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們吃了春藥後

  • 在〈她們吃了春藥後〉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性愛文學

春天時收到朋友從香港郵回來的一盒叫性感小貓的春藥,類似香皂。 據說只要塗在女孩的敏感部位就會使她春情大發,使你為所欲為了。 晚上我就到宿舍對面的藝術學院去跳舞,想為今晚的一夜情找個伴。 跳了幾圈之後,遇到了一個自稱秦蔓的小靚妹,比我矮一點,但也足有170公分,山城的天氣很暖和,她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衫,下身穿黑色的超短裙,一雙白涼鞋套在小肉腳上。 長發披肩,一雙清純的大眼睛,總是向你送著秋波。 說起話來甜極了,我們聊的很高興,無意間說起學校停水,沒地方洗澡了。 我極力邀請她到我的宿舍去洗澡,開始她不去,後來聽說我是醫生,就同意了。 我帶著她回家後,領她進了洗澡間,放好水,把那塊春藥指給她看,她還聞了聞,說:張哥,你家的香皂味道真特殊。 我笑著說:進口的,你用好了,喜歡我送你一塊。 她笑著推我出去,我脫掉上衣,回到臥室等著這個性感小貓上勾了。 還真快,20分鐘後,小蔓進來了,濕碌碌的秀發散落在肩膀上,小臉紅極了,象剛有過高潮似的。 襯衫也濕了,緊緊的貼在身上,裏邊的乳罩也不見了,兩個大櫻桃時隱時現。 我站起來問她還要不要跳支舞了,她笑著把手遞給了我,我一把抱住她的小蠻腰,把胸膛貼在她的乳房上,那對軟軟地而又不缺少彈性的小嫩乳刺激著我的下體漸漸的壯大。 房間裏播放著低沈的音樂,配上了柔和的燈光,情調十分迷人。 看著懷裏的小蔓,那種低著頭的姿態,十分的迷人,心裏的欲火馬上就沖起來了。 她也緊緊的貼著我,雙手摟住我的脖子,把頭靠在我的肩膀上,我的手在她的身上遊動著,見她沒有拒絕,大著膽子去捏她緊實的小屁股,把手蓋在兩個屁股蛋上用力的抓了幾把,接著把手伸進裙子,用手背蹭著大腿的內側,由下往上地摸索了上來,手指滑向私處,小蔓用手止住我的進入,可我把她的手背到了身後,再度摸了上來。 我把她的三角褲住下拉,拉到兩腿之間。 把手張了開來,用著掌心在陰戶上輕輕地揉著,仿佛揉湯圓似的。 感覺到她的陰戶發漲,兩片大陰唇發抖,同時,雙腿挾緊著,忍不住地伸縮著。 我用手指插入穴裏,用手由下往上地挑動著,不時用食指磨擦她的陰核。 用手由下往上地挑動著,不時用食指磨擦她的陰核。 她的呼吸越來越急促,嘴裏呻吟叫道:「咿…唔…咿…唔…」。 仰起頭,把舌尖送到我的嘴裏,我允吸著送到嘴邊的美味。 她把我推倒在床上,解開我的褲帶,放出幾乎憋彎了的肉棒,先是熟練的套弄了幾下,然後伏下身,緩緩張開嘴,毫不猶豫的把我的陰莖含入小口中,上下擺頭、津津有味的吸弄了起來。 粉紅的嘴唇,不但上下圈弄,還隨著頭的左右搖動而轉著,口腔中又暖又濕、吸力頗強不說,還用小巧的舌尖、頂著龜頭兒頂上的小洞洞。 我叫到:哇…好爽!再…再這樣…我會射出來的…小蔓得意的笑笑,吐出口中的男根,用舌尖揉弄我脹紅的龜頭。 脫掉襯衫,袒露出那雪白的雙乳,象兩個吊鐘一般高傲地挺著。 她雙手支在我頭的兩側,把兩個紅櫻桃送我的嘴邊,嘴裏還發浪的叫到:好哥哥,這裏好漲呀,你吸吸看是不是要出奶了,真象個發情的小母貓。 我咬住一個用力的吸了幾下,把手伸到她的腰上,拽下她的裙子。 她分開雙腿,慢慢跪在我的小腹部。 我高昂的龜頭,頂觸到她充滿彈性的屁股。 她向我的前胸傾下少許,讓那肉棒貼著股溝、滑過菊紋、而輕叩著她美妙的潮濕處…媚眼如絲的小蔓,微側著上身,把玉手伸到身後,握住我的肉棒,她往下坐時,龜頭沒有滑開、反而陷入了肥沃的陰唇中間。 「嗯…嗯…」小蔓皺了皺娥眉,呼吸急促了起來:嗯…我要頂進來…嗯…「哦…坐下來…」我只覺得陽具頂端逐漸沒入濕軟的縫中,頂住了緊緊的一圈肌肉:唔…裏面…放松一點。 她繼續做著用手引著異物進入身體裏面的淫事:「嗯…啊…好…好像…太大啊…」啊…突然,龜頭擠入了狹小的陰道口,而我正好想配合著她的掙紮,向上頂去,「滋」的一聲,整只肉莖沒入她的陰戶中…只覺得她濕淋淋的美妙小穴,緊包著那肉棒。 她向前傾身,用雙手撐在我胸膛上,激烈的喘著:啊…好舒服…啊…好哥哥…你的好大呀…妹妹我…嗯…嗯…太…太喜歡了…哦…哦…白嫩的小屁股卻上下掀動著,賣力的上下套弄著,我也配合著那韻律,迎著她向上頂,小蔓的小穴,還真緊密:像一圈圈紮緊的濕絲絨,搓弄著我的龜頭。 這體位美中不足之處,是看不清楚交合的地方:只看得見被淺淺毛發覆著的陰阜之下,忽隱忽現的男根。 然而因為小蔓的汁液汨汨,滋…滋…嘖…嘖…的聲音隨套動而響著。 我說到:小…小蔓…這樣做…好…好吧?你盡量用陰核頂…唔…我的小腹…她貪婪地頂著、扭著:唔…好爽…好爽…下…下面怎麽…那麽濕…嗯…難…難聽死了…我看她半閉著眼,嬌軀有點不穩定的扭擺著,便用原來撫摸著她玉腿的雙手扶住她的上身,順便拿手指去撥弄、推揉著乳尖上那一對長長挺出的紅色蓓蕾。 我的手仍夾弄著那對奶頭,下面向她陰戶裏深深的頂了幾下,只見她仍然僵挺著,口中「嘶…嘶…」吸著氣,然後…突然重重坐下,上身僕在我胸口,手指緊掐著我的肩膀,全身顫動著,小穴裏更是緊緊收放著,溫暖的體液,在裏面激湯。 我翻身把她壓在身下,貼著小蔓的耳邊說:你…你高潮的時候,很美啊!迷死我了!封了你那只貧嘴…」小蔓湊上櫻桃小嘴,親著我的唇。 口中充沛的香津,任我吸取,甜甜的粉紅小舌頭,被我的舌尖、嘴唇繞纏吸吮著我用手慢慢梳著她黑綢似的秀發,趁著親吻的空隙問她:「小蔓,說真的,你舒爽、痛快了嗎?她滿面通紅,秀指輕點著我的面頰,邊微喘、邊說:不是真的,還會叫出那種怪話嗎?叫我躺一下,一會兒再弄行嗎?我說:不行呀,我還沒嘗嘗你的小嫩穴那。 她閉上眼,笑著說:那你就嘗吧,可不要真吃了呀!我的雙手由她平坦的腹部向上撫摸。 抓住雙乳,張開嘴,我迫不及待的含著一只乳尖。 乳房不但白皙幼嫩,而且富有彈性。 我吸吮著那片銀元大小的棕色乳暈,只覺得一粒硬硬的小肉球兒,頂著我的舌頭。 當然,我毫不客氣的用舌尖揉搓著,送上門來的俏奶頭。 「唔…」小蔓輕聲的哼著,胸部起伏漸漸加快…我轉而親吻著另一只奶子,同時用手指夾弄、推捏著那一粒,已經被吸得高聳朝天的奶頭。 明明應該有激烈反應的,小蔓卻硬是只閉著眼睛,無聲的喘息—我得好好的挑逗她:喲!小蔓,你這裏怎麽紅紅腫腫的?「那裏?」小蔓緊張的轉過頭來,張大了眼睛,低頭看著胸前。 我搓著那一對乳頭:你看啊!奶頭兒被我吸得變長、又泛紅了咧!嗯…討厭!一旦看見了我用嘴唇、舌頭玩弄著她的乳尖,小蔓卻不再移開她的視線:嗯…你好壞!把人…人家奶頭推…推得東歪西倒…我抓著她的玉手,用力的允吸著兩個乳頭,她浪叫到:不要吸了,好癢呀。 我湊近她的粉紅臉蛋:奶頭被吸脹,難不難過啊?我用胸膛揉擦著她那一對泛紅的堅硬弄蓓蕾,直挺挺的肉棒子一下一下地蹭著她的私處,她的雙腿纏著我的腰,每被我頂一下,就哼出「嗯…嗯…哦…哦…」的聲音。 小蔓閉上眼睛,大概在等待我的插入…過了一會兒,發現我正俯在她的腿間,目不轉睛的欣賞她的小白饅頭,她趕緊夾起雙腿:哎呀!看什麽嘛!又臟又難看。 看來她的註意力已經集中在腿間了。 我埋首親吻著白裏透紅的蜜桃、和小丘頂上的短毛。 小蔓漸漸把腿稍微張大了些,我徹底的親著她的大陰唇。 我又撥開了些,當我舔近小陰唇時,她的哼聲明顯的緊促也大聲了些。 我的舌尖搓弄著肉色的兩片薄瓣,品嘗著緩緩從皺褶中泌出的鹹鹹汁液,還故意用口水揉出「嘖…嘖…」的濕淋聲我那空出的一只手按著她一邊的大陰唇,把她的小穴張得更大,不但看得到紅紅的內壁,還可以看見小小的陰道口,濕答答的吐出愛液,那花蕊似的陰核,也探出了粉紅的頭。 我趁機舔著她小穴內壁的蜜汁,然後突然把舌尖向她深處探入,小蔓紐動著小蠻腰,嘴裏哼哼呀呀的。 我擡頭,咂著沾滿分泌物的嘴唇:舒服嗎?又低頭用舌頭抵住陰道口。 哦…舒服…哦…哦…好舒服…小蔓大大的動情,兩手並用的打開陰唇,任我揉舔。 我把兩手罩住她盈盈一握的雙乳,用指腹搓揉夾弄著那一對又翹又硬的奶頭。 我放浪的舌頭,攪得她穴中「瀝…瀝…」的響著,還不時把口水加淫水塗在她細白的手指上。 喔…喔…我不曉得…喔…下面小…小穴…哦…哦…可以親得…這麽舒…爽…喔…不好了…小蔓喘著氣,因為我的舌頭繞著那泛紅的陰核尖團團轉,又嘬起嘴唇,圈起被包皮覆蓋的小肉芽吸吮著。 我起身跪在她大張的玉腿間,堅硬吐著黏液的陽具貼在她小腹上。 她沾滿淫水的手指握著那根肉棒,泛紅的臉上顯出渴望的表情。 好妹妹,要不要哥哥的雞巴來插一插玫瑰花似的小穴啊?我挑逗著說道。 小蔓拋著放蕩的媚眼,她把肉棒子輕輕推向小穴口:要啊!快把大雞…雞巴插進來…啊…嗯?我套弄了幾下陽具,趕緊跪在她腿間,把那雙美腿架在肩上,她那豐腴的小穴就自然地迎上我筆直的雞巴。 我那沾滿她口水的龜頭,沿著她陰唇之間的小縫劃著。 唔…哥…啊…快給…給我吧…小穴…嗯…在要了…喔…小蔓扭動的更厲害了。 她用兩手抱住自己的屁股,手指拉開泛紅的大陰唇。 龜頭因前面阻力大減,沿著她濕潤的內壁頂到了狹小、然而滑溜的陰道口。 我勉力頂向她的深處。 小穴兒一下子吞進整只雞巴,我們的陰部深深緊緊的契合著,恥骨頂著恥骨。 我也不禁倒吸了口氣:「哦…小蔓…你好緊…哦…裏面好熱…啊…」我迫不及待的擡起臀部,只見男根莖部濕濕亮亮的,遍塗著我們的淫液。 我又重重的插了下去:唔…哥…啊…你插死人啦…那…那有那麽嚴重…趁著肉棒子深埋在小穴的層層肉壁中,我磨磨似的扭動臀部,用小腹頂著她翹起的陰核,陣陣揉弄。

她們吃了春藥後
犀利士5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