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瓜表弟

  • 在〈傻瓜表弟〉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性愛文學

“芷晴!這邊喔!”遠處一個中年大媽和一個中年大叔高高地舉起雙手,不停地向我揮舞著。   “叔叔,阿姨!”我也高聲喊叫著。看起來像個大鄉裏進城一樣。   這確實不能怪我,因爲我本來就是在二三線小城市的蝸居小民,不同那些住慣大城市的。這裏是香港,比我想象中的要大要漂亮。先是從小鎮出發,乘坐輕軌來到,再由白雲機場起飛到香港。很多人奇怪,爲什麽不坐直達大巴?因爲我沒做過啊!   大學畢業以後,這段時間我並不急著找工作。對於我這種在溫室裏面的花朵來說,我想到處看看。飛機沒坐過想試試,出國沒試過想試試。這個世界太大了,我想去看看。第一站,我選擇了香港。   因爲在香港有我的舅舅和舅媽。我不敢一個人去得太遠,因爲我膽小。我隻想體驗一下旅遊的那種感覺。卻好像小狗一樣不敢離家太遠。   剛出來機場,那感覺實在太棒了!就連空氣也像陌生的一樣。一路過去都是燈光閃閃的夜空我那一刹覺得這就是個不夜城!   我剛出到門口,舅舅跑過來,搶著提我的行李。舅媽則是牽著我的手,帶我快步跑去外面的的士站。可能在香港都習慣了節奏快吧,我這一推一拉下也跟著小跑起來。果然,到了門口成堆的人在排隊候車。即使現在已經晚上9點。   今天是2016農曆新年的的年初五,香港的新年假期沒有大陸的長,很多人都已經在年初四上班。我舅舅在香港做軋鐵工人,舅媽是茶樓裏面的小廚。工作不算體面,卻也算過得去。舅舅他們一家三口,兒子在公立學校上課。一家三口早兩年排隊輪上了公屋。公屋在香港可謂非常吃香,相比起很多私人樓宇出租的價錢便宜了不止三倍,而且住滿了年限還可以申請續租甚至買斷。   一家三口靠著舅舅的工資支撐,雖然不是大富大貴,卻也是樂也融融。這在香港可以說是非常難得。   9點鍾,對於香港來說現在才剛好是吃飯的時候。我們一路打的來到舅舅家裏。   舅舅家隻有30多一點平方,按香港習慣換成尺的話應該有300來平方尺。可就這30平方,換成私人樓宇的話卻是一般人難以想象難以承受的天文數字。舅舅跟我說,如果在市區大約在260萬左右。當然如果在偏一點的地方,起碼也得148萬以上。   “這哪裏比得上你家啊。就居住環境來說最差就是香港了。”舅舅一邊說,舅媽則在廚房裏附應著。“當年如果不是生意有點困難,哪會想到來香港打工。”   失敗兩字很難從男人口中所出來。   “舅舅,你可以回來啊。都這麽多年了,回去呗。我媽也很想你們,公公有時候吃飯也老是提起你們呢。”   “我也很想爸。這些年都過得好吧?”   “公公過得挺好。前些年出院到現在,病情沒複發過。”   “那就行。這次回去跟你媽說,爸現在休養需要什麽補品都跟我說一樣,香港進口的質量好點,我托人帶上去。”   “行了,舅舅。我回去一定跟媽說。”   “吃飯了!品俊,快出來。你表姐來家裏做客都不知道出來招呼招呼,整天沒天沒夜的玩遊戲機,都不知道哪個要緊。”   “是~”房間裏面出來一聲懶惰的聲音。接著徐徐地打開了門,隻看見一個好像萬年都碰不到陽光一樣的小夥慢吞吞地走出來。   這是我的表弟,叫品俊。年紀15歲,身高也隻有160看起來好像一個病壞書生一樣,帶著個粗框的黑色眼鏡。手上捧著個遊戲掌機。聚精會神地不知道在攻略什麽。   他穿這短褲和汗衫,家裏雖然不比外面冷,卻也不是暖和怡人的氣溫。從露出的白皙小腿,完全沒有肌肉的手臂可以看出他並不喜歡運動。在學校也一定是那種懶得就懶的學生。   “你怎麽不聽話呢,大冷天的還穿這麽少!”   “哎呀,你別煩了!”   “芷晴你別怪他。他就這樣,教也教不聽,一天到晚玩遊戲。”   “沒事,舅舅。我以前比他更叛逆。”   “他要是有你一半好就夠了!”   “別說了,快過來吃飯。”舅媽喊道,“芷晴,快快過來。”舅舅也跟著抓住我的手,牽著讓我起來。   房子很小,站起來的我隻能慢慢移到飯桌旁邊。我雙手搭到品俊肩膀上,品俊這時卻吃驚起來,轉過頭來望著我。似乎奇怪什麽。   “品俊,你看看!表姐足足比你高一個頭。天天挑吃,你這個年紀正是長身體的時候!”責怪著,不忙還問到“芷晴,你多高?”   “呃···175。”   “哇~”舅媽驚呼一聲,“我家品俊有170已經很好了!”   “呵呵,不會的!15歲正是發育的時候,我以前也很矮的。你們不是看過我小時候照片嗎?”   身材勻稱的我,穿著白色高領緊身毛衣。胸部發育還算正常,目前還是C杯。下身穿著流行的緊身牛仔褲。看起來密不透風,但是卻無處不滲透著性感和誘惑。   品俊轉過頭來望著我,眼裏是羨慕?還是興奮?還是愛慕?我分不出來。但是我可以確定的是他已經迷上了我。   吃完飯後已經差不多12點了,對於香港人來說也算是晚了。普遍8時入席的習慣今晚因爲我的到來而晚上兩個小時。   “芷晴,這房間屈就你了,今晚你看是和舅媽一塊睡好不?”   “我先洗澡吧,等我出來收拾好行李先。”   “ok。”   我沒有穿內衣睡覺的習慣,因爲一來對胸部發育不好,二來半夜透不了氣的感覺辛苦。雖然這樣說,我確實帶了一套密密實實的睡衣過來。雖然不是大媽級的,但是想看我曝光的機會還是難上加難。   “不如我今晚和品俊睡吧?”   “嚇?”品俊被我突如其來的話嚇了一跳。   舅舅慢慢揮著手說,不行。這一男一女的。話還沒說完,舅媽就說道“有什麽不好的,以前在大嫂那邊時候兩個不是玩得挺好嗎?”   我收拾好行李之後就走進了品俊的房間。   窸窸窣窣的裹好被子後,我很快就睡著了。除了一天周居勞頓帶來的疲憊外,更多的是這青蔥少年被子的香波味道。確實太熟悉了,淡淡的香薰草,是那個牌子的洗衣液味道。房間裏面沒有男孩子的汗臭味,可能是品俊不愛運動的原因吧。   大約到了1點半左右,床有點搖晃。我知道品俊洗好澡了,爬到被窩裏來。   我這時緩緩醒了過來,看到品俊還算幾分俊俏的臉孔通紅通紅的,像是發燒一樣。   “關燈吧,我有點累了。”   品俊伸手摸向床頭的開關,“咔喳”一聲。房間已沒有了燈光。   “俊,今晚怎麽都不說話?”   雖然品俊已經躺好床上,手上卻還是拿著那台掌機。   我一手就搶了過來,按住了關機鍵。   “哎~我還沒保存。”   “那不好意思,我關了~”   “唉,打了一晚上耶。”   “幹嘛,以前你不玩遊戲啊。怎麽現在迷上了?”   “那學校裏面的朋友都玩啊,這個是新出的game,最近都好流行的。”   “你臉紅了喔~你是不是不好意思啊?”我伸出手捏他的腰部,撓癢癢。以前品俊來過我家一段時間。恰好是小學轉學吧,記得他來了將近一個月。我很懷念當時侯多了個便宜弟弟的感覺。   “別啊。我是男人啊!”   “哎喲,小屁孩。還真當自己男人啊!”我忍不住輕聲笑了出來。一個小小的初中生居然會說自己是男人?“怎麽樣,有人暖被窩的感覺~”   “肯定好啊。”雖然燈已經關了,但是窗外的霓虹還是照得房間裏半亮。“姐,你多大了?”   “我都大學畢業了,你說多大?”   “呃~不知道。”   “25!看你是我弟我才告訴你。年齡可是女人的秘密。”   在床上的我們面對面,鼻尖和鼻尖的距離我猜隻有幾公分遠。雖然品俊青澀的外表不停地透露著稚氣,但是鼻息間的空氣確實有著男人獨有的成熟味道。   “俊,你現在讀初幾了?”   “我們這裏沒有分什麽初中高中,我讀中二。”   “哦~”   “姐,你有男朋友了沒?”   “你問這個幹嘛?年紀輕輕的~想學壞?”我忍不住有捏了一下他的腰部。   “別啊,我隻是問問而已。”   “哦~好,我今晚就滿足一下你好奇心!”這個年紀開始對兩性之間有點懵懵懂懂的感覺。我也是過來人,當年的我也曾經幻想著跟學校裏面的校草來一段轟轟烈烈的愛情~幼稚的思想和我當年一模一樣。“暫時還沒有。之前交過兩個,都散了~性格不合。”   “你說女孩子都喜歡些怎麽樣的男孩?”   “你是不是有暗戀對象了啊?”   “不是不是,姐,你聽我說啊,我隻是好奇。”   “哦~確定不是?”   “不是!”   “我告訴你,其實你這個年紀隻不過是好奇和懵懂。見著了就喜歡。到了讀大學的時候的愛情才勉強算得上及格,可能會結果的。”   “是嗎?”   “當然了,談感情從來不是容易的。要開花結果的更加難能可貴。隻有等到人算成熟的時候,能負起責任的時候再交往才算得上是愛情。”   一晚上,我們聊了很多。像感情的事,還有女孩子的心思什麽的亂七八糟。俊也跟我說了很多在學校裏面的事情。什麽有些黑社會學生的,當他談到這事的時候臉上總是憧憬著什麽一樣,這個年紀的男生多少有點向往英雄情節吧。時間慢慢流逝,眼皮子終於熬不住了。可是正當我想睡著的時候,我居然感覺到一隻手摸在了我屁屁上。   我不由得吃驚了一下,可是卻沒有叫喊出來。   手慢慢地在屁屁上面摸了幾下,有徐徐遊到腰間。穿過了睡衣,俊居然摸到了我的胸部。還不忘用食指撥弄一下我的乳頭。   我果斷的把俊的手拉了下來,順起推開被子,一巴掌,打到俊的臉上。眼神怒視著他。   俊有點不知所措,可能以爲我睡著了。猛地一巴掌在臉上火辣辣的,手像閃電一樣縮了回去。   “姐。”   我確實有點生氣了。但是有種母性的沖動,讓我抱住了他。這樣他的手就老實下來了吧?但是他的睡覺隻穿著短褲,被我抱緊的他,硬硬的肉棒抵著我的大腿。我感覺有點迷亂,然而這時的俊卻更加貼緊了我。   “姐,對不起。”   我一時間不知道怎麽應答他。或許情迷意亂的是我吧?和上個他分手到現在已經足足一年多。我不知道怎麽面對我抱緊的表弟。或許我也該好好釋放一下?可我卻拉扯不開我那薄得透明的臉皮。   我伸出手摸到了他內褲裏面。穿過密密茸茸的陰毛後轉過手來,輕握著他的肉棒。輕輕地滑到龜尖,又滑回來。我隻聽見他咬緊牙關,不呼聲出來。可是離得太近,他鼻息的空氣又撒到我耳旁,癢癢的,我心火難耐。   “姐,你······”   “別出聲。”   “······”   我沒有停下,雖然下體有點幹澀,可是我手還是輕柔地緊握,套弄著。對於處男來說這已經足夠刺激了。不一會,就在我手心射得滿是白漿。   “姐~啊~~啊~”俊在我耳邊輕聲叫著,怕是被隔壁聽見。可是男人的叫淫聲卻又是勾起我心裏的欲火。   “姐,我還是處男。”   “我知道。看你的動靜就懂。”   “那個,能做到最後吧?”一般正常的男性雙手都會自動自覺地在我身上撫摸。乞求著我的愛憐。可是俊沒有,他似乎還在回味著剛才那瞬間的快感,手像木頭一樣,隻是環過我腰間,緊抱著我。   我確實忍不住了吧?我低頭吻向了他。他也伸出了舌頭在我口腔裏面賣力地糾纏著我。我舌尖的絲絲口水被他用強力的吸引牽扯過去。就像個小嬰兒一樣渴求著媽媽的乳汁。這時的俊終於開竅了,單手輕輕地解開我的睡衣的紐扣。白花花的乳房終於得見天日,像小白兔一樣跳了出來。   解開了紐扣的手抓住了我的乳房,食指不停的撥弄著我的乳頭。我感覺到一絲絲快感從我乳房傳來,俊好像無師自通一樣,知道我敏感的位置,開始加快速度。我乳頭慢慢變得挺高了一點。我忍受不住這種心癢的感覺。我希望他能一口含住,像嬰兒一樣吮吸。   我輕輕推開了他,口水在我們的嘴唇間拉扯成一絲水晶線。我示意他進攻我的乳房,我們沒有說話,但是他準確無誤地明白我意思。用嘴刁起我的乳頭,用力地吮吸,還不時用舌頭在我乳暈上打轉。太刺激了!這快感比起用食指來的猛烈得多。   這時,他的小兄弟又迅速硬了起來。我又用手輕握著它,慢慢地套弄著,像愛撫一樣滑過龜尖。我指甲有點尖,輕輕刮了一下他龜頭下面的突起。我知道這樣很痛,卻是非常刺激。俊忍不住了又開始在我耳旁輕聲叫喚。我沒有停下,而是加快速度套弄著他。   很快,他又在我熟練的手技下繳械。   我不知道這算不算是壞事,那一夜我們做了很多。但我始終沒有越過那段界限。畢竟我心理面還有很多東西放不下來。我承認是我沖動了,可是撩起來的欲火卻不能熄滅。   第二天一早,未到6點左右,我便洗刷好。舅舅舅媽兩個早早就出門,剩下還有兩日假期的品俊,和我,兩人獨處。   “姐,昨晚···”   我知道俊想說什麽,我不想跟他說是我一時沖動。於是我緊抱著他。許久。   “俊,這些事你就當發了一場夢好嗎?”   “姐······我覺得我的心砰砰地跳,我是不是喜歡上你了啊?”   “傻豬。這不叫喜歡。你隻是被我勾引到而已,昨晚的事我也有錯。”   “是我先對不起你。我應該管住我的手。我想給你幸福,我不奢求你會喜歡我,但是我確實是愛上你。”   “你能帶給我幸福嗎?”   “我不知道。”   “到你有自信給我幸福的時候,你再跟我表白吧。或者我還會再等等你。”   我知道這是暧昧過後的一貫模式,希望俊也能明白吧?卿卿我我的小溫言希望在品俊心裏面留個小印象就夠。畢竟小孩子的承諾百分之百是不會兌現的。   這時,我眼底依稀瞄到,品俊踮起腳尖。雙手環抱著我腰間,又向我索起吻來。

傻瓜表弟
犀利士5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