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是使者22-25

  • 在〈兒子是使者22-25〉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性愛文學

兒子是地獄使者 第22章   “大人!用膳啦!哇!”   不知因何故會有一個女人端飯菜上來,平時都是鬼差送來的!   哎呀!我的巨龍給她看到了!   “小姐!對不起!快把門關上,我很辛苦!”   小姐進房間后馬上把門掩上。   “大人!您發生了什麽事?”   “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現在全身發熱,而且……還……!”   “大人……還……什麽……?”   “還……慾火焚身,很辛苦,你還是快走,我怕我會對妳……無禮……!”   “大人!您是否吃錯了什麽東西嗎?”   “我剛才只吃了桌上的貴花糕。”   小姐拿起湊近鼻子一嗅!   “大人!你中了萬淫散呀!”   “什麽?萬淫散?對不起,小姐我體內實在辛苦,無禮了!”   我忍受不住慾火的焚燒,只好把手伸到袍里面,捉著巨龍快速的套動,希望能把身體的慾火軀散,結果第二次的射精,巨龍還是巨龍,並沒有軟下來。   小姐看著我的手在袍里套動,不好意思的把頭轉過去,她的臉紅上一片,她看我結束動作之后,還遞上紙巾給我。   雖然我射了精,但體內丹田一樣的熱,巨龍還是了挺著,更何況現在有個女人在面前。   “不知道那個作弄我?小姐您知道嗎?這萬淫散是什麽來的?”   “大人是不是得罪判官了?萬淫散是春藥也只有他才會有!”   “是的!我很早已經得罪判官了,原來是他戲弄我。”   “他不是戲弄大人,是想害死您呀!您以爲沒事了嗎?只要您再洩多幾次精,元神就會不聚,接著就會魂飛魂散了!”   “什麽會魂飛魂散?”   “是呀!得罪判官什麽了?叫什麽名字?我想想看判官有提過您的名字嗎?”   “我叫駱小強!”   “原來大人就是駱小強!”   “小姐!妳認識我嗎?”   “我不認識大人,但您見過我妹妹,您還幫我妹妹說話,結果還慘遭判官打了一頓,我一直沒機會向您道謝!”   “什麽?原來妳就是當日那位,被他們強行拉走女孩的姐姐!”   小姐突然在我面前跪下,“是的!我代妹妹向您道歉,無辜的害您受罪了!”   “小姐請起來!不必言謝了,我也沒幫上什麽忙的,妳叫什麽名字呢?”   “大人!我叫紫媚,妹妹叫紫月。”   我身體開始很難受,只是向她點了頭,我已經不想開口,赤紅的臉滿額的汗水,這次比前兩次更嚴重,雙眼似乎在冒火,也許是房間多了一位女子吧!   桌上有壺茶便過去拚命的往肚子里灌,希望能降低體內的慾火,“大人!您不能喝水解熱,會加快藥力發作的呀!”   “那……我。該怎麽辨……?妳還是出去吧……我見女人會更加辛苦……我怕……我……會對……對妳……無禮……快出去呀……!”   我把手伸進袍內捉著巨龍。想再借手淫射精來降低慾火。紫媚見了馬上撲到我身邊,按著我的手,“大人!您不可以這樣了,會傷元神呀!”   “那……我……該……怎……麽辨……呢……?找張召重拿解藥嗎?”   “大人!沒用的,他有心害您又那會給您解藥呢?您出去便會出醜了!”   對呀!我怎麽會想不到呢?   現在我腦海想起林嫂和母親,慢慢我的腦海里都浮現她們的裸體,身體的熱更加狂升,慾火更加難以抑壓,“紫媚姐!您有什麽方法解救嗎?”   “大人!您千萬別叫我姐,我受不起的,您是使者身份,我只是……孤魂!”   “這……哎……我……怎麽會喘……氣……呢?”   “大人!這是藥發作的層次,代表危險燈號已經亮起,只要暈倒便法力全失,然后……元神……會脫離……三魂……不聚……了……!”   “那……我不就。會消……失……嗎……?”   “是的!大人!”   “有什麽方法解救我嗎?”   “有是有的,恐怕要委屈大人!”   “我不怕!只要能存在多一天,讓我衣錦還鄉便行了,因爲我有一個心願未了,所以我一定要堅持下去,怎樣委屈我都會接受,妳就請說吧!”   “大人!我想問您是否會樂意救我妹妹,逃離張召重的魔爪呢?”   “我當然樂意,要不然當日便不會惹上那死王八蛋了!”   “謝謝您!大人!只要您能救出我的妹妹,我會永遠感激您,希望您救出我妹妹后能照顧她,現在她真的很苦!”   “我答應妳!只要我有機會便會救出妳妹妹,也會照顧她!”   “謝謝您!大人!”   “那妳有什麽方法解救我?”   “這方法會委屈大人,我就告訴您吧!”   紫媚的臉立刻紅了一片,雙手也緊張而握緊起拳頭而發抖,“請妳快告訴我吧!”   “大人!這方法是……要……您……喝……下我體內的……淫水……!”

  兒子是地獄使者 第23章   “什麽?喝下妳的淫水?那不是要……?”   淫水這兩個字太誘惑了,想不到這個世紀還有淫水解毒這回事,我怎能接受這個事實呢?現在已經是飛箭射上太空了,還有淫水解毒這回事?   “大人!您怎了?您認爲很委屈吧?”   “不是!只是覺得太不可思議了,中毒不是要尋找醫生……不是大夫才對嗎?”   好像回到古時代一樣。   “大人!您別以爲我們是古代的人,我和妹妹是兩年前下來的。”   “原來妳們是兩年前下來的,淫水解毒法真的會有效嗎?”   “大人!我是無意中發現這個秘密,所以才會知道這是萬淫散。”   “那我不是要麻煩妳了嗎?”   “大人!別說麻煩!這都是妹妹讓您受害的,我怎能不幫您呢?”   “那要怎樣做好呢?妳知道……我……不會……!”   紫媚的臉突然間紅起一片,顯很更加豔麗!   “我知道大人您是童子身,要不然怎會當上使者大人呢!”   “這……真是……太……委屈……妳了……,要怎樣才有……淫……水。呢?”   “大人!這種水我知道要怎樣做就會有,問題是淫水不能接觸到空氣,會失去效果……所以要……!”   “要怎樣呢?爲什麽不能接觸空氣呢?”   “大人!藥是講究藥引,藥味和藥氣,吃下才會有效!同樣淫水是靠女人下體的尿味做引,你要用……嘴巴……直……接吸……我的……下體……取女人的陰氣,才能有效化解毒藥,一旦用碗盛起的淫水,氣味消失就無效了!”   “所以妳要我直接用嘴巴吸妳……那里……把淫水……吞下才有效?”   “嗯!是的大人!”   “那太委屈妳了!但我是童子身,沒試過用嘴巴親過女人那里呀!”   “我知道,所以我說要委屈大人了!”   “這……謝謝妳……了!”   “大人!由于我常久被判官折磨,我想很難會有快感,怕沒有淫水流出!”   “那要怎麽辨呢?我對這方面沒有經驗!”   “我想……沒。經……驗……也要試試了,大人……您……就先親親我……敏感之處吧!”   “那妳敏感之處,是身上那一個部位呢?”   “乳……頭……!”   紫媚已經羞得把頭低下了,當低頭的一刹那,她突然雙手把肩膀上的衣物,向外一撥,衣上兩旁的肩帶分開左右滑下,接著張開雙手,整件衣紗已經滑落地上,此刻紫媚赤裸真空,沒有乳罩和內褲!   想不到紫媚的乳房是那麽大,剛才在寬闊的衣紗里,根本沒有發覺到。   現在紫媚赤裸裸的站在我面前,除了一對豐滿的乳房,還有烏溜溜的陰毛!   我體內的慾火即刻狂升,汗流狹背,傻了!   “大人!您還等什麽?”   紫媚那羞羞的語氣,和低下頭那嫣紅一笑,使我不知該如何下手?   “這里呀!大人!”   紫媚的玉指在她乳頭上一指!   一位赤裸裸的美女,用手指著乳頭,還叫你過來親它,這種滋味真教我畢生難忘呀!   我拖著發熱的身軀慢慢走了過去。   紫媚見我走到她的面前,閉上了眼睛,用陶醉誘惑的語氣道:“大人!來!”   我的頭伸到紫媚的乳房,伸出了舌頭在乳頭上輕輕的舔了一下。   突然!紫媚用手把我的頭按在她的乳房上!   我只好張開了嘴巴,把整粒乳頭含在嘴巴里。   “大人!揉搓我另一邊的乳房!”   我馬上將另一只手放在紫媚另一邊的乳房上揉搓。   紫媚的乳房實在完美,揉在掌心的乳房感覺是铤而實,越揉我的慾火上升得更快,下面的巨龍剛好頂在紫媚雙腿之間。

  兒子是地獄使者 第24章   摸在紫媚雪滑的乳球上,望著她那羞人的神色,不禁使我加重手掌的力,在乳房上打圈的揉著,引得紫媚也輕叫起來,我也不道她在叫什麽,只是感覺紫媚的乳頭不停的發漲。   “大人!用力吸我的乳頭,我……好像……有快……感了……輕……輕……咬……乳……頭!”   我立刻伸長嘴巴,拚命的狂吸,接著用牙齒輕輕在紫媚發硬的乳頭上咬,“嗯……嗯……噢……!”   我越咬紫媚的叫聲就越快,而我的手在她乳房上抓一下,她的喘氣聲就會加促,這種叫聲我分不清楚,她是痛還是興奮?   沒多久我發現紫媚的手,偷偷垂下往自已的大腿上,她無意中碰到我發熱的巨龍,頓時抖了一下,接著她繼續用手摸到陰戶上面。紫媚依然不肯張開眼睛,卻道出誘惑的字句,“大人!我……下……面……已……經……動……情……出……水……了!”   “紫媚!真的?那下一步我該怎麽做呢?”   “大人……我。們先。上床……吧……!”   “好的!”   走到床邊紫媚停了下來。   “大人!您……把……衣……服……脫……了……吧……!”   我真的給體內的慾火燒昏了頭腦,竟然想不起要脫衣服呀!   脫了衣服走爬上床的時候,紫媚見了我的巨龍,臉色一變不禁的叫!   “哇……好大!”   我見紫媚的反應,想起我是赤裸著身體,不好意思的把手急忙遮掩著下體,“大人!您的身體很熱呀!”   “是的!紫媚!我開始覺得有點暈了,不知是否忍得太久了?”   “是的!剛剛大人的……前戲……也許太過劇烈,無意中令藥力加速了!”   “那……紫媚……妳剛才說……解藥……有了……是嗎……?”   “是的……不知何故……今天……覺得……容……易……動情……!”   “真的嗎?妳可別騙我高興,妳不會假裝安慰我說有解藥吧?”   “大人!我怎敢騙您呢?您看!”   紫媚將我的手引到她的下體,在她陰戶上一摸,然后害羞的道:“大人……我……下……面……是否……濕……了,有騙您……嗎?”   “真的是濕了,有水呀!妳果然沒騙我,謝謝妳!哎呀!”   “大人!您還不把手縮回來,我……羞……呀……!”   “噢……是的……一時忘了……把手縮回來!”   我摸紫媚的陰戶可能是過于興奮,突然感到頭很暈,難道是谷精上腦了?   “大人!什麽事?”   “很暈,我想剛才……摸妳……下體……引起……慾火上升吧……!”   紫媚臉色大變!   “大人!這可不行了,要快點取解藥,我怕您暈倒后,就藥石無效了!”   “紫媚!要怎樣開始呢?”   “大人!您先躺下吧!”   紫媚很細心扶我躺在床上,我的巨龍依然一柱擎天的發出霸氣!   “大人!紫媚得罪了,您就盡量吸取我身上的……解藥吧……不用忴惜我,假使解到一半就會更加麻煩,知道嗎?”   我見紫媚深情的關懷,內心實在感激,這一刹那我知道已經愛上她了!   “謝謝妳!紫媚!沒外人在的時候,妳就叫我的名字小強吧!好嗎?”   “嗯……!”   我倆四目相對,深深接了一個吻!   “小強!開始了,你記住我剛才說的話,要盡量吸我流出……來……的……淫……水,知道嗎?”   “知道了!謝謝妳紫媚!”   這回紫媚說淫水不說解藥了,相信我倆的關系又跨越了一大步。

  兒子是地獄使者 第25章   紫媚的臉色變得很害臊,她把流著汗的手緊握著我,似告訴我她很緊張!   “小強!你先閉上眼睛,我害臊!”   “好的!紫媚!我不再說感激二字了,我會說我愛妳紫媚!”   “真的?”   “真的!我愛妳!”   “謝謝!但我真希望你能早日救出我妹妹!”   “我會的!妳放心吧!”   “嗯!我相信你,快點閉上眼睛!不能再拖延時間了!”   “是的!”   我閉上眼睛后又偷偷的張開,想看紫媚到底要做些什麽?   紫媚見我閉上眼睛后,她把頭湊近在我的巨龍上看了一眼,然后用鼻子嗅了一嗅,接著她張開雙腿,跨在我的身體上后,慢慢移動位置。   “小強!你張開眼睛后別望著我,你就拚命的吸我下體的水,把我下體流出的……淫……水……趕快吞下去,直到你體內的熱消退才停止,知道嗎?”   “知道了!可是我怕我不會吸呀?”   “我會給你提示,會引導你,放心!”   “好的!”   “希望我能幫到你吧!可以張開眼睛了,你可別怕這委屈呀!”   我張開眼睛后,發現眼前是黑漆漆一片,而且有很多毛發在我嘴巴,我想起這是女人的陰戶,因爲我曾經親過林嫂陰戶,但我不可以讓紫媚知道!   想不到紫媚的陰戶兩片陰唇很紅嫩,還有一陣芳香的氣味,死了!   “紫媚!我嗅不到妳的陰戶的尿味呀!只有芳香味,會有效嗎?”   紫媚不禁笑了起來,還用嬌嬌的語氣道:“小強!一樣的啦!就是這種味道啦!你別問了,快吸吧!”   “我只是能用嘴唇吸嗎?”   “小強!你真是的還問!最好……你能……用……舌頭……舔上一……會……!”   “嗯……嗯……好的……!”   我見紫媚的陰戶流出一大片淫水,便知道她已經動情,我假裝故意戲弄她!   我不可以浪費這些淫水了,因爲現在的淫水,將會是我和母親相會的媒人!   馬上用手將紫媚兩旁陰唇撥開,伸出發熱的舌頭在中間那條隙上,重重的舔了幾下,甚至旁邊四周有水的地方也不放過,還拚命吸著紫媚的陰道口。   淫水從我的嘴巴,舌頭,吞進體內,感覺有如甘露一般的清涼,體內的熱馬上開始消退,頭腦即刻清醒不再暈了,難怪世人都喜歡和女人口交了!   我的頭腦清醒后,舌頭更加的靈活,馬上挑過去在紫媚的陰蒂上舔,利用舌尖的彈性,輕輕在陰蒂打圈的挑逗。   紫媚想不到我會這樣的挑逗,突然身體抖了一下!   “啊……你……挑到……我的敏感處……啊……來……了……快張開嘴……吸……快……!”   我馬上把嘴唇對準穴洞,拚命的狂吸,心里喊著“母親我能複活找您了呀!”   “啊……小……強……你吸。得……太好了……我……連……續丟了……兩次……快把……舌……頭……鑽……進。進面……很癢……快……我想……丟多……一次……快……!”   我見紫媚如此興奮,馬上把舌頭卷起塞進她的陰道里面,進去后把舌頭張開不停在陰道里面四處亂舔,突然,我的龜頭被一個很暖的東西套著!   原來是紫媚的嘴巴!   這感覺太舒服了!紫媚的玉指還不停的在我罩丸上輕抓,那種痕癢的感覺,讓我的巨龍不禁朝她的嘴巴挺了幾下!

犀利士5mg每日錠,每天固定時間服用1顆,於體內穩定維持性功能的修護與保養,用以治療真正患有輕中重度陽痿的人,90%患者幾乎完全感覺不出任何副作用,也較不需要避免其它藥物沖突,是目前唯一被多國核可能夠同時治療陽痿及男性攝護腺肥大症共病的藥,完全不影響日常生活的性功能障礙藥品 - 犀利士5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