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人半屍的吸精鬼媽媽番外篇-第7章

  • 在〈半人半屍的吸精鬼媽媽番外篇-第7章〉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性愛文學

過了一個月我們每日努力訓練迎接與賽姆斯公司 的決戰,就在等待的時間媽媽打聽到我在賽姆斯公司的大哥獨生女索菲亞被張魁綁架。我吃驚了張魁當年為了保護媽媽已經戰死嗎?媽媽說:「是狙魔人聯盟把張魁復活變成不死族,張魁仍然希望成為賽姆斯公司的皇帝所以策劃了綁架索菲亞」 即是說賽姆斯公司與狙魔人聯盟內訌媽媽? 只是表面莊作團結,救出索菲亞好的影響是獲得賽姆斯公司 的特赦,即使忘恩負義的亦可以用索菲亞作護身符。 凱文找到兩名代號7號和9號的特種兵綁架索菲亞的影片:

“來吧,小美人。跟我們去喝杯啤酒怎麽樣?”   索非亞想大聲叫,可是只能發出“啊,啊,”的嘶啞的聲音。她掙紮著,9號不耐煩的用一塊手帕捂住索非亞的嘴,麻醉藥很快就開始揮發了。索非亞暈了過去。7號把她從車裏拖出來,扛在肩上。9號則把保鏢們的屍體從切諾基裏拖出來,拋在一邊。   當聽見槍聲而往停車場趕來的巡警趕到時,停車場裏只剩下藍色的破爛野馬和發動不了的寶馬Z3。   7號開著切諾基沿著高速公路離開了城市,車子來到了一個郊區的標準私人領地,圍著鐵絲網的農場裏。   “喂,該怎麽處置這個妞?”   “先玩玩唄。”9號語氣輕鬆的說道。   “那跟頭怎麽交代啊。”7號反對的說道。   “她是個啞巴,她還能在頭面前告狀不成。落到我們手上也是她的運氣了,如果是6號或者8號那些雙數的人手上,嘿嘿,這會可能已經給泡在藥水裏變成藝術品了。”   “說得也是,我一想起8號就有些反胃,6號就更別提了。”7號松了一口氣,“來,我們把她弄進去。”   “該死的,這乳房還真不小。”7號用手揉捏著索非亞的乳房,把鼻子湊上去聞著。“這女人要是會說話,那叫起來一定不錯。”   “你看看這。”9號扯下索非亞的牛仔褲,又扯掉藍色的小內褲,少女柔嫩的陰唇暴露出來了,不多的陰毛泛著光澤,9號用手指撥拉著粉紅色的小陰蒂,還把手指插進了索非亞的陰道轉了一圈才拿出來,放在嘴裏撮了一下說道:“媽的,這可是個極品啊。”   昏迷不醒的索非亞被放在廚房的大餐桌上。手腳被綁在了桌腿上,身上被扒得精光,嬌好的皮膚泛著柔和的光澤。   7號從冰箱裏拿出一罐橙子果醬,用餐刀挑出一大塊,均勻的抹在索非亞光滑的腹部,然後用舌頭貪婪的舔著。冰涼的果醬剛一抹上索非亞光滑的腹部,腹部收縮了一下,索非亞的身體似乎顫抖了一下,但是很快又回復了沈睡。   7號慢慢的舔食著抹在索非亞腹部的果醬,伸出舌頭,搖晃著腦袋,一點一點,捨不得似的舔食著。左手放在索非亞的乳房上揉捏著,右手則在下身的蜜穴裏挖摳著,還用手指撥拉著敏感的陰蒂。   9號也加入了進來,他親著索非亞柔軟的兩片嘴唇。掰開她的嘴,把舌頭伸了進去,用自己的舌頭挑著索非亞的舌頭,手則撫摸著索非亞的頭髮。   “她好象要醒了。”7號說道,“不過醒了更好玩,美麗的賽姆斯的大小姐在農場裏被兩個流浪漢給姦汙了,她那眼睛要是哭起來一定很好看。”   9號沒有回答,他正脫著衣服和褲子,忽然想到了什麽,他打開冰箱,從冷凍室裏拿出一盒霜淇淋,舀出一勺,他把調羹和霜淇淋塞進索非亞如還未開放的鮮花的陰道裏,冰冷刺激了索非亞的身體,她條件反射的扭動了一下,還試圖並攏雙腿,可是被繩索勒住的兩腿根本就不聽她的話。她的雙眼緊閉,發出夢囈般的呻吟聲。   “真是美味啊。”9號爬到桌子上,趴在索非亞的下身上,伸出舌頭舔著,被體溫融化了的霜淇淋流了出來,一滴不剩的被9號的舌頭舔到了嘴裏,他嘖嘖的讚歎著,“7號,你要不要也嘗嘗,比以前好吃多了。”   7號卻也在忙碌著,他在索非亞左邊的乳頭上抹上橙子果醬,右邊則抹上花生醬,然後把乳房擠在一起,舔舔左邊,然後是右邊,橙子果醬混合著味道濃烈的花生醬,隱隱還混合著索非亞的體香,有著一種特別的芬芳。   這時,藥力已經漸漸褪去的索非亞慢慢的轉醒,她發現了自己的情況以後不禁大吃一驚,她使勁扭動著身體和四肢,想從繩索的捆綁中掙脫出來。可是徒勞的反抗只能增加7號和9號的樂趣。9號的嘴上都是霜淇淋,他用手按住索非亞的骨盆,整個臉都挨在她的下身上,用鼻子拱著陰蒂,舌頭象陽具一樣刺探到了索非亞的身體內部,他忘乎所以的舔著。   索非亞又驚又羞,除了自己所愛的人以外,從未被人染指的純潔的身體,就這樣被兩個相貌猥瑣的陌生男人玩弄著,她又叫不出聲,淚水唰唰的滑落。   9號似乎已經滿足了,他直起身子,扶住自己的陽具,試圖插進還沾著融化了的霜淇淋的索非亞的陰道,但是索非亞努力的掙紮,讓他的陽具老是瞄不準,他暴躁地地把索非亞的陰蒂拔了一下,陰蒂所帶來的疼痛讓索非亞的身體都弓了起來,她“啊”的沙啞的叫了一聲。這痛苦的聲音使身體暫時沒有扭動,9號興奮地用手托著索非亞的腰,把躍躍欲試的陽具給插了進去。

9號的尺寸比索非亞所知道的唯一大了許多,這一下突如其來的衝擊,讓索 非亞更是疼痛難忍,她只能擡起頭,用後腦敲著桌面。讓我死了也好過被這樣侮辱。她在心裏說道。   “別心急啊,寶貝,這才剛剛開始呢。”7號淫笑著說道,兩隻大手在索非亞的乳房上放肆的揉捏著,“與其讓你的男朋友操,不如讓我們這些真正的男人教教你。”   “是啊,你要是舒服,就大聲的叫吧。反正沒人會聽見的。”9號附和著7號的話,他的陽具被緊緊的陰道內壁包裹著,由於索非亞少之又少的性生活,陰道不是非常的潤滑,陽具進進出出不是很順滑,可是這緊繃繃的感覺還是讓9號感覺無比美妙,尤其是他知道這會正在玩弄的是敵對的賽姆斯公司老闆的掌上明珠。   他得意的抽插著,絲毫不理會索非亞的疼痛,他的每一下抽插,索非亞都拼命的搖著腦袋,牙齒把嘴唇都咬破了,緊閉著的雙眼和甩動著的頭髮有著一種被破壞的美感。   9號已經是氣喘籲籲的嘶啞的叫喊著,索非亞也是大汗淋漓,她的體力快要用盡了,掙紮得不是那麽的劇烈了,淚水也快要流幹。她在心裏一遍又一遍的喊著: “胡安,我對不起你。”   7號在一旁目睹著這一幕好戲,終於也忍不住了,他也很快的脫下了褲子,爬上桌子,兩腿分在的跪在索非亞的腹部。   他小心翼翼的在索非亞的身體上坐下,努力不讓自己的體重把身下的這個小美人給壓死。他把陽具放在索非亞的兩乳中間,用手象托麵團一樣的捧起索非亞的乳房,把變形了的乳房夾著自己的陽具搓起來。   一對形狀美好的乳房互相碰撞放出的聲響讓7號覺得舒服極了,他乾脆坐在了索非亞的腹部,沈重的重量讓索非亞呼吸困難,她的臉漲成了紅色,可是再沒有力氣去掙紮了,汗水在扭曲的臉蛋上劃落,滴在了髒的地板上,她昏迷前最後一眼看到的,就是破了一個大洞的天花板。   9號的動作逐漸加快,他突然抽出自己的陽具,用手托著,飛快的拿過裝著霜淇淋的紙盒,把精液全都射了進去。   9號剛從桌子上爬下來。7號馬上頂替了他的位置。他趁被撐開的小穴還沒有閉合的時候,“噗呲”的一下把自己的陽具給插了進去,他的手還放在索非亞的乳房上揉捏著,嘴裏哼哼有聲。   9號用杯子裝了一杯冷水,嘩的一下潑在了昏迷的索非亞的臉上,被水潑醒的索非亞搖晃著腦袋,但是感覺下身的痛苦還是沒有結束,只是身體上的重壓消失了,她又拼命掙紮起來,可是扭動的腰肢只能給7號帶來更大的快感。   “你想喂她吃點東西,不是嗎?”7號對9號說。   “是啊,她一定餓了。”9號用勺子舀起一勺混合著自己精液的,融化得象牛奶的霜淇淋,把勺子伸到了索非亞嘴邊。“來,叔叔給你喂點好吃的東西。”   索非亞閉著嘴巴把臉偏開,9號不得不把盒子放在桌子上,騰出一手去捏她的臉蛋,費了好大的勁才讓索非亞開了口。他把一整勺的霜淇淋倒了進去,出乎意料的是,不用他捏,索非亞自己合上了嘴。   9號哈哈大笑,可是,還沒讓他開心多久,索非亞忽然努力的仰起身子,“呸”的一下把混合著9號的精液的霜淇淋全吐到了9號的身上,還有不少在臉上,連9號自己也嘗到了冰涼的,甜甜的,還帶著腥味的怪怪的味道。   “狗娘養的。”9號抹了抹臉,破口大駡,這回,他用手捏開索非亞的嘴,把裝著霜淇淋的盒子對著嘴倒著。   索非亞一邊要忍受著下體的痛苦,一邊又要努力想把嘴閉上,不讓髒的東西流到自己嘴裏,可是很快,嘴裏就塞滿了霜淇淋,不得已的情況下,也咽下了一些,但是更多的,則吐到了9號的身上。   9號終於把半盒霜淇淋給糟蹋乾淨了,這才滿意的停下手來,他忽然想起了什麽,從廚房的冰箱上拿過一個塑膠袋,把它死死的按在了索非亞的口鼻之上。索非亞因爲窒息的緣故,更加劇烈的掙紮著,扭動的腰肢,和在7號的手掌之下擺動的胸膛,這都讓這兩人興奮到了極點。   9號過了一會才把膠袋提起,索非亞臉蛋漲得紅得發紫,她劇烈地咳嗽著,大口大口地喘息著,肺部還沒有得到滿足,7號又來了一次。7號在索非亞的掙紮中終於射精了,他也是把陽具抽出來,拿過剛才放霜淇淋的,空了的紙盒,把精液射在了裏面,然後把精液倒在索非亞的臉上,用一塊洗碗的毛巾塗抹著。   強烈的噁心感讓索非亞搖晃著腦袋,7號用兩手摁住索非亞的頭,9號則仔細的,像是害怕浪費了珍貴的塗料那樣塗抹著,直到索非亞的臉上佈滿了他的精液,他才心滿意足的停了手,兩人退後注視著被自己蹂躪的索非亞,像是完成了西斯廷拱頂油畫的米開朗基羅那樣滿意。

看完影片後媽媽憑畫面與地圖猜測索菲亞的位置、海妖計劃逃走路線、為救出索菲亞準備、凱文當駭客控制了索菲亞所在位置的保安系統、 麥克、 血手、我潛入別墅

雨開始越下越大了。   我穿著夜站行裝備在雨中,就這麽站了快一個晚上,在我現在所處的這個位置,不用望遠鏡也可以清楚地看到山下的那個別墅。依稀還有女人的叫聲,雖然我自己也知道那不過是我的幻覺。 索非亞也在別墅裏。 “開始吧。”我做了一個手勢,馬上,血手、麥克,悄無聲息地飛快沖下山坡,我咬咬牙,拉下面罩,加入了他們。   別墅孤單地坐落在山腳下的一小片空曠地帶,周圍沒有任何的掩體,在大雨的掩護下,訓練有素的同志們很快就突破了一號地帶,進入了別墅的內牆,在山頂以及半山腰上,都分佈著媽媽在觀察、莉莉與安娜當狙擊手,可以說這次行動是萬無一失。 別墅主樓周圍是兩棟南歐風格的瞭望塔似的建築,一個隊員徒手攀了上去,不一會,就看到視窗上他擺了擺手,用手在喉嚨劃了兩下。   “三號地帶安全。”我們向主樓推進的時候,基本沒有遇上什麽抵抗,在這大雨的夜裏,保鏢們都放鬆了警惕,當我推開厚實的橡木大門的時候,金碧輝煌的大客廳裏還在響著衛星電視所轉播的歐洲足球聯賽。可是剛才的觀衆7號和9號已經躺在了地上,雖然沒有什麽血,但是已經說明瞭什麽。   一個隊員打手語告訴我,前進的道路已經暢通了,我揮揮手,帶著幾個人從樓梯來到二樓,主人房的門被一個人踹開了。   張魁還沒反應過來,他徒勞地扯著嗓子叫喊著保鏢,一個血手沖上去,張魁從被窩裏竄出來,試圖反抗,他從床頭的刀架上抽出西洋劍,慌亂中,劍還沒有出鞘,他就這麽連鞘揮舞著。 張魁轉眼已經被摁在了地上,喘著氣 。我把對付不死族的武器刺向張魁,張魁肌膚龜裂、灼燒,最終化為一團火焰,灰飛煙滅   。 終於救出索非亞

海妖按時到來的直升機把我們帶到了 媽媽的別墅天臺

索菲亞步出直升機的一刻,整個天臺的空氣中漂浮著不知道什麽花的香氣。   我尋找著他的身影,卻意外的發現了別的。一條纖細的背影對著月亮,我的胸口像是被喜悅給堵滿了一樣,我又驚又喜。   “索非亞!”我輕聲呼喚道。   索非亞轉過身,她穿著藍色的襯衫和白色的牛仔褲,頭髮在腦後紮成一個馬尾辨,乾乾淨淨得如同一個大學生一樣。   “你來了,我很高興!”她用手語比劃著告訴我,“過來,到我身邊來!”   我快步走過去,一把她抱起來,轉了幾個圈才把她放下來。   索非亞微笑著看著我,比劃著說:“我很想你,爸爸說你回來,我就從美國來了,下午到的香港!”   “我的女神!感謝你還沒有忘記我這個叔叔,你最近好嗎?”   她的笑容不見了,她用手飛快的比劃著:“我一點也不好。我害怕,我經常做夢你死了。我讓爺爺把你調回總部,但是爺爺說是你自己不願意!”   “是啊!”我點點頭。   索非亞是大哥唯一的女兒,在很小的時候,在一次對大哥的刺殺行動中,她的母親被炸死了。大哥重傷過後,就成了現在的模樣,她則喉嚨受傷,不能說話了。   義父和大哥都非常疼愛她,讓她在和公司無關的地方工作,她雖然是我的侄女,但是比我還大了兩歲,一直沒有出嫁。她在我的面前,一直乖得像個孩子一樣。   “求求你,不要在幹下去了好嗎?至少,至少爲了我,到總部吧!”她一臉淒苦的比劃道:“我知道你要報仇,可是你可以指揮其他人去行動……”   “不可能的!”我拉過她的手,讓她環抱著我的腰。   “我的機會就在眼前。”   我想吻她,但是她害羞的閃躲著。我就吻著她的頭髮,額頭,眼皮,還有鼻子。   “我愛你,索非亞。”   她推開我,惱怒的比劃著說道:“你騙我。你愛我爲什麽不聽我的話?你不愛我,你是可憐我,因爲我不能說話!”她的眼圈紅了,轉過身去不理我。   我把她轉過來,看著她的眼睛說:“我真的愛你,你父親,我的兄長也默許了我和你的事情,等到我完成這次的任務,我就考慮到總部去的事情。好嗎?”   索非亞低頭不語,我輕聲說道:“你就這麽迎接我嗎?”   她搖搖頭,繼續比劃著說:“我愛你,我不要沒有你。”   我低下頭去吻她,這一次,她不再閃躲,我先吻著她唇邊的小痣,她閉上了眼睛仰起頭。   索非亞的嘴裏有種甜甜的菊花的香氣,我用舌頭舔著她小小的牙齒,她伸出舌頭迎合我,我品嘗著她柔軟甜蜜的舌頭,把她的身體拉到我的懷裏。   不知過了多久我們才分開,索非亞若有所思,忽然比劃道:“帶我去房間裏面,快點!”   “嗯,什麽時候變得主動了?”   她的臉紅了,低下頭比劃道:“快點,要不我改變主意了。”   在三樓的一件大臥室裏,我們很快的脫下了衣服,索非亞一本正經的對我比劃道:“現在,我來指揮!你不準說話!”   我點點頭。   索非亞的骨架很小,但是很勻稱,我很少看見她做運動,但是她的身體很結實,乳房不大,但是向上翹著,臀部也很飽滿。   我撫摸著索非亞光滑的皮膚,她讓我躺下,突然用嘴把我已經挺立的陽具含在了嘴裏,輕輕地用舌頭舔食著,就像吃雪糕那樣,把龜頭吞吞吐吐的,兩隻小手也在我的蛋上摸來摸去。    她從陰莖的末端開始舔起,一直到龜頭,可能是氣味有些難聞,索非亞皺了皺眉頭,但是一口把龜頭含了進去,在她溫暖的嘴裏,還有剛剛品嘗過的香甜的小舌頭反復地在龜頭上舔著,她甚至把我的陰莖一直含了大半跟進去,我能感覺到,都快頂到喉嚨了。   她的乳房在我的膝蓋上磨蹭著,我就這麽被他伺候著,直到下身的快感一陣陣衝擊著大腦皮層。一會兒,她又改變了方式,這次,她還淘氣地用牙齒輕輕地咬著,舌頭更是在龜頭上反復舔著,我再也忍不住了。緊緊繃住的臀部肌肉一放松,我象痙攣一樣一挺藥,被釋放的陽具就在索非亞的嘴裏爆發了。   她咕嘟咕嘟地把我的精液都吞了進去,還仔細地用舌頭舔著,一滴都不剩的舔著。當我的陰莖從她的嘴裏出來的時候,被她的唾沫洗的閃閃發光,她半開的嘴上還有象絲一樣連著龜頭的精液,她抹抹嘴沖我一笑。   索非亞象一隻敏捷的小鹿一樣光著身子跳進廁所,一會又跳出來鑽進被窩,她把頭放在我的胸膛上,手卻還握著我已經疲軟的陽具,她伸過兩條胳膊把我的頭放在她的胸膛上,我的臉壓著她的乳房,鼻尖蹭著小小的乳頭,聞到好聞的,混合著少女的體香和草莓沐浴液的味道。   她的皮膚如同嶄新的綢緞一樣光滑,但是有些不順滑,那是暴露在空氣中的皮膚起了疙瘩的緣故。   我疲軟的陽具在索非亞芊芊玉手的擺弄下,很快又恢復了生命力,再一次勃起。這一次,索非亞慢慢地坐起,一手握著我的陽具,一手分開自己的蜜穴,找準了位置以後,往下一坐。   “嗤!”的一下,我的龜頭感到一陣溫暖,被她的陰道所包圍,那種濕潤的體溫通過敏感的龜頭也傳到了我的身上。如果說她的身體和技術讓我無比興奮,倒不如說是她那種爲了我什麽都可以做的付出。   她扶著我的手,讓它們放在自己的乳房上,我能感覺到索非亞的乳房此刻已經不再是柔軟如同水分過多的麵團,而是充滿了彈性的,女性的身體。我用手指夾著她小小的乳頭,往外拔著。   “嗯!”   索非亞舒服得眯起了眼睛,她用手撐著我腹部的肌肉,自己扭動著屁股,一上一下地操控著我們兩連接的部位。我的陰莖感覺被有皺褶的陰道內壁包圍著,陣陣的快感在血管力噴騰著。   她的陰道像是章魚一樣死死包圍著我的的陽具,一松一緊地收縮著,仿佛會呼吸一樣,還不停地分泌出潤滑油一般的液體。   她就這麽坐在我的身體上舞蹈著,嘴裏發出舒服的哼哼聲,手也在我的下腹按摩著。   我用手指頭撥拉著她陰道口的小豆,每觸碰一下,索非亞就發出一聲驚呼,加快了擺動的節奏,幅度也相應地變大。她的臉蛋羞紅羞紅的,細膩的皮膚滲出了汗水,可愛的乳房也上下跳動著。   我能感到她的陰道內部的溫度不斷升高,壓力也越來越大,我都懷疑如果這時候裏面的不是我的陽具,而是木炭,一會就能變成鑽石。   我們兩人的肉體碰撞發出啪啪聲,小穴吮吸著我的陽具發出唧唧聲,再加上索非亞自己嘴裏不時地嘣出低沈的,含糊不清的爽快的聲音。   索非亞用牙齒咬著下唇,把兩手放在後腦上,挺起胸膛,下身往前一送,我又象剛才一樣,在她的體內爆發了出來,剛剛只是第一波的發射,我馬上感覺到了索非亞身體的回應,龜頭一熱,像是插進了開水瓶一樣。   索非亞也克制不住地,壓抑已久的小聲的歎息變成了歡愉的聲音。我們就這麽一起顫抖著,她慢慢地站起來,當龜頭離開她的蜜穴的時候,還發出了波的一聲。   看著我白色的精漿從她下體慢慢流出,索非亞的身體上沾滿了晶瑩的汗水,她睜開眼,大口大口地呼吸著,用毛巾擦拭乾淨後,就無力地在我身邊躺下。   我們相擁著沈沈睡去,當第二天早上我醒來的時候,她卻不知道去那裏了,我從褲子裏掏出香煙,邊抽邊穿衣服,這時,我看見梳粧臺上有一張小紙條。   “我回去了,但是請記住,我永遠愛你。我要爲你生個孩子,你不在我身邊的日子裏,我也能感受到你。”   我笑笑,不知道說什麽好,我的雙手沾滿了鮮血,抽煙的時候常常能聞到被汽油燒焦的屍體的味道,即使偶爾安靜下來,仿佛也能聽見機關槍掃射,或是慘呼的聲音。   在索非亞面前,我常常有種罪惡感,這也許就是我們分開的日子裏,我沒有寫信,也沒有給她打電話的關係。

希望救出索菲亞會帶來特赦甚至賽姆斯公司暗中幫助我們對付狙魔人聯盟 「恐怕忘恩負義的機會更大,還是為決戰作準備」媽媽說:

犀利士5mg每日錠,每天固定時間服用1顆,於體內穩定維持性功能的修護與保養,用以治療真正患有輕中重度陽痿的人,90%患者幾乎完全感覺不出任何副作用,也較不需要避免其它藥物沖突,是目前唯一被多國核可能夠同時治療陽痿及男性攝護腺肥大症共病的藥,完全不影響日常生活的性功能障礙藥品 - 犀利士5mg

sunrise 桑瑞大藥廠自超級犀利士之後所推出的速效型果凍威而鋼,也是壯陽持久雙效,比傳統必利吉及威而鋼生效時間更快,價格上更便宜超值,對於出外約炮上賓館酒店帶出場或臨時打野炮時,是非常好用的戰鬥用藥,目前東南亞及泰國暗黑旅行團最流行必備的就是 - 果凍威而鋼雙效 (賴 avseo9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