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奴梁艷的淫虐高潮 1-6

  • 在〈性奴梁艷的淫虐高潮 1-6〉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性愛文學

01   看得出來,梁豔經常做肛交。   梁豔的屁眼兒比較松。   梁豔被迫用力扒開自己的屁眼兒。梁豔的屁眼兒剛剛被狂操。   梁豔的小屁眼兒發紅,一股混濁的、濃濃的、發白的、帶有褐色微塊的粘液正從梁豔的屁眼兒裡邊慢慢往外流。   梁豔搖晃著屁股,不知羞恥地呻吟著,“嗯……哦……哎喲……哎呀……嗯…唔……”   我把右手中指插進梁豔屄眼兒。   梁豔的屄熱熱的,散發著一股騷腥味兒。   我頂著梁豔的G點,用力摩擦。   梁豔狂野起來,開始說胡話:“哦……唔……操我……操我……”   我更加野蠻地按揉,同時故意問:“操你哪兒?”   梁豔頭髮散亂,紅著臉,回答說:“屄屄……操我屄屄。”   我舔梁豔屄屄,右手中指揉梁豔屁眼兒。   梁豔光著身子躺那兒哼哼著,像生孩子,像發高燒,像豬,像母狗,看上去十分淫穢。   梁豔把自己的右手中指伸進她自己的屁股眼兒。   “嗯……哦!哎喲……我好髒……看我多下流……來操我,當操一條母狗。嗯,來嘛……”   梁豔說完,抽出屁眼兒裡的手指,仔細看著。那手指上面粘了一些粘液,晶晶亮,略微帶點兒黃褐色。   梁豔把那手指送到嘴邊,伸出舌尖,一邊看著我,一邊慢慢舔著自己的髒指頭。   我把我的右手中指再次插進梁豔的肛門。我盯著梁豔的眼睛,用力操著她的屁股。   梁豔一邊看著我,一邊舔弄自己的指頭。   我拔出手指,放到鼻子下邊聞聞。略臭。梁豔看著。   我揪出梁豔自己的手,把我的粘手指放到梁豔嘴邊,說:“嘬!”   梁豔聽話地嘬我手指。我用手指頭操著梁豔的嘴。   梁豔的唇型很好看。但現在被我操得四周都是口紅和各種粘液。   我拔出手指,再次拿到下邊。   我殘忍地蹂躪梁豔的騷屄,梁豔的屄發出咕嘰咕嘰的聲音。   梁豔無力地呻吟,聽上去好像歎息。   我把手指再次放到梁豔屁眼兒門口兒,略微用力一杵,通過了最緊的地帶(肛門擴約肌環),裡邊鬆弛一些。   梁豔的屁眼兒吞沒了我的手指。   我的手指再次操著梁豔的直腸。梁豔的腸子裡邊軟乎乎、滑溜溜、熱烘烘的。   我舔著梁豔腫脹勃起發紅的陰蒂,操著梁豔的腸子,看著梁豔呻吟、扭動。   女人好比管子,生來就是被插的。梁豔就是找插來的。   梁豔正在勁頭上,把兩個指頭插進她自己濕淋淋的騷屄裡邊,幫我操她自己。   梁豔用手指操自己的騷屄,咕嗤噗嘰咕嗤噗嘰,咕嗤噗嘰咕嗤噗嘰。   梁豔的目光已經迷離。 我繼續操梁豔的屁股眼。   高溫讓我熱汗淋漓。   梁豔拿正揉搓乳房的手為我抹去額頭上的汗水。   隔著梁豔那層不薄不厚的粘膜組織,我能感覺到屄腔裡梁豔自己的手指。   我再次嘬梁豔陰蒂。梁豔呻吟著說:“咬我豆豆……咬死我……”   我略微用力咬梁豔陰蒂,邊咬邊嘬。   “操我!操!操!操!”梁豔越說越快,“咬!咬!咬!咬!咬∼∼啊^^^”   突然,梁豔悶哼一聲,渾身一挺,呈反弓狀,僵硬在床上,靜音十秒,渾身肌肉痙攣。   我埋在梁豔屁眼兒裡的手指感到梁豔肌肉收縮的強勁力度。   梁豔快把我手指頭夾斷了。   我一鼓作氣,把拇指也摳進梁豔的屄屄。   梁豔渾身無聲地抖動,慘烈地挨操,嘴巴大大張開,卻沒有聲音發出來。   我明白,梁豔到高潮了。   這時我的雞巴已經很硬。   梁豔從極度的高潮昏迷中醒過來,從屄屄裡撤出手指,用那粘乎乎的手摸我雞巴。   我退出手指。手指上又是粘粘的。我用那手粗野地摸梁豔臉。我看著梁豔。   梁豔睜開眼睛,望著我,熱望但納悶地問:“咋還不進來?”   我故意問:“進哪兒?”   梁豔此時已經全無廉恥,說:“進我屄屄呀。”   我說:“你個騷屄。我嫌你髒。”   我起身。   梁豔拉住我的手,仰臉問:“你真不想……幹我麼?”   梁豔喘息。手微涼,軟軟的,有些汗。   我抽出一支香煙,點燃,深呼一口,把煙霧噴梁豔臉上,沒說話。   梁豔哀求地看著我說:“別走,別走……你說過你喜歡操賤奴……”   我面無表情地說:“我剛才已經操過你了。”   梁豔抱住我,親吻著我的臉、我的脖子,“你剛才弄得人家好舒服……”   我說:“你真是騷貨。”   梁豔說:“嗯……我是……”   我說:“賤貨。”   梁豔說:“哦……我是賤貨。你罵得我好激動……”   梁豔拉著我的手再次光臨她的兩腿之間。那屄濕淋淋的,粘粘的,淫靡不堪。   我的右手探下去,把剛點燃的香煙反過來,煙頭朝外插進梁豔濕漉漉的屄穴。   梁豔呻吟著,扭著,揉著自己的豆豆。   梁豔喘息著說:“接著罵我……我要聽……”   我一邊用那香煙操梁豔,一邊在梁豔耳邊說:“騷娘們,我要操死你這爛屄。”   梁豔說:“哦……我喜歡……”   我說:“我要操你身上所有的孔。”   梁豔說:“哦……我能留下麼?”   又來了!每次梁豔特別興奮的時候,都要問我這個問題,就像初相識。   我說:“可以。”   梁豔像一個犯了過錯的小女孩,問:“我能留下多久?”   我說:“到我把你玩兒膩之前。”   梁豔親吻我。   我從梁豔屄屄裡抽出半截香煙,煙嘴朝裡塞梁豔嘴裡。   梁豔嘬著煙嘴上自己屄屄的粘液。   我把那香煙從梁豔嘴裡抽出,煙嘴朝裡塞進梁豔的一個鼻孔。   梁豔困惑地望著我。   我把右手插進梁豔的嘴巴,操梁豔舌頭。   梁豔幹嘔,眼睛裡滿是眼淚。   我把手從梁豔嘴裡退出來,順手把那香煙揪出來扔地上。   我關了燈。   梁豔躺在我身邊的床上。   我坐在床邊,從床頭櫃上拿起酒瓶,在夜色中一人兒喝酒。   薄薄的窗紗在夜風中微動。窗紗上有月色打出的婆娑樹影。   梁豔很快睡著了,呼吸十分均勻。我在窗紗透進來的月色中打量著梁豔白白的裸體。   我的床單是中厚度黑色亞麻布,上面綴著個別金銀小片,看上去繁星點點。   我喜歡在夜裡看這床單。夜裡看這床單,格外像是睡在宇宙之中。   我喜歡在這床單上操身體雪白的女人。黑白反差給我一種深刻的視覺刺激。   酒有點上頭了。我扭頭,再次打量床上那騷貨。   我插梁豔並不多。每次都舔梁豔、手淫梁豔,直到梁豔高潮。   並非我不愛操屄。而是我覺得用手操女人更爽。手能操丫倆仨小時,雞巴不能。   雞巴會早洩,會變軟。手不會。   所以我覺得用手用腳操梁豔更給我一種支配和征服的快感。   當然也是一種懲罰。對梁豔以前那些事兒。

02   清晨,睜開眼,看見藍藍的晨霧正從打開的窗子流淌進來。   那霧很濃,就像泰山的雲霧,像廬山的雲霧。   我翻個身,從床頭櫃上抓起香煙,抽出一支,拿火兒機點燃,深吸一口,陶醉。   再吸一口,渾身微顫。爽!煙就前兩口好抽。   我的雞巴直立。早勃。憋著一大泡熱尿。   我躺那兒照抽,故意不去衛生間。我有我的安排打算。   我坐起來,看著床上還在昏睡的這屄。頭髮長長的,皮膚白白,不到三十的年齡。   我為啥睡梁豔?   因為我愛操梁豔。   梁豔為啥跟我睡?   因為梁豔愛被我幹。   因為梁豔被我幹得高潮連連。   因為梁豔以前碰到的那些男人,沒一個能像我這麼幹梁豔。   一句話,我知道梁豔需要什麼。   梁豔這人還行,跟我能說到一塊兒去,都是愛玩的主兒,對錢財沒太多需求。      我扒開梁豔的屁股往裡邊兒瞅。梁豔的屄屄紅腫退去點兒,屁眼兒依然鬆弛。   我用手指輕輕在梁豔屄屄和屁眼兒上蹭,旋轉,撩撥,挑逗。   很多時候,我就是想玩兒梁豔。弄梁豔。梁豔的快感對我來說不重要。   梁豔醒來,摸我雞巴,含混地說:“大早上就弄人家呀?你怎麼這麼有神啊?”   我繼續摸梁豔屄眼兒和屁眼兒,說:“那是!你昨兒到了多少次啊?”   梁豔歉疚地說:“都是我不好,我昨天太累了,被你弄壞了,就睡著了……”   我說:“撅著。”   梁豔顫聲說:“哦……”   說完聽話地起身、轉身、撅在床上,對我露出一個大白屁股。   我抽打梁豔的屁股,問:“知道我要幹啥麼?”   梁豔說:“嗯……不知道……爸爸你要幹什麼?”   梁豔在我倆做愛的一些瞬間會叫我“爸爸”。這一直讓我猜疑梁豔小時候被她爸弄過。   像往常一樣,我順著梁豔說:“你是壞女孩,不聽話。爸爸要懲罰你!”   其實性幻想就是一齣戲。大家進入角色,玩兒完走人。   你要非出戲,自然覺得滑稽。真入了戲,會被臺詞蒙蔽,甚至不願意出來。   梁豔說:“哦,爸爸,不要打我屁屁!”   我一邊狠抽梁豔屁股蛋兒一邊說:“老爸要給不聽話的閨女灌腸!”   梁豔說:“哦……不要……別……請別……”   我說:“別動!現在老爸去拿根大粗管子。”   梁豔顫聲說,“哎呀別……爸,別灌腸!我是騷貨,我是騷貨…您操我吧……   操爛我的騷屄。操我……操到我疼……”   梁豔自己把右手中指伸進自己的屁眼兒,一邊操自己的屁股一邊扭動。   梁豔說:“操我……操我……爸爸……”   我開始相信,女人在特別需要的時候是沒有智力的。就淪為白癡。   梁豔還在扭著,還在說著:“爸爸,懲罰我吧……但是求你不要太狠……”   我看著梁豔操自己的屁股,冷靜地問:“說,你犯了什麼錯兒?”   梁豔說:“爸爸,我非得說麼?”   我已經開始失去耐心。女人真的很煩人的,嘮嘮叨叨。   我面無表情地說:“對,給我從實招來!”   梁豔說:“爸爸,您同事張叔叔、王叔叔、李叔叔、趙叔叔都誘惑過我……”   我說:“誘惑?後來呢?你讓他們操了你?”   梁豔說:“對……”   我板起臉,“你這小騷貨!連爸爸同事你都讓上!收錢沒?”   梁豔說:“沒……就是錢叔叔給了我……”   我問:“嗯?什麼!”   梁豔說:“一……項鍊兒……”   此時梁豔已經淚眼迷蒙了。梁豔點頭說:“是的……爸爸,我對不起您……”   我揪著梁豔頭髮狠狠抽了梁豔一個嘴巴,說:“你個騷貨!你這小賤屄……”   梁豔被抽暈了,愣那兒,很快反應過來,興奮地說,“哦爸爸,我是小騷屄…   揍我!我該罰。把您的大雞巴插進來…懲罰我…操我屁股……射我屁股裡……”   我很困惑。這到底是一什麼樣兒的騷貨???   我的雞巴已經暴怒挺立。我狠狠扒開梁豔的屁股,雞巴腦袋對著梁豔的褐色屁眼兒噗一聲插進梁豔的直腸。   梁豔尖叫一聲,扭著屁股,往後頂我。我知道只有淫極的屄才會這樣兒。   美國人管這叫“fuckback”或“backfire”,翻成中文也許可以叫“後坐力回操”?   我端著梁豔的屁股開始狂操,右手探下去撚梁豔陰蒂,左手伸到前邊大把抓梁豔咂兒。   梁豔瘋了,左右扭著,前後套著,幫著我更深地插入。         我忽然停下,大口喘息。   梁豔回過頭來望著我,目光悲切,臉上汗水淋漓,頭髮濕漉漉貼在腦門兒上。   我在用力放鬆。可梁豔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   我的右手在加力撚梁豔陰蒂。我的力量幾乎可以撚碎梁豔那小騷根兒。   我的左手在加力攥梁豔咂兒。 梁豔呻吟說:“操我呀,爸爸,操我……”   我的尿道擴約肌終於鬆開。那泡熱尿灌進梁豔的腸子。   一開始梁豔沒反應。梁豔還在說著:“操我呀……爸爸……”   忽然梁豔意識到了我在做什麼。   梁豔身子一挺,回過頭來,吃驚地望著我。   梁豔那眼神兒像在說:“見過流氓,可沒見過你這麼流的。”   我攥著梁豔的頭髮,用力按下樑豔的頭,把梁豔的臉按進枕頭。同時狠狠抽梁豔屁股。   梁豔嗚嗚著,但沒敢大動。   我一邊尿,一邊“大嘴巴扇梁豔”。啪啪作響。   一邊抽梁豔,一邊回想起當年拒絕我的初戀女友。   一邊抽,一邊想起梁豔在被我幹之前竟然被別的男人幹過逼,幹過嘴!   我把所有怨恨,統統抽出去,抽進梁豔屁股蛋。   梁豔嗚嗚著,肚子越來越滿。   我還在尿著,還在抽著。梁豔的屁股蛋已經被抽紅了,亮亮的發著光。   我尿完了,順手從床頭櫃上拿來一個黃杏子,大小、顏色跟黃色乒乓球一樣。   我抽出雞巴,把那杏子往裡一頂。很輕鬆。進去了。   我一鼓作氣,拿來剩下的兩個杏兒,噗嚕一個,噗嚕一個,都給我進去!   梁豔哀號著:“爸爸,我不行啦……我要……要……要出來了……”   我惡狠狠地說:“要敢漏出一滴,我把你揪圖書大廈前頭操你!”   梁豔絕望地哼著。   我起身,穿上短褲,套一T恤,摔門出去。

03   我到樓下,奔常去那家酒館,要了一小二鍋頭,一盤老醋花生,連喝帶嚼。   很快,酒見底兒,老醋花生還剩半盤兒。我追要一個小個兒的。   此時我的腦袋裡成了一鍋漿粥。我啥也想不明白。   一個小時以後,我起身、交錢、回家。   我一進門兒,立刻聞到一股怪味兒。   我看見梁豔光著身子躺在衛生間的浴盆裡,睡眼朦朧,聽見我進來的開門聲,擡頭看我。   梁豔身邊的浴盆裡,滿是梁豔排出來的液體,黃褐色,其中有那三顆杏兒。   梁豔說:“別打我……我憋了半天……後來我實在憋不住了……”   我掰開梁豔的嘴巴,拿起那三顆杏兒,塞進梁豔嘴裡,強迫梁豔吃下,說:“洗澡。”   梁豔打開熱水器,開始乖乖地洗澡。   我給自己倒了一杯咖啡,邊喝邊看足球。

犀利士5mg每日錠,每天固定時間服用1顆,於體內穩定維持性功能的修護與保養,用以治療真正患有輕中重度陽痿的人,90%患者幾乎完全感覺不出任何副作用,也較不需要避免其它藥物沖突,是目前唯一被多國核可能夠同時治療陽痿及男性攝護腺肥大症共病的藥,完全不影響日常生活的性功能障礙藥品 - 犀利士5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