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虎媽媽6

  • 在〈白虎媽媽6〉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性愛文學

我看得出神了,一股帶著成熟女人騷媚的氣息,還有一股奇怪的異香撲進我的鼻子來,我突然發現,娘的屁股扭動的厲害起來,顫抖的雙腿,那屁股蛋開始緊緊縮起來,帶動了粉嫩的陰唇一張一合的,娘的頭埋進了雙臂間,帶著哭音說道:「不要看了,兒子,你可以糊里糊塗的插娘的那里,但是不要這樣讓娘受到羞辱,娘是個女人啊。」   我一愣,這麽凶悍深沈的娘,也有女人的天性,她也害羞,更何況,他是我的娘,生我養我,有娘的威嚴,這麽讓自己的兒子看自己最隱蔽的地方。   我嘿嘿一笑,心里想到,你也有今天,看你平時囂張跋扈的樣子。   女人終究還是有致命弱點的,不比男人,她們懂得害羞,她們要想盡辦法來保護自己,當自己全部都被男人看到,她們也就什麽也不是了。   我終于明白,女人爲什麽穿上衣服就顯得千嬌百媚,各有各的風情,一旦脫下衣服,女人都是一樣的,只不過就是一具肉體而已。   娘雖然好權欲,我明白,她以前是個好女人,她心中也有愛。   她們總有種深深的自卑,害怕自己絕世容貌掩蓋下的那個最隱秘的地方被男人看到,在她們眼里,那里最髒,最醜陋,一個女人愛自己的男人,她是想把自己最完美的一面展現,而不是讓自己的醜陋一面暴露。   娘心中也有愛啊,我一陣感動了,看來時空會有裂縫的,不但能讓我穿越到這里,兩個真假媽媽的內心都是一樣的,要不她們的容貌怎麽一模一樣呢?   合上娘的大屁股蛋,親吻這娘的屁股,站起來,伸手抓住娘的大奶子,輕輕吻著娘的脖頸,聽見娘像一只貓一樣哀哭起來,我心中一陣不忍,在娘耳邊說到:「娘,你全身都是美的,你下面更美,能給兒子快樂,你是世上最美的女人。」   娘轉過頭來,深情看著我說道:「真的麽?」   我點頭說道:「是,娘,讓我好好玩一下你的下面好麽?好香啊,好漂亮。」   娘俏臉一紅,嬌羞無限地低下頭來,這時候她才是個真正的女人。   我對這個娘摸不著頭腦,娘輕輕點頭說道:「娘讓你玩……娘是你的。」   但是,我又一想,自己還沒有真正和那邊的媽媽水乳交融,我就是玩也要玩那邊媽媽的白虎穴,把自己的愛留給她,我相信我會回去的,因爲我已經透過時空裂縫看見了自己的真實媽媽了,我只是在這個娘身上發泄罷了,對她,我似乎沒有一點點的愛。   我興奮地吻住娘的嘴唇,問道:「娘,我是你的兒子,你不覺得這樣不合倫理麽?」   我就是故意激起她的羞恥心,順便問問雨兒的事情。   娘溫柔地抓住我的肉棒,輕輕撸動著,說道:「我……我想你爹了,他是娘最愛的人,但是……但是他……」   我揉捏這娘的大奶子說道:「我爹怎麽了?」   娘輕輕歎一口氣說道:「你也不要怪娘變成現在這樣,娘也是被逼的,你爹是我們族里最強壯最英俊的男人,他是個好男人,娘一見他就喜歡上了他,可是你爹卻喜歡著一個有夫之婦,就是死了的那個族長,她有男人了,你爹被她迷住,但是礙于族里的族規,你爹只好答應娶了我,生下了你,他對我倒是挺好,可十七年前,我去找族長談事情,發現你爹和族長就在族長的床上顛龍倒鳳,發現了我,族長就警告我,不要告訴任何人,還讓我當副族長籠絡我,那時候的我,就完全變了,當了族長就可以爲所欲爲,得到自己想要的男人,我爲了活命,爲了你,苟且偷生,幾次三番看著你爹和那個女人顛龍倒鳳,我哭了好幾回,終于那一次,那個女人雌性大發,生生的把你爹給吸干了。」   「什麽?」   我驚訝地放開娘的奶子,不敢相信,也不敢再碰娘了,怕她也會把我吸干,「上次……娘也是差點把我吸干了,難道就是那樣麽?」   娘點點頭說道:「是,娘和那個女人都練過仙法,控制不住的時候,就會把男人吸干,那次是娘不對,那個女人終于死了,娘興奮過度,加上我們所練的仙法和男人做那個的時候,不能有恨,我就是太恨太昊,太恨那個女人,所以……」   娘低下頭搖搖頭,看我推開了,撲哧一笑,伸手拉住我的肉棒,抵在她的肥嫩豔臀上媚笑著說道:「不要怕,娘不會再那樣了,娘愛你,怎麽會讓你死呢?」   我這才舒了一口氣,后面抱住娘的豐滿嬌軀,抓住娘的大奶子谄媚地說道:「娘是個好女人。」   我現在得順著她,她太可怕了。   娘淚盈盈地看著我說道:「真的麽?娘這麽壞,還好麽?」   我笑說:「娘也是被逼的嘛。」   娘深情地說道:「你知道麽?你長的很像你爹,娘對你爹雖然失望,但是沒有對他變心,所以我們母子就……」   我呵呵笑了,說道:「娘,我會像我爹一樣,愛你疼你的。」   說罷我的大肉棒滑進了娘的肉乎乎的屁股蛋,大龜頭一下子陷進娘的濕漉漉粉嫩陰唇里。   「啊!」   我們母子同時仰頭一歎,娘嬌羞地說道:「好大,無名,我的好兒子,你和你爹一樣大,娘是你的,月兒是你的,想怎麽玩都隨你了。」   我的大龜頭卻是在娘的肥厚陰唇里滑動著。   娘顫抖著,像一只發情的貓一樣呓語著什麽,青絲披散,我的小腹磨蹭著娘的軟乎乎的大屁股,大龜頭卻是繼續滑動。娘忍不住了:「都插進去吧,無名。」   我咬著娘的耳垂說道:「啊,娘,進去這麽點你就想全要啊,好像在吸兒子的大棒子,娘,我再問你,你爲什麽叫雨兒是孽種呢?」   娘擺動的大屁股停止了,嬌喘籲籲地停下了所有的活動,喃喃地說道:「這是娘一輩子的恥辱,你知道麽?無名,娘的男人被搶走也罷了,那個女人在你爹死后一年,生了一個女嬰,抱進咱家,讓我撫養孩子長大,她說,她怕族里長老發現,無論如何讓我養著,連對不起都沒說,娘的命,和你的命都難保,那時候的華胥和現在的娘一樣,爲所欲爲,她想要我們娘兒倆的命很容易,我忍了,我把你爹和那個女人生的孽種足足養了十七年哪,你不知道娘心中的屈辱,十七年來,娘忍辱負重,盡量把雨兒當自己親生的女兒。」   我恍然大悟,輕輕揉捏著娘的大奶子,心中疑慮全部解開了,怪不得雨兒對我那麽癡情,娘扭動了一下大屁股說道:「說起來,雨兒是你的妹妹,但不是娘生的。」   我沈思著,卻被娘偷襲了,娘實在忍不住了,雙手向后把住我的腿,扭動著屁股,讓我插進大龜頭的肉棒,一下子全根插進娘的陰道里了。   「啊!」   娘好像如負重釋一般上身趴在案台上,微微顫抖著,扭動屁股說道:「全進來了,好大,頂到娘最里面了,兒子,用力動吧,干死娘。」   「嗯!」   我悶哼一聲,感覺自己的火熱肉棒被一個溫暖的肉洞包裹著,溫暖而滑膩少婦的陰道有種奇怪的力量,吮吸著,蠕動著,小腹「啪」一聲緊緊貼在娘軟乎乎的大屁股上。   我有些不服氣說道:「娘,你好狡猾。」   娘得意洋洋地扭動屁股檀口微張說道:「別說那些了,快動,娘受不了了,想你爹了。」   我把住娘的屁股,緩緩抽出來,大龜頭刮著娘那褶皺的陰道壁,爽得我嘶嘶吸冷氣,娘嚴絲合縫的陰道被我堵上,拉出來的時候,娘可愛的屁眼被我拉平了,憋足一口氣,狠狠地一下又插進去。   「啊!好痛,兒子,不要那麽用力,你頂到娘最里面了,頂爛了。」   娘顫抖地向后手推著我的小腹。   我猛地幾十下的沖刺,娘如發情的貓一樣,胡亂找到案台上一個沒切的鳳頭菜,緊緊攥在手里。   「呼呼呼,啊啊啊,好重,兒子,輕點,娘受不了了,憐惜娘好麽?」   娘帶著哭音顫抖地雙腿打顫。   我幾十下的沖刺,讓娘已經淫水漣漣,被我一撞,大肉棒和肥厚陰唇接觸,淫水被濺起來,地在娘的大屁股上,發怵淫靡光澤。   我嘿嘿一笑,眼角看見一個嬌小身影在抽泣著,轉頭一看,是雨兒,淚盈盈地看著我。   娘正享受著呢,看我不動了,轉頭看見我不動了,扭動屁股自己套弄起我的肉棒來,扭著屁股說道:「無名,怎麽不動了?」   看見了雨兒,冷哼一聲說道:「你走吧,看在我養你十七年的份上,我饒你不死,不要來糾纏你哥哥了。」   雨兒紅著小臉,卻是不走。哭泣著問道:「真的麽?娘,你說的是真的麽?」   娘冷笑一聲不理她,我卻是有些生氣了,猛地在娘的大屁股上打了一個巴掌,立刻留下五個紅手印,把住屁股連連抽送起來。   「啊啊啊,兒子,對,就這樣……啊……不要……不要理那個丫頭,我們一起快樂。啊,好深啊,重點,對,啊啊……」   娘搖頭擺尾地顧不上管雨兒了,青絲亂飛,扭動著屁股不停地蠕動著她的陰道壁上的嫩肉。   我抽插著,伸手讓雨兒過來,雨兒雖然見過我和娘這麽瘋狂,但是不敢接近娘,我說道:「啊。好緊,雨兒,過來,嘶,好爽啊。」   雨兒輕輕走過來,貼在我懷里,低頭看著我的大肉棒在娘嬌嫩的陰道里進進出出的,小臉绯紅,把頭埋在我懷里不敢看了。   娘轉過頭來,看見雨兒,剛要說話,被我一手鉗住她的大屁股,使勁兒奸淫,娘的話變成了呻吟:「啊啊啊,兒子,你……你要干死娘啊,你,……」   我呼哧呼哧地摟住雨兒,雨兒卻是有些害怕了,我低頭吻住雨兒的小嘴,一手探到雨兒的胯間,雨兒嬌吟一聲,把雙腿夾住,看著我說道:「哥哥,我……」   我指頭分開雨兒的嬌嫩陰唇,滑動著,自己的大肉棒沒有一刻停止,奸淫著娘,手指下的雨兒春水漣漣了。   「啪啪啪」「咕叽咕叽」干穴聲,撞擊肥厚屁股聲,和扣著雨兒小穴的聲音,讓大小美女的叫聲此起彼伏。   我紅著臉說道:「雨兒,娘不要你,哥哥要你,哥哥會保護你的。」   雨兒被扣得彎下腰來,淚盈盈地說道:「哥哥,用力弄雨兒,雨兒是你的。」   娘卻是不滿雨兒在場,剛轉頭要說話,被我幾十下猛烈奸淫抽插給干回去了,留下的只有呻吟聲:「啊啊啊……無名,好,就這樣,娘要死了,用力。」   雨兒抓住我的手看著我說道:「哥哥,你這樣弄娘,娘會受不了的,給雨兒吧,雨兒等了好久了,我……我對不起娘,但是我當他是娘。」   我猛烈再抽插十幾次,娘已經筋疲力盡,趴在案台上,手中那個緊緊攥著的鳳頭菜這時候「啪」的被娘捏碎了,娘顫抖著,無力說話。   我停止了奸淫,吻了吻雨兒的嘴唇說道:「不急,哥哥遲早會要你的,現在不是時候,我要把咱們的娘干服了,讓她以后不打你。」   「哥哥!」   雨兒撲進我懷里,抓住我抽出娘陰道的水淋淋大肉棒,輕輕撸動著。   我拍拍雨兒的小屁股說道:「看我怎麽干死咱的娘。」   把娘翻過來,娘迷情意亂地看看雨兒,被我奸淫得說不出話來,只是拉住我的大肉棒說道:「娘還要,你怎麽抽不出來了?」   我把娘抱起來坐在案台上,分開雙腿,娘有些紅腫的肥厚陰唇一張一合的,濕淋淋的,我的手指一下子插進娘的陰道里,勾住娘的上陰道壁,含住娘的聳立奶頭,馬達啓動了,在娘的陰道里使勁兒地攪動起來。   「啊啊啊,無名,你要弄死娘啊,好舒服,娘不行了,要尿了啊。」   娘顫動著屁股,玉手抓住我快速攪動的手臂,陰道壁上的肉急速蠕動起來。   「啊啊,好,好就這樣。」   娘的屁股在案台上擡起來又放下。   雨兒渾身發熱,抱住我的身軀,飽滿的小乳房在我的背上蹭著,自己的小手在自己粉嫩小穴里摳弄起來。   「嗯嗯額,哥哥,雨兒也好想要啊。」   雨兒使勁兒蹭著我的背。   我氣喘籲籲地看著娘胸前的大乳房搖曳著,陰道蠕動更厲害了,突然雨兒加緊了雙腿,嬌嫩地喊了一聲「啊」一聲,一股熱泉打在她小腿上,坐在地上。   而娘卻是「嗯嗯」地沒聲音了,緊緊抓住我的手臂,終于大喊一聲:「尿了,尿了。」   一個火熱的清泉打在我的腹部上,我的手停止了攪動,抽出來,看見娘俏臉通紅,青絲亂飛,站在香汗淋漓的前額上,頗有一番風味。   我低頭看見倒在地上的雨兒,不禁笑了,我都沒弄她幾下,她就高潮了,看來她是早看見我和娘那樣了,自己也扣弄了好久,意淫的力量讓她先高潮了。   娘看見自己淫蕩張開腿,對著自己的兒子,紅腫的小穴一張一合的還冒著熱氣,淫靡至極,捂住臉說道:「丟死人了。」   我扒開娘的手,吻上她的嘴唇,摸著她的小穴,抱住娘豐滿的熟體說道:「娘,你不是還想著爹麽?雨兒是爹的女兒,你現在什麽都有了,爲什麽還不放過雨兒呢?你是個好女人,讓雨兒留下來好麽?」   娘嬌喘籲籲地看著倒在地上的雨兒,幾許的哀憐,幾許的怨憤,撫摸著我的臉說道:「娘什麽都答應你,但是你要答應娘,你的這個棒子屬于娘的,不屬于任何女人的,娘只要你插進娘一個人的里面,娘受夠了其他女人和娘搶心愛的人,你不能插進雨兒的里面,更不能給她開苞,知道麽?還有風兒,要是讓我發現,她們不是處女了,我就殺了她們,你能答應娘麽?」   我有些爲難,沒有嘗到少女的滋味,就在這個熟婦的陰道里泡著,也著實不爽,但是爲了能讓雨兒和風兒活命。我點頭說道:「我答應你,以后你要對雨兒像自己的親生女兒一樣。」   娘點頭,伸出手來,有些不情願地看著雨兒說道:「雨兒過來。」   雨兒含著淚看著我,站起身來,走過來,娘撫摸著雨兒的頭說道:「娘打你不對,但是以后你不要勾引你哥哥了,我不是你親生的娘,你的娘搶走了我的男人,我不允許她的女兒再搶走我的男人,知道麽?」   雨兒卻是看著我說道:「可是……」   娘不高興地說道:「沒有可是!」   我呵呵笑了,說道:「雨兒,哥哥知道你關心我,你只看著我和娘做就夠了,好麽?」   我給雨兒使眼色,要她不要感情沖動,不然會性命不保。   雨兒冰雪聰明,爲難地點頭說道:「我……我不會和娘搶男人。」   娘高興地說道:「這就對了。」   然后拉住我的大肉棒,眯著媚眼說道:「娘想要了,進來吧。」   我摟過了雨兒,低頭看著娘粉嫩張開的小穴說道:「雨兒,你看著我怎麽插進娘的里面,別眨眼啊。」   看著娘冒著熱氣的腫脹陰戶,我忍不住了。   雨兒俏臉粉紅,看著我的大肉棒,戀戀不舍地咬著嘴唇,我把住娘的雙腿,壓在娘的胸前,兩個大奶子被擠成了橢圓,整個陰戶突出在了案台邊上,鼓漲漲的,隨著娘的極速嬌喘一張一合的,好像在迎接我的到來,我抵不住這麽誘惑的淫蕩,肉棒抵在娘的陰門上,娘仰頭「啊」了一聲:「插進來,快。」   我挺動著肉棒「噗嗤」一聲,母子倆又「啊」的大叫一聲。   我的肉棒穿越娘的褶皺陰道壁,一下子頂在娘的最里面子宮頸上,娘痛的一下子抱住我,大乳房擠壓著我的胸口,氣喘籲籲地說道:「干死娘!」   我這樣站著,容易用力,挺動著屁股,堅硬如鐵的大肉棒刺穿娘的身體,抱住她的大肉屁股,鼓足一口氣,小距離抽動起來。   雨兒還是興奮,自己嬌喘籲籲地說一聲:「哥哥,插進去了,哥哥的好大。」   說罷就把手伸進娘的屁股底下,撫摸著我的肉棒,抹上娘被撐開到極致的陰唇,摸到一顆小肉珠,揉捏起來。   娘被我抱著屁股一刻沒停止聳動,次次見底,下下撞上那嬌嫩的花心,每一次的撞擊,讓我屁股肉緊縮一下,龜頭麻癢,舒爽萬分。   「死丫頭,別使壞,啊啊啊啊,好舒服,快,丫頭,就在那兒,娘好舒服。」   娘的屁股被我有力的撞擊撞進案台里邊去了,又被我捏住她的大屁股拉回來,繼續刺入娘被撐到極致的肉口,肥厚陰唇緊緊包裹著我的肉棒,被我粗魯地破開,拉出來,頂進去,反複如此,次次震撼,爽到了魂魄。   就這麽差不多一千下的短距離奸淫,我和娘汗水粘乎乎的流滿全身,滴在地上,還是不盡興。我呼呼的喘著粗氣,自己也顫抖了,干女人太累了,太爽了,能干上這麽淫蕩的豔婦,和她抵死纏綿,我停止不了自己的奸淫。   「啊!娘,好緊啊,里面好像著火了,兒子快忍不住了,娘,我讓你更舒服。」   我抱住娘的大屁股,大龜頭抵在娘的花心上,扭動著屁股開始左右攪動,抵住花心抵死纏綿,把全身的力氣用在大肉棒上,像極了我那個時代的振動棒,神奇地震動起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   娘被這莫名的震動弄得緊緊抱住我的背,性感小嘴張開了就合不上,一直喊叫到沒有了力氣,在我不停地震動下,她顫抖著,和我共振起來。   「來了,丫頭,使勁揉捏娘那里,兒子啊啊,太狠了,使勁兒啊,好有感覺,又來了,又來了,啊啊啊……」   娘顫抖著喊聲減低,最后沙啞,激烈地顫動著,肥厚陰唇緊緊包裹著我的肉棒,里面的嫩肉停止蠕動,夾得更緊。   「嗯……嗯……嗯……」   突然娘悠長的三聲悶哼,每一聲的悶哼,陰道夾緊一次,最后快要把我的大肉棒夾斷了一樣,最后終于一股熱流打在我的大龜頭上。   我身子不由的一顫,雨兒的手改在揉著我的卵袋,讓我更加興奮。   娘抱得太緊了,指甲陷進我的肉里,緊緊地抱住我,劇烈呼吸著。   「啊,雨兒,別弄哥哥的那里了,哥哥會射的,我要最后沖刺,要射進娘的里面。」   我推起了娘的身子,抓住娘的大奶子,使勁揉捏著,娘沒力氣了,雙手向后撐著,張開雙腿,架在我的肩膀上,任我還在不停地長距離奸淫,聳動,迷迷糊糊地說了一句:「娘不行了,你還沒射麽?你太強了。」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揉著娘的奶子,喘著粗氣,屁股聳動起來,長距離插進去,抽出來,最后的沖刺,最后的奸淫。   「娘,啊啊。好緊啊,越來越緊了,我快射了,娘,射進去,給兒子生個兒子吧。」   「啊,嗯嗯嗯額,好,快點,射吧,全射進娘的里面來,娘要給你生個兒子,射吧,好兒子,啊……」   雨兒卻是推著我的屁股,抱住我,小乳房蹭著我,小妮子也動情了,隨著我們的瘋狂,她嬌小的嬌軀散發出女人原始的性欲來。   「啪啪啪」我的會陰激烈撞擊娘的會陰,撞的娘只能「呃呃呃」地閉上眼睛接受奸淫,結實圓潤的雙腿無力地蕩漾在我的肩膀上。   突然,娘死寂的陰道壁又蠕動起來。   這可要了我的命了,我把住娘的大腿,幾十下的最后沖刺,帶動著雨兒在我背后的磨蹭。腦袋一片空白,脊梁骨發麻,頭昏眼花的,汗如雨下。   「娘,射了啊,射進你的里面了,啊啊啊……」   隨著娘的劇烈蠕動,我的奸淫戛然而止,卵袋緊縮,大肉棒爽快地暴漲,馬眼張開,一股火熱精液破門而出,打在娘嬌嫩麻木的花心上。   每射一下,娘顫動一下,幾十次的悸動,娘終于頹然倒在了案台里。   我退了兩步,被沒來得及退的雨兒絆倒,兩人疊在一起,雨兒一聲痛呼,我翻下身來,抱住這個青春嬌嫩的嬌軀,雨兒輕輕攥住我的肉棒。   肉棒本來就敏感,被雨兒小手一握,爽得我屁眼緊縮,捏住雨兒的小屁股,雨兒嬌喘籲籲地在我耳邊說道:「哥哥,娘好快樂,雨兒也想要。」   我摟住雨兒,擡頭看見,娘淫蕩地張開大腿,嬌喘籲籲地不說一句話,紅腫不堪的肥厚陰唇大大張開著,蠕動著肥厚陰唇,里面啾啾流出一大股的熱乎乎濃稠的精液來,流在了案台上,滴在地上。   我吻住雨兒的小嘴,輕聲地學著華胥臨死前的話說道:「你不想活了麽?」   雨兒淚盈盈地看著我,嘤嘤地哭了。   我歎了一口氣,肉棒軟下來了,和娘太瘋狂了,消耗了我大半體力,我這才明白,和少女奸淫,少女不堪這麽重的奸淫,提前在男人之前敗陣,但是美豔的少婦卻是讓你欲罷不能,她們好像體內有無窮的交合能量,能把男人榨干,最慘的會兩敗俱傷。   怪不得人說三十如虎四十如狼,老人們對女人太了解了。   娘嬌呼一聲,突然坐起來了,幸福的滿面紅暈,準備眯著媚眼和我說話,看我和雨兒抱在一起,突然微笑頓失,淚盈盈地惱羞成怒,拉起了雨兒,一道雪芒在手上燃起。   我急忙起來,外面有個深沈的聲音說道:「主人,我們發現太昊去了天巫山,那里有仙氣,我們進不去。」   「什麽!一群廢物!太昊,我不殺你,誓不爲人!」   然后惡狠狠地看著雨兒,嬌叱一聲:「你這個孽種也不是什麽好東西。」   娘氣急了,惡狠狠地看著可憐兮兮的雨兒,那道雪芒一揮,就要打在雨兒頭上。   我驚呼一聲:「不要,娘……」

第15章 穿越已完   ***********************************     編者語:回來了,如負重釋,唉,當初不聽人勸,執意穿越,也是破壞了這份純美的文風啊,走到這個地步,俺什麽也不說什麽了,被我的偏執氣走的狼友,說聲對不起。   如果還有覺得還有看頭,繼續看鄙人胡謅,覺得沒看頭,自認倒黴啊。     希望支持啊,今天驚奇的發現第一章紅心超過了100 ,很是欣慰,估計是前面寫得好,狼友支持,不管怎樣希望支持的同志們繼續支持。   看的時候別忘了點右上角的紅心,覺得不行,輕輕離開就好,哈哈哈。   ***********************************     我猛地撲將上去,抱住娘豐滿誘人的軀體,娘的身體本來就敏感,剛剛從被操干的高潮中恢複了那麽一點點,被我抱住身子,大手捏住胸前搖晃的大奶子,張開嘴輕咬柔軟的耳垂,那軟下去的大肉棒,此時,一下子穿越了娘肥厚的屁股蛋,大龜頭乘風破浪,一下子陷進娘本來在淫水和精液濕潤的肥厚陰唇里。   「啊!」   娘的身體何其敏感,被我這麽一抱,渾身顫抖起來,手中的雪芒卻是忽然消失,俏臉突然酡紅,嬌喘籲籲地自動撅起大屁股,扭動著,磨蹭著我的結實小腹。   我輕咬著娘的耳垂,輕輕說道:「娘,饒了那丫頭吧,兒子是你的,這還不夠麽?」   娘一邊嬌喘著,一邊看著可憐楚楚的雨兒,沈思萬千,在我大手分開她柔軟的陰唇,在她勃起的陰蒂上撥弄的時候。   娘嬌軀一顫,「啊」的一聲,思緒回來了,搖搖頭說道:「也罷,也罷,你個小浪蹄子,和你姐姐,和你娘一樣,把你們姐妹兩關在一起,永世不得出來,等我滅了你的哥哥,我看還有誰和我搶男人!把她帶下去。」   和風兒的命運一樣,雨兒被兩道黑氣托起來,雙手在空中亂擺,哭喊著:「娘,不要,哥哥……哥哥……」   看著雨兒不舍得眼神,我輕輕歎一口氣,總算是保住雨兒的性命,但是如果沒人治得了這個娘,她們可能就永遠在牢房里,我也無能爲力,我現在居然有種奇怪的想法,讓太昊快點回來收拾這個娘,至少,太昊不會殺她的兩個親妹妹,但是我的性命就……   我看著眼前這個撅著大屁股和我的小腹嚴絲合縫的緊貼的娘,心中頓時一股淫欲大起,上身把娘的上身壓成了九十度,肉棒卻是鋼鐵一般地堅硬起來,調整好位置,大龜頭在娘淫水淋淋的肥厚陰唇上滑動著。   「啊!無名,你又想要了?你把娘弄死了,娘給你做飯好麽?以后有的是時間。」   娘被我這麽一壓,柳腰下陷,肥圓的大屁股高高翹起,那敏感的陰唇和已經近乎麻木的陰道,再也禁不起我的操干。   「不!」   我大吼一聲,無名狀的恨意頓起,扒開娘的肥厚屁股蛋,堅硬的大肉棒長驅直入,「娘,我要干死你……在我的大肉棒下哀號吧。」   「不要!無名,不要了,啊……」   娘被我前所未有的硬度生生插入,猛然頂在了嬌嫩的花心上,就像是一根火熱的鐵棒猛然插入,插得她撕心裂肺地痛起來,可愛白淨的屁眼緊縮起來,陰道嫩肉,突然緊致無比,牢牢包裹著我的侵入,推拒著我的進入。   我哪肯放過她?撈住她下塌的柳腰,開動馬力,大開大合地全根進,全根出,那鮮紅的嫩肉,那飛濺的淫汁浸染了我的獸性狂野和娘的連連哀嚎……   ***********************************    「爹爹,我們到了啊……」   仙兒拉著太昊的手走在前面,回頭老看見太昊那雙充滿淫欲的雙眼看著她走在前面搖曳的小屁股,俏臉一紅,自己的「啊」沒出口,卻變成了驚喜的嬌吟之聲「啊」。   原來太昊嘗到了和女兒媾和的甜頭,一路上總想和女兒一路走來,一路交歡,無奈,仙兒卻是禁不起折騰了,走路的時候那雙修長的玉腿上流下兩道風干的精液參雜著處女血,剛被破處,走路都不自然,圓巧的小屁股不自然地一扭一扭的,惹了太昊的欲火。   此時仙兒被太昊抱在懷里,大手伸進了皮裙,揉捏著她被撞得現在還通紅的小屁股,又麻又癢的,仙兒俏臉绯紅,推拒著父親說道:「爹爹,不要了,這里是仙家重地,我們不能在這里……否則你學不到本領,暴露了我們的關系,老仙翁一定會不高興的,你不想報仇了麽?」   太昊一愣,放開揉捏仙兒小屁股的手說道:「你倒是像極了你外婆,那麽有心計,爹爹不如你啊,仙兒,你走路扭著屁股的樣子,讓爹爹老想再疼你一次,和你做起來,爹爹比任何時候都快樂。」   仙兒妩媚一笑說道:「爹爹,仙兒已經是你的人了,等你滅了華月,吃了合歡草,仙兒天天陪你,被爹爹弄死了心甘情願。」   太昊哈哈笑了,和仙兒往幽靜清雅的密林中一看,仙氣缭繞,仙鶴鳴嘯,直沖九天,一座清雅的院落里,一頭似牛非牛的青色怪獸悠閑地搖著尾巴,擡頭看見二人,卻是不明緣故地朝二人怒吼起來,嚇得仙兒緊緊拉住了太昊的手。   太昊以爲這畜生不認生,但看那畜生蹬蹬蹬的走過來,湊著鼻子聞了一會兒二人身上的味道,憤怒地彈著蹄子,「哞哞」地沖二人吼叫起來。   太昊不明所以,聽見茅屋里有一個聲音,輕輕歎息著,沈聲說道:「牛兒,讓他們進來,現在不是時候。」   太昊聽不明白這話,那青牛狠狠地瞪著兩人,不服氣地走開了。二人看青牛走遠了,才小心地走進了茅屋。   進了茅屋,卻發現外面只不過一個人住的茅屋,里面卻是另有乾坤,比外面大了許多倍,一個和在外面看到茅屋大小的八卦丹爐在里面的正中央,圓頂的牆壁上卻是有許多云山神仙和魔鬼戰斗的場面。   太昊一愣,常聽他娘說起太古時代的神魔大戰,神與魔同歸于盡,殘留了這個平靜的人的世界,牆角的一把發出紅色的長劍引起了太昊的注意,感覺又陌生又熟悉。   正看得入神的時候,丹爐后面走出一個仙風道骨的老人來,鶴發童顔,手中一個金絲浮沈,搭在臂上。神情悠然。   「你們來了?」   老仙翁笑呵呵地看著二人。   仙兒和太昊同時肅然起敬,說了句:「你就是老仙翁?」   老仙翁笑著點點頭說道:「我就是。」   | 然后指了指牆壁上的壁畫說道,「想必你們也聽說過神魔大戰的事情吧?」   太昊點頭說道:「聽我娘說起過,我以爲是傳說呢,還真有此事麽?」   老仙翁讓二人坐了說道:「當年,老夫還沒有煉成如今這般摸樣,神魔大戰的時候,老夫被仙人們藏在這座山上,躲過了一劫,仙人們預見,固然神魔同歸于盡,日后天地間必有一場大劫難。」   仙兒問道:「什麽大劫難?不會是魔種重生吧?」   老仙翁呵呵笑了,看著仙兒說道:「小丫頭聰明,魔種是正邪陰陽交合産物,那群惡魔何其詭詐,死而不僵,在同歸于盡的時候,把太古魔種力量集中在魔種身上,想日后東山再起,這些惡魔生前淫邪至極,其實在創世之時,並沒有惡魔,這些人也曾是神仙,但他們沖破創始之主的法則,肆意淫亂,比如父女,母子,兄妹之間竟然無恥媾和,生下一些畸形神仙,也就是惡魔的前身。」   太昊和仙兒一聽,頓時心中大驚,他們父女不也是無恥媾和麽?以后生下來的會不會也是個惡魔?   老仙翁看看二人,神情變化無常,繼續說道:「這些惡魔喪心病狂,殺死生身父母公然叛變,吸收天地間封印的黑暗力量,與神仙對抗,最終是弄得兩方同歸于盡。」   太昊心中惴惴不安,小心問道:「老仙翁,我們在路上看見一股煞氣,那會不會就是魔種?」   老仙翁點頭說道:「是的,他們本來被老夫封印在鳳凰山中,本以爲過上個許多年,正氣充塞天地,會把這些惡魔消磨干淨。可不想,老夫奉命創造的你們這些半人半神之體,卻有著與太古神仙一樣的弱點,惡魔們利用了這些弱點,加以迷惑。一年前,你們族里的副族長華月的兒子,進入了封印之地,被惡魔欺騙,和惡魔定下了盟約,惡魔讓他吃下了萬惡的合歡草,他則幫助惡魔把你們的族人一一侵蝕。」   「啊?」   太昊和仙兒面面相觑,問道:「那我們豈不是都成了惡魔的傀儡了麽?」   老仙翁搖頭道:「太昊,你記得你娘是怎麽病了的麽?」   太昊回想一下,說道:「我娘,是得了一種怪病,神農也說沒法治好,我們也不知道她得了什麽病?」   老仙翁說道:「她不是得病,她是快成仙體的人,怎麽會病呢?」   仙兒卻是恨恨說道:「那一定是華月這個惡毒女人做的好事。」   老仙翁也是搖頭說道:「也不是,她是爲了保護你們不被惡魔侵蝕,和惡魔斗法,受了重傷,華月早已經被惡魔侵蝕,所以才做下母子亂倫之事,她之所以遲遲不敢對你娘動手,是因爲魔種還沒有成熟,你娘將魔種擊退,她的力量也大減,再加上太昊殺了無名,她心痛無比,所以不敢造次。」   太昊猛然想起來,自己親手把無名殺死,但是爲什麽無名會活過來呢?他馬上問道:「老仙翁,我是親眼看見無名死去的,他爲什麽還活著?難道他沒死?」   老仙翁輕歎一口氣說道:「他死了,你們母子做得好,那無名是魔種的寄宿體,你殺了無名,魔種沒有依托,所以找了一個替身,但是這個替身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什麽?」   太昊驚得站起來,說道:「替身?」   老仙翁說道:「老夫也不知道那個世界和這個世界怎麽會連接上的?但是,無名死了是確定無疑的,無名死后,魔種意識到這個無名確實沒有多大能量可以利用,這麽輕易就被你殺死,太不堪一擊了,所以魔種找到了另外一種速成吸收能量的方法,那就是利用時空縫隙,吸收時空能量,促使自己馬上強大起來,而這個假無名就是被魔種吸進來的一個替身。如今看來,魔種已經成形了,老夫一個人只是能把潛伏期的魔種封印起來,但是對付成型的魔種,力量大大不夠啊。」   「啊?」   仙兒一下子泄氣了,說道:「那我們就沒辦法了麽?如今華月那麽猖狂,老仙翁你對付不了,那怎麽辦?」   老仙翁笑呵呵地看著二人,看得二人好像事情暴露了一般,十分不安,老仙翁搖搖頭苦笑一下說道:「華胥不愧爲我的弟子,沒能讓魔種侵蝕,可是她的方法不對,枉送了性命啊。」   太昊和仙兒聽了一陣暗傷,老仙翁突然聲色俱厲地說道:「你們兩個大膽的孽畜,做下違背人倫之事,對得起死去的華胥麽?」   太昊和仙兒大驚失色,看著老仙翁不知所措,老仙翁何等的神通,他們干什麽,老仙翁自然知道,不由得一下子跪倒在地,太昊低下頭說道:「老仙翁都已知道了,太昊無話可說,只是……只是,我們也是爲惡魔所惑,犯下大錯。」   仙兒卻是擡起頭來說道:「老仙翁,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仙兒也不后悔,我本來就仰慕爹爹,老仙翁既然知道了,爲何還叫我們上山來?想必是老仙翁已經想到了對付魔種的辦法。」   老仙翁一愣,看著仙兒微微點頭,說道:「你們不是被魔種蠱惑,是心中早已有了此種孽想,你說得對,老夫叫你們上山來,就是想以邪制邪,看在華胥的面子上,暫且饒你們犯下這大罪。」   仙兒說道:「老仙翁想我們怎麽做?」   老仙翁看著仙兒絕色面龐,自己修行一生,清心寡欲,承載了太古所有仙人們的希望,如今卻爲了對付魔種,他不得不如此了,他也是個男人,他知道太昊和仙兒父女媾和是用他的神眼所見,看到父女赤身露體,在曠野里瘋狂媾和,那一刻藏在上古神仙心中那道禁忌想法,突然打開,自己從上古到現在都沒碰過女人,男女交合竟然如此之爽,看的同時,他休養了數不清年的胯下肉棒竟然勃起來了。   他俯下身子,看著仙兒倔強的臉,思想混亂,「不,決不能破了清戒!」   但是,這個世界就要被魔種占領了,他能怎麽辦呢?再說自己在那一刻開始也想嘗嘗女人的味道。想著仙兒撅著屁股,被自己的父親那根粗大的肉棒從后面插進去,爽不可言啊。   太昊忍不住了說道:「老仙翁,你這是……」   他發現老仙翁白袍下頂起了一個帳篷,男人的直覺告訴他,這個老仙翁也想要女人了。但是那是他的女兒啊,只有自己的大肉棒可以插進去,老仙翁怎麽能這樣呢?   老仙翁那光潔的童顔卻是抹上了紅暈,有些氣喘噓噓地對仙兒說道:「我的辦法就是,就是能像你父親插進你的下面一樣,把我的仙種射進你的里面,我知道,你父親已經射進你的里面了,那只不過是在魔種迷惑你們的時候射進去的,那算是魔種之體,把我的仙種射進去,仙魔交合,生出一個不世魔嬰來。然后……」   老仙翁看看太昊,指了指牆角那把劍說道,「然后,太昊,你拿這把劍殺死魔嬰,吸干魔嬰的血,所有的力量就都在這把劍上了,這樣就可以殺死魔種,這把劍,就叫太昊劍吧。」   仙兒看著老仙翁怪異的神情,那眼神里,卻是時而明亮,時而渾濁,她的能力就是和她奶奶一樣,鼻子很靈,太昊聞不到的東西,她能聞到,很熟悉,就是她和父親被迷惑瘋狂媾和的時候,空中那股煞氣的味道,腥臊而又淫靡。   仙兒何等聰明,大驚失色,在他們上山之前,這個老仙翁已經被惡魔附身了,老仙翁雖然在做斗爭,但是體內那股欲望被激起來了,他之所以不殺他們二人,是因爲老仙翁還清醒著,但是惡魔在體內,他自己也沒辦法。   太昊有些憤怒了,指著老仙翁說道:「你不要碰我女兒!」   老仙翁突然眼睛通紅,浮沈一甩,太昊便被打倒在地,仙兒慌了,叫了一聲:「爹爹!」   再看看老仙翁又回轉成了和藹可親的模樣,眼中卻盡是情欲。臉孔扭曲起來。   「沒時間了!」   老仙翁氣喘籲籲地拉起了仙兒,清瘦干枯的雙手一下子抱住仙兒的小屁股,盡情揉捏著,隨著一聲喊叫,老仙翁胯下的肉棒「撲哧」頂破了白袍,也頂破了仙兒遮住下身的皮裙,一下子頂在了仙兒柔軟還有些紅腫的陰唇上。   仙兒低頭看的時候,發現老仙翁那粗壯的肉棒卻是如小孩子一樣鮮嫩,白淨無比,像一條玉柱,布滿著暴突的血管,不像是父親成熟的肉棒那樣有了古銅色。   「啊!」   仙兒被這突然襲擊嚇了一跳,緊緊抓住老仙翁的手,看著老仙翁只是搖頭,老仙翁卻是臉孔扭曲起來,掙扎著說道:「小妮子,委屈你了,老夫……老夫也沒辦法啊,惡魔在體內,老夫用盡平生法力壓制,爲了這個世界清平,老夫對不住你了。」   太昊爬起來,憤怒地剛要走過來,仙兒眼淚簌簌的流下來,向太昊搖搖頭,太昊站住了,仙兒用心靈傳送說道:「爹爹,女兒雖然是你的,但是爲了報仇,你且忍耐一下吧。」   太昊愣住了,等他看的時候,老仙翁笨拙地把仙兒飽滿的胸前獸皮翻起來,氣喘籲籲地,一只干瘦的大手在揉捏著仙兒的小屁股,一手揉捏著仙兒飽滿的乳房,仙兒居然動情了,「嗯嗯」地仰起頭來,小手伸下去抓住了老仙翁的白淨肉棒。   老仙翁顯然不會弄女人,在仙兒臉上亂舔著,被仙兒抓住肉棒,爽不可言,自己也不會什麽前戲,想著用神眼看見他們父女交合的姿勢,馬上把自己的肉棒拔出來,把嬌喘籲籲的仙兒翻過身來,讓仙兒趴在了一個案台上,他挺著白淨的肉棒,自己第一次玩女人,慌亂失措,把仙兒的皮裙翻在腰上,看著仙兒圓翹白嫩的小屁股,屁股蛋里夾著那個紅腫的五毛白虎小穴。   老仙翁把住仙兒的屁股,肉棒卻是在仙兒屁股上亂頂,找不到入口,仙兒被頂得迷情意亂的,轉頭嬌喘噓噓地看著老仙翁急得滿頭大汗,心里不禁好笑,這個老東西,女人都不會弄,不過他的那根肉棒倒是挺特別,嘗一嘗也無妨。   仙兒伸出手來,抓住了老仙翁的肉棒,老仙翁卻是急得說道:「怎麽弄啊?沒時間了,老夫壓制不了這些惡魔多久了,快!」   仙兒一手嬌喘籲籲地說道:「老仙翁,你別急,仙兒幫你,你告訴我,你射進去,肯定能生出一個魔嬰來麽?」   老仙翁干瘦的大手在仙兒小屁股上打了一下說道:「什麽時候了,我還能騙你麽?」   仙兒詭異一笑,一手探進自己的小腹下,青蔥玉指分開了粉嫩的陰唇,露出鮮紅的嫩肉來和一個深不見底的蠕動的肉洞。   老仙翁看得呆了,肉棒更是堅挺,「啊,這就是女人的那個,好想插進去啊。」   仙兒另一只手抓住老仙翁的肉棒,在她的陰唇里滑動著,自己也爽的「啊啊」亂叫,語不成聲地說道:「看見那個洞了麽?就是那里,你的棒子插進那里就可以了。」   「啊,是嗎?」   | 老仙翁從仙兒手中接過肉棒,來不及想了,挺著肉棒,把住仙兒的屁股,「撲哧」一聲地插進仙兒的肉洞里。   「啊!」   仙兒被這粗長的白淨肉棒層層穿越,掠過褶皺,直抵花心,又爽又痛地仰起頭大喊一聲。   「唔!」   老仙翁第一次干女人,感覺自己新鮮白淨的肉棒一下子被層層的軟肉包裹住,溫暖的洞里,褶皺百出,好像嬰兒吮吸著他,他老淚縱橫,把住仙兒的屁股卻是不會怎麽做了,自己前所未有的舒服,感歎著說道:「啊,天哪,這就是女人的那個麽?太舒服了,難怪那些叛逆的神仙都沈迷此道,老夫白活了,女人的那里居然這麽美,啊,還會蠕動,天哪,太舒服了。」   仙兒擡頭看看自己的父親,呆呆站在那里,胯下的肉棒早已經勃起,下身皮裙頂起來了,仙兒嬌媚地伸出手來說道:「爹爹,過來嘛,自己的女兒被人插,不好受了麽?」   太昊不知所措地說道:「我……仙兒,怎麽會這樣呢?」   這時候老仙翁卻是摸索著仙兒的每一寸肌膚,連連贊歎著,忙問道:「怎麽動啊?怎麽才能更舒服啊?」   仙兒轉過頭來,眯著眼睛說道:「把你的棒子抽出去,再插進來,連續地插我,你的棒子好奇怪,滑溜溜的,快動啊。」   老仙翁憨厚地點頭,把住了仙兒的屁股,無師自通地把肉棒抽出來,低頭看仙兒的粉嫩肉唇被拉平,被拉出來,自己又慢慢頂進去。隨著抽插,他感到無比舒爽,仙兒那緊致的肉唇像一張小嘴一樣,律動著他的包皮,每次大龜頭撞在花心上,龜頭麻癢無比。爽的老頭子哇哇大叫起來:「啊啊,太爽了,弄女人原來這麽爽啊,仙兒,你里面好奇怪啊,好爽啊。」   仙兒被老頭子頂得胸前奶子一晃一晃的,小嘴里「啊啊啊」地呻吟起來,撇過頭看見自己的父親傻傻地站在那里,撸動著自己的肉棒,盯著老頭子在自己女兒嫩穴里進進出出,好像自己在操干自己的女兒,雖然自己的女兒被干心里不好受,但是莫名其妙地有種變態的快感,能置身事外地看著女兒被別人干,他想著撸動的速度更快了。   「啊啊啊,爹爹,過來,女兒用嘴給你弄,啊啊啊,老仙翁,你快點,太慢了。」   仙兒被有一下沒一下地在后面干著,感到陰道里空虛無比,總沒有父親那種狂野的操干來得爽。   太昊走過去,撫摸著女兒的頭,仙兒伸手抓住父親不同的粗壯肉棒,低下頭來,輕輕含住了父親的肉棒。   「啊!仙兒,你的嘴好棒,繼續,真會弄。」   太昊看看老頭子緩慢地干著自己的女兒,心里一陣不爽,但是被女兒一含自己的肉棒,肉棒進入一個濕潤溫暖的空間,爽得抱住女兒的頭。   老仙翁把住仙兒的屁股,卻是沒規律地再仙兒陰道里胡亂沖撞著。   仙兒嘴里含著肉棒「唔唔唔」地沒有放開的意思,扭動了一下屁股說道:「老仙翁,快點啊。」   老仙翁聽話,把住屁股一下子馬達發動,一下子| 「啪啪啪啪」的幾十下操干,爽得他連連呼氣,上了年紀了,加上與魔鬼斗爭,自己體力不濟,一下子趴在了仙兒的背上。   「啊啊啊啊。太重了,就這樣啊,老仙翁,你好棒啊,好啊,啊啊,唔唔唔。」   仙兒幾乎被操的透不過起來了,放開父親的肉棒,改用手撸動起來。   「啊,仙兒,被你快咬斷了啊,你真會弄呢。」   看見女兒身下的奶子不停地搖擺,自己大手抓住揉捏著。   「怎麽不動了?老仙翁,快點啊。」   仙兒扭動著屁股,她是太想吸取老仙翁的仙種了,她可不願意就這樣被一個騷老頭子這樣操干,她是自己的爹爹的寶貝,要干也要爹爹這樣干她。   老仙翁與惡魔斗爭著,動不了了,仙兒迷醉的眼睛滴溜溜地轉,看看自己的父親,詭秘一笑,爬起身來,扶起了老仙翁,看老仙翁早已經沒有力氣,便說道:「老仙翁,弄女人爽麽?」   老仙翁糊里糊塗地點頭,手還不老實,戀戀不舍地撫摸著仙兒的小穴,水淋淋的,讓他自己的肉棒雖然很想要,但是身體無力。   仙兒把老仙翁扶著坐在地上說道:「你躺下來,只管自己舒服,其他的交給仙兒了,我會讓你舒服到死的。」   老仙翁點頭躺下了,仙兒向父親使了一個眼色,太昊不明白,被仙兒抓著肉棒拉過來,在肉棒上親了一下,含了幾下輕聲說道:「爹爹,你放心吧,這老頭子不會白玩女兒的,我要讓他付出代價。」   太昊不明白,看見女兒擡起屁股,手指分開了嬌嫩陰唇,另一手抓住老頭子的白淨肉棒,抵在穴口上,陰陰一笑,緩緩下坐。   「啊!這老頭子的那個好大啊,頂到女兒花心上了,爹爹,好舒服啊!」   仙兒的小穴完全吞下了老頭子的白淨肉棒,就開始小屁股不停地扭動起來。自己的小嘴張開來,含住父親的大肉棒,不停地吞吐著,上面的小嘴吞吐著一根古銅色的健康大肉棒,下面的小穴卻是擡起屁股,又坐下,不停地套弄著老頭子怪異的白淨大肉棒。   上面和下面的男人都爽的嘶哈亂叫,老頭子抓住仙兒的一只飽滿乳房,爽得使勁兒揉捏著,準備抓另一只,但是看見另一只被太昊抓住了,爽得也是嘶嘶地抽氣,也是使勁兒地揉捏著。   仙兒剛經人事,小穴,小嘴,飽滿的小乳房被兩個男人的兩根各具特色的肉棒,和兩只各自力道不同的大手揉捏著,爽到了骨子里,嘴里隨著自己的不停套弄「唔唔唔」地呻吟著,俏臉赤紅,奶子被抓,不能搖曳,屁股倒是自由了,一會兒上下套弄,一會兒著,一會兒坐在老頭瘦弱的腿上搖篩子一樣扭動著,不停尋找著女人交合的快樂。整個房間里響起了兩個男人舒爽的悶哼聲,和一個女人唔唔唔的呻吟,還有仙兒飽滿的會陰撞在老頭松軟的小腹上,一派淫靡的聲響。   仙兒畢竟初經人事,自己不堪兩個這樣玩弄,一下子嬌軀酥軟起來,拉住父親的大肉棒,嬌喘籲籲地看著父親說道:「爹爹,啊啊啊,啊,他怎麽還不射啊?女兒剛開苞,啊啊啊,唔,唔,唔,受不了了。」   太昊被女兒的小嘴含的龜頭麻癢,撫摸著女兒的頭,疑惑地問道:「你想干什麽?真的讓他射進你里面麽?」   仙兒看看老頭子閉著眼睛,大手捏著自己的屁股使勁兒地搖晃著,老頭子也在尋找快感,可就是不射,她有些著急了,看著父親輕聲說道:「爹爹,我……我聽族里人說,外婆是不是把一個男人吸干了,我……」   太昊終于明白了女兒的意圖,他感覺女兒這樣做不對,但是這老頭子被魔鬼附身了,一會兒如果失控了,會殺了他們兩個的,他贊賞地低頭吻了一下女兒的小嘴,在她耳邊輕聲說道:「讓他插進你最里面。」   「啊?」   仙兒不明白地說,「最里面,那不是很痛麽?」   太昊看看老仙翁沈醉地抓住仙兒的屁股自己搖動著仙兒的下身,讓他的肉棒在仙兒火熱的里面得到快感。完全沒發現他們兩說什麽。   太昊撫摸著女兒的頭說道:「爲了報仇,爲了我們能活命,你忍著點,盡量張開你最里面的開口,讓他插進去,只要他進去,那他就完了。」   仙兒冰雪聰明,俯下身子討好地在老仙翁的臉上吻了一下說道:「老仙翁,你想不想更舒服啊?」   老仙翁正在興頭上,感覺自己這麽久還不射,大概就是體內的魔鬼在作怪,讓他射不了,如果射進去,那就是魔鬼的末日。馬上頭像個搗蒜錘子一樣說道:「想,想,怎麽更舒服?」   仙兒擡起了屁股,讓老頭子的肉棒緩緩抽出來,水淋淋的,讓這麽個老頭子這樣糟蹋自己,她心里不好受,握住老頭子的肉棒,揉弄著他的卵袋,老頭子舒服得哇哇亂叫,抓住了仙兒的奶子,咬緊牙關,連連呼爽說道:「快,我要插進你里面,快射了。」   仙兒陰陰一笑,揉著卵袋,那肉棒變長了一些,自己擡起屁股,痛苦地閉上眼睛,盡量用意念想自己大姨媽來的時候,子宮口會張開的情形,那很痛,但是她香汗淋漓,銀牙碎咬,緩緩地讓肉棒插進自己緊窄的腔道里,與此同時,她的子宮口也慢慢張開了,她感覺痛不欲生了,不想再做下去了。   可是老頭子忍不住了,這丫頭這麽慢,不是很爽,把住她的屁股,向下一拉。   「啊!」   一聲撕心裂肺的痛,讓仙兒咬破了紅唇,顫抖著屁股蛋和雙手,大肉棒沒有任何預備就插進了她的子宮口。她畢竟是個小女孩,一下子委屈地看著自己的父親,淚流滿面地說道:「好痛,爹爹,仙兒好痛。」   太昊心里也有不忍,撫摸著仙兒的頭,把肉棒送進她嘴里說道:「含住爹爹的棒子,快了,馬上就好了。」   仙兒含住父親的大肉棒,緊緊含住,痛的她幾乎要咬斷父親的肉棒,手不由得就撫弄著父親的卵袋。   老頭子感覺自己的肉棒進入了一個爐膛一樣,熾熱難當,這一下子讓他清醒了,他知道仙兒要干什麽,厲吼一聲:「你要干什麽?走開!」   太昊感覺不對,馬上催促仙兒說道:「快,仙兒,他醒過來了。」   仙兒忍住痛,抓住父親的肉棒根,緊緊含住父親的肉棒,銀牙輕咬,咬得太昊顫抖了,在這樣下去,自己的肉棒會被咬斷的,但是他還是忍著,仙兒的屁股頓時像馬達一樣,就讓老頭子的肉棒在自己的子宮里抽送起來。   「啊啊,停下,小妮子,你會殺了我的,停下,啊。」   老頭子顫抖著,沒有了力氣,他本來可以推開仙兒的,但是體內的魔鬼又在做怪,里外夾擊,他終于抵不住了,抓住了仙兒屁股蛋,渾身顫抖。   仙兒「唔唔唔」地眼淚橫流,不停地套弄,自己要被撕裂一樣,但是她的嘴咬住太昊的肉棒更緊了,太昊終于怕她咬斷,推著仙兒的頭說道:「仙兒,啊啊啊,仙兒,放開,咬斷了。」   仙兒不知道哪里來的力量,子宮里的力量一旦觸發,她也控制不住,不停地套弄著,牙咬著肉棒絲毫不放松。   「啊啊,放開,射了,啊,啊天呢,你會把我吸干的,小妮子,求你了,不要殺我。」   老仙翁顫抖的手上開始湧動著肉浪,絕望地哀求著,自己顫抖地開始射了,一股股的精液不受控制地射向了仙兒子宮里,而自己的身體能量在流逝,肉體在流逝。「啊……啊……停下……」   老頭子聲音漸漸微弱,歪過頭去,看著自己的身體一點點吸干。   「唔唔唔唔……」   仙兒淒絕地悶哼著,她停不下來,子宮充滿,性快感讓她失控了,緊緊咬住父親的大肉棒。   與老頭子絕望的還有太昊,他撤不了了,女兒在他的卵袋上瘋狂揉捏著,捏得他快感連連,站不住腳,一旦站不住,就沒力氣撤離了。   「仙兒,求你,別咬了,放開,咬斷了,啊,啊,仙兒,射了,啊,啊啊啊,」   太昊緊緊抓住女兒的頭,臉孔扭曲起來,大肉棒麻癢不堪了,他想得到這種快感,顫抖著,屁股肉縮起來,看見老頭子被吸干了,自己恐懼起來,恐懼之下,自己也射了……   仙兒眼珠通紅,「唔唔唔」的聲音沒有停止,自己也來了高潮,而與父親前兩次干她的高潮不同,這種高潮讓她控制不了自己,那種排山倒海的快感讓她不能自拔。   小嘴被射滿了,嘴角流出乳白色精液,子宮被吸滿了,高潮隨之而來。   突然,仙兒,睜大眼睛,子宮口緊縮,全身打顫,銀牙像快刀一樣,小手抓住父親結實的屁股,舒服得不得了,一下子「咔嚓」一聲,自己的牙生生地切下去,陷入父親肉棒中,熱乎乎的血液和精液混合了。   太昊正沈浸射精的快感當中,突然下身傳來了撕心裂肺的痛,「啊!」   太昊猛地推開了仙兒的頭,看見仙兒像是咬了一口粗大的香腸塞在嘴里,一截血糊糊的東西,血還在流。   低頭看時,自己引以爲傲的大肉棒,盡然只剩下一半,另一半被女兒咬斷含在嘴里,太昊感覺不到痛了,麻木了,睜大眼睛,終于捂住了下身,「啊!」   的一聲慘叫倒在地上,臉色鐵青,看著仙兒迷失的樣子。   他失算了,引火燒身啊,爲了讓女兒吸干老頭子,自己也爲了女兒不疼,他以爲沒事,自己的肉棒含在女兒嘴里,很舒服,但是沒想到……   仙兒的嬌軀一顫一顫的,好久才醒過來,自己嘴里含的是什麽?吐出來一看,嚇了一跳,「啊!」   的叫了一聲,扔在地上,發現是一截肉棒,那麽熟悉,父親不久還插進自己的里面給自己的快樂。再看看父親捂著下身滿地打滾,哭天喊地。   「天哪,怎麽會這樣?爹爹。」   低頭看看身下的老人,已經成了一具干癟的屍體,一股黑氣從老人的天靈蓋溢出來,搖搖晃晃的,哀歎著,在空中消失了。   而自己的小腹這時候鼓鼓的像是懷孕了一樣,肚皮上有什麽東西在動,每動一下痛徹心扉。   嚇得仙兒從屍體上滾下來,爬上去,看太昊捂著下體的手指縫不停留出血來,他明白自己干什麽了,捂住嘴,絕望痛哭起來:「天哪,我這是干了什麽啊,爹爹,我……」   太昊已經是臉色慘白,被仙兒扶起來,仙兒泣不成聲地說道:「對不起,爹爹,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發生什麽事情了,爹爹,你還好麽?」   太昊搖搖頭,抓住仙兒的手,濁淚流下來說道:「也許這就是報應吧,我們父女不該……上天給我們的懲罰,我們失算了啊。」   仙兒看看父親的肉棒,就剩半截,還在流血,馬上撕了一塊老人身上的白袍,給太昊裹上,哭著心痛萬分,自己傾慕爹爹那麽久,沒想到,剛讓爹爹插進自己的下面,現在就剩半截了,都是她的錯。   太昊被扶著躺在地上,看著仙兒哭的不成樣子,歎一口氣,剛要說話,聽見仙兒捂住肚子慘叫一聲:「啊!爹爹,這是什麽?天哪,痛死我了,爹爹,救我啊。」   太昊慌忙扶住了仙兒,喃喃說道:「是魔嬰,他……他想從你肚子里破膛而出啊,仙兒,不要害怕,有爹爹呢。」   仙兒捂住肚子只是搖頭說道:「不用了,爹爹,讓他出來吧,你去報仇,女兒已經做錯事了,讓我死吧。」   太昊忙抱住女兒,淚流滿面說道:「不怪你,是怪爹爹自己啊,我不該啊,我答應你娘,要好好照顧你的,你是我的寶貝,我怎麽能讓你死呢?」   仙兒又是一聲慘叫,太昊無計可施,用手按住仙兒鼓起的肚子大吼一聲:「孽畜,不走人道,何須害人,你若聽我好言相勸,保住我女兒性命,我便任你驅使,你若不聽,頃刻讓你粉身碎骨。」   仙兒疼痛中看著父親,感動連連,但見那魔嬰不動了,仙兒感覺自己子宮口要張開了,疼得抓住父親的手。   「啊,爹爹,好痛啊,他從下面出來了,爹爹……」   仙兒仰頭嚎叫,花容失色,連連搖頭,低頭看自己粉嫩的陰唇大大張開,擴展到了極致,仙兒感覺要撕裂了,緊緊抓住父親的手,嚎叫不斷,香汗淋漓。   太昊抱著女兒,看見那柄劍就在跟前,悄悄地摸來藏在背后,忍著自己下身斷根之痛和女兒指甲陷入自己手上的肉的痛,呲牙咧嘴地說道:「快出來了,仙兒,加油啊。」   「啊!爹爹,好痛,這就是生孩子麽?痛死我了!」   仙兒陰唇完全張開,陰門探出一顆怪異的頭顱來,青灰色的頭,長著一雙紅彤彤的眼睛,頭上有角,搖頭晃腦地看著這個新鮮的世界,露出到脖子的時候,突然「吱吱吱」的亂叫起來。   太昊感覺這東西發現了他手中暗藏的劍,大吼一聲:「仙兒,夾緊了,不要讓他回去,否則你會被撕裂的。」   仙兒聽了忍住痛,把自己陰道猛然夾緊。小家夥被夾住了頭,回不去,在里面亂動,痛的仙兒臉色慘白,幾乎昏死過去。   太昊手起劍落,一劍下去,就在齊齊的仙兒陰唇邊上把那小東西的腦袋斬下來了。   仙兒卻是陰內被踢破,流出血來,馬上昏死過去。   「仙兒!」   太昊畢竟疼愛自己的女兒,忍著痛站起來,手伸進仙兒的陰道里,把另一半緩緩拉出來,仙兒擴張到極致的陰道口啾啾流出血來。   那一半還在亂動,太昊一劍刺在了那小東西的連接臍帶的肚臍眼上,那把劍突然亮起來,力量源源不斷地湧入劍中,隨著力量的流逝,小東西四蹄亂彈得動作越來越小,不一會兒,小東西便被吸干了,那劍突然從紅色變成了黑紅色,煞氣和仙氣交合,力量大不同于前面。   太昊興奮地哈哈大笑起來:「華月,你的末日到了!」   笑中卻是低頭看著自己的半截肉棒,說道:「真是不應該的意外啊,以后……以后讓我怎麽疼仙兒呢?還有風兒,我……」   太昊悲喜交加,且哭且笑的,一個男人的命根子沒了,得了天下有什麽用呢?   他蹲下身子撫摸著仙兒長大合不攏的陰戶,搖搖頭,外面突然聽見有人大喊:「太昊,你的死期到了。」   太昊大怒,是他們來了,看見丹爐后面挂著一件黑乎乎的黑斗篷衣服,來不及細想是什麽,馬上取來披上,裹住身子。長劍一揮,那茅屋便倒塌,面前站著十二個黝黑的怪物,陰氣森森的,紅色的眼睛,手中流溢著黑色煞氣的長劍。   十二幽鬼!   太昊長身越起,和十二幽鬼打在一處,太昊揮動霸氣十足的長劍,一劍一個幽鬼便慘叫一聲消失,太昊嘿嘿地冷笑道:「華月,你的死期到了!」   ***********************************    「啊啊啊,兒子,使勁兒舔啊,娘好爽,啊啊啊,好啊。」   我把娘的大屁股抱在我的胸前,讓娘的兩條腿架在我的肩膀上,舌頭在娘早已經淫水泛濫的白虎穴里面攪動著。   我和娘瘋狂媾和並沒有停止,當娘聽說十二幽鬼成功地闖入了天巫山,興奮地抱住正在后面操干她的我,轉過身嬌羞地說道:「你不是要玩娘的下面麽?娘讓你玩個夠。」   于是就有了我讓娘躺在床上,抱住她的大屁股,舔弄她的小穴。   娘扭動著屁股,揉動著自己的奶子,嘴里淫叫不斷,也許就是太昊快要死了,她興奮,不顧我操干她給她帶來五次的高潮,還讓我玩。   第一次這麽玩弄女人的小穴,娘的白虎小穴水汪汪的,紅豔豔的被我這個姿勢玩弄,那小穴里的淫水流不出來卻是溢滿了她的粉嫩陰道,像一口泉眼一樣還在陰道深處溢出處淫水來,讓我的舌頭在娘的小穴里攪動著,像一只饞貓一樣,伸出舌頭汲水喝。   舌頭瘋狂的攪動,淫水被擠出了陰唇,流在娘的小腹上,打濕了整個屁股。   「啊啊啊。兒子,娘好快樂,快點,太昊要死了,天下就是我們的,你盡情玩,娘是你的,快,啊啊啊,好會舔,你哪兒學的啊,好舒服啊。」   娘扭動著屁股,致使她淫水蕩漾。   我擡起頭來,咂摸著娘的滋味,少婦特有的風騷味道,從陰道口,尿道,陰蒂,逐一含住,舔弄。能玩到這麽美豔的娘,我興奮地在她的大屁股上啪啪地打了幾個巴掌。   「啊,唔唔唔,兒子,娘要來了,你舔了這麽長時間,嘗出娘的滋味來了麽?」   娘的屁股扭動的厲害,左右搖擺,嘴里「啊啊啊」大叫三聲,陰道里高潮的淫水沖出了陰門,高高射出,打在我的臉上,頹然把屁股跌在我懷里,大口喘氣,顫抖著。   我被娘勁道的高潮打得七葷八素的,打了娘一下大屁股說道:「娘,都是騷味,娘真騷。」   娘扭動了一下屁股作爲反抗,有氣無力地說道:「兒子,娘不行了,來了六次了,被你榨干了,閑會兒好麽?」   我放下娘的屁股,把她拉起來,讓她跪在床上,這個姿勢讓我想到了夢里的情景,我玩弄完媽媽的白虎穴,就是讓她跪在床上,而且娘的陰戶,紅豔豔的,水汪汪的,一張一合的勾引我,像極了夢里的媽媽,我抽一口冷氣,看來夢里都是真的,我的死期到了麽?   到了又怎麽樣呢?我老在這里,不知道怎麽回去,見不到媽媽啦,死就死,這麽美豔的少婦,撅起成熟的大屁股,讓你操干,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啊。   顧不得那些了,我撸動著肉棒,盯著娘的水汪汪的白虎穴,龜頭陷進去,溫潤舒服,把住娘的大屁股,「撲哧」一聲的清脆響聲。   「啊!」   娘本來不堪淩辱了,被這麽猛烈地插入,仰起頭來,顫抖地好想哭泣著:「兒子,饒了娘吧,娘不敢了,娘什麽都聽你的,你不要這樣對娘好麽?」   我管那些呢,馬達開足,把住娘的屁股退避三舍,長驅直入,下下到底,此次抵心。   「啊,媽媽,你好緊啊,好舒服,好舒服。」   我竟然把夢里的稱呼叫出來了。   「什麽?啊啊。嗯嗯,輕點,兒子,你叫我什麽?」   娘有些懷疑,轉過頭來,玉手推我的小腹不讓我這樣奸淫了,但是這時候放開了。   「啊,媽媽,好想你,你是兒子的女人,好緊,嘶,哦,天哪,爽死了。」   我這些天干了那麽多次娘,對娘已經失去了新鮮感,但是想起還沒有和我魚水之歡的媽媽,我現在興奮極了,眼前撅著屁股就是媽媽。   「嗯嗯嗯,兒子,你怎麽說些奇怪的話,停下好麽?我有事請問你哪,啊啊,好痛啊,求你,兒子,你到底……你到底是誰啊……」   娘終于把心中的疑惑說出來了,這些天玩弄她的招數,說那些奇怪的話,她從來沒見過的,難道兒子真的死了麽?   「不要管我,媽媽,我們終于在一起了,好爽,啊,終于能和媽媽合爲一體了。」   我沈醉了,似乎預感到自己的死期了,我竟突胡說八道起來,時空的裂縫越大了,眼前的娘成了媽媽。   「唔唔唔,你到底是誰?你不是無名,快停下來啊,啊啊啊,你到底……啊……天哪,我的兒子呢?我的無名呢?」   娘終于醒悟了,無力地推著我,不堪我的凶猛操干,一下子趴在了床上。   我跟著爬下去,撐著手臂,穿過娘肥厚的屁股蛋,大龜頭泥鳅一般地鑽進她那個紅腫的肉孔里,從上到下,打夯一般撞擊著娘的屁股蛋,大肉棒穿行其間,夾得更緊。   娘扭動著屁股,絕望嘶喊著,捶打著床,搖著頭說道:「恩嗯嗯嗯,天哪,無名,我的兒子,你真的死了麽?啊啊啊,天哪,我的兒子呢?這個人是誰啊?」   「啪啪啪啪」無休止的撞擊,無休止的插入,我似乎沒有了感覺,眼淚紛飛地砸著娘的屁股,娘的屁股紅了,扭動著,她估計心也碎了……   「媽媽,不要怕,我在這里,我會好好愛你的,媽媽,啊啊啊,讓我們永遠在一起,好緊的媽媽,永遠這樣在你的身體里。」   我的淚水滴在娘的背上……   「我的兒子呢……我的兒子呢……」   娘麻木了,被我奸淫著,也不會呻吟了,只是屁股蛋被撞擊得顫抖,大肉棒在緊致的陰道里幾乎要刮破她的褶皺了。   「你的兒子早死了,這個人,只是你兒子的替身,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和自己兒子干下這等不要臉的勾當。無恥母子!吃我一劍,永墮地獄!」   門口不知什麽時候站了一個黑色斗篷的身影,手中黑紅色的劍霸氣十足,緩緩舉起。   娘緩緩轉頭,看著劍緩緩下落,她也不反抗了,只是看著還在揮汗如雨繼續在她緊致的陰道里沖撞的我,喃喃地說道:「這個人,太像我兒子了……」   「去見你的兒子吧!」   一聲厲吼。   「撲哧」一聲劍刺入骨肉的聲音,我麻木興奮的奸淫就此一下子戛然而止,瞪著眼睛,那把劍,生生地從我的后心刺入,穿過我的胸膛,插進娘的后心。   娘口噴鮮血,叫都沒叫一聲。   我緩緩轉過頭,看清了黑斗篷的臉。   「是你!我們……我們村『貞節坊』那個黑衣人是你,你那時候……那時候還沒死。」   黑斗篷先是一愣,說道:「你到底是哪里來的?」   我慘笑著說道:「你會知道的,我們……我們還會見面的。」   黑斗篷憤恨地將劍往下一送,同時吼道:「下地獄吧!」   「啊!」   第二次的刺入,娘終于叫出聲來,緊緊地抓住我的手,歪著頭,看著緩緩倒下的我喃喃地呓語:「無名……無名……」   「唔!」   我口噴鮮血,倒下的時候,卻是把插在娘陰道里的肉棒生生全部送進,插進娘疼痛下張開的子宮口,屁眼緊縮著,顫抖著,竟然悸動著,射了!   我倒在娘的背上,臉貼著娘的臉,隨著射精顫動著,眼前娘的臉成了媽媽的臉,那麽慈愛,那麽溫柔。   「媽媽,我回來了……」

第16章 穿越回來   ***********************************     編者話:回來了,弟兄們,功過成敗任人說吧,不管了。   回來后,我也感到很親切,后悔當初不該穿越,既然穿了,那就沒什麽疑慮了,寫了那麽多,功夫不是白花的。     這章是回來后第一章,以前發過的,是第七章改寫版的,我把它算作第十六章了,稍作改動重發一下,目的是讓兄弟們能看到我回來了,不會感覺寫十七章的時候有些突兀。   至于說先前那章,勞駕版主刪除了,這大概不算是重複吧,目的是回來了,有個連接性,如果說是違反了版規,我刻意要賺點金幣什麽的,那不是我的想法。   我已經把改寫版內容刪除,免得狼友們看亂,如果這樣違反了版規,我感受懲罰。   今天發兩章是因爲,這章是以前寫好的,可能好長一段時間要構思回來的故事,等待狼友們的支持,如果支持多,我會即興更新,如果大家不喜歡回來的故事,估計我就……哈哈,盡量不會的,希望盡量支持。   右上角點紅心不費多大力氣吧,我需要的就是支持,這樣我才會有動力啊。     希望斑竹能理解啊。斑竹如果要刪除,是《白虎媽媽》第七章改寫版的,勞駕勞駕。   ***********************************     睜開眼,我又在那個不知名的天地牢房里,四周一片虛空,空蕩蕩的慘白讓我發怵。周圍牢房外面一聲聲的淒厲慘叫,何種形態的黑色煞氣,被一條明亮的裂縫倒吸了煞氣的能量,那些黑色煞氣扭曲著,試圖要抓住牢房不放,試圖要闖進來似的,嚇得我退了幾步,沒有落腳點。那些煞氣扭曲著被裂縫吸光了能量,一點點消散,變成了和周圍的慘白。   「我們不甘心!我們不甘心!小子,你壞了我們大事,我們要你死,我們……啊……我們還會見面的,到那個時候,就是你的死期……」   空渺渺的在周圍飄蕩著陰森森的聲音,漸漸消失,我懵懂地看著這一切,事情還沒完麽?   「逍遙,你在哪里啊,媽媽不相信你就這麽死了,你丟下媽媽一個人怎麽辦呢?」   我聽到這聲音,站起來,透過鐵窗,那是我熟悉的家,一個美豔的少婦坐在床上,形銷骨立的,淚流滿面。   「媽媽我在這里,我在這里呀。」   我把手探出鐵窗外,叫著媽媽,媽媽正哭著好像聽到我的聲音了。   「逍遙……你在哪里?我聽到了,你在哪兒?」   媽媽驚喜地站起來滿房子亂轉。   「我在這里,媽媽,在這里啊。」   我激動地淚流滿面,但是媽媽找不到我啊,急得我搖著鐵窗,但是還是出不去。   我這一搖晃,這個牢房卻是搖搖欲墜,頃刻崩塌了。我腳底干覺不到著落,一下子踏空了一樣,向下墜落……   墜落,不停地墜落,好像到了無間地獄一樣,永遠觸摸不到的空間,時間好像在這一刻凝結了……風,像刀一樣劃過我的臉龐,好疼,好疼,自我生在這世上,沒有過的疼痛,頭一次感覺人生的落空,沒有了著落……   突然,風,像利劍一樣,撕開了我懷里香噴噴的俏寡婦,或許是遭高空墜落中,她暫時的墜落,但是攤開的雪白胸膛,聳立著兩座晶瑩如玉的玉峰,雪白的玉峰飽滿,圓潤,怒挺著,像是玉峰上含苞待放的花蕾,那麽鮮豔……   「媽媽……」   我突然想起來媽媽比這對玉峰還雄偉挺拔的乳房,那是哺育我生命的乳房,給我少年啓蒙的一對乳房,我可以揉捏,把玩,在我手里變換各種形狀,滑膩柔軟,妙不可言。   唉,他娘的,一回來又要死,我惹誰了我!就要死了,嘗不到媽媽那香甜的乳房,看不到媽媽溫柔慈愛的絕世容顔,心中很痛,讓我嘗嘗眼前的美味,就在快死的時候,紀念一下我的媽媽,緬懷一下那在她懷里溫存的感覺。   我用盡了全部力氣,將快要離開我無力臂彎的俏寡婦摟緊,艱難地低頭,張開了嘴,含住那玉峰上的一顆蓓蕾。   啊!好香,有媽媽的味道。手抱住少女飽滿的香臀,隔著硬硬的牛仔褲,能感覺出她的柔軟和細膩,緊緊閉上眼睛……   突然,一陣柔軟的感覺流進心田,「撲通」一聲,背部被一陣柔軟濕滑,但是有強烈撞擊的感覺擊中,濺起無數水花來,這感覺讓我窒息,讓我不能再有任何意識,緊緊抱住懷中的俏寡婦,進入了無盡的黑暗中……   「叮叮……咚咚」「嘩啦,嘩啦……」   不知道過了多少時,好像是很久吧,一萬年,一千年,我不知道,我昏迷了很久。腦子里有種掙脫的意識,有種想馬上醒來,但是不知道自己還是不是活著。   「逍遙……」   朦胧的彩色夢幻般的煙霧里走出我思念的媽媽來,媽媽怎麽穿著性感的比基尼?邁著貓步,扭著雪白的屁股,眼神魅惑,充滿著淫欲,那火爆的嬌小身材,透著熟婦的騷媚的氣息,水嫩般的俏臉上抹上彩色紅暈,嬌喘籲籲地輕啓性感紅豔的嘴唇,玉手摸著才遮住她一半的雪白巨乳,搔首弄姿,媚眼相送,看著我,蛇一般地扭動著她的成熟豐滿的嬌軀。   「啊……我的兒子,從媽媽無毛肥嫩的白虎里生出來的兒子,你注定是媽媽一輩子的情人,媽媽要你,媽媽好想你,快來,逍遙,媽媽好難受,媽媽的身體只是你一個人的,任憑你一個人玩弄,把你那根大東西插進生你的地方,啊……我的兒子。」   媽媽突然舞女一般地蹲在地上,然后雙膝跪下來,向后翹著肥美雪白的屁股,舔著紅豔豔的小香舌,俏面酡紅,彈出一只手來,身體向前傾著,露出深深的乳溝。   「媽媽……」   我感覺全身燥熱起來,怎麽可能呢?媽媽平時那麽矜持,怎麽在勾引自己的兒子呢,又是做夢麽?不像,我的意識若隱若現的,伸出手來,捧住媽媽的絕世嬌豔的俏臉,抱住媽媽的頭,狠狠吻上媽媽的紅豔性感的嘴唇。   「嗯……嗯……好,好兒子,親吻媽媽,媽媽要吃掉你這個小色鬼。」   被封住媽媽香甜的嘴唇趁機在我們親吻的香甜津液空隙里說著淫言浪語。   「媽媽,我好想你,你終于想開了,我的好媽媽。」

犀利士5mg每日錠,每天固定時間服用1顆,於體內穩定維持性功能的修護與保養,用以治療真正患有輕中重度陽痿的人,90%患者幾乎完全感覺不出任何副作用,也較不需要避免其它藥物沖突,是目前唯一被多國核可能夠同時治療陽痿及男性攝護腺肥大症共病的藥,完全不影響日常生活的性功能障礙藥品 - 犀利士5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