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點夫人

  • 在〈G點夫人〉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性愛文學
摘要

看到女人們不肯放開麥克風,常客就一個一個的離開。剩下來的常客只有長田和另外一個男人。

1 位於新宿的「京」酒廊的麥克風,被六名女客佔用五十分鐘。

這六名女客中,最年長的是四十歲左右,然後三十多歲三人,二十來歲二人。

看到她們的年齡如此不同,長田以為是某種嗜好的團體。

長田保男每週星期五一定會來這裡唱二、三首歌才會回去,不然會睡不好。

酒廊是依客人來的先後順序,由老板把麥克風送過來。

每個客人唱二首歌是這裡不成文的規定。

可是這一群女人完全不理會酒廊的規矩,麥克風就在六個女人之間打轉。

長田坐在吧台上,六個女人是廂座。

sunrise 桑瑞大藥廠自超級犀利士之後所推出的速效型果凍威而鋼,也是壯陽持久雙效,比傳統必利吉及威而鋼生效時間更快,價格上更便宜超值,對於出外約炮上賓館酒店帶出場或臨時打野炮時,是非常好用的戰鬥用藥,目前東南亞及泰國暗黑旅行團最流行必備的就是 - 果凍威而鋼雙效 (賴 avseo99 )

看到女人們不肯放開麥克風,常客就一個一個的離開。

剩下來的常客只有長田和另外一個男人。

時間是晚上九點剛過。

長田認為,她們都是女性,應該不會太晚,不久後會擔心回家的時間,很快就走了。那時候,他可以好好的唱三首歌。

這一群女人的歌聲始終不斷,老板實在看不過去,就向那個四十歲的女性交涉,女人們這才不得不放開麥克風。

「這些婦女不習慣社會生活,不瞭解規矩。」

酒保用只有長田能聽到的聲音說女人的壞話。

「不,她們只是厚臉皮而已。」

全世界的犀利士中最便宜的就是印度桑瑞藥廠制造生產的犀利士,由於具有壯陽持久雙重功效,在歐美被稱為超級犀利士,由於價格低,時效長,服用後36小時隨心所欲,在歐美也被稱為周末藥丸,是目前CP值最佳的男性功能障礙用藥 - 超級犀利士

長田也用很小的聲音說。

另一個留下的男人開始唱歌,因為比長田先到。

那一群女人開始大聲談話。

女人們的聲音甚至壓過那個男人的歌聲,所以長田不想聽也會聽到女人們的談話的內容。

話題圍繞G點打轉。

唱歌的男人唱完一曲後,由於女人太吵雜就忖帳走了。

老板送走客人後,把麥克風交給長田。

「今晚算了。」

樂威壯Levifil-20是治療勃起功能障礙的有效藥物,有易溶於水的特性,被視為陽痿治療具有最直接的效果。根據每個人體質差異和身體狀況,於性行為前15-30分鐘服用。比威爾剛長效約5-8小時,大多數服用者在24小時後仍具有勃起功效 - 最便宜的樂威壯

長田失去唱歌的興趣。

「真對不起。」

老板背對著女人們皺起眉頭,向長田道歉。

「不得了,九點多了,該回去了。」

四十歲的女人像新發現似的大聲說。

「是呀,該回去了。」

其他的女人也表示同意,問老板多少錢。

看到帳單後,除以六,各付各的帳。

走了五個女人,留下來一個。

「我今天晚一點也沒有關係,我要唱一首歌才走。」

這個女人是倒數第二年輕的,也是最美的。聽到她曾經大聲問什麼是G點。

長田覺事情有新的發展了,於是向酒保要來麥克風,點了經常唱的「袖女」。

開唱後,五個女人走出去,剩下的女人把座位移到長田的身邊。

很長的歌曲唱完時,那個女人猛烈鼓掌。

「這是一首不好唱的歌,你卻唱得很好。」

露出陶醉的眼神看長田。

「哪裡,唱得不好。」

長田感到有些難為情。

「把麥克風運用得也很好。」

「我每個禮拜都來這裡,對上班族而言,這是唯一的樂趣。」

「但這是很健康的樂趣,我先生就…只知道玩女人。」

這樣說完,露出寂寞的表情。

長田再仔細看這個女人,年齡好像比長田小二歲約二十八歲左右。

「我不相信會有男人把妳這麼美的太太丟在家裡,自己丟玩女人。」

長田在女人的身上上下打量。

胸部很高,腰很細,是引發男人欲望的身體。

「如果有丈夫愛的話,星期五的夜晚不會在這種地方留戀。又去玩女人,不到明天晚上是不會回來的。」

「那麼,妳也可以外遇呀。」

「嗯,那也不壞。」

女人微笑。

「我也要唱歌。」

從長田手裡把麥克風拿過去,將「迷鳥」唱得很好。

「妳才是把不容易唱的歌唱得很好。」

「我還是第一次聽到男人的讚美,真高興。」

女人把麥克風交還給長田。

「不要再唱一首嗎?」

「還是見好就收吧。」

女人很滿足的點點頭,說:「你呢?」

「我也見好就收吧。」

長田把麥克風交給老板。

這時候,有三男二女進來了。

在新宿的一家酒廊,長田和女人彼此自我介紹。

「我叫村尾朝子,年齡不用說了吧。」

長田為驗名正身,拿出名片交給朝子。

「在很好的地方上班。」

朝子把長田的名片鄭重的收進皮包裡。

「妳先生如果真的到明天才回來,我真想看看妳的G點。」

長田把一杯威士忌喝光,藉酒力在朝子的耳邊輕聲說。

「你聽見了。」

朝子的臉紅了。

「那麼大的聲音,不想聽也會聽到。」

。「你認為我們都是怪女人吧。」

「不會的,知道女人也談這種話題,我好像也感到放心。」

「大家都是對藝術花有興趣的人,不是壞人,只是臉皮厚。女人到了中年,大概都會變成這樣的吧。」

「能不能讓我探臉妳的G點呢?」

「真的有G點嗎?我丈夫從未提過。」

「也許妳丈夫本人就不知道吧,我想愛撫妳的G點。」

長田握朝子的手。

「長田先生,你有太太吧?」

「那種事不重要吧。」

「可是對她不好意思。」

「我經常告訴她,上班族打通宵麻將是常有的事。」

「男人都這樣壞。」

長田發現朝子說到重要的事情就把話題轉移。

長田舉手,招來服務生,給他一百圓小費,要他到樓上的旅館訂房間。

看出朝子的表情緊張了。

「要單人房?還是雙人房?」

「最好是雙人房。」

長田說出自己的希望。

「你很堅決,服了你。」

朝子嘆一口氣,不再說話。

「我去拿房間的鑰匙。」

服務生走了。

「我本來想趁你在服務台訂房間時逃走,看樣子是沒有機會了。」

朝子笑一聲,說:「既然如此,我就要再喝一杯,要藉助酒精的力量才有勇氣。」

長田又叫兩杯酒。

「妳還沒有外遇的經驗嗎?」

「不要小看我,我可是賢淑的妻子。」

「我現在是妳第二個男人嗎?」

長田把話題集中在性上。

上床前的談話可成為重要的前戲,默默的上床可能會造成難堪的後果。

「那是當然。」

「這樣說來,我是妳的第二個男人,真榮幸。」

長田握住朝子的手,一面撫摸手背,一面看朝子。

「手指不要動,好癢。」

朝子扭動身體。

「癢是表示妳的敏感度很好。」

「是那樣嗎?」

「找到G點後,就像剛才一樣。我會動手指的。」

「我好像快要受不了了。」

只是被長田撫摸手背,朝子的身體就顫抖。

「快一點把第二杯喝光吧,在這裡就發生洪水,實在太可惜了。」

「你好壞。」

朝子向長田瞪一眼,臉頰紅潤了。

長田等到朝子把第二杯酒喝完,立刻站了起來。

朝子也慢慢站起來,想邁步時,二條腿好像不聽使喚。

「奇怪,好像不是我自己的腿了。」

長田付帳後,扶著朝子走向電梯。

「妳的雙腿在說不想走路,想快一點上床。」

長田在朝子的耳邊輕聲說,突然吻一下她的臉。

朝子的手環繞在長田的腰上,身體依靠過來,好像無力站穩。

打開門,進入房裡。

關上房門的同時,朝子抱緊長田接吻,長田也吻朝子。

長田的舌頭進入朝子的嘴裡,朝子迎接後,發出低沈的哼聲。

長田如跳舞般將朝子帶到床邊,沒有拉起乳罩就倒在床上。

長田壓到朝子的身上繼續接吻。朝子的身體開始微微顫抖。

長田吻過後,問朝子要不要洗澡。

「我站不起來了,下午離家前洗過,你一個人去洗好不好?」

朝子軟弱無力的說。

長田放浴缸的水,再回臥房脫光衣服,肉棒已經聳立。

朝子看到後,深深嘆一口氣。好像不必擔心朝子會趁機逃走。

長田回到臥房時,朝子已經取下床罩,躺在床上,蓋一條毛毯。

長田脫去披在身上的浴巾,上床後拉起毛毯。

朝子已經脫光衣服,身上只剩下深紅色的三角褲。

「妳沒有生育過嗎?」

長田吸吮乳頭。

「唔!」

朝子哼一聲,扭動身體。

「生不出來,所以我先生去找愛人了吧。」

朝子說話時已經呼吸急促。

「是誰的責任呢?」

吸吮另一個乳頭。

「唔…我不知道。」

「沒有去檢查嗎?」

長田的嘴從乳頭滑到腰際。

透過三角褲看到黑影。

「檢查了,雙方都很正常。」

「那麼,也許血液不合吧。」

長田在柔軟的大腿根上舔。

「唔…好像醫生也是那麼說的。」

朝子的腹部,上下不停的起伏。

舌頭接近三角褲時,聞到女人的味道。

「現在開始尋找G點吧。」

長田脫下三角褲,朝子槍過來,藏在枕頭下。

長田知道,她是怕被看到三角褲已沾滿蜜汁。

朝子的陰毛形成T形,在直線下方看到肉縫。

肉縫緊閉,但仍能看出溢出的蜜汁。

長田把朝子的雙腿分開。

朝子扭動身體說怕羞,但長田沒有答應。

朝子雙手掩臉,分開雙腿。

出現沾滿蜜汁的粉紅色洞口,在上端有肉芽從包皮中露出頭。

長田用手指在肉芽上輕壓。

粉紅色的肉洞口收縮,同時朝子發出嘆息聲。

「那裡不是G點吧。」

朝子用抗議的口吻說。

「當然G點是在裡面。」

長田的的右掌向上,把中指從肉洞口插進去,裡面的肉立刻纏繞手指勒緊。

裡面形成洪水狀態。

長田把手指彎曲九十度,就這樣在肉洞裡活動。

「G點在這附近。」

長田對朝子說,位置是肉芽的內側附近。

「確實有奇怪的感覺…」

朝子有點興奮。

朝子的勒力很強,長田的手指很快就疲倦。

長田拔出中指,重新用食指和中指併攏,插入朝子的肉洞裡。

一根手指輕易就進去,二根手指就不容易了。

進入到第一關節,朝子哭著說快要破了。

長田只好放棄二根手指同時進入的念頭。

還是只用食指插進去,同時用姆指揉搓肉芽。

就這樣有節奏的進行時,食指模到的上方開始柔軟的隆起。

朝子的後背向後仰,雙手抓緊床單。

「啊…好…」

朝子泫然飲泣。

「G點隆起了。」

長田繼續活動手指,對朝子說。看樣子,單獨用手指刺激,不如和肉芽一起刺激更有效。

長田這樣專門刺激G點也是第一次,從來沒有對老婆這樣做過,因為她不喜歡把手指插進去。

曾經在雜誌上看到熱門的G點話題,長田立刻想在老婆身上尋找,但遭到拒絕。

自此以後,長田放棄在老婆身上尋找G點。

朝子的G點忽而隆起,忽而收縮。

「大概這就是G點了。」

長田自言自語。

「你不是經常摸太太的G點嗎?」

朝子的腹部不停的起伏。

「我不會對老婆這樣的。」

「為什麼?」

「怕她嘗到滋味,每天晚上如此要求,會讓我受不了的。」

「我好像會迷上這樣的感覺。」

朝子的身體更加顫抖。

「真的很好嗎?」

「好得快要尿尿了。」

朝子全身顫抖。

手指感覺出G點開始膨脹。

「只是這樣,我快要不行了…」

朝子的後背彎曲成弓形,身體開始痙攣。

達到性高潮後,朝子要求長田什麼地方都不可以碰。

因為這時候碰的話,會奇癢難忍。

長田必須在痛苦之下等待,因為肉棒一直處在勃起狀態。

「這樣要等多久呢?」

「我想三十分鐘就夠了。」

朝子慵懶的說。

長田下床後,打開電視,從冰箱拿來罐裝啤酒,坐在椅子上,準備看三十分鐘電視。

朝子把毛毯蓋在身上,睡了。

三十分鐘後,長田回到床上。

只是看到朝子的裸體,肉棒立刻膨脹。

乳頭含在嘴裡時,朝子扭動身體說:「好癢,讓我繼續睡吧。」

說話的聲音好像仍舊在睡夢中。

「我的身體也要解決,完了之後,妳要睡多久都可以。」

長田撫摸朝子的大腿根。

「我真的很累。」

朝子皺眉頭。

長田用手指查看花蕊的狀況,裡面還是濕潤的。

「拜託。」

長田把朝子的雙腿分開,立刻壓在上面結合。

「這簡直像強姦,一點也沒有快感。」

朝子不滿,但肉洞還是勒緊肉棒。

「我會很快就結束的。」

「不行,既然插進來了,就得等到我有性高潮。」

朝子開始扭動屁股。

不多久,長田覺得自己的肉棒沾滿蜜汁,這表示朝子有性感了。

「好像不能太持久的樣子。」

因為等太久,長田的肉棒失去耐力。

「攻擊G點的話,我也會很快的。」

朝子喃喃自語。

「不是有硬東西在攻擊G點嗎?」

「好像碰在不是G點的地方。」

「那麼再用一次手指吧。」

「改變姿勢好不好?」

「什麼姿勢呢?」

「從後面來吧。」

長田拔出肉棒。

朝子俯臥,用肘和膝蓋支撐身體,高高挺起屁股。

長田從屁股後面插進去。

「還是不行。」

朝子放平身體。

長田的胸壓在朝子的背上,結合的角度變了,但結合的深度較淺。

「這樣好。」

朝子抓緊床單。

「啊…你在攻擊G點了。」

朝子的身體顫抖。

長田的下腹部壓在涼涼的屁股上,長田覺得這樣可以持久了。

相反的,輪到朝子表示迫不及待。

「隨時都可以…我已經不行了。」

朝子仰起後背,身體痙攣。

「快一點吧。」

朝子的聲音好像很痛苦。

長田握住乳房,加快動作。

朝子連續達到性高潮。

「你想弄死我嗎?」

知道長田還沒有射精時,朝子發出悲叫聲。

無論如何,長田是無法停止。這樣中途下車,一定會悶悶不樂到早晨。

長田更加快動作,這樣才接近爆炸點。

朝子有氣無力的俯臥在床上。

終於,長田開始噴射。

「啊…」

朝子昏迷般的進入夢鄉。

長田醒來時,已經是次日早晨九點。不是自然的醒過來,而是被朝子搖醒。

朝子完全恢復精神,抱住長田,再度要求攻擊G點。

「一大早就要弄了嗎?」

長田打哈欠,充分享受過朝子的肉體,可能的話,真不希望再勞力了。

「我可能會迷上G點了。」

朝子把長田的手拉到花蕊部位,那裡已經濕潤了。

結果是不得不答應朝子的要求,再度攻擊G點。

到中午的最後一刻才在櫃台結帳,離開旅館。

「下週一還可以見面吧?」

從旅館走向車站時,朝子興奮的要求。

「我的零用錢一個月只夠一次。以上班的身份,無法每週這樣玩的。」

長田皺起眉頭,零用錢不夠是事實,同時體力也可能吃不消。

「不去旅館那種地方就不用花錢了。」

「不去旅館,要去哪裡呢?」

「到我家就好了。」

「去妳家?」

長田感到驚訝。

「我丈夫星期五晚上不回來,就來我家吧。」

朝子把地址和電話告訴長田。

「找不到,就打電話,我會去接你。」

「萬一妳先生回來,麻煩可大了。」

長田覺得在朝子的家裡,如果一直擔心她的丈夫會不會回來,肉棒又怎麼硬得起來。

把這種想法告訴朝子。

「該硬不硬,那就沒意思了。好吧,我等一個月,一個月後一定要見面,不然我會去公司找你。」

朝子得意的笑了。

長田繃著臉點頭。

「不過,一流旅館是不可能的。可能去便宜的旅館,但圓床和鏡牆也不壞。」

長田過一個月後,開始期盼朝子的電話,但一直未接到電話。星期五打到朝子的家,但沒有人接聽。

經過四個月,朝子突然打來電話。

雖然有很多話要問,但公司的同事很多,不便詳談。

「今天晚上,能不能在『京』見面呢?」

長田問。只是聽到朝子的聲音,肉棒就開始勃起。

「好呀,晚上七點如何?」

朝子的聲音開朗。

「就這樣吧。」

「真盼望和你見面。」

朝子在電話裡嗤嗤笑著。

「我也是,見面再詳談吧。」

長田說完,掛上電話。

晚上七點鐘到達「京」時,朝子已經在吧台的一角喝果汁。

幾個月不見,朝子好像胖了。

「讓我等這麼久。」

長田和朝子並肩坐下後用責難的口吻說。

「因為發生很多事情,實在沒辦法。」

朝子理所當然似的沒說一句道歉的話。

「到旅館去聽妳慢慢說吧。」

長田喝一口酒後,迫不及待的催促朝子。

「不行的。」

朝子搖頭。

「怎麼這樣見外呢?」

「醫生說現在是最重要的時刻,不可以亂來的…」

「妳生病了嗎?」

「上一次和你分手後,兩個星期後應該有的月經一直沒有來。」

「妳說什麼?」

長田仔細看朝子的身體,說:「難道說妳懷孕了嗎?」

「沒錯,一定是找到G點的關係。」

朝子笑得很甜。

「我丈夫也很高興,發誓以後要做個好丈夫、好父親,也決定和那個女人分手了。」

「確定是妳先生的孩子嗎?」

「是你的,是你帶給我幸運。」

朝子笑著點頭。

「這…」

長田自己都覺得臉色變了。

「沒有關係,我不會要你負責。不過,暫時不會和你見面,大概三、四年後,我會要求和你見面。」

「為什麼要到三、四年後呢?」

「為了請你攻擊我的G點。」

「妳還是不要有外遇比較好。」

「不行,我一定要找你,因為還有事情。」

「什麼事情?」

「三、四年後,還要你的種子。雖然還不知道是男或女,但生下來的孩子相差太大會出問題,所以一定要請你幫忙。」

朝子高興的笑了。

長田聽到朝子的笑聲,全身不寒而慄。

犀利士5mg每日錠,每天固定時間服用1顆,於體內穩定維持性功能的修護與保養,用以治療真正患有輕中重度陽痿的人,90%患者幾乎完全感覺不出任何副作用,也較不需要避免其它藥物沖突,是目前唯一被多國核可能夠同時治療陽痿及男性攝護腺肥大症共病的藥,完全不影響日常生活的性功能障礙藥品 - 犀利士5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