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桃花劫

  • 在〈三生三世桃花劫〉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性愛文學
摘要

  「哦,就是被四海八荒眾仙口中所說的仙容第一,芳澤無加的蘭淺上仙?」

繁華過後是寂靜。

  歌舞看罷,美酒品足,眾仙從臨風閣而出,向那雲霧繚繞處行去。

  不多時,雲霧散去,忽的一片桃林閃現在眾仙眼前。

  「真是奇景,美不勝收啊!」走在最前,鶴發童顏的白衣仙者南華大仙手撫 長須嘖嘖稱贊。

  「是啊,」緊隨身後的幾位仙家也附和道,「都說這清水谷桃林的美是世間 罕有,比之那仙界十景也不相上下,我等未見之前還不敢相信,今日一見,果然 如此啊。」

  「哎,豈止是不相上下,」南華大仙又贊道,「我認為此處景觀早已超越仙 界十景,連天宮十二聖地也比之不足啊。」

  聽他如此一說,眾仙又回過頭朝位於最後的藍衣仙人贊道:「蘭和上神真是 道行高深,若非你有此等精深修為,怎會在這幽靜之處開辟出如此雅致之境。」

  蘭和微微一笑,對眾仙道:「這桃林是我清水谷一絕,但卻不是我之功勞, 其實全為舍妹之力。」

sunrise 桑瑞大藥廠自超級犀利士之後所推出的速效型果凍威而鋼,也是壯陽持久雙效,比傳統必利吉及威而鋼生效時間更快,價格上更便宜超值,對於出外約炮上賓館酒店帶出場或臨時打野炮時,是非常好用的戰鬥用藥,目前東南亞及泰國暗黑旅行團最流行必備的就是 - 果凍威而鋼雙效 (賴 avseo99 )

  「哦,就是被四海八荒眾仙口中所說的仙容第一,芳澤無加的蘭淺上仙?」

  南華大仙問道。

  「我只蘭淺一個妹妹,不是她是誰。」蘭和臉上淡淡地微笑是乎永不會消失。

  「原來如此,」旁邊一面容清秀的仙人贊道,「三萬年前小仙曾在太極宮遠 遠見一仙子,雖相隔甚遠,不見得真切,但她那舉止飄動之態如流風回雪,綽約 而立如芙蕖出淥波。當時我問我仙尊才知,她正是清水谷唯一的帝姬蘭淺上仙。

  之後是我小仙無緣,至今未能再一睹上仙仙容。」

  「莫說是你,」南華大仙道,「就連我與蘭和上神相交十數萬年,也只與蘭 淺上仙有幾個照面而已。」

  蘭和笑道:「我家小妹喜靜不喜動,不喜與人交往,每天只願呆在這桃林之 中賞花,吃酒。」

  「雖蘭淺上仙極少露面,」另一相貌清奇的仙人道,「但她的名聲早已傳遍 四海八荒,眾仙都以能見到上仙一面為莫大的福氣。」

全世界的犀利士中最便宜的就是印度桑瑞藥廠制造生產的犀利士,由於具有壯陽持久雙重功效,在歐美被稱為超級犀利士,由於價格低,時效長,服用後36小時隨心所欲,在歐美也被稱為周末藥丸,是目前CP值最佳的男性功能障礙用藥 - 超級犀利士

  「哎,都是眾仙擡愛小妹了,」蘭和道,「其實小妹怎能承受如此之厚愛呢。」

  「哎,上神過謙了,今日我等有幸受上神之邀來清水谷觀歌舞,品美酒,又 能來這外人難得一見的十里桃林,可不知能否讓蘭淺上仙與我等一見,讓我等不 留有遺憾呢?」眾仙中是南華大仙最為年長,故他開口說出了眾仙心中所想。

  「其實眾仙今日之聚舍妹也是知道的,但她素喜清靜,不願會客,我先問過 她吧。」蘭和長袖輕揮,忽的眾仙便已身處桃林之中,被灼灼桃花所圍。

  忽然,一股微風拂過,卷起地面千萬朵桃花,雖然已是雕謝之物,但漫天飛 舞的花朵卻仍如剛綻放時鮮艷,輕柔的桃花在空中飄飄蕩蕩,如一只只美麗的彩 蝶,環繞在這片桃林間隨風起伏,盤旋波動,此時此景,如夢如幻!

  眾仙被這眼前美景驚住了,個個都屏息住足,生怕自己的一呼一吸而破壞了 這絕美的畫面。

  蘭和見此卻微微搖頭,暗道:「淺淺,讓我怎麽說你為好,今日為兄可是費 了一番心思的,這個仙家都是四海八荒俊傑之姿,你居然見都不想見一下。」

  蘭和嘆了口氣,又輕輕揮揮了手,倏的之間,眾仙又已在桃林之外了。

  見眾仙驚訝,蘭和微笑道:「今日舍妹不便迎客,以後再讓她與眾位相見吧。」

樂威壯Levifil-20是治療勃起功能障礙的有效藥物,有易溶於水的特性,被視為陽痿治療具有最直接的效果。根據每個人體質差異和身體狀況,於性行為前15-30分鐘服用。比威爾剛長效約5-8小時,大多數服用者在24小時後仍具有勃起功效 - 最便宜的樂威壯

  眾仙正要相問被南華大仙搶先道:「既如此也是我等無福,等蘭淺上仙清修 之後定會有與我等相見之機的。今日我等也打擾上神多時,就此別過吧。」

  那幾位年青的仙家臉上皆有遺憾之色,但見南華大仙如此說,也都只得紛紛 拱手告辭。

  等眾仙離去後,蘭和伸手一揮,再次進入桃林之中。

  林中深處,一汪碧水,數朵桃花隨波飄蕩,泉水之旁有一平整巨石,側邊有 一株參天桃樹遮蔭,石上正斜臥一仙子,霞帔白裙,冰肌玉骨,曲線柔美,正是 先前眾仙口中的蘭淺上仙。

  突然,一個紫金葫蘆從她手中滑落,蘭淺也不由翻身去拾,卻不掉撲個空, 整個人即將從石上摔下。

  正這時,一個身影飛來,在她還未落地之時已被抱住,二人緩緩騰空後再徐 徐落地。

  「又喝得這麽醉,」蘭和笑著搖搖頭,輕輕的把她放下。

  「酒,好酒,我的酒呢?」還未清醒的蘭淺口中仍喃喃的喊著。

  「小妮子就知道喝,」蘭和在她那如玉雕的翹鼻上輕輕一刮,「害我今天又 為你白忙活一場。」

  「誰叫二哥你喜歡多管閑事啊,」蘭淺並未睜眼。

  「好啊,二哥來了你還裝睡,」蘭和笑道。

  蘭淺緩緩睜開那雙舉世無雙的眸子,閃爍著清靈的光芒,「我睡得好好的, 二哥為什麽要吵醒我。」

  「倒怪起我來了,」蘭和笑道,「幸好我來了,要是你往池那邊掉下,那可 怎麽的好。」

  蘭淺緩緩坐起,玉手蕩漾了一下池中的水波,輕聲道:「二哥,這池中水冷 嗎?」

  蘭和沈吟一會才道:「淺淺怎麽突然問起這來,難道已是想……」

  「看二哥你,」蘭淺僕的笑出聲來,「你以為我想通了去渡劫嗎?想成為你 這樣受眾仙矚目的上神嗎?我才不想呢。」

  蘭和道:「既如此,你為何特喜歡來這化生池旁喝酒睡覺呢,是不是想哪天 一不小心喝醉了掉進池子里,也就稀里糊塗的渡過劫,飛升為上神了。」

  蘭淺笑道:「這麽說,那剛才二哥可不該救我,讓我掉到池中去渡劫啊。」

  蘭和道:「渡劫可豈非兒戲,你可是是我唯一的妹妹,若沒做好充分的準備 我怎能讓你輕易嘗試。」

  蘭淺眨了眨眼,笑道:「那我可希望永遠沒有準備好。」

  蘭和笑道:」淺淺今天都十萬歲了,還和個小仙童一般。」

  蘭淺臉一紅,「我就是這樣懶散啦,你看你,成了上神有什麽好的,還不如 我在桃林中喝喝酒,賞賞花這麽自在呢。」

  蘭和從懷中取出一個寶貝遞給蘭淺,「給你的生日禮物。」

  蘭淺接過一看,是一個精致的桃花形狀的玉佩,「好漂亮,謝謝二哥。」

  蘭和道:「這玉是我在虛昆山上采集到的冰絲雪玉,再用我七七四十九天的 三花精氣所刻而成,擁有莫大的神通,能夠強身健體,逢吉化兇。」

  蘭淺把玉佩收入腰間,問道:「二哥你能跟我說說這化生池與渡劫之事嗎?」

  「你以前不是不喜歡聽這些嗎?」

  「但我今天想聽了,特別是二哥在凡間渡劫時的事,遇到過幾個美貌女子, 又留下過幾段風流情債?」

  「呵呵,你這丫頭,」蘭和笑道,「自己不願渡劫,卻又想聽別人的經歷。」

  「二哥你就說嘛,」蘭淺拉著他的手搖晃,「今天可是我的生日。」

  蘭和拗她不過,只得道:「你還記得當初是怎麽飛升上仙的嗎?」

  蘭淺點點頭道:「當時我可是受了九道天雷,若不是二哥給了我乾坤罩這個 法寶,我怕是挺不過去的,現在想起來還有些後怕。」

  蘭和道:「這就怕了啊,若與成為上神要渡的劫難來說,這九道天雷就如同 撈個癢而已。」

  蘭淺吐了下舌頭,「二哥,別說得這麽嚇人好嗎。」

  蘭和扭頭看著化生池中的碧水,緩緩說道:「任何一個上仙跳入這化生池往 下沈入數丈,都會墮入凡間,開啟一段無比艱難的渡劫之行。」

  「凡間有什麽好怕的,」蘭淺不以為然道,「我也曾數次去過凡間,也沒什 麽大不了的啊。」

  蘭和笑道:「從化生池入凡間可與你平時去凡間不同,雖然你以前去過凡間, 並且也隱藏了法力,但畢竟你是以仙人的身份遊歷,並不會遇到什麽危險,更不 會體會到一個凡人的苦難,而通過化生池入凡間後,你將會失去仙人的一切法力 與記憶。」

  「那麽說會變成一個真正的凡人啰。」

  蘭和點點頭,「你所有的修為都會消失,你會感受到做為一個凡人的無助與 無奈。你會經歷凡人的所有痛苦與磨難,嘗盡人生六苦,歷經人間的悲歡離合。」

  「那要怎樣才能渡過這個劫呢?」

  蘭和道:「通過化生池後,雖然修為全部消失了,但體內還存有一絲靈根, 你只有在人世間的經歷中通過自己的本心,再次找到這絲靈根,並不斷打磨修煉, 時機一到便可功德圓滿,飛升為上神了。」

  「好象也不是什麽很難的,」蘭淺笑道。

  蘭和看著她翹美的臉龐,正色道:「聽起確實不難,因為你現在是以仙人的 眼光看待此事,但若你真的成為凡人可就不一樣了,凡人的煩惱是伴隨他一生一 世的,他會為吃穿住行擔憂,會為功名勞神,會為富貴思慮,會為子孫操心,直 到死亡才暫時停止。但就是死了,煩惱也沒有消失,你將會進入輪回,重新來過, 一世又一世,歷經萬世而不竭。而每經歷一次輪回,你體內的靈根便會減少一分, 通過本心就越難找到,而當最後一分靈根消失後,莫說你永遠無法飛升上神了, 就是再次成為上仙也是不可能了。你將會徹底的成為一個行屍走肉的凡夫俗子, 永墮輪回。」

  蘭淺沈默了一會忽然問道:「三哥就是這樣嗎?」

  蘭和臉上光澤暗淡了下來,這個話題本是個禁忌,他們兄妹以前及少提及, 但今日已說到此處,蘭和也不想自欺欺人,便道:「仙界一天凡間一年,你三哥 進入這化生池已六萬年了,在凡間就是幾千萬年啊,他早經歷了百萬輪回了,恐 怕是……。」後面的話他不願再說。

  蘭淺自然明白,過了這麽久,三哥的那份靈根恐怕是早已消失了,但她仍不 甘心,問道:「二哥身為上神,難道就不可以想想辦法幫幫三哥嗎?」

  蘭和沈吟一下,反問道:「你也去過凡間,你覺得每次下凡有什麽區別嗎?」

  蘭淺斜著頭想了想道:「我去的幾次相隔較久,按凡間的時間算都有上百萬 年吧,幾經滄海桑田,每次的變化確實蠻大的。」

  「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哦?」蘭淺並未明白。

  蘭和又問:「你每次去凡間是怎麽去的?」

  蘭淺道:「我都是在清水谷口的飛仙臺騰雲下界去的啊,難道還有什麽別的 方法?」

  「你在騰雲前可碰觸過飛仙臺上什麽沒有?」

  「沒有,」蘭淺搖搖頭。

  蘭和笑了笑道:「那就是了,你每次去的凡間都不是一個地方?」

  「啊!」蘭淺大為驚訝。

  蘭和道:「我們仙人雖統稱下界為凡間,但凡間並不只是一個地方,它由億 萬世界所組成,每個世界都互不通往,其中之人更是不知曉相互之間的存在,仙 人下凡都要在飛仙臺確定好去往之地才不會出差錯,而你每次下凡沒有確定位置, 故都是隨機去的不同世界。」

  「居然是這樣?」蘭淺大為驚訝,「我一直以為時間隔得太久所以所見之人 之物變化很大,沒想到我去的居然是不同的凡間。」

  蘭和繼續道:「每個世界的生靈若要通往別個世界只有兩條路才行。」

  「哪兩條?」

  「一條便是修道成仙,飛升仙界,通過仙界的節點通往各個凡間世界。」

  「那另一條路是?」蘭淺又問。

  「另一條便是六道輪回,」蘭和道,「凡有生命的生靈在各自世界死後,經 過輪回,由你本身在那個世界所造的因果而轉生到別的世界變成別的生靈,或為 人,或成草木,或變畜生等等。

  「原來是這樣,」蘭淺聽後陷入沈思。

  蘭和道:「你因喜靜不喜動,極少出去,所以對這仙家都知道的事卻還不知。」

  「哎!」蘭淺長嘆一聲,「所以二哥的意思是連你都找不到三哥呢?」

  蘭和道:「通過化生池渡劫,身上的仙人氣息已滅,就是上神也無法查覺, 億萬世界,蕓蕓眾生何處以尋,況且就算是他靈根未滅,有一天他發現本心,重 新修道,被我尋到,也不可能直接幫他,最多在機緣中給他點化一下,若能悟出 他便可重登仙界,悟不出則永墮輪回。」

  「真的再沒有別的辦法嗎?」

  蘭和知道她意,便道:「若未到火侯時機,強行帶他來仙界,則我與他二人 同會遭到天道反噬,最後魂飛魄散,歸於大道。」

  曾經無數次想象能與三哥重逢的情景,但今日聽二哥這麽一說,內心的希望 已然破碎,一行清淚順著蘭淺完美的臉頰流下,在淚珠還未滴落之前卻已被蘭和 輕輕拭去。

  「別傷心,三弟只是渡劫的時間稍長一點而已,總有一天會回來的。」

  蘭淺抱著蘭和哽咽著,二人就這樣沈靜了好久。

  過了好一會蘭淺才推開蘭和,臉上已沒了傷心之情,掛著淺淺的微笑道: 「哦,對了,今天二哥帶來我桃林的那幾個小仙長什麽樣啊?」

  見她已恢複心情,蘭和也笑道:「既然叫人家小仙,你好歹也得有個長輩的 樣子啊,也出來會會他們啊。」

  「二哥也真是,」蘭淺道:「我今天都十萬歲了,居然叫些比我小幾萬歲的 小輩來與我相親,要是傳出去,可讓我這張臉在四海八荒往哪擱啊。」

  「誰叫你總是挑三撿四的」,蘭和道,「與你年齡相仿的仙家要麽已有家室, 要麽發誓獨自逍遙天地,還有就是你看不上的,我有什麽辦法啊。」

  「那我也發誓獨自逍遙天地怎麽樣?」

  「哎,又說這話,」蘭和道:「別的女仙可以,但你卻不行,你可是清水谷 唯一的帝姬蘭淺上仙啊。」

  「我不做這帝姬了怎樣。」

  「又胡說,」蘭和笑道,「清水谷是我狐族的聖地,我狐族歷來就不能沒有 帝姬的,你若不做帝姬也行,與人成親,生下幾個女兒,立一個為帝姬就可以了。

  「那還是算了,」蘭淺笑道,「我還是先做這個帝姬逍遙一段日子再說吧。」

  「難道我今天帶來的幾個小仙你真的沒一個看上的,我看其中……。」

  「沒有,沒有,」蘭淺一扭頭,嗔道:「沒一個看上的。」

  蘭淺笑著搖了搖頭。

  「哦,對了,總故著說我,」蘭淺笑道,「二哥還沒說自己在凡間渡劫時的 以情債呢?」

  「你這丫頭,」蘭和微笑著擢了一下她的額頭,「好吧,我就說說吧,想當 年我剛入凡間啊……。」

  正這時,一個小童突然跑了過來打斷了他的話,「上神,那個擎烈又來了。」

  蘭和眉頭一皺,不悅道:「就說我不在,打發他回去。」

  「怎麽回事?」蘭淺問道。

  「你不記得他了?」見妹妹搖搖頭,蘭和繼續提醒道:「三萬年,明玉仙府。」

  蘭淺思索了好一會兒,「香湘仙子的洞府?那次是我與二哥同去了幾天,當 時也沒遇到幾個人啊?」

  「看來你確實沒把這個人放在心上,」蘭和道:「你再仔細想想,當時你在 仙府後亭上是不是遇到了一個年青的仙人。」

  「哦,我記起來了,」經提醒蘭淺終於回憶起了,「那時我正在亭內休息, 遇到一個長得很清秀的小仙家直直的望著我,當時他說我長得特漂亮,問我是哪 里人,還直言說想娶我,那時我見到模樣俊俏,又顯得很可愛,便笑說等你成為 上神的那天來娶我吧,事後我只是當成一個玩笑就不記得了,」蘭淺心中一驚, 道:「怎麽,莫不是他真的飛升為上神要我來兌現承諾?那,那可怎麽辦好。」

  蘭和搖搖頭道:「他沒有飛升為上神。」

  「那就好,」蘭淺拍了拍胸口。

  蘭和道:「你當作玩笑他可沒當作玩笑,上個月他就來過一次,當時你在休 息,我也正在準備你生日的事,就沒告訴你,我見他修為雖然長進了很多,但並 沒有成為上神,你的心思我也知道,我就打發他回去了,沒想到才這麽久,他又 來了。」

  正這時,剛剛去回複的小童又跑了過來,「上,上神,他不肯走。」

  蘭淺心中不悅,從石上走下,道:「這人怎麽回事,還死皮賴臉的,直接告 訴他我不想見他,更不可能嫁給他。」

  「哎,淺淺,」蘭和阻止道,「他畢竟也是仙家,別傷了他臉面,好言勸他 回去就是了。」

  而此時,小童突然臉色發黑,整個人像斷線木偶般向下倒去。

  蘭和趕緊上前,一把扶住小童,只見小童臉上一股黑氣環繞,蘭和臉色一變, 連忙吹了口仙氣,小童臉上黑氣才漸漸消退。

  「二哥,怎麽了?」

  「別過來,」蘭和伸手阻止蘭淺靠近,一臉警覺,朝空道:「大膽!是誰敢 闖我清水谷!」說罷他朝空一指。

  伴隨一聲怪笑,一個黑影從空中落下。

  「這就是清水谷中的密境桃林?也沒什麽稀奇的嘛!」

  「擎烈!」蘭和註視著來人,「你居然敢私闖清水谷,還傷我仙童?」

  蘭淺註視著擎烈,同她記憶中那個略顯靦腆的年青仙人已感覺不同,相貌依 稀如舊,但整個人身上似乎有一股說不出的戾氣。

  「清水谷的帝姬蘭淺上仙,還是同三萬年前一樣的清美絕倫,」擎烈打量著 蘭淺,「不知你還記得小仙?」

  蘭淺冷若冰霜,「略有印象。」

  「哈哈哈,」擎烈大笑道,「當年你可親口答應要嫁給我的,如今居然說只 是略有印象?」

  「夠了!」已忍受許久的蘭和喝斥道:「你私闖清水谷,又打傷我仙童,已 是大罪,若你能誠心道歉,並答應我永遠不再來騷擾我妹,看在天族的面子上, 我便算了,如若不然……,」

  「便別怪我不客氣?哈哈,」擎烈好象並不害怕這位名震四海八荒的上神威 脅,「當時你妹妹可是答應要嫁給我的啊,難道清水谷想反悔嗎?」

  「當時我是說若你在五萬年內飛升為上神,我再考慮是否嫁給你,」蘭淺冷 冷地道,「拒我所看,你現在並沒有飛升為上神吧,何況就算你以後飛升為上神 了,我也只是說考慮而已。」

  「哼,」擎烈冷笑一聲,緩緩走了兩步,「雖說我現在沒飛升為上神,但我 已修成無上神通,莫說是上神,就是大天尊我也做得。」

  見他神情,蘭和暗暗一驚,伸手朝他一指,一股極大的陰邪之力反噬過來, 「你居然在修魔道?一個天族仙人居然修魔道,不怕天譴嗎!」

  「哈哈!」擎烈大笑道,「蘭和上神修為果然高深,何為魔道?還不是當初 混沌初分時,不願聽從你們天族、狐族指揮的仙人嗎?若當初魔族取勝,那他們 便是天族,而你們便是魔了。」

  「你已墮入魔道很深了,」蘭和道,「一個天族自甘墮落,實為可惜。」

  「假仁假義,」擎烈冷聲道,「我今日來便是要娶蘭淺上仙為妻的,若同意 便罷,若不同意,便把你這桃林化為灰燼,把你這清水谷夷為平地。」

  「好大的口氣!」蘭和冷笑道,「你以為修煉了魔道就可以無法無天了嗎!」

  一股仙氣化作無形掌力朝擎烈打去,雖似輕描淡寫,卻內含了蘭和五成的修 為,他還是看在擎烈是天族的面子上,下手留有余力。

  對這位上神的攻擊,擎烈倒也不敢怠慢,他雙手平推,一股黑氣護住全身, 火光四濺中雙方的力量碰撞得無影無蹤。

  兩人都心下暗暗吃驚,一個暗想:「確實不愧是清水谷唯一的上神,修為果 然不同凡響,我使出了魔尊當年的護身大法才勉強抵住這一擊。」

  那一個也暗想:「想不到他的魔法那麽厲害,能夠抵消我仙術而不受一點傷 害,我確實小瞧他了。」

  二人都不敢大意,相互凝視,緩緩起手,突然間一齊施法。瞬間,天昏地暗, 狂風大作,桃花亂飛。

  蘭淺在一旁看得心驚,本來她認為只要二哥一出手,擎烈必將退去,而沒想 到他居然接住了二哥一招,甚至二人能如此苦鬥多時,二哥居然不能迅速取勝。

  她知道上仙與上神之間的修為實在相差過大,自己也幫不上什麽忙,而眼下 的情形也只有在適當的時候自己才能尋找機會了。

  蘭和與擎烈鬥法越來越激烈,樹葉與花朵漫天飛舞,就連蘭淺都已看不清了, 她的心也漸漸糾結起來。

  突然,風停葉落,一個身影漸漸在林中清晰起來。

  「二哥,你沒事嗎,」蘭淺連忙跑去,但只幾步便住足了,一股巨大的恐懼 猛的浮上心頭。

  那人轉過頭,帶著詭異的笑,他!不是蘭和,而是擎烈!

  「二,二哥!」自出生以來從未有過如此大的驚恐,蘭淺大叫道,「你在哪?

  快出來啊。」

  「你別喊了,」擎烈陰森森的笑道,「他已無法回應你了。」

  「不,不可能的,」蘭淺不願也不敢相信這個十萬年來一直保護她,愛護她 的二哥,受眾仙尊崇的上神居然敗了,而且是敗在一個修了魔道的上仙手中。

  「你二哥確實厲害,」擎烈道,「若不是當初在你這個小童身上施了暗法, 他沒留意,損耗了他兩成的修為,那可能我就算用了天魔鐘也收不得他。」

  「天魔鐘?」蘭淺這才看清擎烈手中拿著一個金色的小鐘,「魔族的至寶, 早在混沌之戰時就已消失了,你從哪得來的?」

  「呵呵,」擎烈笑道,「這個容我慢慢告訴你,當然,是我在做了我的新娘 之後。」

  「新娘?你做夢!」蘭淺怒罵道,「我同你不共戴天,我定要殺了你救出二 哥。」

  「你認為有機會嗎?」擎烈道,「連名震四海八荒的蘭和上神也不是我的對 手,就憑你一個小小的上仙?」

  蘭淺沈默了,她看了一眼仍然碧綠的池水,心中升起了一個念頭。

  見她沈默不語,擎烈以為她被自己嚇住了,便換以溫情的口氣道:「淺淺, 我實在是太愛你了,若不是你二哥阻攔我見你,我不會出此下策的,但只要你跟 我成了親,以後我定會想法放你二哥出來的。」

  「你當真?」蘭淺道,「聽說被關入天魔鐘內再也沒有出來的可能了。」

  以為她被說服了,擎烈道:「那是外人不知而已,被天魔鐘吸入的仙人並非 死了,只是魂魄被封,在一定的時機時是可以重新出來的。」

  「好,」蘭淺道,「若我跟你成了親,你必定要放我二哥出來。」

  「嗯,一百年,」擎烈道,「最多一百年,我會有辦法讓你二哥出來的。」

  「你發誓,」蘭淺道,「必需用我清水谷的方式,閉上雙眼向天道發誓。」

  「好,」認為她已逃不出自己掌心了,擎烈點點頭道,「我,擎烈,向天道 發誓,待與蘭淺上仙成親後,必定在一百年內……,」

  話還未說完他便聽到風響,擎烈暗叫不好,忙睜開眼,只見蘭淺以全身之力 朝化生池中跳去,他連忙飛躍而去。

  可還是晚了一步,「撲通」一聲,水花四濺,蘭淺已沈入水中,擎烈伸手一 抓,扯下了蘭淺身上披著的粉色霞帔。

  他想也沒想跟著跳入,可剛一進入水中,四周的池水如尖刀般刺來,驚得他 連忙躍出。

  「渡劫?居然是渡劫之所,」擎烈惱怒異常,朝那棵桃樹惡狠狠的揮了一拳, 「轟」的一聲巨響,這棵參天的巨樹轟然倒塌。

  「你居然去了凡間,」擎烈恨恨的道,「想讓渡劫的方法來逃避我,蘭淺啊 蘭淺,就算你躲到了六道輪回,我也會把你找出來。」

  他看了看手中的霞帔,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蘭淺,你是躲不掉的,在凡 間億萬世界中我會把你找出來的,到那時,你再也無法離開我了,哈哈!」

  在笑聲中,桃林中的枝葉紛紛枯萎,萬年不退色的桃花漸漸暗淡無光,只有 化生池中的一汪清水依然碧綠。

  花開花謝花終落,緣起緣滅緣無窮。

犀利士5mg每日錠,每天固定時間服用1顆,於體內穩定維持性功能的修護與保養,用以治療真正患有輕中重度陽痿的人,90%患者幾乎完全感覺不出任何副作用,也較不需要避免其它藥物沖突,是目前唯一被多國核可能夠同時治療陽痿及男性攝護腺肥大症共病的藥,完全不影響日常生活的性功能障礙藥品 - 犀利士5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