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水柔情

  • 在〈似水柔情〉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性愛文學
摘要

  「嗯,太突然了。」  「呵呵,又沒有讓你脫光,即使脫光了,只是看一眼而已啦,看不走你東西
的。」

  女大學生彤彤是個外表秀麗舉止優雅的女孩,雖然看起來的感覺很清純,但 其實在她的內心深處有著一份超乎別人的狂躁和寂寞,平時一個人在宿舍的時候, 她經常偷偷的看a 片,幻想著自己就是a 片里的女主角在被男的分開雙腿拼命的 抽插著,每次看完,內褲都會濕的透透的,不得不再換一條,晚上想看片的時候, 她干脆下到手機里,趟在床上看,不一會下面又濕了,她不由得把手放在陰蒂上 揉搓,努力壓制著自己不讓自己叫出聲來,她感覺到自己渾身都在發熱顫抖,另 一只手扔掉了手機,食指插進了陰道抽插起來,接著中指也一起進去,然后是無 名指……幾分鐘以后從子宮深處迸發出來的顫抖傳遍了全身,她幾乎要叫出來了 好在此時她的嗓子也很干熱沒發出聲音,高潮過后的疲憊讓她很快入睡了。

  吃完午飯的彤彤正準備回宿舍午睡,突然廣告牌上的一則招聘引起了她的注 意「夜總會招聘兼職舞女,待遇從優,聯系電話xxxxxxxx」,她一下動心了,腦 子里立刻浮現出自己濃妝艷抹打扮的性感十足在台上舞動的樣子,台下眾多飢渴 的男人在盯著她的身體,尖叫,意淫,這樣的感覺讓她覺得前所未有的亢奮,她 覺得自己終于可以把壓抑許久的渴望釋放了,她果斷的拿出手機,撥打了廣告上 的電話。

似水柔情
不舉怎麼辦

  下午沒課,按照電話里說的地址,彤彤來到了這家夜總會,規模比她想象的 還要大,她不由深吸了一口氣,一個三十多歲的自稱領班的男人接待了她,「跟 我來吧。」彤彤便跟著他來到了一個單獨的辦公室。

  「請坐吧,看你的整體形象挺出色的。」

  「謝謝。」

  在問了一些基本情況以后,領班突然說:「把你外面的衣服脫了,只穿內衣 褲,給你量量三圍。」

  「這個還要脫衣服啊?」

  「當然了,要不量的不準嘛。怎麼,美女還不好意思了?」

  「嗯,太突然了。」

  「呵呵,又沒有讓你脫光,即使脫光了,只是看一眼而已啦,看不走你東西 的。」

似水柔情
延時噴霧劑

  彤彤看著領班帶著些壞笑的表情,突然覺得下體抖了一下,她感覺到自己有 些亢奮了,她覺得這樣的感覺是刺激的,她渴望這樣的感覺。

  「怎麼了美女,不願意啊?」接下來的話彤彤自己都不知道怎麼說出口的。

  「要脫也得你給我脫。」領班也被她這句話嚇了一跳,「美女,你這樣我小 心髒會受不了的。」

  「受不了的是你的小弟弟吧。」   「我可是有職業道德的哦。」說著領班靠近了彤彤,準備給彤彤脫衣。   「切,以我彤美女的傲人身材,不信你不會流鼻血。」

  「那就試試看了。」

  彤彤看著自己的衣服被領班一點點的褪去,心跳的厲害,她感覺的到旁邊的 男人在狠狠的盯著自己,,下面已經水流成河了,終于彤彤脫掉了外面所有的衣 服,站在了這個剛剛見面幾分鐘的男人面前,領班並沒著急量,而是圍著她轉了 一圈看著她亭亭玉立的身體說:

  「你的身材和皮膚都是這幾天面試的所有女孩中最好的,造物主真的很偏愛 你。」

  此時的彤彤已經快聽不清領班在說什麼了,領班雖然只見了幾分鐘,但外形 還是很入自己眼的,她甚至在想就這樣被他扒光了干,領班開始量了,先是胸圍, 領班的手從彤彤的乳房前滑過,雖然隔著內衣,彤彤還是能感覺的到自己乳頭已 經挺立了,她的下體開始濕了,接著是腰圍,領班的手可以完全的接觸到自己的 肌膚,彤彤覺得身上開始發麻了,下面的水也越發多了起來,最后是臀圍。皮尺 從彤彤翹起的臀部滑過,領班的手也輕輕撫摸了一下,彤彤覺得自己有一種前所 未有的想被男人征服的欲望。

  彤彤用手擋在了前面,遮住了自己已經幾乎濕透的內褲。

  「怎麼了美女,哪不舒服啊。」

  「沒有。」

  「那你捂那麼緊干嘛,又不是沒穿內褲。」

  「我……」

  「你不放開我沒法量啊。」

  彤彤松開了手,領班看到了彤彤濕潤的內褲,心里不由一動,其實他早就受 不了了,一直在壓抑自己,但看到這個情景他覺得陰莖快爆炸了。而下面的彤彤 的一句話讓他徹底瘋狂了。

  「脫了內褲量不是更準麼。」

  他一下子就扯下了彤彤的內褲,把頭埋在彤彤的雙腿中間,瘋狂的吸舔著彤 彤的陰蒂陰唇,領班的舌頭很靈巧,舔的彤彤大叫不止,她的腿站的很開,任由 領班蹲在她雙腿之間,嘴唇包裹著自己的陰唇,舌頭頂著自己的陰道口打轉,一 股股的陰液都被領班全部吞下。

  「看你一直仰著頭真累,躺下來吧我喂你。」

  領班順勢躺了下來,彤彤兩腳站在領班頭的兩邊,慢慢蹲了下來,將自己濕 滑粉嫩的屄一點點的靠近著領班的臉,還有十公分的時候彤彤停了下來「怎麼樣 我這里好看麼?」領班沒說話一把把彤彤拉了下來,把彤彤從陰毛到菊花之間的 部分全部蓋到了自己的嘴上,繼續吮吸著彤彤陰蒂和陰唇,彤彤的叫聲更大了。

  「用你的舌頭插我啊。」

  領班盡量的把舌頭往彤彤的陰道里頂,雖然還是很淺,但舌頭很靈活,舌尖 的各種挑逗讓彤彤爽到了極點。陰液已經順著領班的下巴流到了脖子上。

  「舌頭還是太小啊,我要更大的。」

  說著彤彤趴下來解開了領班的褲子,領班的陰莖已經又大又紅了。她離開了 領班的嘴,朝領班的陰莖挪了過去。

  「現在只有這個可以滿足我了。」

  彤彤套弄著領班的陰莖看了一會,跨坐了上來,對準坐了下去,一下頂到了 底,「啊,」彤彤大叫一聲,她開始努力的上下運動,享受著前所未有的樂趣, 每次坐下去的瞬間,她都覺得自己的陰道被頂的滿滿的,刺激的快感一從陰道深 處傳遍了全身,她仰著頭閉上眼睛,像所有三級片女主角那樣露出嫵媚的深情, 但不同的是,她的陰道里的的確確的插著一個碩大的陰莖,並且在進進出出。

  領班解下了彤彤的內衣,彤彤一覽無余的展示在了他面前,揉搓著彤彤的乳 房,捏著彤彤早已豎起的乳頭,他看到了彤彤的兩片陰唇已經分開成了一百八十 度了,他也配合著,盡力的頂到最深處,滿足著彤彤。他把彤彤攬了下來,兩個 人的舌頭攪在了一起,互相吮吸著,他雙手揉捏著彤彤翹起的屁股,順著菊花摸 到了彤彤的陰道口,此時的陰道已經被自己的陰莖完全撐開,陰道口的皮膚緊緊 的包裹著自己。他迫切的想看到自己的陰莖在彤彤白嫩的屁股間抽插的樣子,他 把彤彤轉了個圈屁股對著自己,彤彤向前趴了下去,整個屁股暴露無疑的展現在 他眼前,他看清了彤彤已經撐開繃緊的陰道邊緣和小巧的菊花,抓緊了彤彤屁股 上的皮膚,開始加速衝刺,伴隨著兩個人此起彼伏的叫聲,領班把精液射了進去, 而彤彤已經近乎昏厥了……

  領班把彤彤送到門口,遞給了彤彤一個優盤,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的對 彤彤說:「彤彤,你下周就可以來上班,鑒于你今天的出色表現,直接做領舞, 工資翻倍,這是一些跳舞錄像,你下周前學會,哦對了,我叫王浩,謝謝你,再 見。」

  彤彤看著他的背影還沒有從剛才的事回過來神,以前所有的男友都沒有讓她 如此滿足過,看了一眼夜總會的招牌,她轉身匆匆離開了。

  一周很快過去了,彤彤提前兩個小時來到了夜總會,錄像里的舞蹈她早已爛 熟于心,其實與其說是舞蹈倒不如說是在搔首弄姿,完全是在勾引人沒什麼藝術 感可言。彤彤換好衣服化好妝,看著鏡子里前所未有的自己不禁覺得這樣一個充 滿誘惑的女人,如果自己是個男人恐怕也會心動不已。

  第一次在舞台上跳舞彤彤卻絲毫不覺得緊張,她只是覺得這是在釋放自己, 她覺得自己就是一朵盛開的花,她要拼命的綻放,來吸引更多人的目光,她努力 的舞動著自己的四肢把自己身體的柔情灑到台下的每一個角落,此時此刻,台下 一個人的目光完全被她吸引住了,他從來沒見過這麼有魅力的女孩,他的腦子開 始轉了。

  彤彤剛要下去休息,一個身材魁梧有點黑社會感覺的男人攔住了她:「美女 你好,我們王總非常感謝你剛才的傾情演出,想和你喝兩杯酒聊聊天。」話語誠 懇中透露著不可回絕,彤彤本來就不怎麼會拒絕人,就點點頭跟著這個男人走到 台下一個不太起眼的角落。

  「美女你好,剛才這支舞太棒了,你是舞蹈專業嗎?」「哦謝謝誇獎,我是 學文秘的」一說起什麼總,彤彤的腦海里首先浮現的是四五十歲已經謝頂的老男 人的形象,可眼前這個王總看樣子也就三十多歲,風流瀟灑一副青年才俊的樣子, 彤彤心里對這個男人還真有些好感。

  「非專業能跳成這樣就更難得了,請問美女怎麼稱呼?」

  「我叫彤彤」

  「哦,我叫王天成,這是我的名片,以后有什麼事盡管找我」,彤彤接過名 片一看,原來是當地一個五星級酒店的總經理,彤彤頓時覺得手心有些出汗。

  「彤彤,我從來沒見過你啊,剛來這嗎?」

  「是啊,這是我第一天上班,我還是大學生想做個兼職」。

  「第一次就能表現這麼出色心理素質絕對過硬,不過你還在讀大學做這個確 實不太合適也不方便啊。」

  「還好,這離學校也不算太遠。」

  「你別太勉強了,每天下班很晚一個人回去多不安全,我現在缺一個助理, 你正好是文秘專業,我想請你做我的助理你看如何?」

  彤彤猛一下沒反應過來,,王天成笑笑接著說:「你做助理專業對口,比在 這體面多了,你沒課的時候都可以過來,薪水自然比在這高許多,也算是一個你 的實習,將來畢業了你可以留在這,不想留也可以給你的簡歷增加工作經驗,一 舉多得的事情何樂而不為呢?」

  聽王天成這麼一說,彤彤確實動心了,是啊,從各方面說做王天成的助理都 是對自己更有利的,她點點頭,

  「謝謝您王總,我考慮一下吧,考慮好了給你電話。」

  「ok,那我恭候你的來電,要不這樣,磊子,你不用送我了,自己打車回家, 我開車送彤彤回去。」

  「不用了吧王總我自己回去就行。」

  「那怎麼成,你陪我坐了一會也算是我對你的感謝啊。」

  彤彤感覺不好回絕就點點頭算是答應了。

  「那哥我先回去了,您路上小心。」

  「哦那是我的保鏢,磊子,跟了我很多年了,平時我們都是兄弟相稱,咱們 走吧。」

  彤彤跟著王天成上了車,伴隨著強勁的發動機的聲音,車很快消失在了夜色 之中,此時此刻在夜總會門外一個人目送著彤彤的離開,他就是王浩。

  一路上彤彤和王天成有說有笑,熟悉的很快,王天成畢竟社會經驗豐富,說 話得體風趣很受彤彤喜歡,快到學校時王天成又提起了助理的事「怎麼樣彤彤, 助理的事考慮好了嗎?」

  其實剛才彤彤就想答應了只是礙于面子沒好意思說,這個時候她覺得她無論 如何不想失去這麼好的機會了,

  「那……好吧王總,謝謝你的邀請,我願意做你的助理,只是夜總會那邊我 剛上了一天班就辭職,不太好吧。」

  「呵呵,這個你大可放心,夜總會的陳總和我父親是老朋友了,借他一個人 完全沒有問題的,那你明天去辦一下辭職,后天就可以來酒店了。」

  「好的,謝謝您今天送我,我先回去了,拜拜」

  「恩,期待你的加入」王天成的車絕塵而去,彤彤感覺像是坐了過山車一般, 她回到學校倒頭就睡著了。

  第二天彤彤來到夜總會辭職,本以為會受到苛責,沒想到手續辦的異常順利, 也許是王天成早就打好招呼了吧,她心想,正要離開夜總會,一個人擋在了她面 前,是王浩。想起來那天的事情,彤彤一下覺得有些臉紅,根本不敢看王浩,王 浩依然是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一樣的淡定,「怎麼了彤彤,剛來一天就辭職,哪不 適應嗎?」

  「沒什麼,我畢竟不是學跳舞的,總干這個也不行」

  「我看你很有天賦啊,沒什麼不行的,你不再想想了」

  「不用了,我已經想好了,謝謝你」

  「其實那天晚上我看見你了,我知道你辭職的原因,我也知道我沒辦法挽留 你,只是我這幾天總是在想你,總想一直能看到你,你這一走,,,唉,」

  彤彤聽他這麼說心里也有些過意不去,正想安慰王浩,沒想到王浩突然開口 說,

  「彤彤,我喜歡你,做我女朋友吧。」

  這是彤彤完全沒想到的,她有點蒙了,她擡起頭看著王浩眼里滿眼的深情又 想起來那天的事情完全不知道怎麼回答了。

  「彤彤,答應我吧,我會好好愛你一輩子的。」

  「我先回去了,你說的我會考慮的。」

  彤彤完全蒙了,她覺得很奇怪,和一個男人先發生關系再確定男女朋友,這 樣的過程讓她覺得混亂,她頭也不回的走了,她需要時間把這件事情理清楚。

  關于王浩,她其實幾乎一無所知,除了知道他床上功夫還不錯,難道就憑這 些就做他女朋友?彤彤覺得不可思議,不過王浩確實有吸引她的地方,如果加以 了解沒準會答應他。可是他倆實在是有距離,年齡身份都是問題,彤彤越想越頭 疼,反正以后也見不到他了,就這麼著吧。

  該去酒店了,彤彤突然覺得心情很好,能有這麼好的機會恐怕是他們專業很 多女生的夢想。到了酒店下面她給王天成撥通了電話。

  按照王天成的指引彤彤找到了他,一個大辦公室,大大的落地窗,明媚的陽 光灑了一地,王天成的看到她就笑出了聲,「在這上班穿成這樣可不行啊,走我 帶你換工作裝。」

  盡管已經做好了充分的心里準備,但當彤彤換好工作裝出來的時候王天成還 是覺得比自己想像的還好看,他心里不由得幾分歡喜和得意。

  「怎麼樣合適嗎?」

  「挺合適的,只是從來沒這麼穿過猛一下還真不習慣。」

  「習慣就好了,你換上這一身氣場立刻強大了。」

  彤彤對著鏡子仔細打量著自己,一身正裝,肉色絲襪,黑色高跟鞋,端莊大 方之中也恰到好處的凸顯了自己的身材,她開始喜歡這份工作了。

  「行了別自我陶醉了,大小姐,該工作了。」彤彤對王天成做了個不屑的表 情但還是趕緊跟著王天成走了,聽了王天成的一番講解,工作倒還不算太多,彤 彤覺得如釋重負。

  王天成在自己的辦公室隔壁給了彤彤單獨一間辦公室,這對于一個新人來說 十分難得了。當然作為王天成的助理,彤彤很多時候都要往來于王天成的辦公室 之間,這點她是有心理準備的。

  今天就算報到了,彤彤準備換衣服下班了,她再一次在鏡子里看了看自己, 覺得這樣的自己確實很棒,胸部傲人,絲襪也把雙腿襯托的修長朦朧。她換回了 自己的衣服離開了酒店。

  回到學校已經是晚上了,彤彤直奔宿舍,路過宿舍前面的一片偏僻的空地時, 她的眼前突然一片亮光,還沒等她反應過來突然一個黑影竄了出來嚇她一跳,她 正要跑那個黑影一下抓著她的手說,

  「彤彤,是我啊,我等你很久了」

  彤彤這才反應過來眼前這個人居然是王浩,

  「黑燈瞎火的你在這干嘛啊嚇死我了」

  「你跟我來。」王浩不由分說的拉著彤彤的手就走,正當彤彤一頭霧水的時 候她被眼前這一幕驚呆了,她看到的是用蠟燭擺成的大大的心形,中間還有許多 玫瑰在燭光的映襯下煞是好看,彤彤覺得全身一下子軟了,雖然不是第一次談戀 愛但這樣的場景她還是第一次見,她一下無力的靠在了王浩的身上,覺得快要哭 出來了,王浩摸著彤彤的臉深情的說,

  「彤彤我真的很愛你,答應我做我女朋友好嗎?」

  此時的彤彤已經完全沒有了抗拒力,她點點頭,王浩長虛了一口氣,他慢慢 的擡起彤彤的頭,看著夜色下彤彤美麗的臉,一下就吻了上去,兩個人瞬間就瘋 狂的將舌頭攪在了一起,仿佛一下回到了那個下午,王浩把手伸進了彤彤的內衣 里揉搓著彤彤的乳房,彤彤不由自主的叫了起來,王浩還想有進一步的動作,彤 彤一下攔住了他,

  「怎麼了,你不想嗎?」

  「怎麼會」

  說著彤彤拿起王浩的手放在了自己的下體,王浩感覺的到彤彤比上次濕的還 要厲害,

  「這太不安全了,被人發現怎麼辦,咱們去開房吧。」

     ***    ***    ***    ***

  兩個人找到賓館,剛一進門,彤彤隔著褲子抓住了王浩的陰莖,已經硬的不 行了。

  「一直這麼硬不難受啊。」

  「不這麼硬怎麼干你。」

  「看你這麼辛苦,犒勞一下你吧。」

  說著彤彤解開了王浩的褲子開始用手緊緊的給他擼了起來,王浩不由得爽的 的低吼了一聲。

  「這你就受不了了,本姑娘的絕活還沒上場呢。」

  說著彤彤伸出舌頭舔了一下王浩的龜頭,王浩覺得快感油然而生,「彤彤, 快吞下吧,我受不了了。」

  「真沒出息,別著急啊,一下弄完就沒意思了。」

  彤彤邊用手套弄著王浩的陰莖邊用舌尖在龜頭上蹭著,口水沾滿了王浩的龜 頭,彤彤小巧的舌頭帶來的刺激是巨大的,舔了一會,彤彤張開嘴含住了龜頭吸 了起來,手與嘴的節奏也快了起來,進嘴的程度也越來越深,最后已經幾乎快把 整個陰莖含了進去,龜頭已經頂到了彤彤的喉嚨。

  彤彤覺得累了,她吐出了陰莖,解開了自己的上衣和內衣,然后握著握著陰 莖用龜頭對著自己的乳頭蹭了起來,蹭了一會又換另一個乳頭,「大頭對小頭, 看誰能贏。」

  「我投降,我認輸。」

  彤彤擡起頭看著王浩說,

  「怎麼樣親愛的,一個嘴兩個乳頭一起伺候你的二弟,滿意嗎?」

  王浩看著自己滿是彤彤口水的陰莖和彤彤迷人的樣子心里美極了,

  「太完美了,能再來一會嗎我還沒過癮。」說著擦了擦彤彤嘴巴邊上的口水。

  「給你留個念想,不能讓你太滿足,呀我忘了你下面還有個兄弟呢」彤彤摸 了摸王浩的蛋蛋,一口含了進去,她閉上眼睛用舌頭和嘴唇滋潤著兩個蛋蛋。

  「我受不了了。」王浩抱起彤彤,一下吻住了她,雙手飛快的扯著彤彤的衣 服,彤彤也撕扯著王浩的衣服,兩個人的上身瞬間就被對方脫的差不多了,王浩 從彤彤的嘴邊依次開始吻彤彤的臉,耳朵和脖子,彤彤閉上眼睛露出迷人的神態 享受著,渾身顫抖著。王浩順著脖子一直吻到彤彤的乳房,他大口的咬著吸著, 像是要把彤彤的整個乳房都吞進自己的嘴里。吃完了左邊吃右邊。彤彤低下頭看 著自己左邊的乳房被王浩弄的沾滿了口水還有些發紅。

  「公平起見我也要把你成這樣。你站起來。」

  王浩剛站起來彤彤就在他的胸前貪婪的吸舔起來,她伸出靈巧的舌頭在王浩 的乳頭上滑動著,然后吸進嘴里,用牙齒輕輕的咬著,如此重復,王浩也被弄的 呻吟了起來。

  「你弄的我真舒服」

  「嘿嘿,不錯吧。我想要了。」

  說完彤彤翻身上床趴了下去,屁股對著王浩,王浩看此情景一下撲了過去, 扯下了彤彤的內褲,然后抓著彤彤的屁股吮吸著,「你快進來吧我受不了了。」

  王浩提槍上馬,對著彤彤菊花下面那早已水流成河的桃源深處插了進去,彤 彤的呻吟聲立刻回蕩在了整個房間,王浩雙手按著彤彤的屁股兩邊,看著自己的 陰莖在下面進進出出,他抱起彤彤順一起坐了起來,彤彤的陰道把他的陰莖吞沒 的一點不剩,她努力的上下運動著,一只手同時揉搓著自己的乳房,她的呻吟聲 更大了,王浩抱著彤彤躺了下去,彤彤雙腿分開,架在了王浩身體兩邊,躺在王 浩的身體上邊,對面正好是個鏡子,彤彤清楚的看到王浩已經粘滿白漿的陰莖在 自己的陰唇中間抽插著,她盡力的分開自己的雙腿,一只手趴開自己的陰唇,另 一只手撫摸著自己的陰蒂,她看到鏡子里自己的樣子,更加賣了的迎合著抽插, 她覺得已經忘乎所以,整個世界都在看著她在做愛,她顫抖的越來越厲害,呻吟 聲越來越大,陰道突然開始劇烈的收縮,她達到了她想要的那個極樂世界。

  那一夜,兩個人纏在一起做了四次。

     ***    ***    ***    ***

  彤彤正式成了王浩的女朋友,每天除了上課就到酒店上班,下班就到王浩租 的房子里,還算甜蜜。

  在酒店彤彤很快就熟悉了自己的工作,每天把各種數據報給王天成,兩個人 的關系也日益親密,王天成總是會多看彤彤兩眼,彤彤也越來越覺得這個男人的 成熟和魅力讓自己無法抗拒,直到有一天彤彤要走的時候王天成攔住了她,「彤 彤,你等等,我想和你說會話」

  「王總,你今天喝酒了吧這麼大酒氣。」

  「你怎麼知道,你離我太近了,你每天都離我這麼近不覺得我這個人很可愛 嗎?」

  彤彤不知道怎麼回答。

  「彤彤,你的腿太好看了,這個絲襪穿別人腿上完全沒有你腿上的感覺,每 次你來我都會多看兩眼,都想好好摸一把。」

  說著他把彤彤摟在了自己懷里,彤彤一時不知所措了,她其實一直都在盼望 著哪一天王天成都在辦公室的時候把她壓在辦公桌上干她,這一天終于到來了, 她有點興奮了。

  「彤彤,告訴你一個秘密,我這個人很戀足,特別是絲襪足,我每次看到你 高跟鞋下露出的腳面在意淫你,我太想你這雙腳了,我要得到她。」

  說著王天成把彤彤抱到了辦公桌上,把彤彤的絲襪腿擡了起來並握住了彤彤 的腳踝,彤彤很配合他的每一個動作,他像打量著一個寶貝一樣端詳著彤彤穿著 高跟鞋的腳,

  「太美了」,說著他把彤彤高跟鞋的鞋跟褪了下來,露出了彤彤美麗性感的 足弓,他伸出手指輕輕的撫摸著彤彤穿著絲襪的腳后跟再到腳底。

  「比我想象的還要美。」

  此時的彤彤呼吸已經急促了,從她穿上這身衣服的時候,她就已經在幻想著 有人干她了,她想過是王天成,卻又不忍背叛王浩,王天成把彤彤的高跟鞋脫了 下來露出了彤彤性感的玉足,他牢牢的捧著,貼在自己的臉上,摩擦著,又張開 嘴含住了彤彤的腳趾,彤彤看著王天成的樣子覺得滿足感達到了空前,她覺得自 己次吃此刻就是一個女王,而王天成成了一個跪在她下面的仆人,她把另一只腳 也擡了起來放到了王天成的面前,王天成如猛虎撲食一般抱住了彤彤的這只腳, 這次他沒有那麼多耐心了,直接把鞋子脫了下來扔到了一邊,從腳后跟舔到腳底 再吞下整個腳趾,如此重復,每當他的舌尖碰到彤彤的腳底,彤彤都會感覺一陣 陣的快感傳到全身,她覺得自己的小屄已經濕了,她有些等不及了。

  「你也別一直舔腳啊,我身上迷人的地方很多呢。」

  王天成點點頭,開始順著腳踝往上撫摸舔吸,他把彤彤的腿放在自己的肩膀 上,享受著彤彤光滑的絲襪腿,彤彤開始閉上眼睛享受著王天成的撫摸和舔吸, 王天成一點點的向上,來到了彤彤兩腿之間,他把彤彤的腿幾乎分開到了一百八 十度,放在了桌子兩旁,他的臉貼到了彤彤隔著絲襪的內褲上,聞著,舔著,

  「你的內褲已經濕透了。」

  「那你就應該知道下面該干什麼了親愛的。」

  王天成猛的撕開了彤彤絲襪的襠部,彤彤不禁又叫了一聲,這正是她一直渴 望的被征服的感覺,他清楚的看到了彤彤的陰液滲出了內褲,他不禁舔了一口, 彤彤不由得哆嗦了一下,他把彤彤的內褲撥到了一邊露出了彤彤最隱秘的部位, 他並不著急,而是端詳的看著彤彤的小屄,而此時彤彤的陰液已經流到了菊花和 大腿,他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彤彤大腿根部的陰液,又舔了一下彤彤的菊花,彤彤 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啊」,這一聲比剛才大了很多,王天成看彤彤反應如 此強烈心里也很有成就感,就接著圍繞著彤彤的菊花展開攻勢,彤彤的叫聲一浪 高過一浪,王天成感覺內褲太礙事了,就順手拿起桌子上的剪刀剪斷了彤彤的內 褲,彤彤慌了,

  「你干嘛?」

  「怎麼了,不喜歡?」

  「你這樣我怎麼出門?」

  「誰說不穿內褲就不能出門了,別人都穿著內褲就你沒穿你不覺得興奮麼?」

  彤彤一下也覺得興奮,她甚至在想能夠遭遇個公交色狼,偷偷地摸她卻發現 她根本沒穿內褲,此時王天成已經扒開了彤彤的陰唇,貪婪的吮吸著,含著彤彤 的陰唇發出滋滋的聲音,

  「露出你的奶子」

  「干嘛?」

  「你說干嘛,我要看。」

  「看得有條件啊,你得讓我爽。」

  「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彤彤一顆一顆的接著襯衣的口子,她故意解的很慢,「哈哈,急死你」

  王天成的眼神里已經快冒火了,彤彤終于解完了所有的扣子,她把手伸到后 面解開了胸罩的扣子,把內衣一點點的推了上去,兩個雪白的乳房像小兔子一樣 跳了出來,粉嫩的乳頭對著王天成的眼睛引誘著她,王天成說

  「送我嘴里」

  完了便張開了嘴,彤彤的乳頭早就硬的豎了起來,她迫不及待的把乳頭放進 了王天成的嘴里,王天成滿足的吮吸著,用舌尖攪動著彤彤的乳頭時不時用牙輕 輕的咬兩下,另一只手則揉搓著彤彤的另一個乳房

  「你想我用什麼姿勢干你?」

  「當然是多多益善啦。」

  王天成把彤彤推倒在了桌子上,屁股挪到桌子邊緣,開檔的絲襪正好露出彤 彤的屄,他把彤彤的雙腿張開,握住彤彤的腳踝,碩大的陰莖對著彤彤的屄狠狠 的插了下去,他看著彤彤大開的絲襪腿,陰莖硬的如鐵一般,他瘋狂的抽插著時 不時舔著彤彤的絲襪腳,「該你上來了」,王天成躺到了桌子上,一柱擎天,彤 彤跨坐上去,把裙子翻上去,握住王天成的陰莖對準自己的屄坐了下去,她能感 到這個東西已經頂到了子宮口了,快感傳遍了全身,王天成看著彤彤的陰唇吞沒 了自己的整根陰莖,又吐出半個,又進去,不一會彤彤就累的動不了了,王天成 開始自己發力。

  「啊,插我啊,用力插我,狠狠的插我」

  彤彤喊叫著。這更讓王天成興奮,他更加加快了節奏,

  「我要從后面操你」

  「我的屁股是最誘人的,小心你受不了一下繳槍了。」

  「我的槍可沒那麼慫。」

  「那就拭目以待了。」

  他和彤彤一起從桌子上下來,把彤彤按到桌子前面,他把彤彤的裙子褪了下 來拍打著彤彤白嫩的臀部,將絲襪的口又撕大了一些,露出了彤彤的大部分的屁 股,然后用受揉捏著,將陰莖插了進去,「啊啊啊……」,伴隨著彤彤一連串的 呻吟聲彤彤,王天成感覺到自己的陰莖先是被牢牢的吸了一下緊接著就是一陣陣 的抽搐,彤彤高潮了,子宮帶動著陰道吮吸著王天成的陰莖,他再也受不了了, 拔出陰莖把精液射到了彤彤的屁股上,彤彤一下趴在了桌子上喘氣著,王天成也 累的坐了下來,看著彤彤屁股上沾滿了自己的精液和被撕開的絲襪,他滿足的點 起了一支煙。

  以后的日子里,王天成和彤彤在辦公室開始了越來越頻繁的做愛,她換著各 種各樣的絲襪討王天成的歡心,她發現她對王天成的著迷與日俱增,對王浩的感 覺卻一天不如一天。

  她和王浩分手了。

  王浩在爭取了最后的希望后終究放棄了,他知道彤彤是看上了王天成,他的 怒火在內心燃燒,愈演愈烈,他要報復。

     ***    ***    ***    ***

  一天下午正在上班的彤彤突然接到了王浩的電話,說要和她見最后一面完了 就遠走高飛,彤彤同意了。

  彤彤按照王浩給的地址去找他,走過一個小路口時,突然一只手捂在了她嘴 上她還沒來得及呼叫便沒了知覺。

  彤彤醒了,她茫然的看著周圍,想著剛才的事,面前是兩個陌生的男人。

  「醒了小美女。可把我們等的夠嗆,這藥性還挺強的。」

  「你們是誰?我在哪?」彤彤害怕了。

  「我們是誰你不用管,你只需要知道出來混總是要還的。」一個穿著黑色背 心的男人回答。

  「你們要干什麼?」

  「美女不用害怕,你這麼漂亮我們肯定舍不得殺你,我們只是惦記你的姿色, 帶你來這里讓我們哥倆享受一下你美妙的身體。」

  「救命啊!」彤彤跑過去準備開門

  「美女你當我們是傻子啊,我們沒有綁你自然不可能讓你逃走,門反鎖了, 別費勁了,這個房子已經很老了周圍的人都搬空了沒有人能聽見你叫喊的,哈哈 哈哈!」

  彤彤拿出手機,可手機是黑的怎麼也開不了。

  「我已經把你手機的電池和手機卡都扔了,你省省吧。另外,我們沒有綁你, 也沒有在你昏迷時下手,就是為了現在看著你痛苦的掙扎著被我們強奸,美女你 一定要反抗啊,越激烈我們越有感覺哈哈。」

  彤彤絕望了,她明白接下來要發生什麼了。

  「哥,我憋了半天了,快點吧我受不了了。」旁邊的男人發話了。

  「恩,老二,剛才你意淫了半天,現在可以開始了,你先幫我按住她,我先 來。」

  「吼吼,美女,好好享受吧。」

  兩個人如同猛虎撲食一般朝彤彤撲了過來,彤彤起身就要跑,老二眼疾手快 抱住彤彤就壓倒在沙發上。

  「美女這麼大點房間你能跑到哪啊」

  「滾開啊,你們兩個畜生,離我遠點」

  彤彤絕望的喊叫著,其實她心里清楚一切都無濟于事了,今天自己注定是要 被這兩個野蠻的男人強奸了。

  「美女我大哥功夫很好的,保證讓你爽翻天哈哈」老二死死按住了彤彤的上 半身和胳膊。

  「求你們放了我吧」

  彤彤想起來,但完全用不上力老大邊解腰帶邊靠近彤彤,彤彤的雙腿拼命的 亂踹,想踢開老大。

  「美女,穿著高跟鞋這樣亂踢很危險的。」

  老大看準時機一把抓住了彤彤的腳踝,「老二啊,你看看這絲襪腿,這麼修 長,要是平時我對著這腿也能櫓幾管了,今天能碰到真是三生有幸了。」

  「放開我!」

  彤彤掙扎著,腿拼命的晃動著想掙脫開,但更才的迷魂藥的作用,她渾身的 力氣都小了很多,她的腳踝被老大握著腿已經動不了了,老大脫下了彤彤的高跟 鞋,露出了彤彤的玉足,他伸出舌頭貪婪的舔著彤彤的腳底。

  「啊」彤彤尖叫著,腳底被舔的癢的難受,讓她更加沒有力氣了。

  「不要啊」

  彤彤呼喊著,老大抱起她的絲襪腿,上下舔吸著,此時老二的手也伸進了她 的上衣,伸進了內衣揉搓起了她的乳房,彤彤已經不知道該往哪里用力氣了,她 只是不斷地在重復著「放開我,放開我,」她覺得內心的絕望到了頂點,自己如 此美妙的身姿卻被這樣兩個野蠻的男人淩辱著,一個人的手已經抓住了她的乳房, 另一個人在自己的腿上舔著,她已經快哭出來了,老二突然突然捏住了彤彤的乳 頭,她一下清醒了不少,雙腿猛一發力踢到了老大,老大差點就沒站穩,

  「哇美女你好大力氣啊,你這樣用力等會可沒勁叫床了哦」

  「滾開你個混蛋!」

  彤彤大叫著起來,兩條絲襪腿又在空中蹬踹著,老二只管自顧自的一個手揉 著彤彤的一個乳房,另一個手捏著另一個乳頭,彤彤已經沒時間顧老二了,但他 摸的彤彤癢癢的很不舒服。

  老大又過來了,「美女做好準備,下面才是見證奇跡的時刻。」

  老大淫笑著,露出了自己碩大的陰莖甩了兩下,彤彤看的真真切切,用盡全 身力氣踹向老大,老大一把抱緊彤彤的雙腿又舔了彤彤的絲襪腳一下,然后壓著 彤彤的腿靠近了彤彤,

  「美女,你讓我很興奮」,

 說著他把手伸到了彤彤的屁股下面拉開了彤彤的西裝裙的拉鏈然后拽著往下

  拉,

  「不要啊,」彤彤哭喊著,

  「叫吧,盡情的叫吧,你越叫我越興奮,一會你就越爽。」

  西裝裙已經被完全脫下來了,彤彤的下半身只剩了絲襪包裹的內褲,沒有了 裙子彤彤不再亂踢了,只是緊緊的並這雙腿,瞪著老大,老大倒也不急,

  「這下算是看全你的美腿了,真長真誘惑」

  說著開始撫摸起了彤彤的絲襪腿,彤彤本能的又開始踢,老大一下抓住了她 的腳踝分開了她的雙腿,然后死死盯著彤彤絲襪下的內褲,彤彤又哭喊了起來

  「哥,趕緊的吧,我這還排隊了」

  「恩,看我這就狠狠地操她。」

  老大一個手抱緊彤彤的雙腿,另一個手伸到了絲襪的根部,拉扯著絲襪的一 邊往下拽,彤彤此時已經用光了剛才的力氣,腿已經有點發軟了,一邊的絲襪拽 了下來,另一邊還在腿上,他撫摸著彤彤的腿,一點點向上一直到內褲,他拉著 彤彤內褲的邊開始往下脫,彤彤此時是又氣又急,

  「放開我」

  彤彤做著最后但無力的掙扎,老大已經眼紅了,他扯下了彤彤的內褲和另一 條絲襪,向彤彤的身上壓了過來,彤彤的雙腿被她壓的大開,完全合不住了,她 感覺到了老大的陰莖已經頂到了自己的陰唇上,並且頂開了陰唇的防護,向著陰 道口前進,彤彤明白自己就要被強奸了,她萬念俱灰,已經忘記怎麼抵抗了,雖 然彤彤還基本沒怎麼濕潤,但壓抑許久的老大爆發出來的能量是巨大的。老大毫 不留情的一下就插到了底,彤彤感覺陰道是被強行撐開的,疼的她掉下了眼淚, 她知道自己已經被徹底的強奸了,一切的反抗都已經是過去時了,自己已經完了。

  她閉上眼睛,承受著被強奸的痛苦。

  老大看彤彤沒什麼反應了開始放心的大力抽插起來,老二看著也是狂躁不已, 他扯開了彤彤的外衣解開了彤彤的扣子,把內衣拽了上去,暴露著彤彤的兩個乳 房,開始瘋狂的揉搓,兩個人對彤彤的兩個最隱私的部位進行著殘酷的蹂躪。

  老大進去時感覺彤彤的陰道很干很緊,隨著抽插的進行,他慢慢感覺到彤彤 的陰道已經很濕潤了,彤彤的哭喊聲似乎也在慢慢變化,

  「哥,我看她是已經開始爽了,」

  說著老二不再壓著彤彤的胳膊,彤彤卻也不掙扎了,老二看彤彤這樣,就站 了起來脫下褲子露出陰莖,對著彤彤的嘴過來了,彤彤緊閉著嘴,老二就往里硬 塞,然后捏著彤彤鼻子,彤彤最終無奈的張開了嘴呼吸,老二順勢把自己的陰莖 塞了進去,老大的抽插越來越瘋狂了,他把彤彤的腿放在了肩膀上,看著彤彤暴 露的乳房做著最后的衝刺,此時的彤彤也快撐不住了,她恨不得離開殺了這兩個 人,陰道的快感卻不是她能控制的,她高潮了,她覺得自己已經神志不清了。

  老二的陰莖也開始在她的嘴里抽插著。她也沒勁反抗了。

  老大突然猛的抽出陰莖對著彤彤的乳房射出了股股的精液,精液沾滿了彤彤 的乳房和乳頭,老大站起了身。

  「老二,她已經高潮了,你來再給她補一個。」

  老二迫不及待的就爬到了彤彤身上,彤彤的陰道插了進去,此時的陰道已經 完全打開了,老二毫不費力的開始了抽插,彤彤的雙腿也自然的張開了,她已經 沒有任何力氣了,老大拿出手機開始拍老二強奸彤彤的樣子,還對著彤彤的屄來 了幾張被老二插的特寫,然后看著彤彤乳房上自己的精液,覺得很是過癮,沒多 久,老二也拔出陰莖對著彤彤的乳房射精了,兩個人的精液完全覆蓋了彤彤美麗 的雙乳。老大把這個也拍了下來。

  幾天以后,王天成收到了一封陌生的電子郵件,他打開一看呆住了,是彤彤 被老二干的照片,特別是那幾張特寫,王天成太熟悉彤彤的身體了,他確定是彤 彤無疑,他陷入了沈思之中……

  王浩因唆使他人強奸入獄,而王天成終究原諒了彤彤,兩個人依舊會在辦公 室做愛,但彤彤卻總會想起自己被強奸的感覺,她總會自責自己,卻忍不住的去 懷念……

似水柔情
犀利士5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