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蕾舞女 1-4 (自選結局)

  • 在〈芭蕾舞女 1-4 (自選結局)〉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性愛文學
摘要

所以,Ryan根本沒預計會有人在屋中呢。不到片刻,門打開了,剛才那女子穿了T恤牛仔短褲,邊說話邊把頭髮束成馬尾,說:

Ryan在計程車上用不鹹不淡的廣東話對司機說:「應該是這裡吧...停止...不是七十六號嗎?!」

司機立即停車,口中罵著:「你不是說山村道匯文樓嗎?!」

芭蕾舞女 1-4 (自選結局)
不舉怎麼辦

Ryan答:「『JWUI』文樓...不是『WUI』文樓...啊∼∼」

司機立即倒車,過了半條街來到街角才停車,非常危險,他大力的按停咪錶,口中還在埋怨著:「甚麼匯文樓不是匯文樓,這是聚文樓!!!唉∼∼你這些半唐番,中文也說不清,真是人鬼不分...五百二十圓吧!」

Ryan滿面難色其實他是懂得說和寫中文的,只是實在多年未回港,需要些時間適應吧,畢竟家中和後父、媽媽說話也是用英語呢。有理說不清,他只好從銀包拿出車支,心中還半信半疑,怎麼從機場來這裡會這麼貴。下車後,司機到車尾,打開尾箱拿出他的行李後便迅速開車走了。望望手錶已經是晚上十時多,進入窄窄的大堂和梯間的看更說明來意後,他便乘電梯往十五樓的C室。Ryan用律師留給他的門匙開門,沒料到門內竟然有一位只穿了胸圍內褲的女子坐在客廳吃即食麵看電視。

屋內女子嚇了一驚,叫了出來,他立即把門關上。他再對清楚門上的座號和自己手機中記錄的一樣,便隔著門說:「妳好...我...我是林生的兒子...請問妳...是誰?!」

話說,Ryan剛從洛杉磯回港,為的是要安排父親的生後事。他父母自少離異,爸爸留在香港,自己年幼已經跟媽媽到美國去。據說父親一直單身,早前因車禍過身了。遺囑上寫明他僅有的物業留給自己獨子,Ryan本想和媽媽一同回來,但她和後父剛到加勒比海渡假,她說早和這人沒關係了,他的東西她也不稀罕呢。

在Ryan而言,現今香港樓價高漲,在跑馬地的物業動輒也過千萬,當然要回來接收吧,即使他已經十八年沒回來了。

所以,Ryan根本沒預計會有人在屋中呢。

不到片刻,門打開了,剛才那女子穿了T恤牛仔短褲,邊說話邊把頭髮束成馬尾,說:

芭蕾舞女 1-4 (自選結局)
延時噴霧劑

「啊∼你是Sam的兒子?!我是小月,是他的租客,怎麼沒聽他說過有這麼大的兒子了?」小月用不太純正的廣東話說,從口音聽出來,她應該是來自國內的。

Ryan驚魂稍定,細看眼前的女子,雖沒化妝,但面色白晢,下巴尖尖,眼大鼻高,睫濃眉黑,是個小美人。

他在心內盤算了一會,想這女子和自己年齡差不多,應該大約廿八九歲,不可能是爸爸的情人吧,既然她說自己是租客,便先相信吧。

接著Ryan拿出法庭的遺囑確認文件,又拿出自己的護照,女子態度才變得很禮貌,說:

「林生,對於令翁的事,我們心感難過...他為人很好的...這麼早便走了真可惜...你節哀順變吧!」

Ryan對小月說的話只聽了小半,因她站得近了,小美人身上的香水味令他迷倒了,便說:「唔,多謝你,我其實和爸爸不是很熟,他上次來LA探我已經是六年前了。」

小月替Ryan拿起行李入屋,再邀請他坐在客廳的布沙發上。他這才細看這六百呎的單位比起加州的屋宇真的細小很多。在他四看的同時,小月已經拿了杯熱茶,雙手遞給自己,剎那間Ryan對女子的禮儀很受用,點頭鞠躬。

小月看著他的怪表情,忍不住雙手掩嘴地笑,這卻又令Ryan更欣賞女子的含羞答答。一刻間,乘長途客機的累氣全消了,他喝口熱茶後便放鬆許多。

Ryan看見小月把自己的行李放在門邊,有禮的她卻沒問他要否放進房間,再加上她早前的話,便忍不住問:

「小月,這裡是兩房的,那以往是妳和爸爸...同住?!」這麼唐突的話,換轉是香港人,總不會亂問,但Ryan在外國長大,說話總是比較直接。

小月搖頭笑說:「不不不...這,怎可以呢?!這裡是我和Mia同住的呢,你爸爸住在玟姐那邊的。」

Ryan更是糊里糊塗,問:「玟姐?」

小月回答說:「噢∼對了,唐玟是我們的導師,她和阿Sam...她們一起住在貝沙灣那邊的。」

Ryan見小月說得吞吞吐吐,大致明白她的意思,便說:「那誰是Mia呢?」

小月轉身開始收拾餐桌和廚房的雜物,Ryan望著她雖然穿了鬆身的便衣,但露出的手腳也明顯的纖幼但小腿卻很結實和健美,她這時說:「Mia和是我芭蕾舞團的學姊,阿Sam和玟姐一起後,玟姐知道舞蹈員收入很少,在港很難找地方住,便要Sam和她同居了,讓出這裡租給我們吧。」

原來她是芭蕾舞蹈員,怪不得身材這樣嬌好,Ryan在想。但轉眼間問題便來了,這裡只得兩間房,小月和Mia住在這裡,那他這晚要睡到哪裡好呢?

剛巧這刻,大門開了,是Mia回來了。

穿著一身Heineken啤酒連身短裙和白色長皮靴的Mia進來時也嚇了一跳,Ryan連忙站起來,小月便說:「Mia,這是我們新的包租公,阿Sam的兒子...Ryan。」

Ryan見Mia表情還是僵硬,便笑說:「我也不是甚麼包租公呢,叫我Ryan便OK了。」

原本打算脫下長靴的Mia稍稍回魂,便笑著說:「Ryan你好,對於阿Sam,我們...」

Ryan點頭阻止她說下去,答:「OK,有心了,謝謝。」

Mia見有客人在,便拘謹地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把腳蹺著,用手壓著短裙。Ryan也坐到飯廳那邊的餐椅上,小月便依著房門,三人一時間也沒說話。但見Mia和小月雖說是室友,但卻完全不同。Mia的口音明顯是香港人,膚色比雪白的小月深色,很陽光的氣息,頭上是紅色密麻麻的短髮,濃妝蓋面加上鮮艷的口紅和捲曲的長長睫毛,跟素顏的小月成強烈的對比。

Ryan為人率直,視線不其然落到Mia的大腿上,見她和小月一樣,身材一流,長腿纖幼但健美,和他以往在加州的女生很不同。

Mia見Ryan這樣,反而輕鬆些,畢竟她的職業也碰到不少色男,刻意把手拿開,讓他可看清楚些,她望著門前的行李,便說:「小月,時候不早了...妳快拿些乾淨的被單放在我房間,我今天和妳睡,讓出房給Ryan吧。」

其實小月也有想過這事,但剛才卻不知如何開口,一直以來都是Mia這位學姐主導事情的呢。

Ryan望望二人,雖然來自美國,但也懂得這好像不太方便,便起來說:「啊∼不好,妳們兩個少女和陌生男子同住,不太好吧,我還是找旅館吧。」

小月不斷搖頭,Mia便站起來,拿起Ryan的行李,放進自己房時,說:「別傻,你是阿Sam的兒子怎會是陌生人呢,況且已經十一時了,你往哪裡找旅館呢?這是你的物業了,你便留下睡一晚吧,甚麼事明天再說呢。」

Ryan還未習慣轉回廣東話交談,聽Mia喋喋的話,也不懂如何推搪,便點頭說:「好吧...真的不好意思,打擾妳們了...來,我自己拿好了。」說著從Mia手中拿回兩件重重的行李,他見Mia瘦削身子竟能輕易拿起,心中也不禁佩服。

放好行李後,Ryan又回到廳中打算找些日用品,怎料小月已經往洗澡了。他見Mia正坐在沙發上脫長靴,她正拉下靴鏈時,Ryan見狀便回頭避開,卻被Mia叫著:「出來坐吧,房間太小了,等待小月洗澡後,我讓你先洗吧。」

Ryan只好聽命坐下來。Mia緩緩的脫掉長靴,露出小腿及腳指,見她眉頭鬆開、表情舒暢,是工作了整天,腳部終於可以休息的原故吧。

但這看在Ryan眼內卻是觀感的刺激,從美國十數個小時長途跋涉,這刻看到美女腳腿加上那個表情,心中立時火起,但也只好強裝沒事。

也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Mia把光脫脫的腳放在地上,提高另一隻腳的姿勢,露出短裙下的春光,雖未走光,但把大腿的深處盡現,這其實是最令男生起念的高度呢。若隱若現已經很煎熬了,Mia拉靴鍊的速度又很慢,把隱藏的小腿逐漸顯現,Ryan的心跳得快要爆炸了。

就在Ryan全神貫注的時候,Mia突然望著他,嚇得他魂飛魄散了,幸好Mia好像沒發現自己偷看她,她說:

「你多少年沒回來了,Ryan?」

Ryan強裝鎮定,把目光望向天,答:「十八年...十八年了∼」

Mia脫下長靴後,用手輕輕按著腳底,眼神露出酸軟的表情,繼續說:「十八年?!那你今年多大了?」

Ryan彷彿能聞到Mia腳上的皮靴味,又夾雜著輕微的汗香,要知道影像還較容易抑壓,味覺刺激是原始的力量,更難壓止呢。見他閉目,冷靜片刻便說:「二十九...二十九歲了∼」

Mia把長靴放好,坐在Ryan身旁,說:「那你比我和小月都大,我今年二十七,小月二十五。」

二人坐在長沙發上,Mia坐得很深,自然把短裙拉高了,她用手指向自己下身,說:「你別看我這身打扮,我其實是職業芭蕾舞蹈員呢。小月有告訴你嗎?」

Ryan被她引導視線,這刻看著她長長的淺啡色誘人大腿,自然地吞了口口水,答:「有...她有說過,但...妳為何還要當...啤酒小姐呢?」

Mia反應大了,答:「你別亂想呢,我是賣酒的,不是賣身呢...」

Ryan連忙搖頭,說:「不!!我沒有這意思!」

Mia轉成笑臉,說:「和你說笑而已,你要知道在香港當芭蕾舞蹈員賺不了錢,尤其是我這種二線的呢。有表演便有糧出,沒有便要找外快了。我已經二十七歲,沒有幾多年跳職業了,這兩年是我最後機會,怎樣也得試試,不對嗎?!」

Ryan望著Mia說話,覺得這小妞子志氣真高,心中起了敬佩之意,說:「雖然我未看過妳跳舞,但有這樣的心態,妳一定會成功的!」

Mia輕輕倚著Ryan,笑說:「多謝你...但有理想不一定會成功呢,要不是有你爸爸肯不收我們租金,我連試的機會也沒有呢。」

Ryan聽不明白,說:「不收租金?小月不是說爸爸租這裡給妳們嗎?」

Mia想了一會,點頭說:「這是阿Sam說給玟姐聽的呢,如果她知道我們的財政如此困難,必定勸我們放棄呢。小月從四川來了這裡四年了,她懂鋼琴可以靠教琴幫補,但也要節衣縮食才能過活呢,你不知如今在香港生活費多貴。」

Ryan點著頭,Mia再說:「其實小月也沒說謊,我倆也可以算有交租的,只是...」說著,Mia把頭上的紅色假髮脫下,原來她內裡是留著烏黑長髮的,帶假髮是有助賣酒呢。

脫下假髮後,Mia撥鬆頭髮,散發出她獨有的味道,這都全被Ryan嗅進鼻子了,他感受到下體膨脹起來,便蹺著腿遮掩。

怎料她把手輕輕放在他的腿上,Ryan受寵若驚,聽她擺佈,Mia說:「我們和阿Sam一直有個協議...唔...怎麼說好呢...我們每月會替他服務...換來可以住在這裡的報酬...算是交租吧...但這服務又不能讓你爸爸女友知道...你明嗎?」

Ryan傻笑地點頭,說:「我猜我明...但不肯定...」

說著Mia按著Ryan的大腿借力,慢慢的跪在他胯下的地氈上,把長髮夾在耳後,舔舔嘴唇說:「不肯定...便讓我示範...這次不算數...」

說罷Mia便細心地拉下Ryan的褲鍊,Ryan這才肯定了,立即用手拉著說不,但Mia用溫柔小手擋著後,往褲內一探,Ryan那裡早已硬了,不費周章下自己彈了出來。

Mia嚇了一跳,叫:「嘩!」接著笑淫淫地說:「口裡說不,這裡卻說得呢!」

其實經過Mia早前的各樣挑逗,Ryan早已完全被眼前的魔女迷住,她的美貌、長腿、腳指、體味都令他的雄性需要勃起,非要享受這副健美胴體不可。

Mia很溫柔的撥弄著,又吐出香甜的唾液在肉棒上作潤滑,小Ryan被困在褲襠多時,這刻終於可以透氣,Ryan整個人都放鬆了。

就在Mia伸出舌頭輕舔肉棒的一刻,她說:「但Ryan,我先說明,我只給口交,不會真做的啊∼」

老實說,這刻真的『肉隨砧板上』,美人說要甚麼Ryan都給啦,見他不斷點頭。

Mia先用舌頭輕輕圍繞龜頭舔著,這已經令Ryan怪叫出來,Mia聽在耳內喜歡,逐漸發勁,轉眼間已經把龜頭舔得乾乾淨淨。

『喢∼喢∼喢∼喢∼喢∼』聲不絕,Mia右手撥弄得起勁,左手往自己短裙拉高,Ryan擡頭張望,看見Mai的黑色小內褲,心中叫喜,膽大的伸手首次觸摸她的肥美屁股,Mia口中輕輕呻吟:「嗯∼∼∼∼∼」

突然Mia沒先兆下一口把龜頭含進口中,溫柔暖嫩衝擊腦筋,Ryan叫出:「哇啊∼∼∼∼Mia!!!!」

Mia聽到自己的名字,更是變本加厲,把整條陽具含進口中,上下吞吐,出力吸啜,又不停用纖手撥弄,節奏越來越急。起初的激烈過後,Ryan稍為穩定,心中便貪色起來,要好好享受美人。

他任由浪女跪著服侍,自己毫不客氣地『拆禮物』。先是拉下美人背部上身的拉鍊,連身短裙應聲往前掉下。望著滑嫩的背部上扣著黑色胸圍帶,他立即解開。

這刻Mia索性停下來,把短裙上身脫在前面,順帶除去胸圍。Mia見Ryan面容俊朗,身材高大,也不再吝惜,把半裸上身給他看。Ryan迷朦眼神欣賞著Mia的完美身材,真的不帶半點多餘脂肪,淺啡色的膚色很野性。美人乳房不算太大,約33B,但卻很挺,乳頭細小是深啡色,這都令Ryan愛不惜手,但俏皮的Mia卻只許他看片刻,便又躲進他下身,抓著肉棒繼續含啜得津津有味。

從這角度看,也不知道是Ryan享受Mia,還是Mia享受Ryan了。

口交繼續,Ryan閒著雙手,但心中越來越野,便伸手探進美人屁股的內褲下,經過肛門時Mia身子一抖,口雖填滿也悶叫了一聲。隨著手指跨過肛門,Mia放心了一刻,便發覺肉唇正被Ryan撩撥著。

她下意識地迴避,但被撩撥數下後,卻又發現Ryan手勢很好,逐漸享受起來。但這姿勢不能維持,畢竟Ryan雖然身高,但被含著下體,要彎腰伸手玩弄美人肉唇也吃力。撥弄了一會,Ryan手上都是淫水,便停止躺到沙發上。

沒料到Mia竟然發出微微不滿的叫聲,是投訴Ryan弄得自己如此舒服為何突然要停呢?!

心中不滿,Mia發起勁來,要Ryan死去活來,肉棒在口內吸啜著,同時又用舌頭不停捲動,Ryan在美國的女友已經一起十年,早早已經不肯再口交了,這刻他真的爽透極。

Ryan正打算閉目享受將要來臨的高潮,突然『卡叻』一聲,浴室的門打開,小月穿著背心睡裙步出來,倆人完全忘記了她還在屋內呢。

「哇哇∼∼∼!!!!!」小月看見沙發上Mia半裸的跪在Ryan胯下,口裡含著粗粗的肉棒,屁股淫蕩的翹起,內褲被扯到一旁,陰毛盡露。

Mia立即吐出口中巨物,邊抹嘴角邊拉下短裙坐在地上。Ryan來不及把東西放回褲內,隨手拿起墊褥遮蓋私處。

小月驚說:「妳們...在幹甚麼呀??!!!!」

Mia站起來,竟然把啤酒女郎連身短裙整條脫下,上身裸露只穿著黑色內褲。她把右手按著纖幼蛇腰,左手撥弄長髮,淺啡色的完美身段真令模特兒也汗顏,她說:「我在...『交租』呢...這些事妳不做,也要人做呢...」

Ryan坐在那裡不敢發聲,小月步前,拋下手上的毛巾,說:「妳...說甚麼?!難道只有你要付出麼?我也有交租的呢!以往是阿Sam,你總有藉口不做,現在是俊男,妳便來當『苦差』了,對嗎?!」

Ryan聽小美人叫自己『俊男』,心中雖然還在慌,卻也歡喜。

沒料到小月突然把睡裙拉起,從下至上脫掉,露出雪白的胴體。她上身也是真空只穿了半透明的白色絲質內褲。

Ryan目不轉睛的鑒賞小月,她的乳房大些,但可能是舞蹈員關係,那裡不能太大,但也有C杯,最喜出望外的是大片的乳暈和細粒的乳頭都是粉紅色的。小月的身材也是非常纖瘦,大腿較肥美、白滑如絲,小腿較結實但也同樣雪白。

Ryan左右對比,一啡一白、一深一淺、一剛一柔,真的是眼睛吃盡冰淇淋了。

Mia見他看得入迷,女生天生的妒嫉火燒起,拉著小月到自己面前,指著她的絲質內褲說:

「妳呢?!妳平常睡覺會穿這種名貴內褲嗎?妳自己還不是心中有鬼呢?還說人家...」

小月用普通話說:「我不知道妳胡說甚麼!」可能是被說穿了,又或者是覺得這樣裸露互罵羞恥,她眼睛紅紅,想哭了。

Ryan看見依人這樣心中酸痛,立即起來抱著她,小月也輕輕貼近,但卻被他露出來軟化了的下體擊中,小月見狀,破涕為笑,用普通話說:「你這是甚麼,是欺負人家嗎?」

同時Mia也忍不住大笑起來,因為她的角度看過來更滑稽。一笑泯恩仇,Mia畢竟很痛愛這個學妹,也上前擁抱她,其中一隻手竟然也摟住Ryan背部,笑說:「對不起喇...是我老羞成怒了...來來來,算他走運,我倆倒不如試試阿Sam一直最渴望卻沒得到的事呢...」

小月咬著手指,說:「嗯~~∼那個嘛...有點變態呢...不依!!」

口裡雖這樣說,她卻拖著學姐的手,Mia示意Ryan坐下,小月滿臉春情的等待Mia指揮,Ryan心中想到爸爸也沒有的福自己有機會享,身體瞬間又興奮起來。

沒料到兩女拖著手突然轉身,小月先彈跳步進入自己房,Ryan不知應否跟著,Mia把食指舉起搖動著,面帶風騷的說:「別急...你先休息一會,我們很快回來。」

說罷也急步的進入自己的房間把門關上。

Ryan又喜又驚又迷茫,坐在那兒,軟下來的寶貝還外露,隔著牛仔褲感覺不舒服,他便索性把長褲脫下,只穿著紅黑條子的『孖煙通』內褲。這樣一下子舒適多,不一會他竟然昏昏欲睡了,畢竟乘長途機是很累的。

也不知道得睡了多久,Ryan被古典音樂吵醒來,眼見屋內燈光調暗了,很柔和,面前竟然站著一對身穿一黑一白整套芭蕾舞服飾的美女。

二人都把頭髮紮髻,小月身穿低胸的白色花邊緊貼的背心,背心是一件頭的泳裝型包至女生下體,腰間掛了單薄的紗短裙,但短裙自然地掀起,如其說是裙,倒不如說是腰間的裝飾吧。Mia所穿的和小月是一模一樣但黑色的,也是一件頭低胸舞衣和紗裙。兩女的下體被連身衣包得緊緊,把女生最美的器官形狀盡顯,但這服飾其實是最莊重的舞蹈衣服。

那刻Ryan在想,女生裙下走光所露出的還沒這麼露骨呢,為什麼那算是色情,這倒算是美感呢?

這刻Mia把被黑色透視絲襪包緊的美腿壓在高櫃旁在壓腿,Ryan的視線不禁移到高舉大腿下的私處,那裡雖被黑色絲襪和連身衣包著,但這姿勢卻露出肉唇的形狀,他看得眼冒火了,黑色的絲襪美腿總令男性興奮的。但那邊廂,小月彎著腰在電視桌前輕輕撫摸白色絲襪內的粉紅小腿,接著便綁起絲帶芭蕾舞鞋,見她刻意把屁股高高的翹起。小月的臀部比Mia圓大,但卻性感多呢!

只見小月雪白的肌膚襯在白衣白絲襪下,像個天使般,但Mia健康膚色襯在黑絲襪下卻帶淫慾的色情,他剎那間又感到那裡開始充血了。真沒想到這只可能出現在色情片的橋段會發現在自己身上呢。

不一會,二人聽到樂曲轉向,同一時間擺出相同的舞姿,隨著節奏,單腳站在指尖在地上盤旋,很不優美。二人的表情充滿自信,綺麗極了。一黑一白,兩隻美天鵝高高低低的跳舞。Ryan享受著這私人表演,心中明白老父為何這麼期待有這優待,但卻可惜自己可能真的誤會了兩女早前的意思。這『租金』雖然沒真正幹那個般爽,但有此等美女在為自己單獨表演也真是難得。

兩女在這裡那裡彈跳起來,又轉身彎腰又把單腳向天,但礙於這裡地方太窄,二人的活動也不很大。Mia久不久望向Ryan,見他認真的欣賞,對她點頭微笑。

小月卻越跳越起勁,笑容燦爛的望著Ryan,Ryan瞪大眼睛報以鼓勵的表情,她面上甜思思的。

樂曲瞬間完了,Ryan站起來拍掌,起勁的不停拍,口裡說著:「BRAVO!!BRAVO!!!太厲害了!!」

兩女彎身敬禮後,小月用手掩嘴,站在腳尖後又轉成站在腳底,來回來回的像練習但又像個興奮的小女孩般,Mia卻上前用手指按著Ryan的嘴,輕聲說:「殊∼∼∼十二時了,別那麼大聲叫,會被投訴的!嘻嘻。」

可能是舞蹈表演的威力,能令觀眾情勢高漲,Ryan見Mia手指還放在自己嘴前,站得很近,便熱情地把她擁住,輕聲說:「太厲害了∼∼」

舞者又何嘗不被體內安多芬帶動Natural High呢,被擁著後,她竟然主動往Ryan的嘴上吻去,Ryan喜出望外用雙手輕輕愛撫她的臉頰,Mia的手自然地摟住他的腰間,和他熱吻起來。

氣氛突然轉變,小月不甘被冷落了,也上前,Mia意會到也讓開位置,Ryan起初不懂自處,但見小月熱情的擁過來,也立即和她接吻。

Mia讓二人好好享受對方片刻,便拉著Ryan坐到沙發上,她把髻鬆開,慢慢爬到他胯下,說著:「前戲演完了,現在給你真正的好處了...」

其實Ryan心中早已沒這奢望了,和兩女濕吻已經是額外獎償,這刻聽到她這樣說時,立即望向小月。可能是她的膚色太白了,這刻她面色紅透了,二人四目交投時,小月靦腆地不斷點頭。

便在這時間內,Mia已經毫不客氣的從Ryan內褲內抓著這屋內唯一的肉棒,她的表情反而比Ryan更期待呢。

Mia性急的把他的內褲脫下,小月只站在那旁偷望著他的下體。接著Mia便跪在Ryan腿間和早前同一姿勢的服侍他。

「啊啊噢∼∼∼∼∼∼∼∼∼∼∼∼∼∼」Ryan浪叫著。Mia剛做完運動,安多芬驅使,她這次比上次心急多,一來便把整條肉棒含進口中,由於還未完全硬透,可以含得下大半條。

『卜唧』、『卜唧』、『卜唧』、『卜唧』Mia不費半刻便把陽具弄硬了,Ryan心中爽透,不由自主的用手按著她的頭,Mia卻毫不介意,任由他帶領速度位置。

下身已經被飢渴美人好好照顧,Ryan的眼睛卻一直望著前方的小月,見她像憋尿般的站著,兩隻小腿和穿著芭蕾舞鞋的腳尖向外,但大腿卻緊緊夾著,她還用雙手壓著小腹,目光直射向Ryan。兩人目光鎖在一起,每當Mia用舌頭捲動著或吃力的吸啜,Ryan眉頭緊皺的同時小月也忍不住身子抖起來。

小月面色越來越紅,把修長的食指放在嘴前,輕輕咬著,心中看來癢得很。

Mia撥弄得越來越快,突然停下來,在上身完全不動底下,彎著腰把右腳高舉放在Ryan面前,芭蕾舞蹈員筋骨柔軟極了,她毫不費勁的把芭蕾舞鞋放在他面前,自己卻又繼續玩弄肉棒去了。

這樣令Ryan的注意力又回歸她野性的肉體上。

Ryan用手捉住黑色芭蕾舞鞋,誘惑黑絲裡面是美人的腳,慾火更盛,下體脹得更大,Mia啞聲叫了一句,但他卻沒理會把鞋放到鼻前嗅著。Mia的鞋已經舊了,底部烏黑更帶著她過往的汗臭,但這在慾火焚身的Ryan來說都是最強的興奮劑。

小月看見Ryan眼神變得像野獸般迷戀,心中更是難耐了。Mia被愛慕著,心中溫暖,再加上肉棒變大令牙關酸軟,突然吐出巨棒,單靠腰力,把整個人彈上Ryan的腿上,躲在他懷中。這樣Ryan能輕易的抱住美人和更易享受她的美腳。

Mia回眸向著小月,伸手向著她,數隻手指抓動著,示意叫她過來,動作又誘惑又妖媚,更說著:「小月...人家累了,妳還不快過來...Ryan很厲害...我獨個兒不能令他洩呢...」

其實Mia心知Ryan已經差不多了,但她擔心小妹不悅,自己已經享用過,也該讓好姊妹好好宣洩正盛放的性慾呢。

小月這才急步過來,眼裡急得淚水也流出一小滴,滿臉興奮的跪在二人前。她的手燙熱得很,拿著Ryan肉棒時,他滿面溫柔的望向小月,說:「小月...快點給我舒服吧...」

小月便伸出舌頭舔了數下,很緩慢地上下舔著整條肉棒。她毫不介意那裡佈滿Mia的唾液,相反更覺味美,邊舔邊吞進肚內。

Ryan早前嘗過Mia的放浪,這刻換了小月的溫柔,又是別番風味。

Mia把腳移開,用手拉低Ryan的頭硬要和她濕吻。便這樣,懷中一個,腿間另一個,Ryan可算是天下間最幸福的男人了。二女看來都懂得男生的喜好,把黑白絲襪腿磨擦著Ryan的身體,發出絲質磨擦的聲音更是淫穢呢。

Ryan一直處於被動,聽Mia說過只許口交不敢亂來,但這刻她看來真的發情了,竟然主動拉著他的手,一隻放在自己的乳上,另一隻放在自己陰部前。

Mia全程用舌頭和Ryan捲著,他的手先往那對乳房玩弄,想不到這對B杯的奶,看似結實,拿在手卻出奇的柔軟,像對咖啡色的奶黃包。Ryan輕捏美人乳頭,她不斷扭動蛇腰呻吟著,看來這是頭野馬,一發不可收拾。

同時間另外的手不經意碰到她的小腹,Ryan便往那裡看看,發現懷中婀娜美人的腹肌原來很健碩,倒沒想到像運動員般的女性身體也可以這麼柔軟性感。

突然下面傳來泥牛入海的溶化感覺,Ryan背部立即毛管豎起,是下方的小月把整條肉棒含進口中。小月口交方式溫柔,口內仿似章魚般柔軟更有著強大的吸力,像要把他的精液抽乾般。Ryan從未嘗過這等技巧,登時大叫:「嘩噢∼∼!!!!!!!!!!」

小月聽到男人叫聲,心中得到鼓勵,發勁的上下吸啜,同時用暖手包著陰囊輕揉,Ryan持續地浪叫著:「噢啊∼啊呀!!!!!小月哇∼∼∼∼∼∼∼」

還以為Mia的衝勁挑逗式厲害,怎料小月的緩慢技術型更無懈可擊,沒半刻功夫已經弄得他死去活來。小月被叫聲帶動,也悶聲呻吟著,吐出喘息時,嬌嗲的叫聲更是奪魄勾魂。

Ryan呼吸越來越急速,身體逐漸繃緊,Mia不屑二人快活,拿著Ryan的手放進自己連身褲的大腿間隔著衣服用陰核壓著他手,還出力夾著不放。他雖然在高潮邊緣,但懷中的美人不斷扭著,口裡又放浪的濕吻,Ryan很想兩女可以同時爽著,便用手從連身褲的側邊探入Mia陰蒂,捲動磨擦,那裡早已是濕漉漉的了。

如是者,小月變成主導,她發勁的吸啜,手上又揉又撥,Ryan也順著搖動肉棒模擬性交,不斷浪叫。手上跟著小月的節奏手淫懷內的Mia,三人同時的呻吟像譜奏樂章般: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唔!!!!!!」

「噢啊!!噢啊!!噢啊!!噢啊!!啊呀啊呀!!!!!!」

「喲∼∼喲∼∼喲∼∼哎喲∼∼哎喲∼∼哎呀啊!!!!!!」

Ryan突然身子一震,雙眼發白,下身往天翹起,大叫出來,小月把肉棒吐出,用手不斷撥著,Ryan搖著下身爆出一道又一道的熱精,射程很遠,有些射在小月面上,有些灑到她的白絲襪大腿上,Ryan全身肌肉抽搐,手上同時發了力,Mia陰蒂早已充血更非常敏感,被Ryan大力一按,也高潮浪叫起來:「唉啊啊!!!!!!!噢啊呀!!!!!!!」

Mia繼續顫抖數下,便立即爬到地上,到小月腿上拿了些熱精,放進口中品嚐,小月見狀也把面上的放進口中,二女對望淫笑著。

芭蕾舞女 1-4 (自選結局)
犀利士5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