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一天—-看妻子被幹

  • 在〈妻子的一天—-看妻子被幹〉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性愛文學
摘要

隨著臥室裡的光線逐漸明亮,妻子慢慢地從睡夢中醒來,正慵懶地伸展著四肢。我們昨晚那一場“大戰”的感覺還在身上縈繞,她不禁轉過頭來,看著還在沈睡的我,羞澀而幸福的笑容浮現在妻子那秀麗的臉龐上。

妻子的一天—-看妻子被幹

(第一章)

妻子的一天—-看妻子被幹
不舉怎麼辦

我的妻子是一個小學教師,有著高挑而豐滿的身材、秀麗端莊的面容。但是也許你沒有想到,當她站在講台上一本正經地講課時,那一身高雅合體的職業套裙下的曼妙身體,卻正在竭力夾緊著大腿——她的陰道和子宮裡裝滿了黏稠的精液,正在向外湧動。

一股精液已經突破了她黑色鏤空花內褲的包裹,順著大腿緩緩地流下來。這些精液是如此之多,以至於將她的小腹微微漲起,所產生的壓迫感和竭力收緊陰道壁的努力,使她產生一陣陣的快感,不斷的輕微顫抖從陰道出發,衝向大腦和全身。

妻子的臉和皮膚變得緋紅發燙,沒有戴乳罩的豐滿乳房上還殘留著被搓揉、吸吮的感覺,勃起的乳頭在外衣上頂起了明顯的兩點。她的聲音越來越嫵媚,還伴著輕微的喘息,可惜講台下那些小孩不解風情,只有窗外越來越多的來接孩子的家長們看得清清楚楚。

與別班來的家長大多是老人和婦女不同,我妻子班上來接孩子的家長都是清一色的壯年男人,甚至學校裡的男性教職工們也表現出了對這個班非同尋常的關心。他們清楚地知道,我妻子現在的媚態都得益於他們這一天在不同時間、不同地點的努力,而且他們也將繼續努力——我早就知道了,這麼多的精液不可能都是我的奉獻,雖然我也很厲害。

(第二章)

7:00

隨著臥室裡的光線逐漸明亮,妻子慢慢地從睡夢中醒來,正慵懶地伸展著四肢。我們昨晚那一場“大戰”的感覺還在身上縈繞,她不禁轉過頭來,看著還在沈睡的我,羞澀而幸福的笑容浮現在妻子那秀麗的臉龐上。

我們是同鄉,也是大學的同班同學。當時的我是全班年齡最小的,妻子要比我大一歲。我以前從來沒有談過戀愛,誰也沒有想到,有“系花”之稱的她會被我這樣一個“毛頭小子”追到手。

妻子的一天—-看妻子被幹
延時噴霧劑

我的那些競爭者們多半是被妻子那端莊高雅、婉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氣質所難倒,他們連妻子的手也不曾有勇氣牽過,妻子在我之前連接吻也沒有過,而我憑著一股子愣頭愣腦的衝勁和中學時飽覽的那些“性自修教材”得來的半截子女性心理知識,逐漸佔據了她的心。我發現,其實妻子的心裡有著柔弱順從的一面,只要打開了她的心扉,她就會全身心地投入。

妻子的家教很嚴,她的性觀念也很保守,我們從大二開始戀愛,一直到大四最後一學期我的生日,她才把自己珍藏了二十多年的貞操作為禮物送給了我,那一刻,我覺得我就是天下最幸福的人。

畢業以後,妻子回到老家的縣城小學裡當了一名教師,她喜歡這個工作。我在機關上了半年的坐班就忍不住炒了“國家”的魷魚,自己做起了生意,幾年下來,也算有點小成。主要是各方面都上了軌道,空閒時間多了起來,我們就順理成章地舉辦了婚禮,兩個人的生活到現在已經是第五年了。

這五年來,我們的性生活過得非常充實,我的精力和慾望同樣旺盛,幾乎每天都要和妻子作愛,sosing.com每次都想方設法變換著不同的方式。妻子在性生活中的表現卻猶如初夜一般,仍然保持著一種處女式的矜持和嬌羞。

她是這樣的溫柔羞澀,甚至使人有一種逆來順受的感覺。我愛怎麼做她都接受,這種逆來順受的樣子有時讓我都分不清她究竟是情願還是忍受,是高興還是痛苦。但無論是什麼,我都渴望她呈現出這種受難般的表情和呻吟,那表情和呻吟,每次都讓我產生征服的快感,令我高潮洶湧!

妻子作愛時,非常性感而不猥瑣,不論我把她的性慾挑弄到什麼地步,她自己又有多麼激動,都不會表現出淫蕩的樣子。我只有從她嬌媚的眼神、滾燙的肌膚、扭動的腰肢、極力控制的喘息和急速分泌的愛液,才能知道妻子其實也樂在其中。

妻子從來不會主動提出要求,只是用如水的眼神和紅暈的臉頰來溫柔地提醒我,而只要我需要,什麼時候她都願意接受,使我快樂好像成了她在性生活中的職責似的。不過她也有自己的原則,那就是我必須戴避孕套,因為我們現在還不想要孩子,就算我急不可耐,妻子也要溫和而堅持地為我戴上;另外,妻子也不喜歡口交和肛交,雖然我極力要求,她也勉強嘗試過一兩次,但是從來沒有成功過,她認為很“髒”,也很痛。

除此之外,妻子真的是一個絕佳的性伴侶,端莊而性感這兩種特質在她身上的奇妙混合,使我每當看見她都會產生抑制不住的慾望。

就如同昨晚,我們從10點鐘一直做到12點,從客廳到臥室,到處都留下我們的痕跡。我起碼變換了七、八個體位,從男上女下到老漢推車,妻子的喘息和呻吟越來越急促,陰道的收縮也越來越有力。

當我把她抱到大鏡子前面,讓她看著自己暈紅的臉頰和汗濕的肌膚時,妻子發出嬌嗔的鼻音,緊閉上眼睛,大腿卻把我夾得更緊了,我插在她陰道裡的陰莖也明顯地感覺到握力的加強,用盡全力捅進最深處的我忍不住射精了。

雖然隔了一層薄膜,這股熱流擊打在子宮裡還是讓她發出了一聲壓抑不住的嬌呼,愛液從陰道壁洶湧而出,我們同時達到了高潮。迷亂中的妻子一口咬住了我的肩頭,我們癱軟地倒在了床上,連汗水和愛液也無力擦拭,相擁著昏昏睡去了……

妻子從浮想中回過神來,俯下身用她那飽滿紅潤的唇親吻了一下我肩頭的齒痕,自失地笑了笑。她輕輕地揭起被子,我晨舉的陰莖赫然而立,昨晚的避孕套仍然還裹在上面,前端裝滿了白濁的精液。妻子的臉上飛起一片紅暈,她輕輕地咬了一下嘴唇,還是用左手把住陰莖的根部,白嫩纖細的右手手指輕柔緩慢地把套子往上捲,深怕弄醒了我。套子到了頭部,滿滿的精液好像就要溢出來了。

妻子一手握住陰莖,一手扯過放在枕頭邊的衛生紙包在龜頭上,輕輕一拉,手腕一轉,一袋精液一滴也不漏地接了下來。

這是妻子每天早上幾乎必做的“功課”,已近熟極而流,不過敏感處的刺激還是讓我的身體抽動了幾下,妻子輕輕地笑了笑,光裸的肩頭聳了聳,提著我那一袋“子子孫孫”下了床。原想穿上內褲再去衛生間,看看兩腿間已經被體溫烤乾而發亮的愛液,猶豫了一下,妻子還是光著身體輕手輕腳地出了臥室。

隨著妻子輕微的腳步聲消失在臥室門外,我忽地睜開眼睛。我早就醒了,每天我都是這一時間醒來,因為我知道,我那純潔端莊的妻子即將開始她這一天的性福生活。

而她的這一切都極力地隱瞞著我,極力地在我的眼裡保持著她的賢妻形象,因為她的心靈是純潔的,她愛我的心從來沒有任何改變,她的行為都是為了我的聲譽,都是為了維持這段她所珍愛的婚姻。不過妻子不知道的是,這一切都是我處心積慮一手造就的,一切也都操縱在我手裡。 (第三章)

7:10

離上課的時間已經不太遠了,窗外隱隱透進小學生們那不知疲倦的喧鬧聲。因為妻子的學校處於城中心,地理位置非常好,當學校修建教師公寓的時候,我們決定把家安在學校裡,這樣妻子上班非常方便,早上起碼可以多睡半個小時,要到點的時候再直接去教室就可以了。

通過虛掩的臥室門,從衛生間那邊傳來“嘩嘩”的水聲,這是妻子在清洗昨晚我們作愛的痕跡。妻子非常愛乾淨,一直就習慣每天都要洗兩次澡,還在大學時我就開玩笑說,她每天的澡票錢都夠我在食堂吃盤小抄了,為此她還罵我是小臭豬,一個月也洗不了幾回。這段時間以來她洗澡更是頻繁,我當然知道這是為什麼。

本來臥室內衛裡也有浴缸,但妻子不想吵醒我,特地跑到外衛去洗,這倒方便了我,每天我都可以從容地進行準備工作了。我起身下床,在內衛草草清洗了妻子留在我下腹的愛液,套上件睡衣輕輕地走到過廳裡。

按說妻子在洗澡,是聽不見外面的響動的,不過為了這個遊戲能給我帶來更久更大的刺激,還是讓她以為我仍在夢中好了。

我看了看衛生間的球型鎖,應該沒有從裡面反鎖吧,這不重要,重要的是外面的防盜門。我輕輕地把防盜門鎖的鎖舌都收了起來,這樣就微微地張開了一條門縫,對於那些有想法的人來說,這已經足夠了。妻子的記性不太好,我要說是她自己忘了關好防盜門的話,她準保一點懷疑都沒有。

接下來就是我花了好幾天的時間才弄好的秘密武器派用場的時候了,這批針孔攝像頭和監視器都是我到省城談生意的時候買的,為了把它們不露痕跡地安裝好,專業不對口的我可真是費了番大勁。

雖然昨天下午我就已測試過了角度,但還是挨個地把針孔攝像頭再檢查了一遍:客廳的兩個分別在電視牆和沙發上面的畫框邊上,看上去就像一棵釘子頭;陽台上的在儲物櫃頂上、廚房的在抽油煙機頂部,反正都是妻子眼光看不到、注意不到的地方。衛生間的在熱水器管道邊,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那個了,至於臥室、書房的攝像頭,看來最早也是下午才能派得上用場。

一切就緒,我急不可耐地回到臥室,從我那邊的床頭櫃裡拿出監視器,強忍著激烈心跳打開開關,切到外衛攝像頭的畫面……

畫面質量真是好極了!大約是比人高30公分的位置,很恰當的視角。可能是水溫調得並不高,水蒸氣很少,攝像頭的自動調光、調焦功能也很是了得,妻子的身體在顯示屏上看得一清二楚,看來我買這套東西的錢沒白花。

妻子正在埋頭清洗下身,看不到臉部,但是她前挺後凸的身材在畫面上更加誘人:她那挺拔的乳房就像兩個顫顫巍巍的牛奶果凍,隨著身體的運動而在抖動著,兩枚豔紅的乳頭就像果凍上的櫻桃,格外鮮嫩奪目;纖細而有力的腰肢盈盈扭動,平坦的小腹上沒有一絲贅肉,豐滿圓潤的臀部好像擺脫了地心引力一樣翹起。

女人最有魅力的地方在妻子身上組合得竟如此完美!這都得益於她長期的鍛煉,當然啦,不光是床上運動,妻子從小就練藝術體操,大學時還拿過省大運會的獎牌呢!

妻子有著結實的肌肉和緊繃的皮膚,一雙東方人不常見的長腿,陰部的位置由此而顯得很高,sosing.com完全符合美術模特的要求。她白嫩的肌膚幾乎毫無瑕疵,烏黑的長髮沾了水,發出油亮的反光。

這個黑白強烈反差、肉感十足的女體就是我每天的枕邊人,就是我有意造就的學生家長和教師們的“公妻”嗎?就是附近男人們都可以想上就上的“公共廁所”嗎?可是她擡起頭來,我看到的是一張洋溢著純潔高雅氣質的臉龐,一雙明亮的眼睛,哪裡有一點點蕩婦的影子?這美麗的人體簡直就是古典油畫中春天的形象,使人悠然忘俗。我不禁問自己,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對的嗎?

毫無疑問,我的變態心理得到了極大的滿足,我幾乎因為妻子的肉體遭遇而整天處於興奮當中。可是妻子呢?這是對她的欺騙還是傷害?如果她知道那些佔有她肉體的男人大多是她的丈夫所安排的話,她會有怎樣的反應呢?不過我好像發現妻子也逐漸習慣了這種連接不斷的不道德性交,並從其中得到了越來越多的快感,這麼說我們是雙贏囉?

我的思緒越飄越遠,甚至沒有注意到客廳小畫面上多了一隻男人的手。他輕輕拉開虛掩的防盜門,又熟門熟路地關上,轉身直接向衛生間走去,甚至都沒有觀察一下環境。看得出,這是常客了,充份掌握了我和妻子的作息時間,清楚地知道,我這個時候絕對在臥室睡覺,而妻子絕對在外衛洗澡。

我還在走神,直到這個男人走到衛生間外,試著扭動門鎖把手時,我才一下子清醒過來,那些懺悔的念頭飛到了九霄雲外,偷窺妻子紅杏出牆的強烈性衝動完全佔據了大腦。男人,從來就是雞巴指揮大腦!

我定定神看著畫面,現在的角度只能夠看見站在衛生間外的這個男人的背影了,我不禁惋惜地咬了咬牙,不過我不用忍太久,衛生間裡的攝像頭馬上就可以派上用場。

在安裝這套系統之前,雖然我幾乎天天都會在早晨打開防盜門,也每隔幾天就會有色膽包天的男人偷偷溜進來,但我從來只能隔著門板支著耳朵努力偷聽。

有時我能從語氣和口音上聽出,有時也會從妻子一驚之下脫口而出的名字得知來偷香的男人是誰,但是更多的時候只能聽到妻子驚訝的聲音、男人色慾熏心的猴急淫賤聲音、短促的抗拒扭打聲,妻子低聲懇求而嘴被嘴堵住的聲音;以及後來的肉體撞擊聲音、男人興奮地喘粗氣的聲音、妻子逐漸明顯而又刻意壓抑的呻吟聲;再後來就是男人喉間發出的那種用盡全力衝刺的怪聲,接著是短暫的無聲無息,最後就是男人匆匆拉上門離開後妻子歎息和沖洗的聲音;當然,還有妻子走到臥室門前傾聽我是否有動靜的腳步聲。

我只能猜測來人是誰,然後在整個白天把全校的男教職工排隊:我知道,在早晨這個時候能進入教師公寓的,不可能是學生家長或別的什麼人。這種推理的煩惱使我決定安裝這套帶聲音的攝像系統,今天就要滿足我長期以來的“直播”願望了!

畫面上的背影扭動衛生間門鎖把手,果然沒有鎖!看來是這幾天我為了安裝計劃而沒有照常開門使妻子放鬆了警惕(她偶爾也會記性好起來去關上我打開的門,這時就可憐門外那位急色鬼了)。

聽到把手轉動的聲音,衛生間畫面上正在用大毛巾擦乾身體的妻子下意識地停止了動作,我看到她臉上出現了一種複雜的表情:驚訝、擔憂、猜度、抗拒,也許還有點隱隱的希望。

門把手轉到了頭,門扇被緩緩推開了,一副男人的身板出現在妻子和攝像頭的面前。

(第四章)

7:20

“程斌?”、“程老師?”我和妻子同時叫出了聲,只不過我是在咫尺之外的臥室裡通過攝像頭面對這個“偷偷”來姦淫自己妻子的男人,而妻子卻是在自家的浴室裡赤裸地面對著這個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

“程老師?”妻子日常工作式的稱呼脫口而出,雙手卻下意識地舉起毛巾遮在高聳的胸部上,白皙的身體似乎突然受寒一樣輕輕地戰抖起來,正對攝像頭的豐滿臀部和光滑的雙肩猛地收縮向上,整個高挑背影的神態像極了一隻受驚的小貓。

她這樣突然面對好色男人的反應我已經無數次地偷聽過,或者是聽那些我安排的男人們繪聲繪色地“彙報”過,但如此鮮活地出現在我的眼睛裡,這還是頭一次。如此強烈的心理刺激,我的陰莖一下子硬了起來,如同閃電一般。

而我之所以這樣吃驚,並不是因為這個程斌是新加入“澆灌者”的行列,他前前後後起碼也進出過妻子的身體好幾十次了。我驚訝的是,怎麼會這樣湊巧,我為妻子安排的第一個男人就是程斌?他是週圍那些色慾炎炎的男人中第一個得到我妻子肉體的人,而現在,他又是我安裝針眼攝像機以後第一個在我眼皮子底下玩弄我妻子的人,他怎麼這麼好運氣?

“對啊,就是我,高興吧?”鏡頭裡的程斌賤兮兮地腆著臉說道,他還在客廳裡就脫去了外衣,一邊說話一邊解著皮帶,更顯得急色。

其實程斌是個挺出色的男人,至少在外表上如是。他是妻子學校裡的體育老師,常年運動的高大身材異常健碩,一張濃眉大眼、輪廓分明的臉,正是女人們潛意識裡需要的“王子”類人物。我之所以選中了程斌作為開墾我妻子肉體的第一人選,也是有這方面的考慮:

作為丈夫之外第一個強行佔有自己身體的男人,起碼不能讓妻子產生生理上的反感,其他的反應也就可以慢慢想辦法來平復了;更何況,作為一個具有正常人愛美天性的女人,我看得出妻子對程斌有著隱約的好感,這使我在設計一切的時候更加刺激,心裡有著一股異樣的衝動。

“你想幹什麼?快出去!”妻子輕聲叫道,心就像被一隻大手猛地攥住一樣縮緊了。

她很清楚,即將發生的是什麼事情,這樣的事情已經無數次在她的身上反覆上演。面前的這個人,就是自己變成現在這樣人盡可夫的始作俑者,自己的貞潔就是被他奪走,後來那一個個男人、一支支肉棒,都是這個男人所開的先河!

不管是從小接受的教育、還是對丈夫的愧疚(其實該愧疚的是我),都應該讓妻子恨透了程斌。但是,妻子卻說不清自己心裡究竟是什麼滋味:為什麼那天心裡會隱隱地不斷泛起衝動?為什麼那天從不喝酒的丈夫會酩酊大醉?為什麼那天程斌會在自己心旌動搖的時候出現得那麼合適?為什麼到現在自己會對這個人還有這樣不應該的好感?

(妻子並不知道,程斌最多只算是我為她挑選的第一支按摩棒,我才是一手造就作為“馬桶”的她的元兇!妻子當然也不知道,自己那天為什麼會變得這麼“淫蕩”,這麼迫切需要,因為,我在她那天喝的牛奶裡加了微量春藥。)

“何必呢?咱們都老夫老妻的了,還有什麼不好意思?”

“你無恥!我丈夫就在隔壁,他就要起來了,你快點出去!”妻子低聲呵斥道,原本溫柔圓潤的聲音因為緊張而變得有點嘶啞。其實她自己心裡也是七上八下,想用我來把眼前這個男人趕出去,又怕我真的醒過來,這樣她的努力和付出的代價就完全白費了。 第一次的失身不就是因為怕把老公驚醒嗎?那天學校家屬的聯誼會上我故意喝多了酒,預先安排的程斌送我回來,得到了授意的他就在客廳的沙發上強姦了妻子,而當時裝醉的我就在臥室的床上興奮地傾聽著這一切,透過臥室的門縫,充滿罪惡感和刺激感地死死盯著正在被強姦的妻子那悲痛欲泣和壓抑性感相交錯的面容。

“你老公啊?放心吧,他睡得死死的,哪想得到她老婆正在給他戴綠帽呢?你不會真要把他弄醒吧?”程斌深知妻子的弱點,故意提高了聲音。他已經脫光了衣服,一根粗大的陰莖硬硬地在胯下抖動——馬上它就要進入我妻子的身體裡了!

鏡頭裡程斌的身體異常健壯,古銅色的皮膚緊繃在起伏的肌肉上,散發出男人飽含力量的特有體味和誘惑力。連我都嫉妒他這一點,雖然我在大學也是系足球隊的主力後衛,可是身體素質畢竟比不上專業的他。

妻子果然被這句萬應萬靈的話給擊敗了,雙腳一軟,不由自主地往後退了兩步,程斌乘機搶上一步抱住了妻子那白皙的身體,一股強烈的男子漢氣息登時包圍了妻子,這熟悉的氣味、強壯有力的男人身體和心靈深處交戰的女人慾望與道德感,使她渾身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秀美的大眼睛裡迷濛一片。

她知道接下來發生的將是什麼,但是她的心裡,卻始終本能地抗拒著,堅持著自己心靈的最後一塊淨土。每一次都像第一次被別的男人強姦,每一次自己都盡力抵抗——抵抗男人的陽物和自己的肉體需要,雖然她知道這種抗拒是多麼無力,特別是面對著把自己緊抱在懷裡的這個強壯的男人。

好戲終於上演了!臥室裡的我興奮得坐立不安,陰莖硬得筆直。通過高效的攝像頭,sosing.com外面衛生間裡妻子白皙苗條的身體和程斌那古銅色健碩的軀體緊緊地糾纏著,那條潔白的毛巾還被妻子無力地拉在胸前,程斌一把扯掉毛巾,火熱的胸大肌和妻子高挺豐滿的乳房登時毫無阻隔地貼在一起。

妻子不禁“啊”地叫了一聲,苗條的腰肢被程斌的手臂緊抱著無法動彈,上身則下意識地向後傾仰,在我面前的顯示屏上繃成了一張弓,儘管是透過麥克風和耳機,我還是聽出了那一聲嬌呼裡的多種意味。妻子一隻手徒勞地扳動程斌抱著她細腰的手臂,另一隻手好不容易掙脫懷抱,無力地推搡著程斌的胸膛,可是在我看來,那更像是欲迎還拒。

也許男人都有著獸性的潛質,妻子的抗拒更激起了程斌強烈的慾望,儘管已經多次得到了懷裡這個女人的身體,但是這樣美麗的肉體怎麼會使人厭倦呢?那種淫辱別人妻子的快感,特別是清楚地知道這個女人的丈夫就在隔壁也許還在偷聽(想不到我還在偷看)的刺激,使程斌的陰莖硬得就像石頭一樣,在妻子修長的雙腿間頂來撞去。

妻子無力地夾住大腿,幻想這樣就能守住最後的防線;程斌卻深知在這樣的環境和他的進攻中,我妻子的抵抗不會持續多久——妻子已經開始在微微地喘氣了。他一把扳過妻子小巧的頭,向著紅潤飽滿的雙唇吻了下去。微微的鬍鬚渣子摩擦著她光滑柔嫩的臉,弄得心裡也開始發癢,但妻子還是緊緊地抿著嘴唇,聽任程斌的嘴在臉上肆虐。

程斌色色地一笑,轉移了進攻的目標:一隻手仍然摟住妻子的腰,控制她那微不足道的抗拒,手指也不閒著,不停地捏弄著纖細的腰肢上結實的肌膚。另一隻手順著尖削光滑的肩頭和背脊一路來到豐滿微翹的臀部,撫摩著飽滿的肉體,手中豐厚的肉感刺激著雙方的頭腦,兩個人的呼吸都粗重起來。

程斌低下頭,熟練地用嘴唇找到了妻子的乳房,伸出舌頭在上面不停地來回舔動,時不時地含住乳頭吸吮,或者用舌頭彈動著。妻子沈甸甸的肉彈隨著舌頭的運動而不停地抖動著,有一股電流從乳房出發,在身體四處流動,嫣紅的乳頭也不聽話地漸漸充血,挺立起來。妻子的手綿軟地推著程斌,頭卻無力地向後仰去,一頭烏黑的長髮隨著男人的動作而像柳枝一樣搖動著。

身體的感受逐漸強烈,妻子的意識卻慢慢模糊,夢囈般地說道:“不要……這樣,快……放開……我……哎……”

連綿不絕的快感正在體內湧現出來,兩條潔白修長的大腿不自覺地收放、摩擦,還沒有被觸碰的下體也敏感起來,陰道內變得火熱,妻子甚至能感覺到一絲愛液正在悄悄地分泌。

她的呼吸漸漸嬌媚,程斌敏感地發現了這一點,環抱腰肢的手慢慢放開,移向妻子的下體,手指輕輕地扯動著柔軟的體毛,搓揉著陰道口的嫩肉。妻子微微地向後一退,彷彿要躲開這隻不是丈夫的手對隱秘敏感之處的侵擾,但是程斌的手指就像靈動的多頭蛇般緊跟上去,更加貪婪地搓揉著妻子的陰部。

他手法相當純熟,故意不深入妻子的陰道,而是對外陰進行不間斷的刺激。妻子的陰唇慢慢地充血,微微地張開,一股愛液的味道淡淡地散發出來;陰蒂在程斌手指靈活的撫摸下漸漸地挺立起,凸出了陰唇的護衛,更加吸引這手指對它的輪番攻擊和彈撥。

程斌每一次對她的進攻,都在妻子的神經系統激起巨大的波瀾,身體扭動的幅度越來越大,連我在監視器裡都能明顯地看出,妻子的皮膚變得緋紅,扭來扭去的秀麗臉龐上飛起性慾的紅暈,壓抑不住的呻吟聲越來越柔媚,通過耳機擊打在我的心坎上。

妻子的整個陰道都變得灼熱,好像連子宮都變成了半融化的岩漿,更多的愛液從妻子的陰道分泌出來,沾濕了程斌的手掌。程斌抹了一把黏稠的液體,放在鼻尖聞了聞,連我彷彿都能夠聞到那股熟悉的清香氣味。

程斌把滿手愛液舉到妻子的眼前,“你看看,都這麼濕了,你也很需要吧?還裝什麼呢?”他輕輕地在妻子的耳邊說道。

沒想到已經意亂情迷的妻子還保留著最後的一絲清醒,這句在程斌看來是調情的話,卻激發了她的羞恥之心,她下意識地躲避著面前自己分泌的液體,用盡最後的毅力想要把自己從情慾的旋渦中解救出來。

“我是被人強姦,怎麼能有這種感覺?”妻子扭動著身體,想從程斌的懷抱中掙脫:“哦……求……求你……放了……我吧……哎……”

這種帶著哭音的嬌喘,對於男人簡直就是一顆偉哥,我和程斌的陰莖都像聽到號令一樣,猛地筆立起來。我是只能自己用手捏住,而程斌的陰莖卻敲打在妻子的小腹上,好像敲響了總攻的戰鼓。

他良好的運動素質顯示了用武之地,動作立刻迅速起來,雙手抓住妻子的雙臂把她推到牆邊,固定住她竭力掙扎的軀體。妻子氣喘籲籲地扭動著,嘴裡軟弱地叫道:“你要……幹什麼?放開……我……”

“幹什麼?都幹了那麼多次了,你說幹什麼?”程斌淫笑著用一隻膝蓋頂進妻子的兩腿之間,輕易地就分開了她緊緊夾住的大腿,一根氣勢洶洶的陽具緊跟著插進了兩腿之間。這根陰莖是那麼堅挺,不用主人用手扶著就向上翹起,被熱血和性慾腫脹得發紫的龜頭自動地頂在妻子的外陰。

老實說,因為程斌的身高超過我,所以陰莖也比我大一些。sosing.com終於可以親眼看到別的男人的陰莖插進我妻子的陰道了,而且這支陰莖比我的還要大,更加令我期待!

我強忍著劇烈的心跳和硬得發痛的陰莖,顫抖著手把焦距調近:程斌的陰莖在妻子的大腿間來回抽動,從陰道流下的愛液沾濕了它,在燈光和高分辨率的鏡頭下發出銀亮的光。

妻子不停地扭動,反而自動把不停分泌的愛液塗到程斌的陰莖上面,進進出出的陰莖帶著閃閃發光的愛液,弄濕了妻子茂密的陰毛。龜頭在妻子的外陰聳動著,不時地衝開陰唇,撥動敏感的陰蒂,甚至衝進陰道口,每到這時,妻子總是全身緊張,彷彿城池淪陷一樣。

空氣中淫糜的氣氛越來越濃,三個情慾激流中的人都起了變化:坐在臥室捧著監視器、捏著陰莖的我和衛生間裡懷抱佳人的程斌都越來越硬,而被強姦的妻子的身體卻越來越軟:“哎……放……開……停下……哦……噢……”紅唇中發出的抗拒言語也漸漸變成了嬌媚的喘息和呻吟,兩條白嫩的大腿也不自覺地越張越開。

面對如此美麗嫵媚的女體,程斌再也忍不住了,他騰出一隻手把硬得像鐵棒一樣的陰莖對準妻子濕潤順滑的陰道口,慢慢地把腫脹得蘑菇似的龜頭頂進她的陰道。妻子的身體也好像被整個頂起一樣緩緩上提,迷夢般的俏臉上嬌艷的紅唇半張,發出“哦……”的口型。

程斌的龜頭進入了我妻子的陰道,多年體操鍛煉的緊縮下體和火熱的觸感像電流般衝擊著他的感覺器官,他不顧一切地猛的把屁股向前一送,一條火熱硬挺的陰莖一下子就插到了妻子的陰道深處。

“他終於插進去了!”第一次親眼看著別人的陰莖插進妻子的肉體,我竟然產生了一種完成偉業的感覺。陷入極度興奮之中的我和程斌都不會注意到,這個時候下身正被肉棒抽送著的妻子喃喃地說了一句話。

如果麥克風的靈敏度再高一點的話,我就會聽到從紅杏出牆的妻子嘴裡說出的話是:“老公……對不起……” 完

妻子的一天—-看妻子被幹
犀利士5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