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女販賣事務所

  • 在〈幼女販賣事務所〉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性愛文學
摘要

  「歡迎您光臨少女事務所,是第一次來嗎?」  不會……是真的吧。我吞了口口水。「請問……你們賣的是……」

 「媽的,我絕對是腦子進水了。」

  我擡頭看了眼身前平凡無奇的民居,自嘲地搖了搖頭。再次確定了地址和門 牌號,我又低頭看起手中已經讀過上百次的傳單。

幼女販賣事務所
不舉怎麼辦

      少女性欲處理器   專賣             十余年信譽,專業調教值得信賴             所有商品從小培訓,技術保證,三穴OK,絕無官方檔案。           價格250-1000萬美元,超多選擇,包您心動           地址:x市xx街〇〇〇號    8:00-13:00       傳單上只有幾行簡單的文字,甚至沒有圖片,可內容卻讓人魂牽夢繞。明知 道十有八九是個騙局,我還是忍不住來到了上面的地址。

  「願者上鉤大概就這意思吧……我他媽真是個弱智,這下絕對要被賣到非洲 去的。」      

  嘴上這麽說,我卻著了魔似的邁步走到門前,按響了手邊的門鈴。鈴聲未落, 門已經打開。迎接我的是一名穿著西裝的男子。在他身後,借著暗淡的燈光能看 到屋內十分奢華,完全不是普通的民居。

  「啊……你……你好……」被嚇了一跳的我有些語無倫次。西裝男像沒聽到 一樣,利落地側過身來,伸手做出了一個「請」的手勢。

  我隨他走進一間巴洛克風格的會客室,不由得被屋內的景象震驚。一盞巨大 的水晶吊燈散發著暗黃的燈光,墻邊的紅木家具上擺著各式各樣的花瓶,奇石等 收藏品,整個房間都散發出侈靡的味道。屋子的一側有一套法式沙發,正對著另 一側的一片空蕩。

  剛在沙發上落座,一個穿著便服的中年女子就從對面的一扇門走了進來,和 豪華的氣氛有些格格不入。

  「歡迎您光臨少女事務所,是第一次來嗎?」

  不會……是真的吧。我吞了口口水。「請問……你們賣的是……」

幼女販賣事務所
延時噴霧劑

  「啊啊,和你想的一樣,就是性奴。我們從小從各地收集培訓少女,滿足您 的一切需要。」話語雷霆驚人,面前的女性卻仿佛像討論天氣一般漫不經心,甚 至帶著些許不耐煩。

  「第一次來的話,需要您先出示購買能力的證明,請您諒解。」女性完全無 視我呆滯的表情,自顧自的完成了介紹。

  我手忙腳亂的掏出手機,余額查詢的短信打錯了好幾次才發出去。很快,結 果就傳了回來,上面的數字讓對面的女子也眼神一亮。

  「好哦,請您稍坐,我馬上回來。」語氣熱情了很多。「你,給先生一套資 料。」向站在我身後的西服男交代一句,她便匆匆離開了房間。

  我接過身後遞來的一張信紙,上面寫著幾段簡潔的文字。

      歡迎光臨  少女販售事務所

      本事務所的商品由亞洲各地而來。我們收集五歲以下的女童,從小對其       進行專業培養,只有品貌才質上佳之者才會被選拔至本所出售。           本所所有商品皆經嚴格培訓,不但技術高超,心理也絕對有所保證,絕       對不會反抗,滿足您的一切心願。出售商品全為處女,但由訓練過程需       要,處女膜無法保存,盡請諒解。           我們出售的商品絕無任何法律痕跡,請您放心購買。如有需要,信息可       寫入國家數據庫,附贈一切證件,並……       紙上的信息不多,我很快便讀了兩三遍。還沒來得及消化上面驚世駭俗的內 容,房間的門又打開了。

  剛才的女性,這次帶回來了足足近二十名少女。女孩們的確都姿色上佳,穿 著清一色的樸素白裙,脖子上掛著一個小牌子,上面寫著出身、年齡、三圍、價 格等信息。

  女孩按年齡排序站成一排,乖巧地承受著我震驚的目光在她們身上掃來掃去。 我略微瞄過幾圈,突然發覺有什麽不對。

  「不是說價格最高有1000萬嗎,怎麽這裏最高只有700萬。」

  女主人看了我一眼。「請您看一下我們的標價方式。您確定想要看高價貨 嗎?」

  被她一說,我才發現,原來少女們不但是按年齡排序,也是按價格排序的。 最左邊的女子25歲,標價是250萬。右邊24歲的標價則是300萬。一直到最右邊的 一位16歲的女孩,價格700萬。也就是說,更高價格的話……

  突然有些口幹舌燥。我想要拒絕,心中的一陣悸動卻讓我說不出口。良久, 我才緩緩地點了點頭。

  主人拍了拍手,屋內的少女便都轉身走了出去。隨後,另一列年輕許多的女 孩又魚貫走了進來。

  這一次進來的女孩,足足有四五十名,可見這裏大部分少女都是在這個年齡 被買走的。我心裏暗道一聲變態,卻管不住自己的眼睛四處飄蕩。與上次不同, 這些女孩未穿白裙,而是花枝招展,各式各樣的服裝綻放著不同魅力。最終,我 的眼睛落在右邊一個長發女孩身上。她穿著一件粉色的無袖上衣,下身的白色熱 褲和淡紫的膝襪之間露出一片誘人的粉嫩大腿。感覺到我的目光,小女孩溫潤一 笑,將一絲飄落的過肩長發向耳後一捋,大大的眼睛稚氣未消,又透露著絲媚 意。我讀著她的牌子:依淩,10歲,,1000萬

  我自己都難以相信,自己看上的居然會是一個才十歲的小女孩。想要開口叫 她,內心的罪惡感卻讓我做不得聲。好在身邊的女主人眼光銳利,很快註意到了 我鬼祟的目光。她微一招手,依淩便碎步走到我的面前,其他少女也見狀全部轉 身離開。

  隨著門啪嗒一聲關上,屋裏再次清凈下來。面前的女孩子身高才到我胸部, 身上沒有絲毫贅肉,羊脂般的皮膚吹彈欲破,在暗淡的燈光下顯出成年人無可比 擬的柔嫩。小女孩的臉粉妝玉琢,眼角微微上翹,雖童氣未消卻已嫵媚動人。下 身的膝襪咬住細長的雙腿,有著一股幼女特有的柔弱纖細。看著她純潔同時散發 著誘惑的小身體,又聯想到這裏的交易內容,我的心臟快要跳破胸膛,下體也誠 實地起了反應。

  女孩有些羞澀的一笑,兩手整了整衣擺,又把熱褲輕輕拉了兩下。這幾下動 作看似可愛,卻又包含著一種與年齡不符的魅惑。清純可愛的大眼睛仿佛要滴出 水來,一閃一閃地望著我,不斷地勾出我內心深處的占有欲。這女孩分明就是深 諳挑撥男人之道,一舉一動都牽動著我內心最原始的欲望。

  「試用的話可以,但是不能重口,也不能用下面兩穴。」女主人的聲音在我 耳邊響起。聽聞,小女孩也微一鞠躬:「歡迎先生試用依淩。」

  聽到這裏,我的下體又是一跳。還未反應過來,依淩已上前兩步,輕輕牽起 我的手,拉著我站了起來。我有些尷尬地撐著小帳篷,迷迷糊糊地跟著她來到了 一個同樣豪華的臥室。小女孩輕輕一推,讓我坐在了床邊,隨後便優雅地跪坐在 我的腿間。

  「以前做過嗎?」緊張的要死,想起以前買春的經歷,感覺自己應該說些什 麽,沒想到開口卻是驢唇不對馬嘴的這麽一句。

  「依淩是第一次被試用哦。」

  女孩一邊專業地回答著我,一邊悉悉索索地湊到我兩腿之間,用牙齒熟練地 的打開我的褲子拉鏈。隨後,她又側過頭來,咬住內褲向下一拉,我的陰莖便完 全暴露在她的面前。

  看到我的堅挺,依淩沒有立刻上前,反而誘媚地一笑,扭著小身子坐直起來。 女孩媚眼如絲地望著我,伸出纖纖小手,握住我的肉棒開始揉動,手指熟練地按 摩著我的每個弱點。

  胯下女孩可愛的臉蛋上一臉認真,腰間傳來的陣陣快感讓我不敢相信對方只 是個未發育的幼女。依淩有意無意散發的誘惑完全激起了我的獸欲,想到馬上就 可以被那對幼嫩的雙唇包裹起來,在她天鵝般的喉嚨裏發射,我忍不住興奮地顫 抖起來。

  搓弄了一陣子,我已完全進入備戰狀態。依淩停下手中的動作,把頭緩緩地 湊到了我的雙腿之間。嬌小的嘴唇離我越來越近,直到我的龜頭邊才停了下來。 看著我相比之下大得過分的肉棒就在她的嘴邊,我感覺理智都到了崩潰的邊緣, 下體也誠實地在她手中一跳一跳。

  依淩雙眼像小狗一樣向上望著我,伸出粉紅的小舌頭,用舌尖輕輕地將我尿 眼上分泌的透明液體一舔而盡。一根銀絲掛在她的舌尖,將她的小嘴和我的龜頭 連接起來。觸覺和視覺上的雙重刺激讓我渾身一顫,不由得哼出聲來。

  依淩動作不停,小舌頭靈活地在我紫紅色的龜頭上舔來舔去,帶來的一絲絲 快感根本無法令人滿足,反而更加激起欲望。欲火焚身的我下意識地挺了挺腰, 想要尋求更激烈的刺激。見狀,女孩終於不再挑弄我,在龜頭上落下深深一吻, 直接將我的陰莖緩緩地含了進去。

  「喔…」早已到達極限的肉棒終於被美妙的熱度吞噬,我渾身都是一軟。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小女孩的嘴裏好像比成人更熱,仿佛要把我融化。一進 入嘴裏,她口腔裏的粘膜就般一層層地環繞上來,讓我龜頭的每一寸都被幼女綿 綿糯糯的嫩肉包裹。依淩的舌頭更是一刻不停,在我的龜頭邊時而旋轉,時而飛 速掃動,有時甚至把舌尖鉆入尿道。我感到腰間一陣酸麻的快感,險些還沒被她 完全含入就射了出來。

  小女孩畢竟體格嬌小,小臉被我的龜頭撐得鼓鼓的,櫻桃小口再怎麽努力也 只能僅僅吞入陰莖不到三分之一。她將我緩緩地吐出。只剩下嘴唇還裹在最頭部, 又猛地一口把整個龜頭吞回,簡單的兩個動作居然給我帶來截然不同的快感。

  隨著她啵滋啵滋地上下移動,我的整個陰莖都被流出的唾液塗滿。依淩的舌 頭仿佛永動機一般,毫無疲憊地刺激著我的每個弱點,不斷帶給我前所未有的極 緻享受。

  逐漸,依淩的吞吐越來越快,小嘴也也愈發用力地纏繞上來,帶來的摩擦感 讓我欲仙欲死。我抓住她的長發,拼死守住精關,不願讓自己這麽快敗在一個小 女孩的嘴下。

  就這樣撐了幾分鐘,依淩見我還不射,突然停止了動作,眼神閃光地望著我。 我心裏升起一股不妙的預感,但還未等我有任何反應,她已經小眼一咪,小腦袋 拼命向下一壓,把我和她小臂般粗壯的肉棒咕嚕一聲整個吞進了喉嚨深處。

  「你…哦哦哦——」

  做夢也沒想到小女孩居然還會深喉,四面八方傳來的緊迫感不由讓我大叫出 聲。

  見我反應,胯下的女孩乘勝追擊,連忙加緊了節奏。只見她熟練至極地將我 的陰莖全根吐出又一呑到底,脖子上的半透明的皮膚每次運動都被粗暴地撐開。 如此高強度的口交,小家夥非但沒有表示出不適,反而發出婬媚的呻吟,仰起頭 來調整角度方便進入。每次進入,彈性十足的食道仿佛有無數只小手緊緊框住莖 體,不斷地向下蠕動,把我推向更深處。

  我從未感受過如此高超的技巧,趴在下體的又是一個才十歲的小女孩。這般 刺激下,我哪裏還把持得住。下體酸柔的快感一波強過一波,才不過十來下,我 便低吼一聲,雙手抓住她的腦後用力到底,把一股股白濁的液體瘋狂地射出在她 喉嚨深處。身下的小女孩難受地皺起眉頭,喉嚨卻蠕動著將我的精液一滴不漏地 吞進了肚子。

  高潮的快感逐漸退去,我意猶未盡地將陰莖從依淩的喉嚨裏拔出,把最後幾 股精液射在她的嘴裏。依淩敬業地繼續著清掃口交,把龜頭舔弄幹凈後才擡起頭 來。不用我任何指示,她便張開了小嘴,吐出可愛的小舌頭,讓我檢查嘴裏的精 液已經被全部咽下。看到她這副模樣,我本就未曾疲軟的陰莖又脹痛起來。

  工作完成,依淩又站起身來,小胸脯隨著喘息上下起伏。經過剛才一番戰鬥, 小女孩的衣服不免有些淩亂,可愛的粉色上衣上多了大片的濕痕,原本精心梳洗 的頭發也稍微散落,比原本更多了幾分肉欲和淫靡。

  「還希望檢查我的身體嗎,先生?」女孩的身體還未發育,站在我面前才和 坐著的我差不多高。

  我點了點頭,女孩便立刻乖巧地脫起上衣。只見刷的一下,上衣便被她丟到 了一邊,露出了下面扁扁平平的胸部。女孩的身體向娃娃一般精致,性感的腰部 不盈一握。乳房雖未發育,上面的兩顆鮮紅蓓蕾卻也格外誘人。

  我已經忍無可忍,一把抓起她纖瘦的身體扔在了床上。依淩似拒還迎地用粉 拳錘著我的胸膛,更是激起了我的欲望。我野獸一樣撲向她的下體,雙手用力, 撕拉一聲將她的短褲內褲一同撕裂。依淩瞬間渾身只剩一雙膝襪,幼女的陰部全 部展露在我面前。

  小女孩的下體和我見過的所有女性都截然不同。兩條白裏透紅的小細腿向兩 側分開,中間鼓鼓的肉饅幾乎完全包裹住小穴入口,只留下中間一條縫隙。讓我 驚訝的是,這個還未發育的女孩卻似乎已經發情,細縫裏能隱約看到裏面粉紅的 嫩肉已經晶瑩潮濕,上方的肉芽也興奮地顫抖著。

  幼女的下體牢牢緊閉,但卻比我見過的任何成年肉穴更能激起欲望。我望著 那片禁忌之地,迫不及待想要突破其中的奧秘。

  我雙眼血紅,喘著粗氣把褲子胡亂脫掉,便瘋也似的撲上身去。女孩急忙用 雙腿用力頂住我的胸膛。

  「下面……不可以的……」

  我哪裏還聽的進去,粗暴地抓住她的雙腿向兩邊拉扯。依淩拼命抵抗,卻哪 裏比得上成年男子的力氣,沒過幾下就被我牢牢制服。正當我喘著粗氣想要突破 她最後的防線之時,突然有人從身後抓住我,把我死死拉開。

  「試用的話不可以這樣哦。」身後不知何時出現的兩個黑西裝一左一右鎖住 我的胳膊,女主人的聲音不合時宜地響起。

  雖然剛剛被依淩用嘴弄出一次,我的欲火卻只增未減。

  「買,我買就是了。給我錢包,我買。」

  看著魅魔般誘人的裸體女孩還在我眼前扭來扭去,我幾乎是吼著說道。

  被押送出房間,看著支票上的一大串零,我的腦子稍微清醒了一些。不過, 我才稍起猶豫之心,依淩幼嫩的身體和剛才天堂般的快感便填滿了腦海。我揮筆 簽過支票,幾乎是小跑著回到了臥室。

  看到我回來,跪坐在床上的依淩連忙雙手環胸,並攏雙腿,臉上一副楚楚可 憐。看到她這般模樣,我剛剛才稍稍冷卻的欲望又轟的一下燃燒起來。

  「你還敢給我裝清純!」

  我抓住她還沒我一半粗的手腕,惹得她的痛呼出聲。這時的我已經管不了太 多,粗暴地把她推到身下,毫無前戲地對準她的細縫。

  龜頭頂到身上的一刻,我看到依淩一直假裝可憐的外表終於破裂,眼中露出 了真實的恐懼。看著她嚇得圓瞪的雙眼和顫抖的雙唇,我心裏冒出一股征服的快 感。

  「居然花了我一千萬,今天你這個小賤貨能站著走出去就算我輸。」

  我稍微向前,龜頭輕易滑進了女孩的陰唇。確定已經對準位置,我用盡全力 向前一挺,就真正進入了女孩的身體裏。

  「呀啊啊啊——!」

  本以爲小孩子的身體不可能進去太多,結果沒想到依淩的身下簡直是汎濫成 災,一下就插進了大半。遭到突襲的女孩大聲尖叫起來,身體痛得一陣僵直。

  「嘶—好爽—」

  小女孩的體內比我想象的還緊,青澀的小穴被我撐得毫無空隙。尚未發育的 陰道,雖然少了幾分熟悉的肉感,卻帶給我和一種成年女人無可比擬的緊綳彈性。 低頭看一眼二人的交合処,她已被我的肉棒拉伸到了極限,一圈被扯得透明的嫩 肉緊緊咬住陰莖,似乎隨時都會撕裂。

  「龜頭,龜頭碰到裏面啦啊啊——」

  被我壓在身下的依淩大叫著,雙手死死抓住我的後背,兩條還穿著膝襪的小 腿四處亂蹬。女孩比我小太多,小腳才剛過我膝蓋,腦袋頂在我胸前,整個身體 都被我死死地壓住動彈不得。

  「好痛——求求你慢一點——,啊,啊,好漲啊,要死了,要死了啊——」

  我野獸般地一次次抽插,依淩開始還在喊痛,卻逐漸呻吟多過求饒,叫床聲 也變得婬媚起來。看來,習慣了被男人插入的感覺,她便不再害怕,從小調教的 淫蕩特性就自然體現出來。我發現我越是用力,身下的女孩就叫得越歡。尤其是 每次插到花心,女孩都會痛苦地皺起眉頭,叫聲卻越發愉悅。

  「原來你還是個受虐狂嗎。」這家夥還真是讓我驚喜不斷。我稍微起身,把 她雙腿向兩邊用力掰到極限。女孩柔韌驚人的身體輕鬆的超越了一字馬的地步, 小腿幾乎貼到了耳邊。

  「嗚嗚嗚——腿要斷啦,輕點啊啊啊啊啊啊——!」

  這個近乎非人的新姿勢,更方便我一插到底。不過女孩那邊被我粗暴地擺弄, 叫聲已經帶著抽泣,雙眼也閃著淚花,唯獨泥濘不堪的小穴卻隨著痛苦收得越來 越緊,內部的嫩肉瘋狂蠕動纏繞,將小孩子特有的青澀觸感愈發強烈地傳達給我。

  「真是不妙啊,這感覺——啊——大概會上癮的。」

  我的龜頭像攻城槌一樣,一下下地搗著女孩的花心。隨著不斷地碰撞,依淩 的身體都變得愈發酥麻,已經只能攤在床上,發出無意義的哼聲。

  「你這種小騷貨的話,這樣也能做到的吧。」

  感到時機成熟,我用力一插到底卻沒有拔出,而是更加用力地向裏挺入,把 陰莖整個插入到了未熟的小穴裏。

  「唔—什……什麽……不要啊啊啊啊啊——」

  不出我所料,女孩的子宮口早已大開,我只是稍微用力便進到了裏面。感覺 到異物侵入宮頸,原本一灘爛泥般的依淩突然全身綳緊,在痛感的驅使下瘋狂地 扭來扭動,想要逃脫。於此同時,女孩的小穴內部也是一陣翻江倒海,一波波的 嫩肉不規則地拼命抽搐,熾熱的溫度讓我差點直接投降。

  「傳説中的宮交哦——居然真的進去了……太他媽棒啦!」

  與身下痛苦不堪的小美人不同,進入子宮的我感到一股股昏天黑地的快感從 下體傳來。依淩的子宮仿佛是爲我量身定做一般,完美地包裹住龜頭,子宮口恰 好含住我的冠狀溝。我嘗試著稍微移動,卻感覺到龜頭已經完全被子宮吸住,抽 出時直接帶動了整個子宮挪位, 引起身下女孩又一陣尖叫。

  「真的……要死啦啊啊啊——會死的啊啊啊——」

  依淩嘴上喊得淒慘欲死,我卻已經看出來這粗暴的對待,其實正讓她無比享 受。她很明顯不是第一次經受這種玩法,淫亂的身體正被刺激的快感不斷。進入 子宮后,我的每次動作都帶起她一陣痙攣,青澀的陰道也用力收縮,不讓我退出 一步。小穴流出的愛液,更是早已浸濕了床單一大片。看著身下女孩哭得梨花帶 雨,我想要狠狠蹂虐她的欲望更是只增不減。

  做到興起,我乾脆把依淩輕若無骨的身體整個抱著站了起來。這樣一來,她 的體重完全支撐在我的陰莖上。我用力將她向上抛起落下,利用她自己的重量, 把肉棒一次次砸進她的身體。前所未有的強大的力度下,女孩痛得淚流滿面,大 聲嚎哭,最後甚至一口咬住了我的脖子。

  「天啊——我要——我要射了——」

  「嗚嗚嗚——」

  隨著一股股精液直接衝擊著子宮內部,依淩也似乎到達了極限。她雙腿緊緊 綳直,後背也拼命地向後弓起,嘴中發出一聲聲痛苦又享受的淫叫。精液不斷地 淋在她的子宮裏,女孩的小陰道卻被我塞得毫無縫隙。大量的液體無處可去,讓 她肚子都鼓了起來。

  「呼——」

  高潮持續許久,一切終於回歸平靜。小女孩四肢癱軟,喘著香氣趴在我身上, 雙眼不聚焦地望著遠方。我將她輕輕從我的陰莖上擡起,抱著她一起倒在了床上。 原本潔白可愛的小穴經過一番摧殘,現在已經紅腫不堪。小穴被撐得無法合攏, 洞口像小嘴般一張一合,不斷流出冒著泡沫的精液。

  依淩本來就被幹得半昏迷,小孩子又體力不支,幾乎一著床就昏昏睡去。我 半躺在床頭,靜靜望著的她熟睡的身影。幼女稚嫩的身體浸滿了汗水、眼淚、淫 汁、精液和各種體液,四肢被我蹂虐得青青紫紫,嘴角卻還挂著一絲滿足的微笑。

  發泄完畢后的頭腦逐漸清醒。我想起剛才的激烈,不禁一陣後怕。

  「我究竟都……幹了什麽啊。」

幼女販賣事務所
犀利士5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