墮樂,本性的覺醒——金潔篇 1-10

  • 在〈墮樂,本性的覺醒——金潔篇 1-10〉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性愛文學
摘要

  「怎麽,不說話我就拿你沒辦法了嗎?不要上課了,到我辦公室來。」金潔
冷冷地說完頭也不回的轉身就走。祝浩宇心里七上八下,只好灰溜溜地跟著,一
路上只聽見金潔的高跟鞋撞擊著地板的聲音。到了辦公室里,金潔看都不看他一
眼就坐下自顧自地改起了作業,祝浩宇卻是連大氣都不出一口,想問又怕惹惱了
她,只得在站在一旁。

 當初狗尾續貂嘗試了一下續寫班主任金潔,到後來著實是發現自己的筆力過 於堪憂,無法駕馭好第一人稱,思來想後還是索性從頭到尾全都改寫成第三人稱 算了,順帶也改動了一下文中的設定,方便自己接下來的發揮(胡扯)。

  原本改寫好的時候是想著順著之前續寫中斷的地方一篇篇連載的,然而最終 還是選擇了全部寫完後一口氣全部放出,免得萬一沒能堅持寫完反而落人嗤笑。 雖然比起連載大概會少不少回複(瘋狂暗示),不過想來還是這種形式能更讓人 喜歡吧?

  順便有的朋友可能會覺得按照這個標題來看大概還會有別的人物的篇章出現, 不過實際上那些人物還都僅存於我腦海中的設定里,暫時有的新增人物包括金潔 的妹妹(冷艷大學生),童顏巨乳的轉校生以及轉校生的母親。不過還是還是重 申一邊,這些還都僅存於鬧內設定,而且劇情大概還是會參照某幾本H漫改編, 而不是完全意義上的原創,如果各位還有興趣的話也許會在未來的某天與各位見 面(再次瘋狂暗示)。

                     ============================

               (第一章)

  「你上午去了哪里?」

  祝浩宇一進教室就看見了金潔冷若冰霜的臉,不由地暗暗叫苦。金潔是祝浩 宇的班主任老師,教英語,大概三十不到的樣子,長得雖然很嬌小但卻是出了名 的「惡毒」,他上午翹了半天的課,這下肯定是東窗事發了。

  懷著強烈的懼意,祝浩宇不敢吭聲,只是默默地低著頭,頂多也就是在心里 暗暗念叨兩句。

sunrise 桑瑞大藥廠自超級犀利士之後所推出的速效型果凍威而鋼,也是壯陽持久雙效,比傳統必利吉及威而鋼生效時間更快,價格上更便宜超值,對於出外約炮上賓館酒店帶出場或臨時打野炮時,是非常好用的戰鬥用藥,目前東南亞及泰國暗黑旅行團最流行必備的就是 - 果凍威而鋼雙效 (賴 avseo99 )

  「怎麽,不說話我就拿你沒辦法了嗎?不要上課了,到我辦公室來。」金潔 冷冷地說完頭也不回的轉身就走。祝浩宇心里七上八下,只好灰溜溜地跟著,一 路上只聽見金潔的高跟鞋撞擊著地板的聲音。到了辦公室里,金潔看都不看他一 眼就坐下自顧自地改起了作業,祝浩宇卻是連大氣都不出一口,想問又怕惹惱了 她,只得在站在一旁。

  金潔好象已經忘記了祝浩宇的存在,很懶散地靠著椅背,搭著腿,一只手熟 練地在作業本上勾畫,微微彎曲的長發沒有束起,像黑色的波浪一樣披散在纖瘦 的肩膀上,前額淩亂的發絲遮住了眼睛,看上去有些朦朧,鼻子不是很高,但很 小巧,上面有細微的雀斑,紅潤的雙唇緊緊地抿著,臉上沒有化妝,微黑皮膚散 發出健康的光澤。祝浩宇以前從沒有仔細註意過班主任老師的臉,她平時不是高 高地站在講臺前,就是在他面前嚴厲地訓話,老師對於學生,特別是表現不良的 學生而言,是絕對危險的動物,平日里祝浩宇對老師的感覺除了敵對的情緒也只 剩下那種與生俱來恐懼,所以也不曾關心老師的長相,如此近地觀察對於祝浩宇 而言還是第一次。直到此時,祝浩宇才發現如果拋開心里的厭惡感,金潔長得也 並不算難看,雖然也不是那種奪人眼球的美女,但少說也算是有七分姿色,只是 因為平日里被她辱罵太多,所以才總覺得她格外的醜惡。

  也許是覺得罰站的時間已經足夠長了,金潔終於停下了筆。

  「你退學算了,」金潔淡淡地說,聲音冷得像冰,她總是喜歡用這樣的聲音 訓話,「像你這樣的學生還上什麽學?趁早滾回家吧,學下去也只會讓你父親丟 臉。」她輕蔑地看著祝浩宇,仿佛在看一條狗。

  祝浩宇所在的學校是市里的一所重點高中,他的父親也是花了不少錢找了一 些門路才把學習成績一直不怎麽樣的祝浩宇送進了這所學校。只是祝浩宇的腦子 雖然不笨,但是心思卻總是不放在學習上,就算是來到了這樣一所重點高中,他 的成績也不見有什麽長進,在班級里常年墊底。像今天這樣被金潔羞辱也已經不 是一次兩次了,但是他卻還是感覺到了胸膛里的怒火,金潔總能找到最能刺痛人 的話,祝浩宇仿佛聽見了血管里沸騰的聲音。

  金潔並沒有覺察到什麽異常,她已經對這樣的訓斥習以為常,也許,這就是 她的工作,她的生活。其實,就算她覺察出什麽也不會怎樣,在學生面前,老師 的地位是至高無上的,這足以震懾學生的那些微不足道的憤怒。所以,她依舊用 冰冷的目光盯著祝浩宇。

  「怎麽罵你都不會有用,你這種人更本就沒有自尊,你也算是男人?」

  辦公室里的其他老師都去上課了,只有金潔下午沒課。在這段漫長的時間里, 祝浩宇只能默默忍受著,直到墻壁上的掛鐘時針終於挪過了一格。

全世界的犀利士中最便宜的就是印度桑瑞藥廠制造生產的犀利士,由於具有壯陽持久雙重功效,在歐美被稱為超級犀利士,由於價格低,時效長,服用後36小時隨心所欲,在歐美也被稱為周末藥丸,是目前CP值最佳的男性功能障礙用藥 - 超級犀利士

  金潔也許是發泄完了心中的怒火,也許是罵累了,便靠在椅背上閉目養神起 來。祝浩宇惡狠狠地盯著金潔,她所說過的每一個字像鞭子抽打他的自尊,可是 面對老師,他只有默默忍受。

  也許是面對在自己眼里仍是孩子的學生,金潔很愜意地半躺著,絲毫也沒有 顧忌,她把頭枕在椅背上,波浪的長發順著椅背垂落下披散開,長長的睫毛遮住 眼睛,微微卷曲著,嘴唇微張,露出小半截牙齒。

  「淫蕩像!」祝浩宇心底咒罵著,但目光卻不由在她身上停下。

  金潔今天穿著一套奶黃色的旗袍式連衣裙,是裙子兩側的開叉的那種,開叉 口很高,她不經意地把右腿翹在了左腿上,裙擺便完全敞開了,裹著肉色絲襪的 大腿徹底暴露在祝浩宇的目光下,他一下屏住了呼吸,目光再也舍不得離開。

  金潔的個子很矮,但坐在椅子上卻顯得腿很秀美,大腿渾圓飽滿,長筒絲襪 襪口卷起,露出了大腿根部白晰的皮膚,纖細的小腿勻稱結實,發出誘人的光澤, 小巧的腳向上勾著,乳白色的高跟涼鞋,腳跟上沒有搭上扣子,半邊懸掛在腳尖 上,露出纖美圓潤的腳踝,鞋跟很高,大約有20厘米。看著眼前的光景,祝浩 宇的下體一下頂在了牛仔褲上,不由自主地向前走了一小步。

  金潔仍熟睡著,緊身的連衣裙包裹著嬌小卻有凹凸有致的身體,高聳的雙峰 頂著衣服隨著呼吸輕微地起伏著,似乎可以看見乳頭的形狀在輕微顫動。她的連 衣裙領口和胸脯有一點空隙,隱約可以看見里面。豐滿的乳房被裹在式樣傳統的 胸罩里,只能看見雪白的乳溝,胸罩是白色的。

  祝浩宇突然感覺到體內有一股野獸般的沖動,下體似乎有液體流了出來。

  金潔卻在這時醒了。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顯然沒有發現她的學生已經靠近 了她。

樂威壯Levifil-20是治療勃起功能障礙的有效藥物,有易溶於水的特性,被視為陽痿治療具有最直接的效果。根據每個人體質差異和身體狀況,於性行為前15-30分鐘服用。比威爾剛長效約5-8小時,大多數服用者在24小時後仍具有勃起功效 - 最便宜的樂威壯

  「滾到墻邊站著去,看見你就生氣!」她仍然帶著盛怒咒罵著。

  夕陽西下,晚霞帶著淒慘的艷紅映上了天空。

  祝浩宇揉了揉站得有些酸痛的腿,透過辦公室里的玻璃窗向外望去,校園里 已經沒什麽人了。金潔也已經開始收拾包,準備回家。臨走之前,她冷漠地望了 祝浩宇一眼,冷冷地留下了一句話。

  「明天把你父親喊來,要不然不要來上課!」

  「啊……」聽到這句話,祝浩宇不禁哀呼。也許是因為曾經當兵入伍的緣故, 祝浩宇的父親對他一直都非常嚴厲,教訓起來也從來都沒有手下留情過。雖然現 在已經下海經商,整日忙於生意,很難再抽出空來管教孩子,但是父親的怒火依 舊是祝浩宇心中最大的恐懼。

  「我爸不在家,到外地出差了。」祝浩宇低著頭。

  「哦?出去了,這麽巧!好,既然你不願意讓他來,那我今晚還是直接去你 們家拜訪一下吧,省得他沒事到處跑。」金潔這方面的經驗看來一點不少,一下 就揭穿了謊言。

  祝浩宇只有呆立著,想不到金潔一定要趕盡殺絕,家訪只能使事情變得更糟。

  金潔看都不看他,徑自向外走,在門口突然停了下來,「你的事我已經上報 政教處了,看來你得在畢業前留下點回憶了,你父親也許比你更想知道這個消息。」 金潔微笑著。也許只有在這種時候,她才會有這樣的微笑。

  辦公室里的其它老師也在微笑著。

  諾大的校園仿佛只剩下一個孤寂的身影。

               (第二章)

  回家的路從未有過的漫長,祝浩宇不知怎樣向父親啟齒,說自己要被處分了 嗎?他根本無法想象自己該如何承受父親的怒火。

  複員之後沒幾年,遇上了公司改制,祝浩宇的父親不幸丟了飯碗,而他的母 親則是在家人最需要的時候拋父棄子,跟著別的男人跑了。但是這一連串打擊並 沒有打倒祝浩宇的父親,他問以前的老戰友借了一筆錢下海投資了一家工廠,賺 到了第一桶金。為了獨自撐起了這個破碎的家庭,為了能給自己的兒子創造優渥 物質條件,祝浩宇的父親幾乎是沒日沒夜地埋頭於工作之中。

  對於這個嚴厲的父親,祝浩宇雖然感到害怕,卻也無論如何都恨不起來。倒 不如說,與其說是擔心父親的怒火,還不如說是不想看到父親因此而對自己感到 失望。

  打開房門,客廳里空蕩蕩的,漆黑一片,曾祝浩宇小心翼翼地走進去,把書 包放在沙發上。

  「我回來了。」他小聲地喊了一聲。房間里依舊是沈寂。

  「呼。」

  至少不用馬上面對父親的怒火,祝浩宇吐出了一口氣,暗自慶幸了一下。

  就在這時,他的手機響了起來,是父親的電話。

  「天吶!那個賤人不會已經通知老爸了吧?」

  一陣寒意湧上心頭,祝浩宇戰戰兢兢地接通了電話,里面傳來了父親的聲音。

  「公司里有事,我今晚不回家了。你自己到外面吃晚飯,一個人在家老實點。」

  父親的話語一如既往地簡潔明了,祝浩宇卻是大大的舒了一口氣。

  天,這樣撒謊都能說準,真是太神了。

  隨口應付了一下父親,然後掛斷了電話,但是轉念一想卻又發現事情並沒有 結束啊。躲得了初一,躲不過十五。等父親他回來一樣會知道的啊!而且,要是 金潔真的就直接想辦法通知了他本人呢?

  祝浩宇心里越想越是不安,不禁又坐著發呆,思緒一片茫然。

  都是那個女人,他不又想起金潔惡毒又冷漠的表情。

  「……你根本沒自尊……」

  「……上什麽學?……滾回家算了。……」

  「……你是不是男人,啊?……」

  怒火在胸膛被點燃,婊子,賤貨,祝浩宇在心底咒罵著。

  「她以為她是誰,高中老師而已,仗著暫時是我們的老師,就無所顧忌嗎? 整天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面孔,似乎我們全是給她展現權威的工具,雖然總是說 老師是多麽神聖的職業,實際上其實也就那麽一回事而已,那副神聖的面具全是 吹捧出來的假象,總認為自己說的話好象是真理一樣,從不承認自己的錯誤,他 們自己又是什麽東西?」

  想著想著,祝浩宇不由又想起了下午辦公室里那敞開的裙擺,雪白的乳溝, 不知那連衣裙里的身體會是怎樣的?想著那是一向高高在上的老師,下午竟然在 他面前「走光」,祝浩宇的陰莖又硬了起來。

  「對,她只是一個普通人,一個普通的女人。別看在學校里一副兇神惡煞的 表情,晚上到家里還不是要一樣脫光了被男人幹,有什麽不同。」

  祝浩宇閉上了眼睛,回想著班主任老師的身體,拉開了褲子的拉鏈,幻想著 褻瀆起了在他面前神聖不可侵犯的老師。

  「啊……哦……啊……」

  「啊——我操死你——」

  祝浩宇終於長長呼出一口氣,射精的感覺讓他痛苦地扭曲著臉上的肌肉。這 是他第一次幻想著老師手淫,也是他進入中學第一次僅僅只是把班主任老師看成 一個女人。仿佛是帶著報仇的感覺進入高潮一般,有說不出的爽快。

  祝浩宇躺在了沙發上一動不動。

  「金潔,我一定會報複你!」

               (第三章)

  「叮——」

  晚上七點,祝浩宇家別墅的門鈴被人摁響了。透過貓眼一看,金潔已站在門 口。

  「這個臭婊子,真的不想放過我。」

  祝浩宇打開了門,他所面對的依舊是千年冰山般的眼神。

  金潔已換過了衣服,一身黑色。無袖的黑色薄紗襯衫緊緊貼住突出的胸脯, 勾出玲瓏的曲線,肩部的黑色薄紗可以隱約看到里面胸罩細細的帶子,也是黑色 的。絲織的超短裙,只遮住了一部分大腿。沒有穿絲襪,光著雪白的腿,黑色的 高跟涼鞋,很新潮的款式,後跟沒有鞋帶,只能像拖鞋一樣搭在腳上。也許剛洗 過澡,頭發濕漉漉的,只用一條黑色的絲巾淩亂地系著,身上一股淡淡的香水味 道。

  金潔連看都沒看他一眼,很不客氣地跨進屋來。祝浩宇輕輕關上門,轉過身, 金潔正背對他打量著屋子。

  「你家里人呢?」金潔冷冰冰地問。

  「出門有些事,馬上就回來。」祝浩宇有些緊張,但金潔並沒發覺。

  金潔毫不客氣地翹著腿坐在了沙發上,短裙能遮住的地方更少,雪白豐滿的 大腿讓祝浩宇血脈膨脹。

  「哦,我還以為真的去外地了。」金潔冷笑著。

  祝浩宇含糊地答應著,到廚房倒了一杯橙汁。

  「金老師,喝水吧。」

  「哼,現在討好我也沒用,到時候該怎麽說我還是會怎麽說,到了今天的地 步全是你咎由自取,不給你點教訓你永遠不知悔改!」她用厭惡的表情盯著祝浩 宇。

  祝浩宇同樣冷冷地響應了一聲。而後,屋子里便是一陣陰冷的沈默。

  金潔厭煩地從沙發上站起身,走向了祝浩宇的房間,渾圓的屁股扯動了短裙 的裙角,隱隱露出了黑色的內褲。

  「這是你的房間?」

  「嗯。」祝浩宇沒好氣的答應,眼睛卻還盯著她短裙下豐滿的大腿。金潔正 用不屑的眼神打量著臥房。這種眼神激起了祝浩宇下午的仇恨,他已經無法抑制 心中野性的欲望,滿腦子里只剩下了一個念頭,那就是想要幹了這個身為自己班 主任老師的女人。

  啪得一下,了臥室的門被關上了。

  「幹什麽?」金潔驚愕地轉過身。

  「操你!」祝浩宇惡狠狠地回答。

  金潔一下呆住了,一臉不知所措的樣子,可能她怎麽也沒想到一貫在自己面 前唯唯諾諾的學生敢對自己說出這樣骯臟的字眼,也有可能是被這個男生殺氣騰 騰的眼神嚇壞了。她向後仰去,只能用手扶住身後的墻保持平衡。

  祝浩宇低下頭,望著這個比自己矮上整整一個頭的女人,她平日威嚴的表情 已經被恐懼所取代,這樣的表情更讓他有一種獸性的沖動。她驚恐地仰望著那個 本應是他學生的男生,小手緊緊握成拳頭放在胸前,突起的雙峰隨著急促的呼吸 劇烈起伏著,仿佛要把那緊身的襯衫撐破。祝浩宇再也抑制不住體內狂野的烈火, 粗暴地一把從衣服上抓住了她的乳房,柔軟的感覺傳遍了手掌。平日里神聖不可 侵犯的老師,卻被自己就這樣肆意地觸摸她作為女人的身體,而且是如此敏感的 地方,強烈的犯罪感也伴隨著很大的刺激使祝浩宇興奮異常,愈發用力地搓揉了 起來。

  「啊——」金潔對祝浩宇突然的舉動絲毫沒有防備,尖叫著掙紮,可她的力 氣是那樣微弱,一下就被擠在了墻上。祝浩宇一手擠壓著她豐滿的乳房,一手伸 進了她的短裙里。

  金潔再也忍受不了這樣的淩辱,慘叫著呼救。掙紮中,她細長的鞋根一下踩 中了祝浩宇的腳面,痛得他急忙撒手,女老師乘機打開臥室門,向外跑去。

  讓她出去可就糟了!

  祝浩宇的心臟立即收縮起來,不顧一切一把扯住她的頭發,她剛想叫,膝蓋 便重重撞上了她的小腹,金潔痛地彎下了腰,連慘叫都咽了回去,緊接著一記手 刀重重切在了她的頸動脈上,讓她暈了過去。祝浩宇總算緩過一口氣,但緊張的 心還在撲通通跳,直到貼著房門聽了好一會兒,確定屋外沒人這才放下了心。

  既然做了,就只好硬著頭皮做到底了。

  祝浩宇終於下定了決心,今天就是他複仇的日子。

               (第四章)

  祝浩宇把金潔從地上抱起,緊緊觸摸一向只在自己面起板著臉的女老師香軟 的身體,使他費了好大的勁克制住體內的沖動。

  從浴室里拿出兩條浴巾把她的兩只手分別綁在了床頭的兩側,再用毛巾塞住 了她的嘴,忙了好半天終於忙完。

  金潔這時也醒了,努力想掙脫手臂上的束縛,可無濟於事。分開了的雙肩使 她的胸脯更顯高聳。

  她拼盡了所有的力氣叫著,但卻傳不出任何聲音。她略顯嫵媚的眼睛里立即 泛起絕望的淚水。

  「怎麽樣?金老師?」祝浩宇故意把老師兩個字拖得很長。

  「唔——」金潔只能發出哀鳴,眼神里又像是恐懼又像是哀求。

  這樣的神情只會讓祝浩宇更加興奮,他拿出剃須刀片,放在她的臉邊。

  「還記得你在學校里是怎樣對我的嗎?現在我要你加倍奉還!」

  「唔——」

  金潔恐懼的擺著頭,波浪的長發搖晃著。祝浩宇一把扯住她的頭發,一聲清 脆的響聲,金潔光滑的臉頰上多出五道指印。

  「現在知道害怕了嗎?你不是一直很厲害嗎?」

  金潔痛苦地搖著頭,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從臉頰上淌下。

  「你不是總愛裝成冷冰冰的樣子嗎?再兇給我看?賤貨!」

  「我讓你說話,你不許叫!」

  「你要敢叫我就讓你變得誰也認不出!」祝浩宇在她眼前揚了揚手中的刀片, 拉開了她嘴里的毛巾。

  「放開我,你想幹什麽!」金潔大聲地哭叫著。

  「啪!」又是一記耳光。

  「你以為還是學校,還在耍威風嗎?」祝浩宇一把勒住她雪白細長的喉嚨。

  「求求你,放過我吧!」金潔眼睛里又全是恐懼,淚汪汪地哀求著,此時的 她不再是在學生面前至高至上的老師了,完全是一個無助的女人。

  祝浩宇揚起了手。

  「放過你?你以前怎麽沒想過放過我?」

  「不……不要再打了……」金潔哭著說。

  「啪!」

  「啊——」

  「不要……別打了……我求你……」

  「放過你!你要聽話才行啊。」放過你說著撫摸起金潔露在裙外的大腿。

  「不,這不可以,我是你老師啊!」

  「我求求你,放過我吧!我不會報警。」

  絲毫沒有理會金潔的意思,祝浩宇的手慢慢地向上移走,金潔只能眼睜睜地 看著自己襯衫的衣扣被一個個解開,皮膚細膩的小腹上沒有什麽贅肉,雪白豐滿 的乳房被緊緊包裹在黑色的三角形胸罩里,露出了深深的乳溝,在暗紅色的臺燈 下發出誘人的光澤。祝浩宇的手掌在她的小腹上摩擦著。

  「再叫就殺了你!」

  陰森的聲音使金潔完全相信這個男生此時是什麽事情都做的出來,她恐懼地 咬著紅潤的下唇不發出聲音,又有兩粒淚珠從長長的睫毛下滾出。

  驚怖的表情更加勾起了祝浩宇的欲火。他把那還不至膝蓋的黑色紗制短裙拉 至腰間,金潔只能扭動著身體表示反抗,薄薄的黑色蕾絲花邊內褲緊緊貼在雪白 的大腿內側,女人最隱秘的私處顯得非常飽滿,略窄的三角褲的兩側露出了卷曲 的陰毛。

  「黑色的,真性感!老師穿成這樣是想給誰看啊?」

  「不,不要看!」金潔小聲地哭泣著,她怎麽也不敢想象自己竟然在學生面 前暴露自己平日只有丈夫才可以看見的地方。

  祝浩宇撫摸著她大腿內側柔軟的肌膚,金潔像觸摸到長滿觸角的昆蟲似的繃 緊了腿,但由於害怕的緣故她只是咬著唇小聲地哭泣。

  祝浩宇的手柔和地拂過了她的膝蓋,不可自制地撫摸著她雪白的腿上的每一 寸肌膚,一直摸到她穿著黑色高跟涼鞋的小腳上,光滑的腳踝潔白無暇。祝浩宇 取下了她的鞋子,玩弄起她秀氣的腳,腳趾很勻稱,像精致的雕刻。

  金潔還在啜泣著。

  祝浩宇把她的短裙從腳上扯下,金潔的下面就只剩下黑色的內褲了。

  「別碰我,求你了,我已經有丈夫了,不要,求你!」

  然而,這種話只會加重男生的欲火而已。祝浩宇拉開了褲子的拉鏈,充血的 陰莖如黑色的長槍驕傲地豎著。

  「啊——」金潔不由慘叫著。

  祝浩宇下流地用手搓揉著,金潔的臉被羞得通紅。

  緊接著,祝浩宇爬在了金潔的身體上,把她緊緊壓在床上,龜頭頂在了她的 彈性的小腹上。

  「不,你不可以……」金潔慘叫著又開始掙紮。

  「找揍嗎?」祝浩宇兇狠地威脅道。

  「唔——不要。」

  金潔的胸罩被推倒了她的腋下,巨大豐滿的乳房象得到了釋放一樣一下蹦出 來,乳頭是深紅色的,像瑪瑙一樣閃著光,祝浩宇迫不及待地緊握住這對雪白的 山峰,柔軟的觸感讓他感到異常舒適……

  「好大的乳房,老師的丈夫真是幸福啊!」

  「不!不可以!」

  祝浩宇已含住了她的乳頭,用舌尖小心地撥弄深紅的乳暈,體內的沖動讓他 不顧一切地吮吸。

  這可是一向威嚴的女老師的胸脯,祝浩宇興奮不已。

  「呃!」班主任的喉嚨了不知發出的是呻吟還是慘叫。

  「真美!」祝浩宇的喉嚨里發出了低沈地吼叫。

  「放手!」

  祝浩宇跪坐在床上,順勢扯下了她下體的三角內褲,把它拉到了膝蓋上。金 潔的陰戶完全暴露在我面前,祝浩宇的手一下插入了「黑色的草叢」中,卷曲的 陰毛糾纏著他的手指。在祝浩宇的眼前,英語老師的陰唇竟還是鮮艷的粉紅色。

  金潔又是一聲悲鳴,屈辱地閉上了眼睛。

  祝浩宇再也受不了欲火的煎熬,這樣一個少婦在自己的面前暴露著身體,而 且是自己仇恨的老師,是一個大上自己十幾歲的妙齡少婦,這樣只會使這個小男 生更有征服的欲望。帶著憤恨,祝浩宇猛地把早已經受不了粗大肉棒插入了班主 任老師的陰道里,柔軟的肉壁一下包圍了上來,他情不自禁地抽動著,雙手緊捏 著金潔柔軟的乳房。

  「不——」金潔拚盡全力般嘶叫,淚水從微腫的雙眼中湧出,把臉全都打濕 了。她拼命掙紮,但仍然無法動彈。

  祝浩宇用力地擺動著身體。

  「啊,結過婚的女人還這麽緊……」

  「啊……不能……這樣……」

  祝浩宇緊緊壓著金潔嬌小的身體,扭動著屁股。強烈的刺激使他順勢吻向了 身下的女老師,可金潔拼命地搖著頭,躲避著他的嘴唇,祝浩宇便親吻起她雪白 的喉嚨。金潔還想掙紮,可再也擺脫不開,祝浩宇瘋狂地摩擦著她光滑的臉頰, 咬著她的纖瘦的肩膀。

  「老師啊……」祝浩宇情不自禁地吟叫著

  金潔只是痛苦地扭曲著身體,小聲地哭泣。

  「爽極了!」

  「操死你!操!」

  祝浩宇粗暴地喊著,他在今天第一次進入了女人的身體,而且還是高高在上 的班主任老師。

  金潔咬著牙不發出呻吟,承受著每一下撞擊,極不配合地扭動著。

  「啊……啊……」

  「啊……啊……」

  「嗯……啊……呃……啊……」

  「嗯……嗯……啊……」

  強烈的身體快感已不許他停下,粗壯的肉棒瘋狂地頂進金潔的子宮內。

  「啊……」仿佛被電流擊中一般,祝浩宇本能地知道這是高潮來臨的前兆, 他痛苦地向後仰起了身體,吼叫起來。

  「啊……不……不要在里面……」金潔仿佛也是意識到了,努力扭著頭。

  積聚的力量一下在下面爆發,有種用盡全力後的虛脫感。

  祝浩宇又用力抽動了幾下,尋找殘余的快感。金潔一動不動地躺著,臉上還 掛著淚水,平日冰冷的眼神變得很呆滯,無神地望著天花板。掙紮一定用掉了很 多力氣,她劇烈地喘著氣,豐滿的乳房起伏著,乳頭顫抖著在燈光下閃著光。

  祝浩宇弓起了背,抽出了已經焉軟的陰莖。乳白色的混濁液體正順著雪白的 大腿流到床單上,肉棒上殘余的液體還滴到了卷曲的黑色恥毛上。只是一向是站 在講臺前莊嚴的老師竟然會有這樣被強奸後的姿勢,祝浩宇的心里有一種殘忍的 快感。

  祝浩宇解開了她手上綁著的浴巾,坐在了一旁,金潔疲憊地躺著,動都沒動, 也許被侮辱之後已經無所謂了吧。

  「怎麽樣?被自己最討厭的學生幹了感覺怎樣?」

  「畜生!」金潔沒有看他,惡狠狠地回答。

  「還這樣不知悔改!」祝浩宇的憤怒本和精液一起射出,但現在又被燃起。

  他我扯住金潔的頭發把她拉下了床,使她趴在了自己的腳下。

  「啊!」

  「還耍威風?我告訴你,這里的聲音更本傳不到外面,你叫也沒用!信不信 我讓你殘廢了。」

  「唔——」金潔低著頭啜泣,像做錯了事挨了打的孩子,她盤曲著腿脫力般 坐在地上,完全沒有了絲毫力氣,只靠手支撐著身體的重量,沾著精液的隱秘處 的黑色三角形和雪白的大腿極為耀眼,胸罩也還沒來得及穿好,被拉在乳房的上 面,半圓的乳房在胸前隆起很高的形狀,鮮紅的乳頭尖尖的。

  這個白天還擺出一副師道威嚴的老師現在只不過是一個剛被奸淫過的少婦。

  祝浩宇托起了她的下巴,醜陋的黑色陽物正耷拉在她的眼前,難聞的氣味適 使她一下皺起了鼻子。

  「老師,替我口交吧!」

  「什麽?」金潔原本無神的眼光中一下又充滿了恐懼,她怎麽也不曾想到身 為老師竟然會有人對自己說這樣的話,而且還是自己的學生。

  「我還沒爽夠啊!」祝浩宇下流地笑著。

  「不……不可以……」金潔羞紅了臉。

  「幹都幹過了,有什麽不好意思的。」

  「不……」金潔用力把下巴掙脫了祝浩宇的手。

  又是一記耳光打了過去。

  「啊——」金潔哭喊著。

  「聽話,不要自找苦吃!」祝浩宇一把捏住了她的下巴強迫她張開了嘴。

  「我不會……」金潔羞恥地閉上了眼睛。

  「沒和老公做過嗎?」

  金潔痛苦地把頭扭向了一邊,不回答。

  「嗯?」祝浩宇加重了手指的力度。

  「沒……沒有……」金潔帶著哭腔。

  「不要緊,你這種騷貨一定學得很快的。」

  祝浩宇把肉棒塞入了她的唇間。

  「唔——」金潔鼓著嘴發不出叫聲。

  「好好給我弄一弄,你要敢咬的話我叫你一輩子做不成女人!」

  肉棒在濕滑的口腔里重新勃起,巨大的龜頭一下頂住了班主任老師的喉管。

  「正好沒有洗過澡,讓你把它舔幹凈!」

  「哇!」

  金潔一下把肉棒吐了出來。

  「求求你,別在折磨我。」

  「張開嘴!」

  「不……求你……」

  「張開!」

  祝浩宇一把拉扯住她的長發,強迫她成為下跪的屈辱姿勢,充血的龜頭頂著 她的唇。

  「含住,再吐出來就對你不客氣!」

  勃起的肉棒再次插入她的雙唇。

  「吮吸它!」我命令。

  金潔的頭被祝浩宇牢牢按住,痛苦地含著巨大的肉棒,小嘴全都被塞滿,只 能發出嗚嗚的呻吟。她放棄地閉上了眼,真的吮吸起我的龜頭。

  「啊——」祝浩宇舒服地呻吟起來。

  「好極了,婊子!用舌頭舔,舔下面!」

  金潔緊緊地閉著眼,強烈的恐懼和絕望已使她沒有了反抗的信念,她伸出舌 頭,按照指示幾乎舔遍了整根肉棒。

  「舒服死了!」

  祝浩宇被強烈的快感包圍,看著班主任老師曾經冷若冰霜的臉如今卻是一副 逆來順受的痛苦表情,身為高尚職業的老師卻做著和妓女一樣的勾當。祝浩宇瘋 狂地用肉棒在金潔的小嘴里穿插,讓他舒服地大叫了起來。

  「啊……啊……哦……」

  祝浩宇低著頭,看著自己班主任老師裸露著下身跪在自己面前,粗黑的肉棒 帶著唾液從紅潤的嘴唇間進進出出。金潔幾乎已經麻木,波浪般的長發前後甩動, 黑色的襯衫敞開著,雪白的豐滿乳房在身前跳動著,祝浩宇更加興奮地用力頂著 屁股,幾乎每一下都戳進了她的喉嚨里。

  「啊……啊……啊……」

  「爽死了!」

  「啊……呃……哦……哦……啊……!」

  酸漲的肉棒很快傳來痛苦的感覺,「啊——」祝浩宇咬著牙沖刺著。

  「呃——」

  像是有電流通過,祝浩宇從頂峰一下滑落,肉棒象高壓水龍頭一樣射出了乳 白色的漿汁,全部噴在了金潔的小嘴里,有些順著金潔的下巴流了下來。

  金潔想往外吐,卻被一下捏住了腮幫。

  「喝下去!」

  金潔被強迫仰起頭,只能把精液喝下去,祝浩宇看她咽完才松開手,金潔忍 不住幹嘔起來。

  祝浩宇滿意地坐到了床邊,看著金潔像狗一樣痛苦地趴在地上,仿佛要把五 臟六肺都要嘔出來似的。她疲憊地站起了身,眼睛里已經失去了往日的光澤,她 無力地把裙子和內褲撿起,慢慢套上,再把被拉到腋下的胸罩扯下來,包住了乳 房,扣上了襯衫的紐扣,這才恢複了一絲生氣。祝浩宇又看著她穿好了高跟涼鞋, 才站起了身,拿出了早就放在一旁椅子上的數碼攝像機。

  金潔的臉色一下又變得像死人一樣難看。

  「你要報警的話,我就把這些鏡頭散布出去!」

  金潔虛脫般地靠在墻上,把頭發攏了攏,擦幹了臉上的淚水,腳步蹣跚地走 出了房間。

犀利士5mg每日錠,每天固定時間服用1顆,於體內穩定維持性功能的修護與保養,用以治療真正患有輕中重度陽痿的人,90%患者幾乎完全感覺不出任何副作用,也較不需要避免其它藥物沖突,是目前唯一被多國核可能夠同時治療陽痿及男性攝護腺肥大症共病的藥,完全不影響日常生活的性功能障礙藥品 - 犀利士5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