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蒼頭的故事(1.1)

  • 在〈老蒼頭的故事(1.1)〉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性愛文學
摘要

  吳所長意味深長地看了他一眼,緩緩地說道:「這件好事,可不是任何人都
能勝任的,要有能力,要有闖勁,更要有黨性……」

 第一卷第1章悲喜兩境

  濱海市矗立在東部沿海,是華夏國東海省的省會。濱海市雖然是沿海城市, 但並不以工業聞名,此地處于華夏國南北交匯處,四通八達,是南北貨運的集散 地,大型碼頭,機場,火車站……人來人往,好不熱鬧. 雖然濱海作為貿易大市, 但卻以文化聞名,這裏有大型影視基地,雜誌社,娛樂公司,古玩市場……在華 夏國各種流行事物的出現,都是從濱海市始。具不完全統計,從2000年到2 005年,各種娛樂公司,模特公司,如雨後春筍般,在濱海市成立。形形色色 的美貌女郎,時尚達人,名模女星……在濱海衹是常景。

  老蒼頭騎著一輛破舊自行車,穿過玉景大街,猥瑣的眼光掃射著四周的鶯鶯 燕燕,而回視過來的,卻是一片鄙夷之色。玉景大街是濱海市的商業街,這裏有 全世界最好的商場,珠寶店,是時尚女郎的最愛之處,大街上行駛是豪車,兩側 人行道上,靚女,俊男,富人,隨處可見。老蒼頭矮胖的肥軀,禿頂猥瑣的樣子, 再加上趴在自行車上的動作,活像個癩蛤蟆。穿著八十年代的深綠色外套,西裝 褲,草頭皮鞋,一副土到渣的樣子,與這繁華的都市格格不入。看著一個美貌女 郎用手挽著可以做她父親的老頭,兩人親密地依偎在一起,老蒼頭收回嫉妒的目 光,長長嘆息一聲,小聲叫罵道:「好菜都讓豬給拱了。」

  老蒼頭本名吳蒼龍,今年已經55歲了,他經歷過太祖朝的時代,下過鄉, 扛過槍,參加過自衛反擊戰。在90年代退伍後,轉業到濱海市宣傳部下轄的文 化經濟研究所,一幹就是15年,如今也享受正科級待遇了。今年研究所吳所長 到了退休年齡,老蒼頭和其他同事一樣也在四處活動,看看自己在退休前,能不 能把位置往上挪一挪,當然能做到所長,那是最好不過了。文化經濟研究所名字 好聽,其實就一清水衙門,是不得誌的老頭,老太,紮堆的地方。老蒼頭一沒有 背景,二沒後臺,還好在轉業前,進修了歷史文化的課程,否則即使在這清 水衙門,也沒有立足之地。早在幾年前,老蒼頭對這工作還是挺滿意的,雖然沒 財可發,卻樂得清閑. 但這幾年,華夏國發展太快了,日新月異,看著鄰居,戰 友一個個發達了,老蒼頭心理患得患失,他感覺自己跟不上時代了。前些日子, 他的二婚老婆跟他離了,財產分去了大半,老蒼頭為此氣憤不已,雖然二婚老婆 比他小10幾歲,但他也沒虧待她啊。想當年這老賤婦從農村出來時,身無分文, 又找不到工作,如果不是老蒼頭接納她,早就淪為乞丐了。

  唉……老蒼頭長嘆一聲,滿臉無可奈何,那賤婦是如狼似虎的年齡,自己身 虛體乏,已經不能滿足她了。老了……老了……老了哦。老蒼頭自嘲道。自和原 配鬧翻後,原配帶著兒子遠走美國,已經有10多年沒見面了,如今二婚也離了, 難道自己是天煞孤星。老蒼頭搖搖頭,心情更是鬱悶。

  到了研究所,還沒進大門,張老太就大聲嚷嚷到道:「老蒼頭,老蒼頭,怎 麽才到啊,所長等妳很久了。」老蒼頭暗暗拉下臉,很是不爽,他討厭「老蒼頭」 這個稱呼,這名字土到渣了,自從二婚妻子在他單位這麽叫喚他後,同事們也不 喊他「老吳」了,這「老蒼頭」的名號卻隨之而起。老蒼頭板了板臉,輕咳道: 「咳咳……我知道了,妳去忙吧,把明史整理出來,送到我的辦公室。」他不等 張老太回話,就奔向所長辦公室。張老太鄙夷地看了他一眼,低聲諷刺道:「土 老帽,叫妳聲」老蒼頭「是看得起妳,還跟老娘擺譜,呸……芝麻大的官,尾巴 還翹上天去了,癩蛤蟆,活該被女人甩。」

  老蒼頭腳步微微一頓,裝作聽不見,又向前走去。敲了敲所長辦公室的門, 裏面傳出聲音:「請進!」老蒼頭輕輕推開門,低頭哈腰地走進去,低聲討好道: 「所長大哥,叫小吳過來,有什麽要緊事啊?」吳所長很滿意老蒼頭的態度,呵 呵笑道:「小吳啊,有件好事等著妳呢?」

  「啥好事,大哥盡管說. 」老蒼頭心裏激動無比,難道真能升官了。

sunrise 桑瑞大藥廠自超級犀利士之後所推出的速效型果凍威而鋼,也是壯陽持久雙效,比傳統必利吉及威而鋼生效時間更快,價格上更便宜超值,對於出外約炮上賓館酒店帶出場或臨時打野炮時,是非常好用的戰鬥用藥,目前東南亞及泰國暗黑旅行團最流行必備的就是 - 果凍威而鋼雙效 (賴 avseo99 )

  吳所長意味深長地看了他一眼,緩緩地說道:「這件好事,可不是任何人都 能勝任的,要有能力,要有闖勁,更要有黨性……」

  老蒼頭完全糊塗了,老吳神神秘秘地,他有些發虛,搞得好像要他去敵國當 臥底一樣。老蒼頭心急了,連忙問道:「大哥,妳別賣關子了,組織交給我的任 務,我絕對圓滿完成。」

  吳所長哈哈大笑道:「好,我就等妳這句話呢,大哥最信任的人,就是妳, 妳是深經考驗的老黨員,我和黨相信妳絕對能勝任這個工作。」聽完這句話,老 蒼頭更加焦急了,想要改改口風. 吳所長不等他發言,就說道:「小吳啊,妳聽 說過」麗江集團「嗎?」

  「啊……聽……聽說過,我們所裏的老劉就是」麗江集團「的總裁,如今… …」老蒼頭徹底緊張了,他知道「麗江集團」是怎樣的一座坑。

  「咳咳……老劉被雙規了……」吳所長不好意思地說道。

  老蒼頭無語了,他這才知道吳所長找他的目的,決不能答應,老蒼頭低下頭 看著自己的草頭皮鞋。

  吳所長盯著老蒼頭,嚴肅地說道:「小吳啊,我知道讓妳擔任」麗江集團 「總裁,是難為了妳,可是自老劉出事後,麗江集團需要掌舵人啊,我們所裏一 幫書呆子,沒經歷過大風大浪,衹有妳從部隊裏轉業過來的,有雄心有闖勁,除 了妳,沒有合適人選了。」

  老蒼頭哭喪著臉,麗江集團五年內換了三任總裁,這些人都不得善終,他還 想混個安穩退休呢,這個坑他可不願意趟。他想了想說道:「大哥,不是我不願 意擔任這個總裁,您也知道麗江集團就是個無底洞,每年上千萬的財政補貼,多 填補不了這個坑……我有自知之明,不能勝任………」

全世界的犀利士中最便宜的就是印度桑瑞藥廠制造生產的犀利士,由於具有壯陽持久雙重功效,在歐美被稱為超級犀利士,由於價格低,時效長,服用後36小時隨心所欲,在歐美也被稱為周末藥丸,是目前CP值最佳的男性功能障礙用藥 - 超級犀利士

  「吳蒼龍,虧妳還當過兵,難道不知道」紅軍「的精神?不畏艱難,不畏險 阻……難道安逸了這麽多年,妳的精神消失了?我真替妳丟臉。這個總裁妳不當 也得當,而且還要把」麗江集團「做大做好,我們所裏唯一的企業,年年虧損, 丟臉丟大發了。妳要勇于挑戰,大哥看好妳。今年大哥內退不了,繼續挂職這個 所長,同時擔任市宣傳部副部長,如果有困難,大哥絕對會幫助妳的。」吳所長 有些恨鐵不成鋼地說道。

  老蒼頭無可奈何地嘆息一聲,他微微低下頭,有些獻媚地說道:「恭喜大哥 高升,有大哥在所長這個位置,小弟願意挑戰這個工作,衹是小弟初來乍到,有 沒有什麽優惠政策?」

  吳所長滿意地點點頭,說道:「麗江集團下轄雜誌社,模特公司,老劉還成 立了房地產公司,衹是還在雛形中。我們的經濟文化研究所,在市中心有一塊地, 大概600多畝,當初本想用來建設文學博物館的,當然博物館用不了這麽一大 塊土地,但博物館還是必須要建的,現在我把這快地劃給」麗江集團「,在把博 物館建好同時,剩下的土地,怎麽操作,就看妳手段了。」

  老蒼頭一聽有600畝土地,劃歸給「麗江集團」,心中大喜,他當然知道 在濱海,土地可是比金子還貴. 但這老東西,還是苦著一副臉,喪氣道:「光有 土地有啥用?沒有資金也翻不起浪花啊,再說所裏的地又不能出售,大哥能不能 提供些資金啊?聽說集團連工資多快發不上了。」

  吳所長狠狠瞪了他一眼,笑罵道:「妳這老東西,可是貪婪得緊啊,好吧, 我從宣傳部再撥給妳400萬,不能再多了。」他看了老蒼頭有些喪氣的樣子, 心不由得軟了軟,畢竟10多年大哥,大哥的叫著,不是親兄弟,也叫出感情了。 他想了想,又說道:「嗯……這次讓妳擔任」麗江集團「總裁,是難為妳了,但 所裏的狀況,妳也是了解的,一幫書呆子,混日子還可以,幹事情可是不成。這 次妳的位置,可以往上挪一挪了,擔任」麗江集團「總裁的同時,再挂著研究所 副所長的職位,由正科級升為副處級。

  老蒼頭連忙站起來,點頭哈腰道:「謝謝大哥栽培,小吳敢不效死命。」

  吳所長很滿意老蒼頭的態度,他叮囑道:「一定要把」麗江集團「搞活,搞 大,搞強,如果……如果妳有能把」麗江集團「帶出成績,或許我的位置,還有 妳位置,還能往上挪一挪……權利的滋味,令人迷醉啊……那麽明天妳就上任吧, 我讓小王將妳檔案送到」麗江集團「的人事部。」

  老蒼頭連忙應聲道:「大哥放心,我一定不會讓您失望。」

樂威壯Levifil-20是治療勃起功能障礙的有效藥物,有易溶於水的特性,被視為陽痿治療具有最直接的效果。根據每個人體質差異和身體狀況,於性行為前15-30分鐘服用。比威爾剛長效約5-8小時,大多數服用者在24小時後仍具有勃起功效 - 最便宜的樂威壯

  *****************************************************************************************

  下班後,老蒼頭踩著破舊的自行車,挺著將軍肚,費力地蹬踏著。這些年生 活太安逸了,缺乏運動,身體快生銹了,自把房子和汽車賠給了二婚老婆,老蒼 頭除了一些微薄的存款,什麽都沒了。他踩著自行車,準備回到那破舊的出租屋, 突然口袋裏的手機振動起來。

  按動老式摩托羅拉手機接聽鍵,老蒼頭喘了喘氣說道:「是老陳嗎?找我有 什麽事?」

  掉漆手機傳來聲音:「老蒼頭,我最近收到一套奇物,妳感興趣嗎?」

  「是嗎?那我要去看看,等著老哥哥。」老蒼收起手機,動力十足地踩著自 行車奔向古玩市場。

  老蒼頭是古玩收集的愛好者,名貴字畫,青銅古瓷,他買不起,于是愛好就 轉向奇物,當然以他那半吊子水平,看走眼是常事。為此,他的二婚老婆沒少跟 他抱怨過. 現在他自由了,一人吃飽,全家餓不死,衹要有些錢,就可以滿足自 己的愛好。

  來到古玩市場,市場比較冷清,三三兩兩的人,走著瞧著,真正出手交易的, 沒幾人,在古玩市場這是長象。古玩市場有句俗話,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 老蒼頭熟門熟路地走到市場一個角落,看到一個挂著山羊胡子的猥瑣中年人,老 蒼頭連忙走過去。

  老蒼頭對這中年人打過招呼後,說道:「老陳,有啥奇物,取出來給我看看。」

  山羊胡子神秘兮兮地說道:「老蒼頭,這套事物,可不簡單,您老可聽說過」 彭祖「?」

  「彭祖?那可是神仙人物,怎麽妳的奇物和彭祖有關?」老蒼頭很是懷疑。

  山羊胡子自信地點點頭:「噯!此物還真是與彭祖有些關聯的。」

  老蒼頭狐疑地看了山羊胡子一眼,質問道:「鬼才相信妳,上次我花了1萬 多買了妳強烈推薦的」慈禧太後的夜壺「,回去找專家鑒定後才知道,是民國老 太太用的尿壺,呸,呸……真他娘的晦氣。」

  山羊胡子有些尷尬地摸了摸胡子,歉意地笑道:「咳咳……老哥,真是對不 住妳了,小弟也是受騙者。但這次的彭祖遺物,絕對是真貨,小弟用自己的人格 擔保。」

  聽到山羊胡子的承諾,老蒼頭不由得大怒道:「人格,妳他媽的還有人格嗎? 操蛋,妳的人格一文不值。快把東西拿出來看看,再賣假貨,小心老子讓文物局 封了妳的店。」

  山羊胡子知道老蒼頭的能量,畢竟老蒼頭也是文化係統的一員,于是連忙賠 笑道:「老哥,以前的事,是陳某對不住您,還請您老原諒則個,這套奇物如果 老哥喜歡,就低價賣給您了。」

  「少廢話,拿過來看看。」老蒼頭有些不耐煩。

  山羊胡子回到店中,拿出一本書和一個丹爐,放到櫃臺上,讓老蒼頭觀看。

  老蒼頭拿起巴掌大小的丹爐,輕輕磨蹭著,即使以他的眼光,都會明白此爐 當是由紫銅所鑄,打開爐蓋,爐子底部有108個孔洞,成天罡地煞排列,爐蓋 上有兩條紫色小龍,龍口微張,當是排氣口。

  老蒼頭放下丹爐,把書捧到手上觀看,仔細看了幾頁,不禁搖了搖頭,嘆聲 說道:「老陳,難怪妳發不了財,這本書名曰:」觀瀾記「,是乾隆朝一名落第 秀才所著,一文不值。我看過原本,即使沒看過原本,也知道這本書與彭祖扯不 上任何關係. 」

  山羊胡子大呼冤枉,連忙辯解道:「這兩件事物,確實與彭祖有關吶,不瞞 老哥,這次小弟參與了挖掘工作,古墓文獻記載,」觀瀾記「作者確是彭祖後人。」

  老蒼頭蛤蟆小眼一睜,大聲喝道:「什麽,妳竟然參與盜墓,妳可知妳已經 犯了罪。作為文化係統的一員,我絕不會容許這種醜惡的行為。」說完他作勢要 拿出手機報警。

  山羊胡子大驚失色,連忙道:「別……別介啊,老哥如果喜歡就隨便出個價 吧,大家都是朋友,何必這麽絕情呢?」

  老蒼頭故作深沈,微微沈思道:「唉,罷了,罷了……妳做生意也不容易, 這次原諒妳,但下次不可再犯。唸妳此物得來不容易,這樣吧,我出5萬. 」

  山羊胡子就像死了爹娘一樣,哭喪著臉說道:「老哥,妳不知道,我們為了 挖掘此物,付出了怎樣的代價,5萬有些少了。」

  老蒼頭抬起蛤蟆臉,狠狠瞪了山羊胡子一樣,轉身就要離去。

  山羊胡子連忙拉住老蒼頭,說道:「老哥,別走啊,5萬就5萬吧,兄弟虧 大發了。」

  老蒼頭嘿嘿笑道:「老子這是為了妳好,妳們這次盜墓案,已經引起上頭的 注意,再不出手,難道等到人贓並獲?再說這東西,對妳們一文不值,妳們留在 手裏一天,就多一天的危險. 趁著這筆交易完成,到鄉下躲些日子吧。」

  山羊胡子微微頷首,說道:「謝謝老哥的提醒,這次我們兄弟虧大發了,為 了挖掘這古墓,死了4個人,唉。」

  老蒼頭想了想說道:「躲些日子,再出來吧,或許我以後能提供妳們發財的 機會,誰又知道呢?。」

  山羊胡子深深地看了看老蒼頭一眼,說道:「小弟略懂看相之術,老哥當是 大器晚成之人,最近或許有桃花運……,到時候老哥發達了,可要照顧小弟生意 啊。」

  老蒼頭呵呵笑道:「承妳吉言。」說完,拿過包好的物件,推著自行車離去。

  山羊胡子望著遠去的老蒼頭,低聲說道:「這東西看上去腎虛體弱,但面相 上卻微泛桃花,而他面相貌醜陋,卻天庭飽滿,當是福運快來臨了。死了四個弟 兄得來的東西,也不知道是啥物,算是半送給他,接個善緣了。」

  回到出租屋,老蒼頭推開門,一股黴氣撲面而來,車庫不通風,氣味當然不 好聞。老蒼頭不以為意,當年下鄉,當兵,什麽苦沒吃過,現在有一擋風阻雨之 地,算是不錯了。但是想到那老賤婦,拿走了房子和汽車,心理又是憤憤不平, 張口罵了幾句,覺得口渴,便搬出爐子,準備燒水喝。用打火機先點了一根煙, 美美地抽了幾口,吐出煙圈,想想單身也不是沒有可取之處。每每想到,那老賤 婦在床上發騷,他就覺得惡心,水桶樣的腰,黑黑的奶頭,雜亂的陰毛,開裂的 陰唇,令他毫無興致。

  用打火機想點燃生爐中的木材,卻怎麽也點不著,在潮濕的車庫裏,連木材 都不幹燥。老蒼頭暗罵一聲,晦氣,想了想,他掏出了那本「觀瀾記」,這本書 不值幾個錢,原本也在所裏,老蒼頭點燃此書,準備加大火勢,點燃木材。不一 會兒,木材也點燃了,將鐵壺放上去,老蒼頭又美美地抽了一口煙,哼著小曲, 其樂融融。水燒好了,老蒼頭用火鉗掏出爐灰,卻不想掏出一卷圖冊。

  老蒼頭大吃一驚,連忙拿起圖冊,圖冊輕若無物,是由絲錦織成,卻能經受 火燒,當是奇物。這絲錦當是暗藏在書的封面中,如果不經火燒,誰又能發覺呢? 老蒼頭興奮地打開圖冊,泛黃的圖冊上,有一排圖畫,最前列寫著古文字,而每 副圖冊下方都有注釋文字。這些古文字還難不倒老蒼頭,畢竟他是經濟文化研究 所的人,就連甲骨文,他也懂得一些。老蒼頭細細觀看,古文字是漢朝文字,前 列幾個大字寫著「彭祖修身圖」,前三幅圖畫,講的運功行氣之法,後面24副 則是春宮圖,畫面上是一個白胡子老頭赤裸著身體,肏弄著裸體女子,下面的注 釋文字,則是一些做愛技巧。最後6副春宮圖,畫面上全是女子,下面注釋文字 很小,好像每副圖畫都是一種功法。最後一段文字,則是寫著一副丹藥配方,百 年人參一支,年份越久越好,枸杞子1兩2錢,黃芪了1兩3錢,鹿茸1兩1錢, 肉桂1兩2錢……煉此丹需紫陽丹爐. 「紫陽丹爐」?莫不是這爐子?老蒼頭興 奮地掏出小銅爐,之所以他要花5萬買下這兩件物品,還是因為他看中了這小銅 爐. 紫銅所鑄,價格本就不菲,更何況它還是古物,至于那本書他根本沒在意。 老蒼頭心中暗爽,覺得中了頭彩,彭祖之物啊,發達了……發達了……

  回到車庫,他又仔細研究前三幅圖畫,按照圖形,他也跟著擺出姿勢,卻怎 麽也練不出文字注釋的氣感,不覺心灰意冷。又翻到圖冊最末尾,繼續研讀練丹 之道,看著,看著,他一拍腦袋。煉丹除了藥材之外,就是要控制火候,這並不 難,還有比電磁爐更能掌握火候的東西嗎?至于藥材,最難得到的百年人參,他 就有一支,是前幾年一名戰友送給他的,至于其他的,中藥店應該有得買. 老蒼 頭大喜過望,奔出車庫,踩上自行車,直奔中藥店。在小區門口,不遠處就有一 家中藥店,花了1萬多,買齊了藥材,銀行卡裏衹有6000多了。老蒼頭搖搖 頭,這練制丹藥,太費錢了,光是那百年人參,價格就不菲,還好老戰友是做人 參生意的,戰友之間感情好,才送他一支。把藥材放入丹爐,按照文字所述,加 入清水,再用器物磨碎,調合在一起。將丹爐放到電磁爐上,調好溫度,先用大 火煮了半個小時,待龍嘴中噴出熱氣,又用小火煮了20分鐘,最後用猛火,直 到丹爐發出一聲鳴叫。老蒼頭急忙用火鉗,夾住丹爐放入注滿水的盆子中,稍待 片刻,他揭開爐蓋,一股清香撲面而來,令人精神一爽。去掉殘渣,衹見爐底有 108顆晶瑩的丹藥,按天罡地煞排列。老蒼頭得意地哈哈大笑,心裏美滋滋的, 即使彭祖也沒有他這種煉丹效率啊,文字注釋,彭祖每次丹成不過10來粒。小 心翼翼的將丹藥放入從中藥店要來的小瓷瓶中,每瓶放9顆,足足有12瓶。

  這丹藥不會有問題吧?老蒼頭嘀咕著,試試看吧,所用藥材都是補藥,應該 沒有問題. 先拿出一顆,開始服用,丹藥入蝮,滿口清香,不一會丹田就有一股 熱氣,散發出來,很是舒服。

  接下去老蒼頭又服用了一顆,不一會兒功夫一瓶丹藥下肚了,又等了片刻, 他忽然感覺到丹田有一股熱火在燃燒,就連萎縮不振的老雞巴,也勃起來了,硬 度驚人,在他襠部撐起一道棚帳,他的雞巴又大又粗,當初在部隊裏被戰友們戲 稱為「炮王」。這些年,隨著身體的老化,大雞巴很長時間沒勃起過了。雖然老 雞巴能勃起來是喜事,但是丹田卻如針紮般的疼痛,熱氣不得出,有如被火烤, 他大聲狂吼,撕扯著衣服,雙眼通紅. 直到覺得丹田要爆炸時,忽然靈光一閃, 想起了行氣圖,憑著在部隊裏鍛煉出的意誌,他強忍住疼痛,擺出圖冊裏的坐姿, 默唸古文字。熱氣衝破丹田,行至氣府,又向上延伸直到紫府,一個循環,兩個 循環……直到腹部響了幾聲,才停了下來,放出的屁,令車庫奇臭無比。

  呸,呸……真他媽的臭,老蒼頭急忙打開車庫門,跑了出去。剛開始還沒感 覺,走了幾步,衹覺得身體輕盈,神清氣爽,連腦子多通透無比。

  「媽媽,快看,那老頭光著身子呢。」在不遠處,一個小蘿莉指著老蒼頭, 回頭對著一名美貌少婦說道。

  「呸……,老東西真不要臉,寶貝兒不要看了,呸……老不知羞的……」美 貌少婦看到老蒼頭胯下巨物,有些吃驚,她滿臉羞紅,急忙拉著小蘿莉,轉身離 去。

  老蒼頭的面皮厚得很,即使被人看到,也沒任何愧色,他死死的盯著美少婦 的翹臀,超短裙下,一副大白腿,走路時翹臀一扭一扭地,很有美感。老蒼頭撫 弄著老雞巴,呵呵笑道:「如果能肏上幾回,即使讓老子裸奔,老子也樂意啊。」

  轉身回到車庫,洗了個熱水澡,他又拿起圖冊研究,圖片,文字一個個注入 到腦海裏,老蒼頭忽然覺得,他的記憶力驚人,不一會圖冊所有的內容全部被記 下。又回想了一遍,沒有誤差,就拿起剪刀,把圖冊剪成碎片,這東西自己知道 就行了,沒必要保留。躺倒床上,翻來覆去,怎麽也睡不著,想起了圖冊的神奇, 又想了早上摟著胖富豪逛街的美女,最後想起了剛才的美少婦,他覺得許久不見 的慾望,又升起來了。看了看手機,還不到10點,卡裏還有6000多,是不 是找個地方發泄一下慾望?

  心有所動,就必須行動,推出自行車,跨上去,直奔虹橋街道而去。老蒼頭 覺得渾身有使不完的力道,雖然體型還是很臃腫,但力氣卻是大了很多。自行車 在馬路上飛馳,老蒼頭大聲吼著,「我是來自北方的一條狼………」

  很快就來到虹橋街道,虹橋街道是濱海市有名的紅燈區,兩側大大小小的娛 樂場所和洗頭房,是單身男人的理想之處。老蒼頭眼光還是很高的,洗頭房他當 然不屑一顧,坑臟的場所,小姐素質很低,肏個屄,還囉囉嗦嗦的,催促著男人 快射出來,很是掃興. 像老蒼頭這種自認為是高雅的人士,怎麽可能會去這種下 三流的場所,要去就去麗人場。麗人場是一家KTV,在濱海算得上高檔場所, 雖然比不上浮華會所,月宮苑,豪富人間,但也僅比這三家差一些而已,況且這 三家衹對會員服務。老蒼頭計算了自己的錢包,小包間1000,出臺小姐20 00,自己有6000多,那是綽綽有餘了。

  來到麗人場所在的大樓,按下電梯按鈕,等了一會兒,電梯門打開,老蒼頭 迫不及待走進去,正要關上電梯。

  「等等啊………」一嬌艷少女急急忙忙地跑了過來,她一綹靚麗的秀發微微 飛舞,細長的柳眉,一雙眼睛流盼嫵媚,秀挺的瑤鼻,玉腮微微泛紅,嬌艷慾滴 的唇,潔白如雪的嬌靨晶瑩如玉,如玉脂般的雪肌膚色奇美,嬌小的身材,亮銀 色的超短裙包住挺翹的美臀,修長的大白腿,直叫人眼中噴火。

  老蒼頭連忙拉住電梯,少女喘著氣走了進來。「謝謝妳了,伯伯。」少女喘 著氣說道。

  老蒼頭瞪起蛤蟆眼,色咪咪地盯著少女玲瓏的身體,以盡量溫和的語氣說道: 「妳……妳在這裏上班?」老蒼頭不禁感嘆著人生的際遇,這美女不是早上摟著 富豪逛街的那個嗎?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啊。

  「嗯……是啊!」看著老蒼頭色咪咪的眼神,美女本能地有些討厭。老蒼頭 土得掉渣的衣服,露出黑毛的酒糟鼻子,禿頭肥臉,被煙熏得發黑的大黃牙,隨 著說話,嘴巴還噴出臭氣,怎麽都覺得令人生不起好感來。「大伯,妳是這裏的 清潔工嗎?我以前沒見過妳呀?」美女好奇地問道。

  「咳咳……我是來找朋友的。」老蒼頭暗罵一聲,這小婊子竟然看不起老子, 等會讓妳知道老子的厲害。「美女,能知道妳的名字嗎?」老蒼頭色咪咪的打量 著這美女。

  美女有些鄙夷,但還是說道:「我叫紫萱,大伯這地方消費可是很高的,難 道妳有朋友在這工作?」

  再次被鄙視,老蒼頭怒火中燒,小婊子看不起人,難道老子就不能來消費? 但他還是很溫和的說道:「紫萱啊,大伯就是去見見世面,順便見見朋友,如果 熱鬧……說不定大伯也會忍不住消費的。」

  紫萱冷冷地說道:「是嗎?」

  老蒼頭看著她嫩白的大長腿,嗅著她身上香水的味道,有些陶醉,卻再也沒 搭理她。

  電梯門開了,紫萱急忙走了出去,仿佛一刻都不願和老蒼頭待在一起。老蒼 頭搖搖頭,心裏罵道:「小婊子,裝高貴,等會老子就點妳。」

  走出電梯門,很快就有媽媽桑迎接過來,中年媽媽桑挺起肥胸,有些狐疑地 問道:「這位大伯,您是不是走錯地方了?」

  「錯了嗎?難道這裏不是麗人場。」老蒼頭質問道。

  媽媽桑聽到此言,連忙挂起職業的笑容,嬌嗲地說道:「原來是貴客駕到啊, 請問就您一人嗎?」

  「嗯,要個小包,妳帶路。」老蒼頭有些迫不及待,他不想紫萱被別的客人 點去。

  「啊,是這樣的,定小包前,還請貴客先付款,小包1000元,請貴客到 櫃臺付款。」媽媽桑看到老蒼頭土得掉渣的樣子,還真怕他嫖霸王娼。

  老蒼頭心中大罵,他掏出銀行卡,說道:「給我刷6000,1000塊包 間費付給妳們,剩下5000以現金的形式給我。」

  付完款後,拿著5000塊錢塞到口袋,媽媽桑遞上名片,老蒼頭看了一眼, 原來這媽媽桑叫「晴兒」。真他媽的惡心,這麽老了,還叫這麽嫩的名字,老蒼 頭鄙視不已。

  來到包間,服務員送上酒水,1瓶幹紅,1箱啤酒,再有一些瓜果。晴兒依 偎到老蒼頭身旁,媚聲問道:「先生,有相熟的美女嗎?我給妳叫來。」

  老蒼頭掏出鈔票,拿出5張老人頭塞進晴兒的胸部,隨便還狠狠抓了一下晴 兒的肥乳,大叫一聲:「真是有料,幫我把紫萱喊過來。」

  「紫萱?這……這可有些為難啊。」晴兒說道。

  「怎麽個為難啊?難道她是金屄還不人肏了。」老蒼頭有些惱火。

  晴兒解釋道:「紫萱最近被一個富豪給包場了,那富豪天天都來的,這樣吧, 先生您先等一下,我去問下紫萱,看看她有沒有空。」

  老蒼頭暗自嘆息,心想有錢就是好,美女隨便肏,想包誰就包誰,媽的,難 道老子肏不到那小婊子了?

  正在惱火中,晴兒正領著一個美女走了進來,美女正是紫萱,她一邊走,一 邊拿著手機正跟人通話,「我急急忙忙的趕過來,妳怎麽走了吶?……啊!什麽 妳老婆催妳回去?……哼!就知道妳怕老婆,妳不來我可陪別的客人了,哼,悔 死妳。」說了挂掉電話。

  紫萱透過朦朧的燈光,看見坐在沙發上的客人,正是老蒼頭,不由得驚呼一 聲:「啊,怎麽是妳?」

  老蒼頭呵呵笑道:「紫萱小姐,我們可是很有緣哦。」

  看著這張蛤蟆臉,紫萱覺得很惡心,土得掉渣的衣服,肥大的將軍肚,粗肥 的大腿,怎麽看怎麽不順眼。紫萱回頭對晴兒說道:「晴姐,我今晚有些不舒服, 想早點回去。」

  晴兒可是收過老蒼頭的小費,老蒼頭出手大方,一次就給了500,平常那 些客人最多不過給300,雖然老蒼頭醜陋無比,但卻也豪爽,作為KTV的媽 媽桑,她最喜歡這樣的客人。為了讓客人滿意,不論怎麽樣都要留住紫萱。

  晴兒把紫萱拉到一旁,嘀咕了幾句,紫萱搖搖頭,又點點頭,最後還是無奈 地坐到老蒼頭的身邊。

  老蒼頭很是得意,但他也怕紫萱不願陪他,于是豪爽地說道:「紫萱妹妹, 陪老哥喝喝酒,唱唱歌,就行了,如果不願出去,我也不勉強,但小費一分錢都 不會少的。」紫萱羞紅著臉,低聲說道:「誰是妳妹妹啊,妳那麽老……」

  老蒼頭哈哈大笑:「人老,雞巴可不老,不信妳看看?」

  紫萱輕啐一聲,媚聲道:「老流氓……我才不看呢。」但還是忍不住好奇, 輕輕看了一眼,衹見老蒼頭胯下鼓起一大坨,紫萱差點嬌呼出聲,她連忙掩住自 己微張的小口。

  看著美人兒驚呼的樣子,那微張的秀口,老蒼頭恨不得把整根老雞巴塞進去, 狠狠地肏弄。老蒼頭抬起肥手,輕輕地摟住美人,肥手很有節奏地輕撫美人漏出 來的香肩。不知不覺,老蒼頭連圖冊上的技巧多用上了。紫萱有些緊張,身體緊 繃著,雖然她不是什麽清純玉女,也經歷了不少男人,但老蒼頭實在太醜陋,太 骯臟了,他大嘴中呼出的臭氣,令紫萱不時的皺眉,但老蒼頭很有技巧的安撫, 卻令紫萱很舒服。紫萱點了一首歌,正是當下流行的「白狐」,唱得很好聽,聲 音動聽悠揚,卻帶有一絲滄桑感。歌曲還沒唱完,包間門卻被一美貌熟婦給推開 了,美婦對紫萱打了個招呼,說道:「紫萱,我先回去了,鑰匙給我吧。」

  「啊,好的,溪童姐姐,妳怎麽這麽早就回去啊?」紫萱問道。

  美婦說道:「今天客人少,沒人點我,就先回去了,妳慢慢玩。」

  「嗯……姐姐,能等我一起走嗎?」我一個人有些害怕。

  「可是……可是我不知道妳多久才結束啊?」美婦問道。

  紫萱轉過頭去,看著老蒼頭,輕咬嘴唇,問道:「伯伯,把溪童姐姐留下來 好嗎?」

  老蒼頭早就注意到溪童了,這美婦暴露的銀色緊身裙,緊緊地貼在她那媚熟 的身體上,葫蘆身材,奶大臀肥,精致的臉蛋,雖然沒有紫萱那樣漂亮,卻充滿 著成熟的風情,齊逼小短裙,白嫩的大長腿,那半露出來的白嫩峰巒,直教人犯 罪。老蒼頭像狼一樣,狠狠地盯著這熟婦,老雞巴慢慢地鼓起。溪童輕捋長發, 挺了挺胸,那峰巒變得更加挺拔。老蒼頭暗呼一聲,好一個風騷的美婦. 聽到紫 萱要留下溪童,老蒼頭高興不已,但他卻強自鎮定,輕咳一聲道:「也不是不可 以,妳叫我一聲」好哥哥「,就行了。」

  溪童滿是期待地看著紫萱,紫萱羞紅著臉,輕揮小拳頭,捶打著老蒼頭,嗲 聲道:「伯伯壞死了,老流氓……好吧,我叫妳……哥哥……哥哥,壞哥哥,行 了吧。」

  老蒼頭賤笑道:「過會兒,讓妳叫我」好哥哥「,溪童小姐,留下吧,結束 時給妳小費. 」

犀利士5mg每日錠,每天固定時間服用1顆,於體內穩定維持性功能的修護與保養,用以治療真正患有輕中重度陽痿的人,90%患者幾乎完全感覺不出任何副作用,也較不需要避免其它藥物沖突,是目前唯一被多國核可能夠同時治療陽痿及男性攝護腺肥大症共病的藥,完全不影響日常生活的性功能障礙藥品 - 犀利士5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