饒舌爭霸戰

  最近妹妹在跟風看"有Hip-Hop"

  被我嗆了一句:「垃圾節目妳也看,那些人根本不懂Hip-Hop。」

  想不到妹妹氣得要跟我Rap Battle。

  「YO YO YO YO 我叫你YO 你就舉手!」

  「嘻哈 正在萌芽 一句垃圾 就想抹煞?」

  「嘻哈沒有標準 嘻哈不分口吻 不要以為你懂嘻哈 你不過是在喇叭。」

  我冷笑道:「妳這是什麼小學生嘻哈?笑掉我的毛,讓妳見識一下正統的嘻哈Battle是什麼。」

  「YO YO YO YO 這位朋友 先別舉手。」

  「嘻哈精神 無所不能 敢說敢唱 心底渴望。」

  「妳是我的妹妹 我想操妳妹妹 別用那種眼光看我 這是最真誠的我。」

  妹妹聽得臉紅極了,唱道:

  「你是我的哥哥 不能這麼胎割 嘻哈應該正向 帶來良好影響 你再胡說八道 我要跟媽報告。」

  我道:

  「嘻哈就是要真 不枉這個人生 哥哥妹妹做愛 沒人能夠阻礙 哥哥懶較好硬 只求妹妹答應。」

  妹妹又羞又急,盯著我的下面,知道我說的都是真的。

  也正因為我的Rap Battle如此真誠懇切,妹妹腦海裡再也擠不出一滴詞彙反駁,只能低頭認輸。

  我讓妹妹關了那垃圾節目,點開水管上Rich Chigga的頻道,打算讓妹妹學習。

  「哥……先別看了,我……答應。」妹妹細如蚊聲道。

  我奇道:「答應什麼?」

  妹妹將頭埋進我的胸膛,柔聲道:「答應跟你做愛啦!」

  我驚道:「那只是Battle而已,不是說真的。」

  妹妹抬頭望著我,美目生波,脣如染櫻,幽幽道:「難道哥哥的嘻哈是只敢說不敢做?」

  我無語了,想不到被妹妹反將一軍,沈默良久才道:

  「妹妹的眼光 含情脈脈 哥哥的嘻哈 敢說敢做。」

  我將妹妹扶起來,隨著音樂律動,脫去了彼此的束縛。

  妹妹羞怯地握住我的懶較,接著唱道:

  「哥哥的雞巴 又大又燙 妹妹的心頭 小鹿撞撞。」

  所以後來我和妹妹報名了有嘻哈第二季。

五、新來的小七女孩

  剛剛去樓下小七買東西,那店員是新來的很可愛的女孩子。

  而最近天氣詭異地熱,那女孩不知有意無意,制服的拉鍊開得很低,內裡是一件白色的圓領衫。

  看她蹲在一旁補飲料時,能從寬鬆的領口望見兩坨白晰的乳房,被膝蓋頂得膨膨的。

  只盯了兩眼,我便有所克制,轉頭去挑貨架上的木瓜牛乳。

  這一抬頭,卻瞧到另一邊站著一個猥瑣男子,竟毫不客氣地猛窺小七女孩的胸部。

  暗罵一聲操後,我也不點破,只若無其事蹲在那女孩身旁,悄聲道:

  「美眉,妳胸部走光了,拉鍊拉好。」

  那女孩奇怪道:「什麼?」

  我比了比拉拉鍊的動作,道:「走光了,拉鍊拉好。」

  那女孩這才聽懂,小臉蛋變得紅潤可愛極了,她放下貨籃,雙手向我的牛仔褲襠伸來。

  我當場楞了,原來我石門水庫也沒關好,被她咻的一聲拉上了。

  我茫茫然對她說:「謝謝。」

  那女孩害羞道:「別客氣。」

  我尷尬地想閃人,但來而不往非禮也,於是也幫那女孩拉好制服的拉鍊。

  女孩驚訝道:「啊……謝謝,可是……我有點熱。」

  我只好硬著頭皮再幫她拉下來:「這樣可以嗎?」

  女孩點點頭,嗯了一聲:「謝謝你,小志。」

  我驚奇道:「妳怎麼知道我名字?」

  女孩深情款款地望著我,說道:「十五年前,有一個小男孩,上完廁所沒拉拉鍊,被一個小女孩發現了。」

  我不敢置信,卻接著她的話道:「那小女孩也像今天這樣,好心想幫小男孩拉上拉鍊。」

  小七女孩接著道:「可小男孩不但不領情,還打了小女孩一巴掌,害她回家哭了好久,好久。」

  我眼中泛淚,摸摸小七女孩的臉頰道:「對不起,打疼妳了嗎?」

  小七女孩搖搖頭,笑道:「早就不疼啦,只是你那天為什麼要打我?」

  我陷入回憶,緩緩道:「妳那天拉鍊夾到我雞雞了。」

  一旁的猥瑣男道:「幹拎娘靠杯喔?」

六、姐姐在客廳剪腳趾甲

  剛剛大姐洗完澡,圍了件浴巾就出來,一隻美腿兒蹺在幾上剪腳趾甲。

  我有點潔癖症,一看就生氣道:「妳好歹墊張紙吧,趾甲亂飛怎麼辦?」

  大姐卻道:「放心,我技術很好的。」

  我不相信,便走過去蹲在那兒檢查。

  沒想到大姐誤會我想偷看她浴巾底下的風光,尖叫道:「小色鬼,想幹麻?」便一腳朝我踹過來。

  那腳踹得不急,多半是警告意味,於是我輕輕鬆鬆伸手接住大姐的腳底板,往旁邊一甩。

  這一甩之下,原本看不到的,反而被我看得清清楚楚了。

  大姐雙手掩著浴巾下擺,紅著臉嬌斥:「你還真來啊,看夠了沒?」

  我辯解道:「我可沒看到,妳別誣賴好人。」

  大姐不信,便問:「真沒瞧見?」

  我噴了噴鼻息:「真沒,要是看見什麼,我早去洗眼睛了。」

  大姐哼了一聲,挪了一個角度,避開我的視線,又將腳蹺在幾上剪趾甲。

  我暗罵一聲:「沒水準。」便向後坐倒,卻忍不住又瞧了她的美腿兩眼,還伸手在褲襠上扶了扶。

  「操!」大姐又踢來一腳,那腳根磕在我的大腿上,疼極了。

  我急忙抱住她腿,叫道:「幹啥呀?我又沒惹妳。」

  大姐叫道:「你別以為我沒看到你在喬雞雞,你是不是勃起了?」

  我也生氣了:「我抓雞雞不行喔?我雞雞癢不行喔?妳神經病?」

  大姐扭了扭美腿,從我手中抽回去,那美膩的滋味舒服極了,真想叫她再多踢幾腳。

  大姐垮著臉,手指著我褲襠,冷冷道:「都露出來了,還敢說謊?」

  我低頭一看,原來適才那一摸,害得我雞巴興奮到極點,竟將褲頭撐開,露出了半個龜頭。

  饒是我坐懷不亂,處變不驚,沈聲道:「妳不要轉移話題,現在是討論妳的腳趾甲亂丟的問題!」

  我手指桌上,大喝道:「妳看看!」

  原來剛才的騷亂,使得桌上的指甲都被震到地下了。

  此我怒不可抑,扯住大姐胸口一把拎起,斥道:「我要處罰妳!」

  大姐不干示弱,抓住我的雞巴,美目圓睜,既恐怖又性感。如此近的距離,我都能吸聞到她鼻裡香噴噴的怒氣。

  僵持了一會兒,最終是我認輸了。

  「姐,妳抓小力點。」

  大姐鬆開我的雞巴,口氣放軟道:「你也鬆手。」

  我豈能不鬆?

  大姐見我聽話,冷哼一聲,就要坐下。

  突然間她啊了一聲,竟沒坐下去,反向我撲來!

  我摟個正著,驚問道:「怎麼啦?」

  大姐抬起腳底板看看,苦笑道:「好像踩到趾甲了。」

  我亦笑道:「妳看吧。」

  大姐和我就這麼摟著,用她那兩條光滑豐滿的大腿,夾住我的雞巴,一動也不動,就怕再踩著趾甲了。

七、洗澡時妹妹闖進來拉屎

  剛剛洗澡洗到一半,妹妹敲門說要拉屎,被我拒絕後,竟二話不說闖進來脫了內褲就上。

  我羞憤極了,自讀大學後,就沒再讓人看過我的裸體,如今竟被妹妹看個精光,傳出去還得了。

  妹妹倒是無所謂的樣子,瞅見我扭捏的模樣,嗤笑了一聲,便專心改她的大便。

  我厲聲道:「小君,妳這成什麼體統,就不能忍一忍嗎?」

  妹妹眼觀鼻,手托腮,平靜道:「要不是急了,你以為我想啊?」

  好傢夥,倒還委曲妳了?

  我不堪受辱,便管不了那許多,朝著妹妹揚起懶較,假意在清洗包皮。

  (呵呵,沒看過男生洗包皮吧,得這樣翻開來洗,手指頭要伸進去刮一刮,學問可大了。)

  妹妹不了解我的用意,反而對我吐了一口唾沫,鄙夷道:「噁心。」

  我回擊道:「妳才噁,大便噗噗噗的,害不害臊啊?」

  妹妹似乎被我戳到痛處,脹紅了小臉不說話,爾後竟啜泣起來。

  我心裡驚慌,忙問:「怎麼哭啦?妳哥我就是口沒遮欄的,妳別跟哥一般見識啊。」

  妹妹吸吸鼻涕,抽噎道:「你以為我喜歡在你面前大便啊,你以為我沒羞恥心啊,你就取笑我吧,反正我這輩子完了。」

  我聞言大驚,趕緊走過去蹲在妹妹身邊,拍拍她的大腿安慰道:

  「是哥哥嘴賤,狗嘴吐不出象牙。妳瞧我呀,看見妳進來拉屎,心裡明明歡喜的不得了,偏偏要說那相反的話來氣妳,妳別難過了,拉屎怎麼不好了?以後別人再敢笑話妳,瞧我不揍死他。」

  妹妹這才破涕為笑道:「說什麼呀,要不是知道是你,我也不會進來拉屎了,你以為我隨便跟什麼人面前都拉的嗎,你把我當什麼人了?」

  「唉呀,哥又說錯話了,該打,該打。」說罷便拎起妹妹的小手在自個兒臉頰上輕打了幾下。

  啪啪啪的聲響在浴室裡迴盪。妹妹心有靈犀,也在此刻拉了一泡屎,噗噗噗的節拍與巴掌聲琴瑟並鳴,好不優雅。

  之後我回去繼續沖澡,妹妹也心情愉快地繼續拉屎。

  待妹妹拉好後,她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然後竟將雪白的屁股對著我的方向抹起屎來。

  我既受竉若驚,又深感寬慰,知道妹妹對我是更加敬重了。

  於是走了過去,主動幫妹妹掰開臀瓣。

  妹妹羞紅了臉,細聲問道:「哥,你幹麻呢?」

  我柔聲回答:「別用紙擦了,哥幫妳用水沖,比較乾淨。」

  妹妹點點頭,兩隻手扶在馬桶上,雙腿張得開開的,等待著我的幫助。

  望著妹妹嬌嫩可口的美臀,我咽了咽口水,將蓮蓬頭移近,強忍著親吻的衝動,五指並攏,望妹妹股間深幽處輕輕掠過。

  那滑順的觸感上,有著炙熱的溫度,竟比噴灑而來的熱水還要燙手。

  「啊……」妹妹微微顫了一下身子,叫喚道:「哥,你的手好燙。」

  究竟是妹妹的身子燙,還是我的手燙?我胡思亂想著,不禁癡了。

八、大嫂不讓我跟侄女一起洗澡

  過年這幾天,大概因為我常常陪侄女玩的關係,小一的侄女黏我黏的不得了。

  像昨天吃完晚飯,大哥大嫂都要出門,侄女卻偏偏要跟我留在家裡玩。那小性子使起來,八個人都抬不動。

  所以,後來家裡就剩我、侄女、爸跟媽呆著。

  玩鬧了好一會兒,倆人都汗流夾背。

  侄女說想洗澡,要我幫她洗。

  這帽子給我戴的,都把我樂得上天了。

  長這麼大,我還是頭一回跟女生洗澡呢。正竊喜間,老爸卻說話了。

  「小志,你跟孩子一起洗像什麼話?萱萱,爺爺跟妳洗好不好?」

  「不要,我要跟叔叔洗。」

  我永遠忘不了當下老爸那個怨毒的眼神,好像我睡了他老婆一樣。

  於是乎,我跟小萱萱一起洗澡了。

  小萱萱的個頭很小,身子骨瘦瘦巴巴的,要不是沒個把兒,其實跟小男孩也沒啥兩樣。

  但世界上,哪有這麼可愛的男孩子呢?

  我迫不及待地脫光衣物,試了試水溫剛好,便往萱萱身上沖去。

  「哈……哈……叔叔……毛巾,毛巾!」

  小萱萱踮起小腳丫子,也不管誰的毛巾掛在那兒,一把拽下來猛擦著臉。

  呵呵,原來小萱萱這麼怕水啊。我不禁起了捉弄的心思,有一撥沒一撥地往她頭水淋水。

  「哈……叔叔不要……哈哈……毛巾!」

  逗了她一陣子,我於心不忍,方才認真地洗起澡。

  不多時,外邊似乎傳來大嫂的喊聲,我知道大哥嫂嫂他們回來了,卻不知發生何事,便側耳細聽。

  只聽大嫂尖聲道:「誰讓萱萱跟人一塊洗澡的?誰說可以的?」

  大哥道:「這麼大聲幹麻?發什麼神經?」

  大嫂叫道:「萱萱都幾歲了,還讓人幫她洗?我不管,萱萱!給我馬上出來。」

  接著門上傳來急促的拍擊聲,嚇了我跟萱萱一大跳。

  大哥的聲音也在門外左近:「妳有病是吧?洗都洗了,不會等他們洗完喔?」

  我知道事情大條了,趕緊道:「快洗好了,我們馬上出去。」

  不料萱萱卻道:「爸鼻,我還要跟叔叔泡澡,」

  阿娘喂,若是一分鐘前,聽到這話我是歡喜都來不及。但現在?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突然浴室門「嗙」地一聲被打開了。

  大嫂氣勢洶洶走進來,面如死灰,看都不看我一眼,一把將萱萱抱起,向外走去。

  門外大哥喝道:「妳幹麻?沫子都沒洗掉呢,妳神經啊妳!」

  大嫂只冷冷道:「等下我會幫她洗。」便聽房門碰的一聲響了,顯是進了房間。

  「你看看,我就說不要讓孩子跟小志洗澡,這下出大事了吧。」因為浴室的門還開著,老爸的聲音很清楚地從客廳傳來。

  老哥走過來,一臉窩囊地對我說:「小志,你嫂子就那德性,其實沒惡意啊,你別放心上。她呀,也不讓我跟孩子洗,唉。」便關上門走了。

  幸好後來也沒怎麼樣,大嫂像個沒事人,對我的態度沒什麼變,也仍舊放著我和孩子一塊玩。

  只是我自己一看見大嫂,心裡就忍不住抖得慌。

  某次我抱著小萱萱問這檔事。小萱萱說:「媽咪沒生氣呀。」

  我問:「那天妳媽咪有沒有說我什麼?」

  小萱萱晃著小腦袋想了半天:「沒什麼呀。」

  我又問:「那妳有沒有跟妳媽咪說什麼?」

  小萱萱笑道:「我有說,叔叔的小雞雞好大,比爸鼻還大。」

  我差點靠了一聲,忙問:「那你媽說什麼?」

  小萱萱道:「媽咪叫我不要亂講話,只有大一點點而已。」

  聽到這裡,我腦中一團混亂,大嫂究竟是什麼意思?是怎麼看待我的?

  我不禁放下懷裡的萱萱,悄悄走進大嫂的房間。

  陰暗的臥房裡,床上躺著人。我默默地看著,幾經掙紮,欲進還退,終究是掏出自己的雞巴, 走了過去。

  「是誰?你怎麼進來了……啊……你想幹麻?」

  「哥,我想量量看誰的雞巴大。」

  「才不要!」

  「那算了。」

  為什麼大嫂和孩子的的見識會不一樣呢?這個問題,看來是得不到答案了。

犀利士5mg每日錠,每天固定時間服用1顆,於體內穩定維持性功能的修護與保養,用以治療真正患有輕中重度陽痿的人,90%患者幾乎完全感覺不出任何副作用,也較不需要避免其它藥物沖突,是目前唯一被多國核可能夠同時治療陽痿及男性攝護腺肥大症共病的藥,完全不影響日常生活的性功能障礙藥品 - 犀利士5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