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靈(2016修正版)(01~04)

  • 在〈亡靈(2016修正版)(01~04)〉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性愛文學
摘要

  她一面想著自己終究得嘗所願,一面拆開這心儀已久的禮物。正在她滿心歡
喜之時,孰料眼前的禮物,竟與她想像中全變了樣子!

 第一章

  怎會……怎會這樣?

亡靈(2016修正版)(01~04)
不舉怎麼辦

  雪兒剛打開丈夫送的生日禮物時,她那雙明如秋水的眼睛,登時睜得又圓又 大,她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

  今日,正是雪兒的二十歲生辰。

  現在她正在呆呆地望著這份奇怪的生日禮物。

  在雪兒仍未曾打開禮包前,光看見包裝紙上「秋山和服」四個字時,已令雪 兒雀躍不已。腦海裡馬上浮現出一件青緣色,繡著白鶴與青竹的日本和服,這個 景像,已全佔據了她整個腦袋。

  美極了!雪兒真希望擁有一件這樣的和服。在一個月前,她知道丈夫的同事 何卓德到日本公幹,因為彼此相熟,在一次晚飯時她曾經提過,說日本的和服很 美,雖然身為人,在香港是沒可能會穿著這種衣服,但若是擁有一件在家中 作睡衣披著,也挺不錯呢!當時雪兒這番說話,本是存心開玩笑,隨口說說而已, 沒想丈夫竟然委託何卓德在日本帶了一套回來,還在自己生日的晚上才取出來送 給她,怎能不叫她高興。

  她一面想著自己終究得嘗所願,一面拆開這心儀已久的禮物。正在她滿心歡 喜之時,孰料眼前的禮物,竟與她想像中全變了樣子!

  沒錯,禮包裡的確是一件和服,但並不是青綠色,更沒有白鶴青竹,卻是一 件全黑色的和服。

亡靈(2016修正版)(01~04)
延時噴霧劑

  不!應該說,是一套喪服才對,因為在和服的雙襟上,卻繡著一對白花。

  怎會這樣?真是一份叫人不安的禮物!

  雪兒雖然不曾穿過和服,但在日本電視劇集裡,總是經常看得見的,這種黑 色喪禮和服,是日本女性在喪禮時才會穿著的傳統服飾。

  時間已是晚上十點鐘,屋外的皎皎明月正溶溶地照射在城門河上,點點星光, 夾雜著一棟棟大廈的燈光,正從河面上閃耀著。

  雪兒和丈夫偉邦結婚,至今還不到一年,也可以算是新婚夫妻,今晚也是雪 兒在婚後和丈夫共渡的第一個生辰。

  求學時期的雪兒,已經是校裡著名的校花。她長得嬌小玲瓏,卻明眸皓齒, 笑起來時,立即現出迷人的梨渦,確實充滿著一股冰清玉潤的美;而最令人觸目 的,便是她那份恬靜端莊的氣質,再襯上她那如幽蘭百合般的秀麗面孔,長長而 柔順的直發,每當隨風飄揚的時候,猶如仙子下凡般嬌豔,直叫人不敢輕易褻瀆。

  而現在這對新婚的夫妻,自婚後以來,一直如同水蜜,琴瑟相諧,身旁的朋 友,對她們夫妻間的恩愛,素來都羨慕不已!但在偉邦心中,他雖然娶了這個年 輕自己十年,人又漂亮得叫人心悸的妻子,但總是在滿足之餘,卻多了一重難言 的不自在感,大概他認為,他實在無法和雪兒相配吧!

  偉邦今年三十歲,若論樣貌,他並不算出眾,更談不上「帥」這個字,但還 好,偉邦擁有一身健碩的身材,他是一間電器用品代理商的營業主任,兩年之前, 在一個非常偶然的機會下,給他認識了雪兒,當時雪兒還是剛從學校出來不久, 找了一份初級文職工作,二人交往了半年,便開始同居,再過半年,已正式成為 夫妻了。

  自從兩人結婚後,雪兒在偉邦的極力反對下,再不許她繼續上班,只是讓她 留在家中做家務。其實兩口子,況且還沒有小孩,又有甚麼家務可忙呢!

  雪兒的父親,是一間傢俱廠的小股東,父母和雪兒的兩個弟妹,一同住在香 港島東區,雪兒和偉邦在結婚後,在沙田買了一個兩房一廳的單位,因娘家路途 遙遠,每月她才能回家一兩次探望父母。

  剛才在偉邦的再三要求下,雪兒終於開始換上那件喪服。因為沒穿過和服, 更不懂得如何束結那又闊又大的腰帶,還有背部那厚厚的背包,幸好在和服的包 裝盒子裡,印有各種不同的束帶方法,在偉邦的協助下,雖然不能算是正統,但 總算把和服穿上了。

  她站在直身長鏡前,仔細地打量了一遍,再轉了一圈,回頭望著鏡子,看來 看去,仍是覺得怪怪的。

  雖然,在寬敞的領子下,確實把她皓嫩纖幼的脖子顯得愈益動人,但在視覺 上,始終發覺有些甚麼地方不妥。

  雪兒不由在心中暗罵,哪有人會送一套喪服給妻子作生日禮物的?

  她越想越難以展顏,柳眉不禁輕輕蹙起來。

  這時的雪兒,不情不願的慢慢回身向著丈夫,而偉邦正呆著一雙眼睛,緊緊 地盯著她,迎上雪兒微感不悅的目光。

  雪兒訕訕的朝他笑了一笑,接著垂下頭來,看著身上那件古怪的黑衣,雙手 生硬地八字打開,展示給偉邦看。

  她那苦澀而無奈的嘴臉,著實令人感到發笑,明顯地透著她心中的不滿: 「偉邦,這真是我的生日禮物嗎?」

  雪兒薄嗔淺怒,心裡總覺得有種不祥的預感。

  這也很難怪雪兒生氣,畢竟今天是她的生日嘛,竟然收到這份令人震驚的禮 物,就是再有涵養的人,都難以接受,更何況這是她丈夫送的。

  偉邦一臉堆歡的走近她,見他側起了腦袋,現出一副極為滿意的模樣,嘴裡 接著嘖嘖連聲,還響起一個充滿讚美的口哨,又再次由頭到腳,雙眼從新打量她 一次。

  雪兒在心中納悶,她不安地站著,連她自己都感覺到一件事,現在自己的臉 色是何等地難看。

  「甚麼了雪兒,你不高興嗎?」

  雪兒疑惑地望瞭望丈夫,心裡想:「誰會喜歡這種鬼東西。」

  但可恨的是,雪兒每當在偉邦的跟前,總是無法對他生氣,就是真的生氣, 都只會一瞬即逝。

  而最讓她費解的,原本就心頭氣惱的她,竟然會不自覺地伸出她那纖嫩的玉 手,溫柔地攀上偉邦的肩膀。另一隻右手,還貼上他厚碩的胸膛,輕輕地摩挲著。

  「高興,只要是你送的,我都高興。」

  這簡直是違心之言,雪兒剛說出口,連她自己都感到反感!我為甚麼會這樣 說?雪兒實在不知道,只得暗自輕歎,說道:「可是……穿上這衣服,你不覺得 有點怪怪麼?」

  「怎會呢,你穿得漂亮極了,就如我想像中一樣。」

  偉邦微微一笑,用手指托起她下巴,嘴角綻出一個奸滑的笑容,又道:「我 可愛的雪兒果然穿什麼的衣服,都是這般漂亮誘人。」

  雪兒凝望著他,心頭也被他這句說話打動著,感到為之一甜。

  她自從和偉邦認識以來,尤其是第一次和他做愛後,丈夫健碩粗豪的男性誘 惑,還有他那股剛陽的雄性氣味,在在都令雪兒如癡如醉。

  雪兒不由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擡起她那嬌美如花的俏臉,含情脈脈的望著他。

  一時之間,二人四目相交,彼此都顯得癡癡迷迷。

  偉邦牢牢的盯著雪兒,眼前這張雙頰微紅、嬌豔欲滴的嬌靨,實是說不出的 嬌美可愛!偉邦自問,一生中見過的美女著實不少,但美得過雪兒的,確沒有幾 人。他越瞧越癡,越感覺難以忍耐,一對偌大的手掌,情不自禁地摟住她纖腰, 俯下頭去,吻上她香膩醉人的嘴唇。

  雪兒閉上雙眼,將頭仰得老高迎向他,並為丈夫開啟雙唇,好讓他的舌頭能 順利闖入她。偉邦熱情地吻了她一會,嘴唇開始往下移,先吻著她那皓白修長的 脖子,霎時令她幾乎喘不過氣來,不單只是因為這一吻,而是地清楚地感覺到, 偉邦現在胯下堅硬的欲望,正在貼著她磨蹭。

  「嗯!偉邦,不要……」雪兒仍沒有說完,她的嘴唇再次給偉邦堵住。

  偉邦今次吻得異常強烈,充滿著一股侵略性。雪兒不明他今晚因何會如此興 奮,她不住「唔唔」低聲吟猱,同時把手伸前,親暱地環抱住他的腰肢。

  雪兒深愛著他的一切,他的氣味,他的觸感,偉邦是如此地強壯有力,每次 和他做愛,他都能帶給她極度的滿足,從第一次和偉邦發生關係開始,雪兒已經 深深體會到他的堅強,還有那過人的性能力。她不能不承認,自己對性的要求和 渴懷,確實比一般女子強。

  偉邦的挑逗,不但能令她充滿快感,而且還讓她變得淫蕩、狂野而有魅力, 他使她知道男女間交媾的真正樂趣,每次都能使她感到一次比一次的不同,一次 比一次獲得新滋味。

  這一切,都是在她以前男朋友裡從沒有過的感覺,包括把她童貞奪去的體育 教師。

  雪兒心中非常雪亮清楚,打從自己和偉邦做愛的第一天起,她已經無法再離 開他。

  這一個吻,雪兒似乎無法感到滿足,就在他的嘴唇想要離開時,雪兒馬上用 行動提出抗議,而偉邦像知道她心意,再度吻住她。就是這些,這些就是偉邦的 美妙之處。

  很長時間的一個吻,偉邦終於離開她的嘴唇,但一對盈滿欲望的眼睛,仍是 牢牢盯著她。

  「雪兒,若然我死了,你就穿著它為我守靈吧,好讓我死後,還能看見你最 美麗的一面。」偉邦突然說出這樣的一番話。

  雪兒聽見,不禁倒抽一口氣,連忙用手掩住他嘴巴,一臉嗔怒的瞪著他。

  「你怎麼了?今天你總是怪模怪樣的,先是送我這件喪服,現在又說這些不 祥說話!」

  「你不要胡思亂想,偶爾找些新鮮話題,不是很好嗎?」

  「你倒會找新話題,哪有人用這種話題來尋開心?」雪兒無法認同他的話, 簡直是個無聊的笑話。

  偉邦見地柳眉含嗔,不自禁地笑一笑:「雪兒,你可曾試過穿著喪服做愛的 滋味?」

  「還用說,當然沒試過。」雪兒不假思索,衝口而出,但再一細想,立時呆 瞪雙眼望住他,目光盈滿著問號。

  偉邦點點頭,同時把她抱得更緊:「我便知道你沒試過,我們今晚不妨試一 試,等我望著你身穿喪服,再漸漸進入高潮時的美態,這個玩意不是挺新鮮嗎?」

  「我才沒你這樣無聊。」

  「怎能說是無聊,這個想法,我是從書上得來的。」

  「會有這樣的書?真是無奇不有。」

  「我曾看過一本小說,書中男主角的妻子,描寫得和你一樣可愛動人,也是 個絕色的大美女。」

  「書上的女主角,個個都被作者寫得美若天仙,這不是嗎?」

  偉邦同意地點了點頭,又說:「他們二人感情很好,可是結婚不到三年,男 主角突然病危,他自知不久於人世,就向妻子說,你道他說甚麼?」

  雪兒當然不會知道,搖了搖頭。

  「他要求妻子,要赤裸裸地為他守靈,且要把私處朝向遺照,在他的遺照前 自瀆,因為他最喜歡看著自已妻子自瀆,當妻子進入高潮時的媚態,是最具吸引 力、最美豔的時刻,往往能令他興奮不已。他要求妻子這樣做,就是想見到她最 誘人美麗的一面,好讓他能帶到陰間去,永遠不會忘記妻子的媚態,永遠愛著自 己的妻子,他要連死後也不想忘記她。」

  「男主角死後,他的妻子做了嗎?」

  「當然做了,不但只做一次,而是一次接著一次,直做到天亮方休。」

  雪兒聽後,不由「嗤」的一聲笑了出來。

  「你笑甚麼?」偉邦感到很奇怪。

  雪兒笑著說:「她這樣弄了一晚,恐怕她流也流乾了,地上肯定濕了一大片, 到天亮時,她還有力氣站起來嗎!」

  突然,雪兒的笑容立時斂去,蹙著眉頭望著偉邦,問道:「偉邦,你不是也 要我……要我這樣做吧?」

  「當然不會,我不要你這樣,倘若我真的死去,必定找一個比他更激烈的方 法來懷念你。」偉邦一面說,一面曖昧地笑了笑。

  雪兒聽見,不禁毛孔倒豎:「你……你是在說笑嗎?」

  「或許吧。」

  「我才不要。可是到你死之時,我可能已經先你而去,不然也是一個老太婆 了。到得那時,何來還有這個興致。」

  雪兒才說完,驟見偉邦臉色一沈,把目光緩緩移開。

  雪兒看見,還道自己說錯了甚麼讓他不高興,連忙問道:「你在生我氣嗎? 好了,就算我老得牙齒都丟光了,也做給你看便是。」

  「傻丫頭,老得牙齒都沒了,哪還好看嗎!何不現在就做給我看個夠。」偉 邦邊說,邊輕輕撫摸她的背部。

  「你現在還沒有死,我不做。」

  「你便當我死去好了。」偉邦的舌頭再次進入她口腔,兩根舌頭馬上卷纏起 來。雪兒的熱情回應,使偉邦感到興奮,他的手開始由她背部移動,慢慢經過她 腰肢,終於蓋上她高聳的玉峰。

  「嗯……」雪兒發出一聲迷人的呻吟,踮起腳跟,雙手已圈上他的脖子,激 烈而主動地回吻著他,正要深深享受那股被愛撫和熱吻的雙重滋味。

  雖然隔著兩層厚厚的布料,但偉邦還是感覺她的豐滿和彈性,除了雪兒那驚 世駭俗的樣貌外,令偉邦最為欣賞的,便是她這對不大不小,形狀極為優美的玉 乳!偉邦不輕不重地搓揉著,集中精神來感受指掌的觸感。

  雪兒從喉頭的最深處逸出一聲動人的喘呼,水汪汪的眼睛,慢慢變得星眸迷 朦,她把緊貼著他的身子稍稍挪開,好讓偉邦能有更多足夠的空間,讓他放情地 把玩自己,給自己帶來更多愉悅的折磨。

  她可以感到他那貪婪的手指,正自一下接一下的搓揉著自己,同時感到自己 乳頭的變化,因激情而變得堅硬挺拔,體內的欲火,也漸漸迅速燃燒起來。雪兒 不自覺地,右手開始從他的脖子滑落,緩緩移向他胯處。

  她那纖纖玉指終於來到她想要的地方,隔著偉邦的睡褲,終終給她握住了, 那是一根又硬又粗,又熱得利害的精壯大陰莖。

  老天!它真的很強壯!雪兒不禁回想著,他這根大東西,不知多少次弄得自 己死去活來,也不知有多少次,緊密地充實了她的空虛,每一次都美妙得無法形 容。

  雪兒還記得很清楚,當她第一次看見它時,直把她嚇得張口結舌。

  在學校的那段時光裡,就因為她的驚豔和那股清純氣質,確實迷倒天下眾生, 早已成為男生追逐的對像,異性的追求者,在雪兒來說,可謂不曾停止過,一如 過江之鯽,去了又來,來了又去。在眾多追求者之中,和她有過肉體關係的男人, 不下五六人,但在這些人裡,全沒一個及得偉邦的粗長,也只有偉邦,是讓她的 手指無法包容住。

  每當回想偉邦的進入,那股脹塞的爆滿感覺,實在叫人興奮不已。

  不知何時,就在雪兒正想得渾渾噩噩之際,偉邦已經將她平躺在床上,開始 松解她和服的腰帶。轉眼之間,和服的前襟已全然袒開,只剩雙手仍穿在袖子裡, 一具晶瑩如玉,白膩無瑕的完美身軀,全然展陳在偉邦的眼前。

  在偉邦的心中,迄令為止,雪兒的肌膚是他觸摸過最柔軟和最完美的,而她 的身材,也是最好的一個。雪兒的美好,簡直令他百看不厭。

  雪兒雖然個子嬌小,但胸前的兩座玉峰卻異常渾圓豐挺,粉淡淺紅的乳頭, 顯得格外嬌嫩迷人。而她的腰肢尤其纖細,能讓人產生一種稍折欲斷的感覺。再 看那恥間的叢林,稀疏清嫩,鼓脹如丘,胯間花穴,鮮紅如桃,膣內緊逼而淺窄, 每當進入,都能帶給偉邦無限的興奮。

  這時的雪兒,兀自癡癡的望著偉邦,見著他那滿含欲火的眼睛正自凝視著自 己,瞬也不瞬的,讓她感到渾身都滾燙起來。

  偉邦終於褪去身上的睡衣,再把雪兒的和服除去,用他那強壯而健碩的裸軀 慢慢覆蓋上去。

  雪兒伸開雙臂迎接他,用手圈上他脖子,二人胸膛的磨揉,讓彼此同時發出 一聲低微的呻吟。

  「偉邦,快點給我,帶我進入高潮。」雪兒把丈夫擁緊,用力將雄軀拉貼向 自己,在他耳邊誘惑著。

  「你要我給你多少次高潮?」

  「越多越好,我的好老公。」雪兒吻著他道,她體內奔流的淫蕩血液,像快 要把她淹沒了,她的身子,不住在他身體下扭動。

  當偉邦把弄著她一邊玉峰時,讓雪兒再次發出一聲滿足的輕微叫聲,指甲也 隨之陷入他的肩膀中。

  偉邦吻著她下顎,身軀徐徐向下移,最終把她一邊玉乳含入口中,當他用牙 齒輕噬她的頂端時,雪兒的呼吸立時沈重起來。

  「感覺好嗎?」

  「太好了,不要停止,給我用力吃……」雪兒拱起身軀迎湊他,看來她還想 要更多火熱的歡悅。

  偉邦再次埋頭苦幹,一對飽滿完美的玉乳,早便全控制在他唇掌下。偉邦一 邊把玩,一邊把身軀往下移,吻過她平坦的小腹,直吻到她的恥丘才停下來。雪 兒主動地劈開雙腿,把個鮮嫩的玉穴完完全全展露在丈夫眼前。

  太美了!雪兒早已春水淋漓,絲絲甘露由她緊窄的裂縫徐徐滲出。

  偉邦用指頭撥開她的唇瓣,鮮紅的肉壁仍在間歇地開合蠕動,他先用一根指 頭探路,接著再用兩根,當他開始出入挖掘時,雪兒直美得「咿哦」輕喊起來, 挺高臀兒,任由他的手指強姦,就在偉邦的動作續漸加速,用力瘋狂地出入她時, 雪兒已無法阻止自己淫蕩的舉動,豐臀急劇地隨著他的手指移動。

  偉邦手指的衝刺愈來愈快,春水隨著他的出入,猛然噴飛而出,濺得偉邦整 只手掌濕淋淋一片,淫水沿著手臂滴在床上。雪兒因快感烘烘高升,身軀開始變 得僵硬,口中滿足的呻吟聲,同時變得愈來愈急促。

  「啊……偉邦,我來了,真的要來了……」雪兒喊聲一完,大股美妙的浪潮 旋即洶湧而來。

  「好美妙啊……」雪兒軟倒在床上,只是不停地喘氣,嬌豔清秀的面龐上, 早已雙頰盈霞,似乎在回味著高潮的餘韻。

  偉邦停止所有動作,把半邊身軀趴伏在她身上,一面把玩著她那對傲人的玉 乳,一面盯著她微笑,說道:「這才是你的第一次高潮,接下來還有得你享受。」

  「我快給你弄死了,這樣折磨人家。」

  「既然你已獲得滿足,現在也該輪到我吧。」

  雪兒側臥著身子,用手抱著他,把小嘴貼著他雙唇,輕聲問道:「你想我怎 樣滿足你?」

  「便用你這個吧。」偉邦用手指點點她胸前的乳溝,嘴角掛著詭異的微笑。

  「似乎你對這種玩意特別有興趣?」

  只見偉邦撐身而起,跨跪在雪兒胸前,用雙手支撐著上身,方好把玉莖抵著 雪兒的嘴臉。

  雪兒伸手輕輕握住,只覺他又硬又燙,而龜頭還閃動著淫蕩的潤光。她愛不 釋手地套弄好一會,才把它擱在自己乳溝上,用雙手捧著自己的玉峰,把偉邦的 玉莖全根包藏了起來。

  偉邦開始發動抽戳,只見那根粗長的陽物不住在她乳溝裡磨蹭,馬眼同時滲 出大量陽液。雪兒看見龜頭在雙乳間進進出出的樣子,淫心立起,便把頭部湊向 它,張開櫻桃小嘴,任由大龜頭闖入她口中。

  偉邦以單手固定雪兒的腦袋,腰臀使勁地往前挺動:「啊!好爽,雪兒的嘴 巴真是厲害。」渾圓的龜頭,不停在雪兒口裡出沒,把她的小嘴塞得又滿又脹。

  雪兒把頭甩開,把它吐了出來,一張俏臉因興奮而泛著紅暈,顯得更加嬌豔 無匹:「偉邦,快給我……雪兒再受不了,快插進來好嗎……?」

  偉邦也知道是時候了,馬上跪到他胯間,用手把她雙腿大大地張開,接著把 她雙腿往上稍微屈曲,先用手扶著挺立的玉莖,用那油光潤滑的大龜頭抵住花唇, 徐徐磨蹭了一會,還不時用馬眼擠擦她的小肉粒。

  雪兒真的急壞了:「不要再折磨人家了,快……快給我進來……」

  偉邦朝她一笑,一面用拇指在她陰蒂擦弄,一面把碩大的龜頭擠開她花唇, 一團溫熱的軟肉立時將整顆龜頭包裹住。雪兒亦因為急切的渴望,使得花穴不停 地收緊,牢牢羈勒著巨大的入侵者。

  「你那裡真的好緊,雪兒快來看看,看我的大屌如何進入你。」偉邦停止進 入的動作,只讓她的花穴含住龜頭前一截。

  「不!太羞人了,我不要看……求求你快點進去好嗎……」

  「你不看,我便把它抽出來。」偉邦要脅著道。

  「你怎可以這樣,不準你弄出來……」雪兒立即用手支撐起身軀,低頭望向 二人的交接處,只見自己的花穴正好把半根玉莖含箍著,畫面當真褻淫到極點。

  「我要進去了。」偉邦慢慢把玉莖插進去,雪兒只覺它把自己膣道徐徐撐開, 最後已頂到陰道盡頭處。偉邦喊了一聲爽,腰肢隨即晃動,開始抽動起來。濕漉 漉的大陰莖,不停地時隱時現,全部顯現在雪兒眼前,讓她感到一份嶄新的興奮。

  「嗯,啊……」雪兒眼裡看著巨屌不停抽出插入,這種淫靡的畫面,果然是 妙不可言,實在是令人興奮。

  偉邦雙手捧著她臀部,全速捅戳,笑著道:「我沒有說錯吧,是否和往日不 同,這種眼同身受的感覺,保證你很快就會愛上這樂子。」

  「啊……是,真的很好,看著自己被男人肏幹,這……這感覺很特別……」

  「你應該是說老公,不是說男人,難道你嫁了我之後還想讓其他男人幹?」 偉邦一面抽插,一面搓玩她胸前的玉峰,眼睛同時望住雪兒那亢奮的表情。

  「不……不是的,啊!老公……你刮得我好舒服……不要停,繼續用力…… 啊!好爽,好美妙……美死雪兒了……」

  在偉邦的強烈衝擊下,雪兒澎湃的淫水不住「噗唧、噗唧」地響起,柔順鳥 亮的長髮,也隨著她頭部的晃動而不停飛舞飄動。

  偉邦殺得興起,叫她趴跪在床上,改為從後進攻。

  「啊!太深了……子宮都給你撐破了……啊!怎會這麼美……給老公弄就是 不同,雪兒愛死你了!」雪兒不停地吐著氣,雪白渾圓的玉臀,為了配合偉邦的 抽動,卻淫蕩地不住搖晃。

  偉邦的衝刺愈來愈急劇,雪兒在狂抽猛送下,起初還能勉力支撐,但過不多 久,她的身體已越趴越低,終於全身趴伏在床上,只有豐滿渾圓的雪臀仍是高高 地翹起。隨著偉邦狠勁的抽插,一絲絲的花露,淫霏地沿著她大腿往下流,把床 單弄濕了一大片。

  偉邦捧起她纖腰,一輪急攻後,再將雪兒翻過身子,讓她朝天躺在床上,提 起她雙腿擱到肩頭上,再次繼續強猛的抽擊。

  「啊!不行了……老公,快受不了,又要……又要丟了,啊……」話聲方落, 從她深處噴出一股烘烘的熱流,直往偉邦的龜頭澆去。

  一陣強大的收縮,將整根陽具擠壓得異常地暢美,偉邦不由加緊幾分力,在 她充滿淫液的膣道不停地進出,而兩片花唇,也隨著陰莖的抽戳,給帶得翻進翻 出。

  「啊!實在太美妙了!」偉邦低頭望著這誘人的情景,口裡滿足地喊叫著。

  「老公,你快點完事吧……雪兒快要受不住……」

  「我也快完了……」偉邦運起勁力,瘋狂地加速抽插:「用力夾住我,要來 了……」

  偉邦繼續抽插百來下,雪兒又再忍不住,子宮忽地一麻:「啊……偉邦你好 厲害,我又要去了……快用力插雪兒,現在千萬不要停下來……」說話剛過,一 股陰液再度疾噴而出,偉邦也已到達爆發的邊緣,這時給陰精一燙,即時把關不 住,腰間一麻,陽精狂噴,全部射進雪兒的深處。

  「啊……老公……你射了很多,射死雪兒了……」雪兒用力把偉邦抱住,不 停喘大氣,彼此享受著高潮的快感。

這晚是雪兒第一次和丈夫度過的生辰,讓她感到既快樂又滿足。

亡靈(2016修正版)(01~04)
犀利士5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