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靈淫國 7-9

  • 在〈希靈淫國 7-9〉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性愛文學
摘要

  「阿俊!」突然從身後傳來的聲音打斷了陳俊和潘多拉低聲的交談,他回過頭去,正看
到許淺淺向他們跑來。

第007章強悍小妹

就這樣,潘多拉順利地住到了我的家中,儘管關於她的身份還是有很多解釋 不清的地方,但是陳倩似乎完全沒有介意的意思,已然將對方當成了自己的親妹 妹一樣看待,同情心爆棚的她根本不會想到自己面前的可憐的小妹妹其實是一個 多麼可怕的不明生命體。

原本陳俊還擔心在這個公民身份認證手段相當完善的年代,潘多拉的身份問 題將成為一個大麻煩,但是當潘多拉私下展示她包包裡的全套身份證明履歷證明 之後,陳俊被徹底折服了。

「這個世界的信息保存與加密技術原始而落後。」潘多拉用平淡的語氣將人 類引以為傲的現代計算機技術貶的一文不值。

如果一切就這樣發展的話,情況還稱不上太糟糕,只不過是家裡多了一個不 怎麼說話的女兒而已,甚至應該說是非常好,因為肏起她來那是相當的不錯。不 過陳俊那小子就不這麼認為了,他堅持這個小蘿莉能給我們家帶來的大麻煩。

「潘多拉,你確定要和我一起去學校?」走在上學的路上,陳俊看著潘多拉 手中的轉學證明感到一陣頭痛,這麼個不安定因素他實在不想讓她呆在人類之中 啊。不過我以希望她能盡快融入人類的藉口說服了陳俊。讓她也轉入了學校。

「身為皇帝在這個空間範圍內的唯一守護者,我必須盡可能保持在您的身邊。」 潘多拉表情不變,語氣卻讓人有種不可置疑的感覺。

「好吧好吧,不過事先告訴你的話你可要好好記著……」

sunrise 桑瑞大藥廠自超級犀利士之後所推出的速效型果凍威而鋼,也是壯陽持久雙效,比傳統必利吉及威而鋼生效時間更快,價格上更便宜超值,對於出外約炮上賓館酒店帶出場或臨時打野炮時,是非常好用的戰鬥用藥,目前東南亞及泰國暗黑旅行團最流行必備的就是 - 果凍威而鋼雙效 (賴 avseo99 )

  「阿俊!」

突然從身後傳來的聲音打斷了陳俊和潘多拉低聲的交談,他回過頭去,正看 到許淺淺向他們跑來。

「阿俊,你昨天怎麼沒來上課?也沒有請假……嗯?這個小女孩是誰啊?」

  「她叫潘莉莉,是我的妹妹。」

「你的妹妹?」許淺淺驚訝地打量著潘多拉,陳俊的身世她是知道的,因此 這個突然多出來的妹妹讓她吃了一驚,「你還有個妹妹?」

「是啊,原本我也沒有想到的。」

當下,陳俊又將關於潘多拉的身份解釋向許淺淺講了一遍,最後說道:「就 是這樣了,由於我和莉莉都是被人收養,所以我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原本應該姓 什麼,因此我也就放棄了讓莉莉改姓的想法,她姓潘,但她確實是我的親妹妹。 」

「啊——」許淺淺張大了嘴,有些不可思議地應道,像這種失散多年的兄妹 意外重逢相認的情節實在太戲劇化了,以至於一般只在電視上才可以看到,如今 就這麼活生生地發生在她的眼前,實在讓她有些不知道該怎麼反應,「真的… …很不可思議,恭喜你們啊……」

淺淺說著,一邊彎下腰來,小心地用手摸了摸潘多拉的臉頰,「你的妹妹, 真的什麼都看不見麼? 」

「是的。」,陳俊憐惜地撫mo著潘多拉的頭髮,不動聲色地將她向後拉了 一點,雖然潘多拉已經按照他說的假扮成一個盲女以掩飾她那完全無法正確聚焦 的眼睛,但是陳俊還是擔心離太近的話她會暴露。

「莉莉的視覺神經完全沒有問題,但是可能是由於劇烈的心理刺激,她現在 已經完全看不見東西了……」

陳俊也不是完全在說假話,潘多拉的這雙眼睛確實看不見任何東西,但是, 除了這雙眼睛,她開啟的一百三十二種多頻段掃描雷達可不是擺樣子的……

「是麼……可是這樣的話她應該去上盲人學校才是吧?我看她手裡拿著的轉 學證明怎麼是到咱們學校的? 」

如果她不去上學陳俊才更開心呢!

但是很明顯,這樣的話陳俊不能直接說出來。因為這個決定的做出者,他的 義父正在後面不遠處吊著,美其名曰暗中看護。

「是這樣沒錯,但是莉莉堅持要和我在一起,我也只好由著她了,而且莉莉 的自理能力是很強的,雖然困難些,但她在正常的學校裡上課還是可以的。 」

全世界的犀利士中最便宜的就是印度桑瑞藥廠制造生產的犀利士,由於具有壯陽持久雙重功效,在歐美被稱為超級犀利士,由於價格低,時效長,服用後36小時隨心所欲,在歐美也被稱為周末藥丸,是目前CP值最佳的男性功能障礙用藥 - 犀利士

淺淺哦了一聲,然後大約是意識到談論這些事情可能會傷害到面前小女孩的 內心,主動將話題轉到了別處,陳俊心裡也終於鬆了一口氣。

如果淺淺真的要對潘多拉的情況究根問底的話,他還真是要招架不住了。

「好了,」到了學校門口,許淺淺高興地拉著潘多拉的手,說道,「這裡就 是你以後要就讀的學校了,怎麼樣,還可以吧……啊,抱歉,我忘了你看不見的 ……」

「我不介意。」潘多拉平淡地說道,然後輕輕向陳俊這邊靠了靠,一副不願 和陌生人在一起的樣子。

與此同時,在我和陳俊的腦海裡同時響起了潘多拉機械的聲音:「左前方一 百七十五米,出現危險標記的碳基生命,對方有簡陋武裝,威脅等級極低,是否 現在清除? 」

「什麼?」陳俊被潘多拉的報告弄懵了,一時沒有反應過來。而我雖然知道 是怎麼回事,不過壓根就不在意。

就在這時,從左前方傳來「砰」的一聲,然後有一大群學生從旁邊的滄瀾私 立高中跑出來,其中跑在最前面的一個學生還大喊了一句:「快跑啊!他們有槍!」

  校園槍擊案?不會吧?這麼扯?陳俊有點不相信的樣子。

但發生的就是這麼扯的事情,確切地說,是一場發生在貴族學校的校園槍擊 案被他這個在附近上學的普通學生給遇上了。

隨著一陣驚叫,對面的學校裡衝出來三個高大的男人,他們每個人手中都拿 著槍支,當然,那都是真傢夥!在中間的一個壯的簡直像頭牛的男人手上,還拖 著一個明顯是學生的人,從對方已經濕透了褲子的血跡上來看,這就是剛才那聲 槍聲的受害者。

三個持槍的男人一邊挾持著人質向不遠處的一輛白色轎車衝去,一邊胡亂地 向著四周開槍,似乎是由於過於緊張,他們射出的子彈完全沒有準頭,但即便如 此,也還是有幾個學生被子彈擦中,驚叫著倒地——如果再這麼下去,隨時都可 能有學生中彈身亡的!

此刻,陳俊已經顧不上考慮這起發生在貴族學校內的槍擊案有什麼背後的故 事,聖母精神罩體的他只有一個想法:必須阻止那三個男人!否則,這裡的每一 個學生都有可能發生不測!

靠他的力量當然不可能,如果是以前的他,在這種情況下只有逃跑的份,但 現在,陳俊有了另一個選擇。

「潘多拉,你不是說希靈使徒是天生的戰鬥種族麼?你有辦法解決目前的危 機麼? 」陳俊在心中焦急地詢問道。

「接收外部指令集……模糊指令分析……執行!」

隨著潘多拉的話音落下,天空突然發生了異變!

伴隨著令人恐懼的低沈嗡鳴聲,天空迅速變成了暗紅的顏色,無數金色的條 紋逐漸在我們上方的大氣中顯現出來,最終組成了一個覆蓋整個天空的金色時鐘, 隨著時鐘的出現,周圍的事物突然靜止了下來,奔逃的學生成了一動不動的雕像, 飛揚的塵土停止在空中,表現出各種精緻的粒子云霧,飛舞在半空的紙屑也一同 詭異地靜止在原地,遠遠看上去就好像老照片上曝光不均所形成的斑點一樣。

時間靜止的同時,陳俊身邊的潘多拉-zero也進入了戰鬥模式,伴隨著 綠色的如同科幻片中電腦數據流一樣的東西流過,一件銀色的貼身合金戰甲出現 在潘多拉身上,半透明的淡綠色面罩遮住了她鼻樑往下的面容,只留下一雙已經 變異的、沒有瞳仁的紫紅色眼睛,冷靜地註視著前方。

陳俊上下打量了一下穿著緊身合金戰甲的潘多拉,鬼使神差地冒出一句: 「果然——完全沒有發育。」

第一次在現實中見到這麼誇張的情景,陳俊居然還能這麼冷靜,應該說他的 神經實在粗大麼?

潘多拉並沒有理會陳俊的評價,而是繼續用冰冷的視線盯著前方。

此情此景之下,他只能感嘆:科幻,這景像簡直太科幻了……

第008章人形兵器

隨著時空的靜止,所有人都詭異地停在原地,只有那三個持槍暴徒例外。

樂威壯Levifil-20是治療勃起功能障礙的有效藥物,有易溶於水的特性,被視為陽痿治療具有最直接的效果。根據每個人體質差異和身體狀況,於性行為前15-30分鐘服用。比威爾剛長效約5-8小時,大多數服用者在24小時後仍具有勃起功效 - 最便宜的樂威壯 https://levitra.avseo.net

這是因為時間靜止會把目標的所有狀態鎖定住,也就意味著任何外來打擊都 不可能傷害到一個時間靜止的目標,所以潘多拉將時間靜止只是為了保護現場的 無辜者不受到牽連而已,至於那三個持槍暴徒就沒有保護的必要了。

看來潘多拉多少還是知道為我避免麻煩的,儘管她一直很不理解我為什麼那 麼怕麻煩。

突然的異變讓三個前一秒還無比囂張的男人一時間呆愣在原地,這種只在電 影上才能看到的景象讓他們完全懵了。

最中間那個壯男首先反應了過來,他發現自己手中挾持的那個瘦弱男生此刻 竟然像一座大山般不可撼動,無論他使多大的勁都無法再拖動對方分毫,於是他 果斷地放開了手中的人質,從腰間掏出另外一把手槍,瞬間變身雙槍威猛男,警 惕地掃視著四周。

「皇帝陛下,國父大人。」潘多拉在的聲音通過精神連結傳了過來,「由於 沒有希靈前哨基地的支持,時間靜止只能持續十五分鐘。 」

「好,」我在心中對潘多拉說道(這種聯繫方式還真是方便)

「現在他們已經方寸大亂,我們下一步的計劃是……」陳俊在一旁試圖指揮 一下。

「為了帝國!」但是一向毫無感情波動的潘多拉突然很熱血地喊了一句,不 等他反應過來,她已經如一道白色閃電向對方衝去。

  啥?這是啥情況?三無蘿莉突然變成了暴力熱血美少女?陳俊感覺自己的腦 袋有點打結。不不不,問題的關鍵不是這裡吧……

潘多拉這一番大動靜立刻引起了三個暴徒的注意,在這種萬物靜止的狀態下, 突然跑出來一個穿著奇怪白色鎧甲、臉帶面罩的小女孩,真是想不注意都難啊!

神經已經高度緊繃的他們此時已經顧不上思考現在的異像是怎麼回事以及面 前的小女孩是什麼人,幾乎是下意識地,三個人一同舉起了槍,指向正衝過來的 白色身影。

「砰砰砰」幾聲槍響高速移動中的潘多拉以完全違反運動定律的方式猛然停 在原地,右手五指張開,直直地伸向前方,如一尊靜止的雕像一般,一動一靜之 間強烈的對比幾乎讓我以為剛才潘多拉猛衝的樣子是一場幻覺。

好像水波紋一樣的波動在潘多拉前方擴散開來,幾個已經變形的金屬圓柱被 這層屏障擋在外面,然後無力地落在地上。

……遠超人類文明幾個層次的希靈帝國,怎麼可能會懼怕人類簡陋原始的熱 武器?

幾個囂張男子徹底傻了,周圍的異象和麵前的怪蘿莉讓他們產生了自己已經 不生活在現實世界中的錯覺。

就在這時,潘多拉毫無感情的聲音傳了過來。

「確認受到攻擊,威脅等級零,採取威懾措施——」

伴隨著潘多拉毫無感情波動的聲音,她向前伸出的右手猛然間發生了變化, 空氣中迅速浮現出的黑色金屬物以令人眼花繚亂的速度組裝成了一個足有四米長、 半人高的長方形巨砲,在砲身上那堆複雜的零件之間,淺藍色的能量網線如同血 管一般脈動著,這些能量網線從長方形的砲口開始,一直延伸到砲身的尾部,匯 聚成數道粗大的線纜,和潘多拉的右半身完全融合在一起。

「潘多拉1000毫米對艦幽能炮,進入發射預熱狀態……」

  現場的三個人完全傻掉了……

  「這……怪物啊!」

中間的威猛雙槍男猛然發出一聲驚呼,轉身就跑,可是就在他轉身的同時, 潘多拉的左手迅速組合成了一門三聯裝六管機砲,伴隨著機砲開火時巨大的轟鳴 聲,雙槍男腿一軟,癱倒在地上,當場尿如雨下……

毫不理會現場其他人驚駭欲絕的目光,我只是仔細地觀察著小蘿莉潘多拉手 上裝備的兩件巨大的兵器,先不說那個簡直是頂樑柱一樣的長方形幽能炮,就光 是那門三聯裝六管機砲就已經比這丫頭的身體都大了,豪無疑問,在潘多拉三無 的外表下其實隱藏著一顆充斥著暴力與戰鬥欲的內心啊!

另外,蘿莉+ 巨大兵器,這樣的場面還真是出人意料的養眼呢……

「你……你是……什麼人……你是……」三人中一名紅發的年輕男子語無倫 次地說著,手中的槍啪嗒一聲掉在地上——那東西和潘多拉這個終極人型兵器比 起來甚至連玩具都算不上。

潘多拉毫不理會對方的問話,只是將右手一抖,手中的巨大兵器發出咔咔兩 聲響,緊接著那門「潘多拉1000毫米對艦幽能炮」的如同發動機噴口一樣的 長方形砲口中開始匯聚起耀眼的藍白色光芒。

「夠了,潘多拉。」我對潘多拉阻止到。身為一個「希靈將軍」,殺死敵人 對她而言簡直是吃飯喝水一樣平常的事情,如果我再不出聲阻止的話,面前的三 個倒黴鬼一定會成為歷史上第一批被外星對艦武器汽化的人類。

雖然我並不在意他們的生,但是這會帶來不少麻煩。就這麼殺死他們的話, 一會時間靜止效應結束之後一定會引發混亂的。

  「遵命。」

隨著潘多拉的回答,兩個巨大兵器迅速折疊、消散在空氣中,潘多拉已經部 分機械化的身體也恢復了正常。

這時三個已經有些精神失常的男人終於注意到現場還有兩個可以活動的人類, 雖然看上去平平無奇,但從剛才其中一個命令那個「怪物」的情況來看,對方絕 對不可能是什麼一般的人物。

於是,下一秒三個人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樣向我和陳俊望過來。

被三個虎背熊腰的大老爺們這麼直勾勾地盯著……簡直就是一場地獄啊!

剛才那個被潘多拉一輪掃射嚇得失禁的健壯男人此刻已經是涕淚齊下:「饒 了我們吧!您大人有大量,一定不會把我們這些普通人類放在眼裡的……」

  ……這是在說我不是人麼?雖然看到潘多拉那個樣子產生這種聯想十分正常, 而且我也不大介意。不過陳俊好像吃他一記嘲諷。

「愚蠢的碳基生命,」潘多拉冷冷的聲音傳了過來,伴隨著詭異的電子顫音, 「不要妄圖混淆國父大人的判斷!睿智如他是不會像陳俊皇帝那麼輕易被你們糊 弄的。 」

  咳咳……潘多拉,你群嘲了……

先是被人不小心剔除出了人類的範疇,又被自己的妹妹兼手下不小心鄙視了 一下,陳俊有些尷尬地說道:「咱們先不討論物種的問題,潘多拉,咱們還是不 要殺掉他們的好,否則一會時間恢復運行了會有不少的麻煩,你有沒有什麼辦法 讓他們失去記憶或者……」

「或者變成傻子什麼的?」我拍板做出決定,在精神網絡中對潘多拉命令。

畢竟我還是很人道的,如果讓對面的三個倒黴鬼知道自己的智商即將和老鼠 走在一個水平線上,估計他們會立刻崩潰掉。

潘多拉點了點頭,然後向三個已經集體失禁的前暴徒走去,一邊走著,她的 右手一邊變成了一支大約一尺長的藍白相間的錐形物體,在這個錐形物體的前端 則是一支閃爍著藍光的長長探針。

  三個男人發出了絕望的哀號。

從此,這個世界上多了三個傻子。

  第009章人畜無害?

十五分鐘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在這十五分鐘裡我親眼見識了一段堪比未來科 幻大片的景象,而三個倒黴的犯罪分子則完成了從悍匪到白癡的轉變,想到剛才 潘多拉將長長的金屬探針強行刺入對方大腦的景象,我不由地又是一陣反胃……

隨著潘多拉的體內發出一陣十分輕微的嗡鳴聲,時間靜止結束了,人群恢復 了四散奔逃,空中的紙片繼續打著旋下落,半空的塵土秀夠了粒子效果又繼續扮 演著背景的效果,與此同時,寂靜的世界也一下子被各種聲音所充斥,學生的驚 呼聲,學生的驚呼聲,還有學生的驚呼聲……

一瞬間我感覺自己的頭都快炸了!這前後對比還真是強烈的沒話說啊!

但是很快,學生的驚呼聲就小了下來,因為有人發現,剛才還無比囂張的三 個持槍暴徒已經倒在地上,流著口水翻著白眼,傻呵呵地咬著手指頭……

其實如果有細心的人注意的話,還是能看出來現場的不協調感的——雖然在 之前潘多拉已經盡量將那三名犯罪分子擺放在了合適的位置,但由於時間的不連 續,現場的​​景像還是有些異常的,那種感覺就好像把一段完整的視頻刪掉了一小 段然後又拼起來,讓人有明顯的跳幀感。

只是,所有人都只顧著逃命,沒有人注意到這一點點異常。

按照一般劇情,現在應該是警察出來掃地的時間。

以後要發生什麼我沒有興趣,現在我只想趕快離開這個亂糟糟的地方。

於是我拉著淺淺的手,叫上陳俊,快步向校內走去,前者這時候已經有些嚇 傻了,只知道踉踉蹌蹌的被我拉著拖走。

沒有人注意到,在對面的貴族學生里面,有一雙明亮的眼睛正帶著驚疑不定 的目光注視著我們離開的方向。

在校園裡的一幢教學樓下三人停下來喘了口氣,淺淺仍然是一副魂不守舍樣 子,彷彿一隻愛驚過度的小兔子。不停顫抖的小手交叉抱在胸脯前說道:「太 ……太可怕了——真是嚇死我了,沒……沒想到,我們竟然會遇上這種事……還 以為……只有電視裡才會看到的,竟然在現實裡發生了……」

看著一張小臉煞白,嬌小的胴體抖個不停,連說話都結結巴巴的許淺淺。我 心疼不已,一把將她攬入懷中安慰起來。

「別怕,別怕。老師在這呢。來,你看,有老師的大雞​​巴在,什麼都不用怕。」 說著,我就在這教學樓門口,青天白日之下,在來來往往的全校師生中,公然的 拉開鏈,將我的大雞巴從褲子中拉了出來。抓著淺淺不停顫抖的一隻小手,讓她 握在上面。

就像擁魔力一般,淺淺的小手一握住我的雞巴就不抖了,本來神情惶恐的淺 淺臉色也一下好了很多,另一隻手也閃電一般伸過來握在我的大雞巴上。就像一 個溺水的人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樣。小手緊握的力度之大,如果強化雞巴之前的 我,估計會被她捏得挺疼,不過現在,我只能感覺一個字——爽!

對於淺淺的反應我可謂一點也不意外。這些年在我的扭曲姦淫下,淺淺早已 經在潛意識中把我的大雞巴當成了她人生的支柱。此刻,手中抓住了我的大雞巴 她一下就感覺精神上有了依靠。

旁邊來來往往學校師生對這淫邪的一幕不但沒有感到驚怒,反而一個個都一 臉認同的看向我們。

  「看那,那是陳老師吧。」

「是啊。在用他尊貴的大雞巴安慰那個女生呢。」

  「那個女生是誰啊?」

「好像是陳俊他們班上的,叫許淺淺。」

「真好。我也想被陳老師的大雞​​巴安慰呢。」

無視旁邊的議論,我的注意力都會懷中這個抓著我雞巴的女孩吸引了。她抓 著我雞巴的小手,好嫩,好爽。不是說以前她的小手不好,而是現在佛仿變得 ……變得就好潘多拉的外星小嫩手一樣。這樣想著的我瞄了潘多拉一眼,然後恍 然到。對了,我給潘多拉下過命令,今後凡是靠近一百米內的漂亮女性都用她的 外星技術美化一下。

擡眼四周掃了一下,旁邊來來往往的人群中,果然那些長得有點漂亮的女生 都好像變得更漂亮了一點。

「也就是說淺淺的乳房和小肉穴也都變得和陳倩與潘多拉一樣了?」我低下 頭檢查起懷中呆呆抓住我雞巴不放的少女。一隻大手從她的腰際插入她的衣服中, 在她光潔的小腹上撫摸了一陣,然後攀爬而上,潛進乳罩中一把握住了她的小鴿 乳。

「唔!」淺淺被我這一爪抓得輕吟一聲,抓著我雞巴的兩隻小手都是一緊。

「果然,這舒適的手感……」我一手將淺淺摟住,一手插入她的衣服愜意的 把玩她的小鴿乳。捏得興起的我甚至一低頭,印上淺淺的櫻唇親吻起來。大舌頭 闖入她的小口裡肆意翻騰,親得茲茲作響。

淺淺在我的侵犯下,只知道用她那丁香小舌笨拙而被動的應合著我。兩隻小 手本來就握著​​我雞巴的小手,則在多年的習慣下自然的套弄起來,為我打起了手 槍。

陳俊則略帶擔心的站在一旁,看著這個和自己青梅竹馬有著朦朧感情的元氣 女孩被我攬在懷裡細細安慰。看著淺淺在我的玩弄下,煞白的臉色漸漸嫣紅;滿 是驚惶的眼神也慢慢迷離起來,這才放下了一點心。

這一幕被我的眼角余光掃到後,只覺得比平時單獨姦淫淺淺時更加興奮。雞 巴很快就感覺到了暴發的邊緣。我擡起頭來離開了淺淺的嘴唇,兩人交雜在一起 的口水拉出一條長長的銀絲。不待眼神迷離的淺淺回過神來,我將她從懷裡推出, 再把她的腦袋一壓,壓得她彎下腰去,頭被我抓著按到了跨前。

還沒回過神的淺淺一陣踉蹌差一點沒有站穩,急忙把雙手從我的雞巴上拿開, 順勢一把抱住了我的腰,穩住了自己的身形。緊接著一根大雞巴就闖進了她的嘴 裡兇猛的暴發起來,大股大股的濃精迅速灌滿了她的口腔。猝不及防的淺淺被嗆 得直咳嗽,精液弄滿嘴都是。

一旁的陳俊看到淺淺被我的精液嗆了滿嘴,前向走了半步,然後又退了回去。 想上來幫忙卻不知道應該怎麼幫,只好不安的站在一旁看著淺淺一邊咳嗽著,一 邊將我的精液吞入。對於這個應該在未來成為自己妻子的少女,陳俊還是很有感 情很關心的。

一直等到我愜意的在淺淺的小嘴裡射出最後一滴精液,然後抽出雞巴順便舒 爽的淺淺的俏臉上抽打了幾記後。陳俊才找到機會關心了淺淺一句。 「淺淺,你 現在怎麼樣了,感覺好些沒有? 」

「唔,沒事了,阿俊。現在好多了,吃了老師的精液後。心裡感覺安穩了不 少。 」剛剛才平復住咳嗽的淺淺心中一曖,有點小開心。 「阿俊還是挺關心我的 嘛! 」她在心裡甜甜的想到,沾滿我精液的小嘴掛上一絲笑意。隨即便被我推到 了教學樓門口的牆上。

「阿俊你對老爸還放不下心嗎?安心,只要被你老爸我用大雞巴肏上一番她 的小肉穴,一會就沒事了。 」我頭也不回的對陳俊說到,死死的將淺淺抵在牆上。 一手提起淺淺的一條細腿讓她勾在我的后腰上,然後順手不停的撫摸著她白嫩的 大腿;一手伸進淺淺的短裙裡,拉開她的小內褲。挺著腰,將龜頭頂上飽滿的小 肉穴摩蹭起來。拉住內褲的手還用大拇摁住她的陰蒂揉來揉去,讓淺淺那敏感的 陰道裡迅速的溫潤起來。

「對……對啊……,阿俊……。有……老師的……大雞巴在,我就……什麼 都不怕了。只要……讓老師的大雞​​巴……肏一肏……肏一肏……我就……。啊! ! 」 被我弄得舒爽不已的淺淺一邊喘息著接受我的侵犯,一邊歪過著頭,斷斷續續的 反過來安撫著陳俊。不等她說完,感覺她的陰道已經做好準備的我,身形向前一 壓,抵在她陰戶上摩蹭了一陣的大龜頭擠開那飽滿的穴肉,順勢便滑進了那嬌嫩 美妙的小肉穴中抽插起來,讓淺淺發出一陣盪人心魄的呻吟。 「啊……啊……好 爽!老師,老師的大雞​​巴插進來。好舒服,阿俊,阿俊,老師的大雞​​巴……插進 來了,肏得我好舒服……」

看著這個對自己有著不一般意義的青梅竹馬被自己的義父緊緊的壓在牆上。 擡一隻腳勾在自己義父的后腰處,義父的一隻大手還不停的在這只纖細美白的嫩 腿上不停的撫摸著。而義父的另一隻手則從她的腰間,插進她的衣服中。本來帖 身的衣服被塞進一隻手後凸出一條痕跡一直延伸到了胸間。本應被乳房所撐起的 地方現在看著更是高高隆起,並不停的翻騰,讓人依稀能感覺到下面的揉弄動作。 而自己義父的下體部位更是緊密的頂在自己青梅竹馬的兩腿之間。

雖然被那短裙和自己義父的背影遮住,不能一窺究竟。但是從那自己義父那 不停聳動的動作,和青梅竹馬口中不停傳出的銷魂呻吟中。陳俊清楚的知道,這 個和自己相互都有著矇矓愛意的少女。她那做為一個女性最神秘最寶貴的蜜穴。 正被自己義父的大雞巴一下又一下肆意插入抽出,盡情姦淫。

「嗯看見了!看見了!淺淺你加油。把你的小肉穴給我爸的大雞巴好好的肏 一肏. 然後再也不用怕什麼壞人了。 」早已在我的常識扭曲下,堅信著我的在雞 巴是萬能神物的陳俊;看著這應該在未來成為自己妻子的少女,被自己的義父摁 在牆上狂姦猛肏,不但沒有一絲憤怒,反而激動不已的我身後竄來竄去。要不是 我曾經明確的告訴過他,我肏穴的時候不喜歡別人打擾,就算幫忙也不行的話。 他恐怕已經上來給我推腰,親手幫助我的雞巴姦淫她未來的妻子了。不過此時的 他在竄了一會後只能無奈的站在一邊用語言給淺淺打氣。

「唔!……好……好的……阿俊……你放心……老師的大……大雞巴……在 我的小肉穴中……插得可深……可……猛了……連……連我的子宮……都……不 停……被老師的大龜頭……闖進去……闖進去姦淫呢……」感受到了陳俊口氣中 那深切的關心,淺淺的芳心一陣悸動。雖然被我姦得魂魄都差點散了,仍然在呻 吟浪叫的間隙,斷斷續續的對陳俊回應到。

感受著兩個少男少女相互之間,矇矓卻真切的情義。然後在少男的面前,在 少女自己的配合下,挺動著雞巴不停在少女的蜜穴中撞擊。這新奇的感覺,讓我 分外神勇。

越來越猛烈的挺動讓淺淺甚至在一波又一波的撞擊中靠著牆被越頂越高。剛 剛把龜頭擠進她的小穴姦淫起來時,淺淺單立著的那隻腳還是穩穩的站在地上的。 而現在,她的那隻腳卻已經不得不墊起腳尖,方能堪堪夠到地面。嬌小的胴體就 像是掛在牆上,全身的重心,幾乎都落在了我和她不斷撞擊著的結合部。

這使得我可更加深入的肏進她的體內。如果是被希靈的力量改造前,她的小 肉穴如果承受了我這樣猛烈的侵犯,估計早就又爽又痛的給姦暈過去了。不過現 在漸漸卻體會到了前所未有的舒爽滋味,我也是一樣。終於,當淺淺扭動著身體, 在肉穴中將她的淫液噴在我的龜頭上時,我也猛的一頂,然後將雞巴停在她肉體 的最深處一抖一抖的將大股的濃精盡數灌注在她的子宮內。

抱著淺淺靜靜的一起享受了一會高潮餘韻,方才離開這具讓我著迷的肉體。 雞巴從她的小穴中一抽出來,我就急忙將她的內褲拉好,堵住她的陰道,不讓我 剛剛才注入的精液流出來。

見我們終於完事,陳俊這才鬆了一口氣。連忙靠了上來對淺淺關心到。 「怎 麼樣?被父親大人奸了一遍。感覺好些了沒有? 」

剛剛肏完穴,雙腿有點發軟的淺淺靠在牆上喘息著。手上也沒有閒著,從自 己的書包裡拿出一把裁紙剪;伸進自己的衣服裡把自己的胸罩剪斷扯出,然後用 這還帶著她乳肉溫度的胸罩替我擦拭起肉棒。聽到陳俊的聲後,開心的轉過頭回 答。 「嗯,沒事了,被老師用他的大雞巴,把我的小肉穴狠狠的肏了一遍後。我 心里安穩多了。有老師的大雞​​巴在,就算是匪徒好像也不是那麼可怕了嘛! 」末 了還俏皮的吐了一下她的小舌頭。

看了一眼正被淺淺用來擦拭我雞巴的胸罩,我伸出手按到淺淺的胸口,揉了 幾把調笑著插話。 「真空?」

「嚶……」剛剛才高潮了一番,性奮還沒有從身止消退的淺淺被我捏得嚶嚀 一聲。特別是我隔著衣服捉住她的小乳頭搓了那一下,本就些無力的的淺淺更是 雙腿一軟,要不是我急忙抱住了她,差一點就滑到地上去了。倒是把旁邊的陳俊 又嚇了一跳。

等淺淺把我的雞巴擦拭好收回褲子裡,已是過了好一會。她的心情也終於走 出了驚恐。被我的雞巴姦過後,不再害怕的淺淺甚至主動提起了剛剛的事。

「老師。您說那三個人是為什麼要做這種事啊?因為錢麽?也是,對面的可 都是貴族學生,被盯上也很正常,只是他們最後怎麼都變成了那個樣子?難道是 心髒病同時發作了? 」

看著已經恢復過來的淺淺,陳俊不由地感嘆道:「淺淺,你的神經還真是夠 粗啊。先還嚇得半死,還好父親大人用雞巴把你肏好了。現在才剛剛恢復就敢談 這些啊。 」

「那是,有老師的大雞​​巴在,最終只是虛驚一場麼,有必要落個心理陰影才 可以麼? 」淺淺異常粗大的神經此刻完全體現了它的作用,剛才的槍擊案似乎已 經對這個大大咧咧的女孩子不能產生多大影響了,她很是得意的拍了拍自己的小 腹。 「現在我的小穴裡可還滿滿的全是老師的精液呢。子宮都泡在老師的精液中, 我現在可是什麼都無所畏懼呢。 」

「對了阿俊,你還要帶莉莉去報到吧?時間不早了……莉莉,剛才的事情沒 嚇著你吧?要實在不行的話讓叔叔帶你回去吧? 」得意的淺淺仰著頭亂晃,突然 看見了一言不發站在一邊的潘多拉。這才想起她被我們扔在一邊忘記了好一陣子 了,不禁有點自責。

陳俊則定定地看著不發一言裝扮盲女的小女孩,眼神十分複雜。

原本,雖​​然知道對方不是人類,但由於外表和一般人類全無二致,他總是會 不由自主地將她當成是一個性格有些古怪的小妹妹而已,但是剛才,潘多拉那人 形兵器的形態,再一次狠狠地提醒他,面前這個被稱作他的妹妹的女孩,並非人 類,而是一個來自遙遠的希靈帝國的戰爭機器。

一時間,陳俊甚至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她。

「阿俊,你怎麼了?又在發呆​​?不會是剛才的事請將你嚇傻了吧?」淺淺看 到陳俊半天不發一言,只是靜靜地看著自己的妹妹,不由擔心地說道,那語氣, 簡直就是已經認定他已經被剛才的事情嚇呆了一樣。彷彿渾然不記得剛剛被嚇呆 的其實是自己一樣……

「我沒事,我只是在擔心莉莉是不是受到了驚嚇……你先上課去吧,我已經 和老師打過招呼了,等莉莉到了新班級我就過去。 」

淺淺帶著擔心的目光看了陳俊幾秒鐘,見他似乎並沒有什麼異常,才應了一 聲:「哦,那我先走了,你一會趕緊來上課。」

真是……明明比陳俊還小幾個月呢,卻總是一副照顧他的小大人樣子……想 起她在我跨下接受姦淫時原形畢露的小孩子一樣的表現,我不由得暗暗好笑。

「呀!」跑開沒有幾步的淺淺突然想起了什麼忽然呆了一下,然後快步又跑 了回來。 「老……老師!剛剛!剛剛好像我讓您肏穴時,我沒有像以前一樣痛耶?」

「那當然是因為你被希靈的力量改造了。」我在心中嘀咕著,當然這話不能 說出來。於是我擠出一絲微笑對著淺淺滿臉猛放著慈師的光芒「那是因為你這麼 多年堅持練穴挨肏弱於有了成果啊!今天我給你的小穴打一百分喲?不要放鬆, 認真練習,下次老師還會繼續用大雞巴來檢查你的小肉穴的! 」

「誒?……」本以為要努力一輩子的目標,心裡毫無準備之下,突然被我告 知已經達成了。回想起這幾年來無數次辛苦備肏,卻又一次次被姦得死去活來。 現在突然之間就……淺淺眼中淚珠子滾來滾去,百感交集,卻連一句話也不知道 該怎麼說。

「哇!……我……我要向著夕陽奔跑!」

「現在是早晨沒有夕陽!還有!給我向著校舍奔跑!你要遲到了!!」

  「皇帝……」

在我跟淺淺歡快交流的時候,一邊沈默無言的陳俊和潘多拉其實也正在精神 網絡中進行著對話。

「不要叫這個稱呼了。」陳俊突然堅決地說道。

潘多拉似乎被他這句話嚇了一跳,那張幾乎除了被我暴姦時外,從未出現過 表情的臉上此時竟然也有了一絲驚訝的意味,灰色的眼睛微微張大,看上去更多 了幾分可愛。

愣了兩三秒,潘多拉回了神,淡淡地說道:「皇帝是希靈帝國對於最高權限 個體的統一稱呼,如果您不滿意的話,我可以按照這個世界的習慣,在皇帝后面 加上陛下兩個字。 」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你叫我哥哥吧,以後儘量就用這個稱呼了。」

「啪!」送走淺淺的我回過神來就聽見陳俊在刷潘多拉的好感度,不假所思 的一巴掌就扇在陳俊頭上。 「小屁孩裝什麼深沈。」

「那這個稱呼?」潘多拉向我詢問。

  「……就叫他哥哥吧。」

「資料庫比對完畢,改變為這個稱呼並不違反希靈法律,已經更改了默認的 稱謂集,但是在戰斗形態下仍將維持原有稱謂。 」

潘多拉靜靜地向我匯報著她思考的結果,然​​後突然用手一指腦袋,說道: 「哥哥,我過載了……」

  這個樣子,好可愛!

「啪!」看著陳俊一副被萌住的樣子,雖然知道在我的扭曲力量下,他們不 會發生什麼事,但是我還是忍不住有些吃醋,又是一把掌打在陳俊的頭上。 「呆 著看什麼呢,還不快帶你妹妹去報到?一會就遲到了。 」

「唔。老爹別老是打我的頭啊,打傻了怎麼辦?」陳俊不滿的揉著自己的頭, 帶著潘多拉向教室跑去。

將潘多拉介紹給新的集體比陳俊預想的還要順利,從小父母雙亡的堅強盲人 女孩為了能和自己好不容易才重逢的哥哥在一起而克服重重困難來到學校上學, 這個題材立刻就讓那幫純潔的初一學生同情心大發,潘莉莉小妹妹一時間簡直成 了整個班級的寶貝,所有人都迫不及待地想要向這個不幸的女孩表現自己的一份 愛心,同學們洋溢的熱情甚至讓潘多拉產生了一絲手足無措的感覺。

教室外暗中觀察的我也放心多了,至少不用擔心出現哪個不開眼的學生因為 欺負潘多拉是個「盲人」結果被相位衝擊砲轟殺成渣——因為潘多拉之前向我表 示過,如果有某個無禮的碳基生命試圖冒犯她,那麼作為一名希靈帝國的高級將 領,她必須維護帝國軍人的榮譽,而這個維護的方式,就是動用武力——這​​個動 用武力的上限真是嚇了我和陳俊一大跳,那裡面甚至連啟動對星武器的選項都有!

因此,老天保佑吧,千萬別出現某個腦殘的傢夥惹惱了潘多拉。

當然,鑑於陳俊目前對希靈帝國的遠程指揮能力基本為零,而潘多拉本身又 沒有希靈前哨基地的支援,對星武器的動用還是不太可能的,頂多就是動用一下 軍團級兵器罷了……

  不過,不管怎麼說。潘多拉的同學們啊,你們可千萬別被這個小蘿莉那人畜 無害的外表給騙了啊!

犀利士5mg每日錠,每天固定時間服用1顆,於體內穩定維持性功能的修護與保養,用以治療真正患有輕中重度陽痿的人,90%患者幾乎完全感覺不出任何副作用,也較不需要避免其它藥物沖突,是目前唯一被多國核可能夠同時治療陽痿及男性攝護腺肥大症共病的藥,完全不影響日常生活的性功能障礙藥品 - 犀利士5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