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稱魔女的女神

  • 在〈自稱魔女的女神〉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性愛文學
摘要

  但其實這一切都是神的小小的惡作劇。  「當初她以流水、烈焰、狂風、奔雷、光明與黑暗為物料,創造出了這個世
界,但卻以慾望對其加以引導。

 序

  「神創造了世界,創造了人類和萬物,然後她便離開了。」

  神也有自己的生活,而這個世界在剛被創造出來的時候,萬物還不足以成為 她的玩物——沒錯,神創造這個世界衹是出于好玩而已。

  「于是神決定先離開一段時間,讓生靈自由地進化,讓萬物積澱下各自的歷 史。在她眼中,衹有厚重的歷史和因此而變得扭曲的人們,才有資格供她消遣之 用。」

  不出神的預料,在她離開的百萬歲月之中,人類、精靈、獸人、魔獸、龍… …各個種族憑借各自的氣質裝點了這個世界。世界變得豐富多彩。

  「此外她還發現,在以人類為首的多數種族中都存在著供奉神的宗教。雖然 彼此的神各不相同,但無一不是聖潔和善良的代表。神被描繪成創造和拯救世界 的存在。」

  創造倒是沒錯,但為什麽是拯救呢?

  「因為世上存在著痛苦,痛苦的人們渴望拯救。」

sunrise 桑瑞大藥廠自超級犀利士之後所推出的速效型果凍威而鋼,也是壯陽持久雙效,比傳統必利吉及威而鋼生效時間更快,價格上更便宜超值,對於出外約炮上賓館酒店帶出場或臨時打野炮時,是非常好用的戰鬥用藥,目前東南亞及泰國暗黑旅行團最流行必備的就是 - 果凍威而鋼雙效 (賴 avseo99 )

  但其實這一切都是神的小小的惡作劇。

  「當初她以流水、烈焰、狂風、奔雷、光明與黑暗為物料,創造出了這個世 界,但卻以慾望對其加以引導。

  「人們的慾望得不到滿足,于是便以「拯救」作為自己的借口。

  「神意味著拯救,同時也意味著慾望本身。」

  而當她看到了對于拯救的渴望時,便覺得自己是時候回到這個由自己親手創 造的,豐富多彩的世界了。

  「拯救?這當然不是她的目的啦,她衹是去遊玩而已。」

  因為是自己所主宰的世界,所以直接以神的姿態降臨也不是不可以啦,但是 這樣就不好玩了。

  「所以還是偷偷地加入遊戲吧。」

全世界的犀利士中最便宜的就是印度桑瑞藥廠制造生產的犀利士,由於具有壯陽持久雙重功效,在歐美被稱為超級犀利士,由於價格低,時效長,服用後36小時隨心所欲,在歐美也被稱為周末藥丸,是目前CP值最佳的男性功能障礙用藥 - 超級犀利士

  唔,玩家姓名……就叫艾莉絲好了。

  「于是,我們的慾望女神便開始了她的旅程。」

  ——在回到了自己所創造的世界後,艾莉絲在自己的日記中寫下了這麽一段 中二的文字。

  正如日記中所寫的那樣,這個世界的確是艾莉絲創造的。然而,當她好不容 易完成了自己的作品,想要將自己置身其中好好欣賞時,一些事情的發生卻使她 不得不暫時離開。

  至于發生了什麽事,那就是少女的秘密了。

  ↑如果妳對上一句話的某個詞提出質疑的話,神罰將降臨在妳身上。

  額,總之這一離開,對于這個世界而言就是近百萬年。當艾莉絲回來的時候, 它已經變得面目全非了。

  雖然跟造物主的初衷有些不同,但至少這個世界比當初要熱鬧得多。

樂威壯Levifil-20是治療勃起功能障礙的有效藥物,有易溶於水的特性,被視為陽痿治療具有最直接的效果。根據每個人體質差異和身體狀況,於性行為前15-30分鐘服用。比威爾剛長效約5-8小時,大多數服用者在24小時後仍具有勃起功效 - 最便宜的樂威壯

  然而……

           ***  ***  ***

  「一個神果然還是挺無聊的啊……」

  在悄悄地降臨到世界上,隨便找了個森林深處創造了一個洋館作為住所,並 在裏面無所事事了一周後,艾莉絲得出了這樣的結論。

  所以還是去找幾個人來聊聊天吧。

  男人嘛……雖然我也不討厭,但還是算了。果然還是找一些年輕貌美的女孩 子,然後將她們好好調教一番……啊,對了,還得讓她們尊敬地稱呼我為「大小 姐」!一直想試試看這種感覺呢~嗯,就這麽決定了!

  于是,在不小心暴露自己性趣並YY好了各種各樣的調教方法後,艾莉絲開始 做起了出行的準備。

  看著大廳裏那巨大而精美的落地鏡中自己的身影,艾莉絲露出了滿意的微笑。

  除了一頭及腰的美麗黑發,女神的身體被漆黑的哥特式禮服長裙、黑色絲質 長手套與半透明的面紗包裹得嚴嚴實實,但那份妖艷的魅力卻無法被掩蓋。

  雖然大家似乎都很喜歡所謂的「哥特式」,但這個詞其實用得很籠統……究 竟什麽是哥特式?溯其本源是滅掉某個偉大帝國的西半部份的那群人中的一部分, 但後來卻在一場復興古典文化的運動中被帶有目的性地用來概括指代那之前一千 年的幾乎所有「野蠻」的文化組成,然而在經歷啟蒙再對理性變得厭倦的時候又 被用來指代一種模糊的黑暗浪漫主義,再過了不久又被東洋的某個島國用來指代 某種最早靈感源自維多利亞時代童裝的服裝風格的其中一個分支。縱使這四個意 義一脈相承,但差別還是存在的。基本上所有讀者都會以為用在這裏的是第四個 意義,但其實是第三個【X】。所以這就很麻煩,模糊的詞義能為大家的想象力 留下空間和餘地,但過分模糊的話衹會帶來誤解。而且即使這樣說了,很多讀者 仍是會偏執地采用本詞的第四個意義吧,所以本作品在以後會盡量使用更加精確 的語言,來減少這種誤解的發生。

  咳咳……扯遠了。

  總之,此刻的艾莉絲猶如一朵綻放在深淵中的黑玫瑰,要將所有看見她的人 拉入慾望的黑暗之中。

  這樣的造型不配上一把洋傘實在是對不起自己啊——艾莉絲如是想道,同時 隨手一揮,變出了一把裝飾著蕾絲的黑色洋傘。她提著裙擺在鏡前轉了一圈,然 後擺出了一個可愛的姿勢。

  「嗯嗯,非常不錯~這樣就可以出發了。」

                第1章

  森林北邊的小鎮上,一場所謂的魔女審判正在進行。

  婭克莉爾被綁在火刑架上,雙目失去了焦點。沒有人知道此刻的她在想些什 麽。

  畢竟在短短的幾天前,她衹是一個普通的賣花小女孩而已。

  由于父親的早逝,婭克莉爾和母親相依為命。雖然日子是苦了點,但依靠母 親在這個名為馬蘭的小鎮上開辦的花店,兩人倒也能平平淡淡地過活。而在母親 的悉心照料下,婭克莉爾也得以健康長大,成長為亭亭玉立的小姑娘。她那姣好 的容貌和曼妙的身材,也逐漸地讓她成為了同齡人中的焦點。

  然而,並未能等到這朵花兒真正綻放,母親便在她14歲的時候病死了。

  從此,便衹剩下了婭克莉爾一個人。

  為了守護母親留下的花店,婭克莉爾不得不比以前更賣力地工作。但是花兒 作為裝飾品,在這個相對貧困的小鎮上銷路並不好。

  那麽,當時母女倆為何要選擇開花店維生呢?

  因為她們喜歡花兒,僅此而已——至少婭克莉爾是這麽認為的。

  不過僅僅衹有喜歡是沒有用的。雖然她依舊每天細心照料著自家後院的花兒, 但很明顯生活越來越艱難了。

  家中的家具越來越少,但她對此卻無計可施。

  而眼看著就連吃飯的錢也要沒有了的時候,婭克莉爾卻生了一場大病。

  渾身沒有一點力氣,光站著都會頭暈目眩。無論如何在這種狀態下都是無法 工作的。因此婭克莉爾喝了點用平時儲存在家中的常用草藥熬成的藥湯,便迷迷 糊糊地睡了過去。

  令她感到不可思議的是,在第二天一早睜開眼睛後不久,她便發現自己的病 全好了。

  按照她之前的了解,這種疾病至少也得療養一周才能完全康復。

  這大概就是神跡吧。

  婭克莉爾對此並沒有多想,便開始做起了開店的準備。

  雖然病好了,但生活依舊不容易啊——她一邊展望著未來的生活,一邊拿著 水桶進入廚房。但就在這時,她發現了奇怪的事情。

  昨晚打算做藥湯的草藥還在,之前用自己養的花兒制作的幹花不見了。

  盡管平日不善言辭,但婭克莉爾的感覺還是很敏銳的。她馬上便意識到,她 所栽培的花兒可能有某種藥用功效。

  這一點在她接下來一個多月的試驗下得到了證實。而在此期間,她也漸漸地 發現,花兒除了用來觀賞以外,還有很多別的用途。除了用于感冒藥以外,還能 制成藥膏治療外傷;能做成除去異味的香袋,也能做成沁人心脾的花茶。

  就這樣,隨著花店商品種類的增加,婭克莉爾漸漸地也擺脫了貧困的窘境。 除了日常的工作外,她開始有空餘的時間來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而她理所當然地 把這些時間獻給了她最喜歡的花兒上。除了照料原有的品種外,婭克莉爾還嘗試 著在自家後院培育新的品種。看著自己的家成為了花的海洋,她總會情不自禁地 流露出美麗的笑容。

  而這份美麗隨著婭克莉爾和她的花店在小鎮上名氣的增大,吸引了越來越多 的追求者。

  她的美貌沒有被生活的艱難奪走,反而隨著她的成長而越發迷人。

  豐滿的雙峰,潔白無瑕的肌膚,加上在長裙下時隱時現的修長雙腿,使婭克 莉爾成為了鎮上幾乎所有年齡相近的男性愛慕的對象。

  但每一次的交往請求,都被她婉言謝絕。

  一方面,她並不是很懂戀愛這種感情,也沒有特別在意的異性;而另一方面, 她想專注于培養出更多讓人們變得幸福的花兒。

  既能過上安穩的生活,又守住了母親留下的花店,還能用自己親手栽培的花 兒幫助各種各樣的人們,婭克莉爾感到自己離幸福越來越近了。

  可災難總是會在意想不到的時候降臨。

  那一天,中央教會派來的特使來到了小鎮上。

  據說馬蘭小鎮上出現了制作毒藥蠱惑人心的魔女,因此他們奉命前來調查此 事。

  而直到他們帶著人馬來到了自家門口,婭克莉爾才忽然意識到,原來他們口 中所說的「魔女」指的就是自己。

  她被指控利用美色魅惑男人,以及私自培植蠱惑人心的毒藥。這些都是不折 不扣的魔女行徑,于是當天晚上她就被扣押起來帶走了。

  盡管婭克莉爾不斷伸冤,強調自己並沒有魅惑男人,自己培植的也衹是用于 治病的花兒,並不是什麽毒藥,但顯然沒人相信她。

  不久,婭克莉爾便得知了自己即將面臨的審判——在小鎮的廣場上被處以一 直以來魔女審判的刑罰——火刑。

  她還沒來得及對這無理的決定作出反應,更加殘酷的事情發生了。

  負責看守她的三個守衛在審判前一天晚上強姦了她。

  他們一邊咒罵她是專門誘惑男人的魔女,一邊無法抗拒誘惑將自己的下半身 捅進那未經人事的花蕊中。

  剛開始婭克莉爾還能拼命反抗,但漸漸地卻變得開始逆來順受,或者應該說 是自暴自棄吧。

  噩夢一直持續到天亮,但出人意料的是,在這整夜的蹂躪中,最後倒下的並 不是她,而是那三個男人。

  從最開始的抗拒直到後來的「享受」,婭克莉爾用一晚上的時間榨幹了他們 三人。

  或許自己真的是魔女?她不僅如此想道。不過已經無所謂了,反正人生已經 毀了。

  雖然看守已經被她「放倒」,但她卻不打算逃跑,因為她覺得自己無處可逃。

  早上,前來押送的人看到眼前的景象後,十分驚恐地給她加上了教會特制的 對魔女用的枷鎖,上面施加了特殊的魔法,據說即使是真正的魔女也無法掙脫。

  少女並沒有反抗,甚至還很主動地配合押送人。

  婭克莉爾對這個世界感到十分失望。

  在她感到絕望的時候,命運卻給了她一點希望;在她以為這個希望能帶她通 往幸福的時候,命運卻蠻不講理地將這份希望連同她本人一起帶入了深淵。

  那就願我在永恒的深淵之中,永遠不要再看見什麽光明了。

  這便是婭克莉爾在火刑架上時所想的一切,沒有對于過往的走馬燈般的回憶, 衹有無奈與失望。

  冗長的審判詞,她一點也沒聽進去。圍觀群眾的議論和謾罵都無法使她產生 任何反應,衹有雙腿之間傳來的陣陣刺痛告訴她這一切都不是夢,而精液還在其 中不斷往外流淌。

  婭克莉爾覺得自己已經被玷汙,甚至覺得就這樣被火焰凈化,也比繼續在這 個世界上遭受莫名的非難要好……

  然而——

  「可憐的孩子……居然遭到了如此的對待。人類對于美的態度就連神也搞不 懂啊……」

  忽然,婭克莉爾的腦海中傳來了一句可愛的女聲。

  腳下的稻草被點燃的同時,她猛然抬頭四處張望,想要找到聲音的來源。

  烈焰帶來的灼痛使得她原本美麗的臉龐扭曲,但並沒使她放棄尋找。

  終于,在廣場另一邊的教堂屋頂,婭克莉爾看到了一個詭異的身影。

  嬌小的身軀被黑色的華美禮服包裹,黑色陽傘下的陰影匿去了其主人的容貌, 衹有那鮮紅的雙眸散發著幽光。她的視線穿過了廣場,穿過了喧鬧的人群,穿過 了奔騰的烈焰,闖進了婭克莉爾那無助的心中。

  在那一瞬間,婭克莉爾完全被那道目光吸引住了。但身下傳來的熱與痛,很 快就使得她眼中的世界變得模糊了起來。

  也許是出于本能,她用那快被蒸幹的沙啞的聲帶,向教堂屋頂的方向,那雙 紅瞳的主人,發出了最後的呼救:

  「請……救救……我……」

  然後婭克莉爾便徹底失去了意識。

  ——

  「死了呢。」

  看著廣場上的烈焰將整個火刑架吞噬,教堂屋頂上的少女,也就是我們的女 神艾莉絲,面無表情地說出了這三個字。

  然而並沒有人回應她。寂靜的屋頂,與喧鬧的廣場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從洋館中出來後,艾莉絲想要找到最近的聚居點,但她覺得森林的泥土會弄 臟她的鞋子,于是她便直接飛到了空中。沒飛多久便看到了森林的邊緣,而在那 北邊,便是一個人類的小鎮。

  看到新發現的女神頓時變得像普通的小女孩一樣興奮,一個加速便朝小鎮飛 去,並降落在鎮內最高的建築物——也就是教堂——的樓頂。

  然後她便看到了審判的現場。

  「……這麽可愛的女孩被燒死真是太可惜了,正巧我需要一個人來和我聊聊 天,那麽就決定是妳了~」艾莉絲馬上就為自己想要新玩具找到一個借口……嗯, 一定是這樣的。

  廣場上突然刮起了一陣狂風,所有人都被吹得東倒西歪。當他們回過神來時, 卻發現火刑架上除了仍在燃燒的火焰外,已變得空無一物了。

  ——

  朦朧之中,婭克莉爾睜開了雙眼,發現自己正躺在柔軟的床鋪上。

  仔細一看,居然還是公主床。是那種自己衹在小時候的童話讀本的插圖中見 到過的,帶華蓋的公主床。

  「……我……死了嗎?」她不自覺地發出了疑問。

  「唔……這個問題不太好回答呢……但從結果來看,妳應該算是沒有死。」

  一陣可愛的聲音從身旁傳來。

  雖然渾身無力,基本無法動彈,但婭克莉爾還是盡力轉過頭,望向聲音的來 源。

  「啊……!是妳!」

  絕對沒錯,魔女審判時出現在教堂樓頂的那個人。同樣的禮服,同樣的目光, 婭克莉爾無法忘卻。

  仔細一看,眼前這個翹著腿坐在華麗椅子上的人,居然是個比自己還小的女 孩子。

  漆黑的長袖禮服綴滿了蕾絲,過膝的長裙下若隱若現的修長雙腿被黑色的絲 襪包裹,腳上是一雙帶有黑色薔薇裝飾的厚底高跟鞋。鞋跟非常高,將少女雙腿 的曲線展現得完美無瑕。

  真的被黑色包裹得嚴嚴實實呢——婭克莉爾一邊想著,一邊往上端詳起了眼 前少女的面容,然而,她瞬間就被對方的容貌驚呆了。

  黑色的長發被可愛的緞帶綁成了雙馬尾,劉海下是水靈靈的大眼睛,黑色的 雙眸將稚嫩與妖艷完美結合,水嫩的小嘴唇上抹上了紫黑色的唇彩,雖然略顯詭 異,但卻美得讓人忍不住想要……吻上去。

  明明大家都是女孩子……為什麽我會有這樣的想法?婭克莉爾盯著身前少女 開始發呆,而對方似乎在欣賞自己那剛塗上黑色指甲油的指甲,並沒有在意自己。

  而且那時明明對那鮮紅的瞳孔印象十分深刻的,怎麽現在又變成黑色了呢?

  「妳在意我的眼睛?」婭克莉爾的內心似乎被窺探了,「我眼睛的顏色可以 隨便改變啦,那時候衹是想要增添一點神秘感而已。」對方很隨意地作出了回應。

  無論哪種顏色都很美麗啊……都是我所不能企及的美麗。婭克莉爾如此想道, 並將自己和眼前的少女作對比,頓時變得自慚形穢了起來。

  「哎…不要對自己的美貌失去信心呀,否則我把妳救回來就沒有意義了。」 少女將目光從自己的指甲轉向了婭克莉爾,並露出了不懷好意的微笑。

  「是妳……救了我嗎?」

  「沒~錯~我還順便窺探了一下妳的身世呢,可憐的孩子啊。」少女說著與 自己外表不符的話,嬌小的右手開始撫摸起婭克莉爾那赤裸的身軀來。雪白的肌 膚吹彈可破,比剛出生的嬰兒還要水嫩。

  婭克莉爾下意識地想要躲開陌生人的觸摸,但卻發現自己無法動彈。

  眼看著眼前少女雙手開始攀上了自己那豐滿的胸部,婭克莉爾很快便感覺自 己的身體開始變得燥熱,嬌喘聲也漸漸止不住了。

  這樣的事情婭克莉爾並不是不懂,但現在問題在于眼前撫摸自己的人也是女 生,她為什麽要做出如此的怪異行為呢?

  「嗯…哈……請問……妳是誰?」這樣下去不行!因為自己無法動彈,婭克 莉爾試著用言語轉移對方的注意力。

  「我?」聽到婭克莉爾的問題,少女果然停下了那魔性的雙手,並將其環抱 在胸前。思考片刻後,她回答道:「我是神哦~創造這個世界的神。」

  ……婭克莉爾覺得自己聽到了一個笑話。

  在她的認知中,神是最偉大的存在。它無所不知無所不能,也是所有善的起 源與代表。

  婭克莉爾的母親還在世的時候,她們會一起祈禱,去教堂做禮拜,所以這些 基本的知識她還是知道的;雖然母親死後自己為了生計奔波,也就漸漸地沒有進 行祈禱和禮拜了。

  但至少眼前的女孩並不像神。稚嫩卻妖艷的外表,色氣的動作,在婭克莉爾 的眼中,比起自己,眼前的少女才是真正的魔女,不,也許甚至是惡魔。

  「看來妳不相信我呢……」少女露出了有點失落的表情,雙手再次觸碰婭克 莉爾,並輕輕地將她的手臂捧起,仿佛眼前的美麗肉體是一件藝術品,「妳看, 這誘人的軀體,美麗的秀發,動人的面容……都是我的作品哦~妳在最初被我帶 回來的時候,衹是一具燒焦的黑炭……我把屬于妳的一切都還給妳了啊……這樣 的事情,除了神以外,還會有誰能夠做到呢?」

  聽了眼前少女的話,婭克莉爾才開始留意起自己的身體。她發現,雖然這的 確是自己的身體,但比以前美麗多了,沒有任何皺紋與瑕疵,長時間勞動帶來的 傷疤與厚繭也不見了。但當她用餘光看向自己的頭發時,卻發出了不解的疑問: 「咦?我的頭發……變成紅色了?」

  「啊?妳的頭發不是紅色的嗎?」

  「額……不是,是普通的亞麻色。」

  「唔……看來是我看錯了……當時妳的身下火焰一直在燃燒,也許是我把火 焰倒影的紅光當成妳頭發的顏色了,這樣的話眼睛的顏色可能也搞錯了啊。」少 女眉頭略皺,左手抱于胸前,右手托著臉頰,作出一副不知是在思考還是在回憶 的表情。

  神也會犯這樣的錯誤,也會做出如此人性化的動作嗎?但是從少女所說的話 看來,她似乎真的把我的身體恢復了——婭克莉爾開始有所動搖了。

  「嘛~無所謂了,妳現在的樣子要比原來好看呢~」少女放棄了思考,重新 露出了微笑,那是對自己的作品十分滿足的表情。

  「額……」

  「那麽,是時候作正式的自我介紹了。」無視了婭克莉爾的困惑表情,少女 站了起來,用婭克莉爾倍感熟悉的眼神凝望著對方,「我叫艾莉絲,是創造這個 世界的存在,也就是妳們的創世神。」

  說罷,雙手輕輕提起黑色長裙的兩側,向婭克莉爾行了一個淑女禮。

犀利士5mg每日錠,每天固定時間服用1顆,於體內穩定維持性功能的修護與保養,用以治療真正患有輕中重度陽痿的人,90%患者幾乎完全感覺不出任何副作用,也較不需要避免其它藥物沖突,是目前唯一被多國核可能夠同時治療陽痿及男性攝護腺肥大症共病的藥,完全不影響日常生活的性功能障礙藥品 - 犀利士5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