艦R同人之病嬌應瑞的推倒方法

  • 在〈 艦R同人之病嬌應瑞的推倒方法〉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性愛文學
摘要

  我說,一定是番茄醬吧?臉頰旁的那絲紅色一定是番茄醬吧?今天肯定是萬
聖節吧?這是在扮演吸血鬼吧?沒錯的吧?如果不是的話,那可就死定了!「提
督,聽說你推了逸仙姐又推了重慶姐?」

 咚!隨著一聲沈重的聲響,辦公室的門飛離了門框,砸在了我的面前。

  隨著飛起的門所帶起的風而來的是鋪面的殺氣與血腥味,還有一陣令人不寒 而栗的叫聲。

 艦R同人之病嬌應瑞的推倒方法
不舉怎麼辦

  「提督……」

  手持一根黑又硬的應瑞從已經沒有了門的門框間穿過,進入了我的辦公室。

  「怎,怎麽了,應瑞?」

  想提起一口膽氣回答結果差點咬到舌頭,我硬著頭皮軟著腿從椅子上起身, 面向應瑞。

  應瑞青色的民國學生服不知道爲什麽顯得異常黯淡,就像被什麽陰影籠罩住 了一樣,翠藍色的披肩也不見了蹤影,身上滿是硝煙的熏痕。

  應瑞瞳孔中閃亮著的兩點紅光讓人不禁懷疑是否是看到了地獄,平常顯得很 呆萌的包子臉也不知道從哪裏沾到了一絲血紅,雖然微笑著但是卻感覺不到半絲 笑意,微微露出的牙齒總感覺時刻都有可能變成可怕的獠牙。

  我說,一定是番茄醬吧?臉頰旁的那絲紅色一定是番茄醬吧?今天肯定是萬 聖節吧?這是在扮演吸血鬼吧?沒錯的吧?如果不是的話,那可就死定了!「提 督,聽說你推了逸仙姐又推了重慶姐?」

  「這......」

 艦R同人之病嬌應瑞的推倒方法
延時噴霧劑

  這個時候我的腦子裏沒有走起馬燈,反而意外的浮現出了一個被抱在女人懷 裏的人頭的影子。

  誠哥!誠哥是你嗎?誠哥你快救我啊!隻剩一個人頭的誠哥當然不可能回答 我,一雙失去了焦距的眼睛不知道是在看著我還是在看著我身後的遠方,我這才 想起來,誠哥大概確實已經被柴刀很久了。

  可惡,難道我也要步誠哥的後塵了嗎!我不甘心啊!還沒有推倒所有的艦娘 就要死我不甘心啊!「應瑞,你聽我解釋啊!」

  我試圖垂死掙紮。

  「解釋什麽?」

  應瑞沖我森然一笑,眼睛完全被隱沒在了劉海的陰影中。

  尼瑪,才發現齊劉海的妹子黑起來竟然這麽恐怖。

  「這,這個說來話長…...」

  「那就長話短說!」

  似乎是從喉嚨中擠出的聲音如同寒風般吹過我的耳邊,吹出我一身的冷汗。

  「.......」

  我的沈默引起了應瑞的不快,似乎是打開了她身上的某種開關,「不說也沒 關系,反正馬上提督就可以永遠地和我在一起了,哦嚯嚯......」

  這病嬌般的發言是什麽鬼,不行,這樣下去怕是藥丸啊!我突然福至心靈, 感受到了一股來自誠哥的神秘力量,這股力量從我的胯下遊走到全身,讓我戰栗 著的身體重新變得靈活了起來。

  「應瑞你聽我說!我其實喜歡你很久了!」

  我雙腿發力,沖向應瑞,將應瑞撲倒。

  雖然是艦娘,但是沒有艦裝以後與普通的女孩子無異,避開應瑞揮舞著的那 根黑又硬以後我很輕松地便推到了應瑞那嬌小的身體。

  然而並不是推倒了就萬事大吉了,被我按倒在地上的應瑞繼續著她的病嬌發 言。

  「提督你就是這樣子推倒了一個個的艦娘嗎?還真是罪孽深重的男人呢.. .....也罷,不如就讓我來終結你的罪孽吧!」

  應瑞眼睛裏跳動著的兩點紅光突然變得異常明亮,嬌小的身體也以不相稱的 巨大力量掙紮著,我的右手一個不小心被掙脫了,接著應瑞抱著我的手臂狠狠地 咬了下去。

  「啊!!!!!!」

  應瑞細碎的銀牙竟然很輕松地咬破了我的皮膚,如同被毒蛇咬到般的巨大疼 痛讓我忍不住大叫起來。

  「提督叫起來真是可愛呢!」

  應瑞咬著我的手臂含糊地說道。

  「嘶……」

  肺中的空氣都因爲之前的大叫而排出,現在我隻能不停地吸著涼氣,冰冷的 空氣流過我的牙齒,給牙床帶來了強烈的刺痛。

  我用最後一點意志力咬住了嘴唇,轉爲用鼻子吸氣,大量的空氣擠入我的肺 部,讓我的視線出現了缺氧的金星。

  我憋住肺裏的空氣,用另一隻手撫摸著應瑞的頭,「沒關系的,應瑞無論怎 麽樣我都喜歡……」

  「就算是病嬌的應瑞我也喜歡......」

  我靠著從肺部擠出的氣流發出微弱的聲音,「所以就這麽死在應瑞的懷裏似 乎也不錯......」

  意識快要消失了,我掙紮著解開應瑞胸前的扣子,將頭靠了上去。

  最後,果然還是想溺死在奶子裏呢……應瑞的胸部雖然不大但也已經有了不 錯的形狀,枕上去還算柔軟,配上應瑞身上傳來的茉莉花香,這輩子也算值了。

  然而應瑞卻漸漸松了口。

  欸,怎麽沒事了?過了很久我仍然能清醒地認識到自己的意識,我略微掀起 眼皮,偷偷地看向應瑞。

  應瑞鼓著包子臉看我,「起來了嗎,提督?你要枕著人家的胸到什麽時候啊 ?」

  被抓到裝睡的我立刻起身,正襟危坐地跪在了應瑞的面前,「實在是對不起 ,請你原諒我吧!」

  「原諒你什麽?」

  應瑞的病嬌開關似乎還沒有關掉,一句話就讓我啞口無言。

  原諒什麽?是原諒花心還是原諒襲胸?無論哪個看上去都不是好選項啊。

  「總之請你原諒我!」

  最終我選擇了避開重點,著重突出自己認錯的態度。

  「那提督你發誓以後要永遠跟我在一起,再也不花心。」

  「蛤?」

  我什麽時候推倒過你了啊應瑞!再也不花心什麽鬼,難道我以後連太太的歐 派也不能摸了嗎!「提督難道你不願意嗎?」

  應瑞再次露出了森然的微笑。

  「願意願意,我全都答應你!」

  迫於性命我選擇了苟且,反正之後隻要找太太保護我就行了,太太最好了。

  怎麽突然感覺自己挺沒用的,不過確實很沒用啊,無論是撒謊還是找女人尋 求保護什麽的。

  應瑞露出了滿意的笑容,「那麽,是時候吃掉提督了呢。」

  「蛤?」

  應瑞壓在我的身上,扒下了我的褲子。

  「這就是提督的肉棒嗎?不知道味道如何呢。」

  一股濕潤而溫暖的感覺從龜頭一直蔓延到我的整個肉棒,雖然不久前還被應 瑞追的到處跑,我的肉棒還是很快就起了反應。

  雖然應瑞一副強氣的樣子,但是很顯然她是第一次口交,就算是樣子上看著 很像那麽回事,但是她的吞吐明顯很生疏,牙齒甚至不時會碰到我的肉棒。

  應瑞的包子臉因爲含著肉棒而變得更加的滾圓,讓人不由地想要捏一下。

  不過現在捏了的話大概會死吧?還是以後再說吧。

  對於應瑞的小嘴來說我的肉棒肯定是過於巨大了,即使不停地呲溜呲溜地吸 著口水,應瑞的唾液還是沿著我的肉棒漸漸流下。

  「唔……」

  強烈的不適感讓應瑞發出了小聲的嗚咽,不過她還是用心地吞吐著我的肉棒 ,如同在品嘗世界上最可口的美味。

  溫暖和濕潤的感覺漸漸變成了酥麻的瘙癢,我的肉棒漲得更加的巨大,塞滿 了應瑞小嘴的每一處空間,肉棒變得越來越硬,最終在劇烈的抖動中,我將滾燙 的精液射入了應瑞的喉嚨。

  應瑞吐出我的肉棒,用手接住嘴邊滑落的白濁精液,因爲技巧的生疏,不少 的精液來不及吐出,被應瑞吞進了肚子。

  應瑞慌忙用手接住嘴角流下的白濁液體,有些羞惱地看著我,兩腮鼓起。

  「提督你這個變態,滿足了吧?聽說你是個足控,爲了懲罰你,就讓你舔我 的腳吧!」

  應瑞被包裹在白色絲襪中的腳丫從鞋中脫出,伸到了我的面前。

  雖然已經出落得一副少女模樣,但是應瑞的雙腿還有著一些蘿莉的特點,比 如纖細而不骨感的膝關節,膝蓋骨下面小小的肉窩,被絲襪口勒出痕迹的大腿, 還有嬌小的腳丫。

  舌頭還沒有接觸到絲襪我就已經從聞到的少女淡淡體香中想象到了即將品嘗 到的美味。

  「嗯……」

  我的舌頭將應瑞小巧的腳趾浸濕的時候,應瑞發出了輕微的叫聲。

  身爲資深足控的我,蛐蛐病嬌處女哪裏抵擋得住!我的舌頭沿著應瑞的腳趾 遊走,品嘗著應瑞嬌嫩腳趾與絲襪摩擦産生的絕妙味道,應瑞的腳趾在我的嘴中 蜷縮跳動,卻一直被我的舌頭包裹,隔著爽滑的絲襪,名爲鮮美的味道在我的舌 尖綻放。

  應瑞的包子臉上已經挂上了淚珠,我抓住應瑞的腳,舌頭順著腳弓的曲線來 到了應瑞的腳心,我轉著圈地調戲著應瑞敏感的腳心,應瑞的嬌軀在我的身上扭 動掙紮,但是被我牢牢抓住腳丫的應瑞的努力隻是徒勞,包裹著白色絲襪的腳在 我的手中跳動,就像一條離了水的小魚。

  當我放開應瑞的時候應瑞的雙腿都已經被我舔遍了,兩條美腿無力地蜷縮著 ,就像它們的主人一樣,已經毫無反抗之力了。

  「提督……」

  應瑞恢複了我熟悉的腼腆少女的樣子,眼淚汪汪地看著我,顯得楚楚可憐。

  我忍不住對著應瑞的包子臉捏揉搓扁,指尖傳來的富有彈性的感覺讓人欲罷 不能,最後我捏著應瑞的兩腮,向兩邊拉開一個圓圓的笑臉。

  「看,包子。」

  「噗。」

  應瑞忍不住笑了出聲,不過因爲被我拉住嘴角,她的笑容有些僵硬。

  「應瑞的包子臉真是讓人欲罷不能呢。」

  我松開手,將應瑞摟入懷裏。

  「提督你也是這麽欺負其他艦娘的嗎?」

  應瑞用頭輕輕蹭著我的胸膛。

  「不,隻有應瑞的臉才特別好捏。」

  我緊了緊懷抱。

  「提督你真是的……」

  應瑞將頭埋入我的胸口,過了一會又擡起頭來,「那麽,請,請繼續欺負應 瑞吧,提督大人……」

  應瑞的肩膀在我的手中顯得格外纖細,我褪下應瑞的上衣。

  應瑞害羞地摟住胸口。

  我說摟不摟胸也沒什麽區別吧,畢竟,那個肚兜還挺能遮的……不過肚兜與 罩罩不同的就是肚兜比起罩罩更能顯示出脖頸與鎖骨的美景。

  我吻住應瑞纖細的脖子,同時用手扯下了肚兜。

  應瑞胸前的兩點粉紅湧入我的視線。

  微微隆起的胸部摸起來竟然有點像應瑞的臉頰,我伸手捏了捏,嗯,手感也 差不多。

  「啊……」

  應瑞因爲我的愛撫而在我的懷中扭動,發出了灼熱的喘息。

  比起應瑞的臉頰我調戲應瑞乳頭的力度輕了很多,但也許是這樣的撥撩讓應 瑞更加地難受,應瑞的雙腿纏上了我的身體。

  「提督,我的身體好熱,快進來吧,提督。」

  我分開應瑞的雙腿,手指劃過應瑞的胯下。

  應瑞的兩半花丘緊合在一起,劃過後隻有指尖可以感覺到淡淡的濕潤。

  我俯身吮吸,應瑞不斷扭動著身體,發出小小的呻吟。

  「嗯...…好舒服…...繼續...…提督...…」

  應瑞雙手捧在胸前,手指握拳,用大眼睛看著我。

  當我感覺到應瑞的愛液漸漸在我的嘴中散開時,我掏出肉棒,對著應瑞已經 泛濫的蜜穴,緩慢地插入了進去。

  溫潤的包裹感隨著插入漸漸蔓延到肉棒的所有部分,考慮到應瑞是第一次我 在突破那層膜之前稍微淺淺地進行了幾個來回,最後我向應瑞確認。

  「準備好了嗎,應瑞?」

  「快進來吧,提督。」

  我用力一頂,穿破了那層阻礙,將肉棒完全地插入了應瑞的身體。

  接著我緩慢地開始抽插,因爲緩慢,應瑞陰道的包裹感異常清晰,酥麻的快 感直沖大腦。

  應瑞的雙腿有些笨拙地在我的腰間摩擦,嬌小的身軀因爲我的插入不停顫抖 著。

  一浪一浪的快感讓我和應瑞都沈浸其中。

  「嗯…...啊…...提督,好舒服啊!快...…我還要!」

  見應瑞已經習慣了我的肉棒,我改爲快速的抽插,並且插入的深度與力度都 有所增加,應瑞很快就到了極限。

  「啊…...啊...…嗯…...」

  快感在摩擦間越積越高,我終於也忍不住,將滾燙的精液射進了應瑞的小穴 。

  過了好一會應瑞才回過神,睜開眼睛,看著我,舌頭舔過嘴角,「好想讓提 督一直屬於我呢。」

  怎麽好像病嬌的開關又打開了,太太快救我!

***********************************

   很久以前就寫好了,但是一直上不來所以沒發,完全不是因爲沈迷WOT無法 自拔什麽的(坦克太好玩了要什麽艦娘),反正沒人看所以太監這麽久也無所謂吧? 下一篇是太太和小姨子的雙飛劇情,更新時間看我WOT的手感而定

.

***********************************

咚! 隨著一聲沈重的聲響,辦公室的門飛離了門框,砸在了我的面前。 隨著飛起的門所帶起的風而來的是鋪面的殺氣與血腥味,還有一陣令人不寒而栗的叫聲。 “提督……” 手持一根黑又硬的應瑞從已經沒有了門的門框間穿過,進入了我的辦公室。 “怎,怎麽了,應瑞?” 想提起一口膽氣回答結果差點咬到舌頭,我硬著頭皮軟著腿從椅子上起身,面向應瑞。 應瑞青色的民國學生服不知道爲什麽顯得異常黯淡,就像被什麽陰影籠罩住了一樣,翠藍色的披肩也不見了蹤影,身上滿是硝煙的熏痕。 應瑞瞳孔中閃亮著的兩點紅光讓人不禁懷疑是否是看到了地獄,平常顯得很呆萌的包子臉也不知道從哪裏沾到了一絲血紅,雖然微笑著但是卻感覺不到半絲笑意,微微露出的牙齒總感覺時刻都有可能變成可怕的獠牙。 我說,一定是番茄醬吧?臉頰旁的那絲紅色一定是番茄醬吧? 今天肯定是萬聖節吧?這是在扮演吸血鬼吧?沒錯的吧? 如果不是的話,那可就死定了! “提督,聽說你推了逸仙姐又推了重慶姐?” “這……” 這個時候我的腦子裏沒有走起馬燈,反而意外的浮現出了一個被抱在女人懷裏的人頭的影子。誠哥!誠哥是你嗎?誠哥你快救我啊! 隻剩一個人頭的誠哥當然不可能回答我,一雙失去了焦距的眼睛不知道是在看著我還是在看著我身後的遠方,我這才想起來,誠哥大概確實已經被柴刀很久了。 可惡,難道我也要步誠哥的後塵了嗎!我不甘心啊!還沒有推倒所有的艦娘就要死我不甘心啊! “應瑞,你聽我解釋啊!” 我試圖垂死掙紮。 “解釋什麽?” 應瑞沖我森然一笑,眼睛完全被隱沒在了劉海的陰影中。 尼瑪,才發現齊劉海的妹子黑起來竟然這麽恐怖。 “這,這個說來話長……” “那就長話短說!” 似乎是從喉嚨中擠出的聲音如同寒風般吹過我的耳邊,吹出我一身的冷汗。 “…….” 我的沈默引起了應瑞的不快,似乎是打開了她身上的某種開關,“不說也沒關系,反正馬上提督就可以永遠地和我在一起了,哦嚯嚯……” 這病嬌般的發言是什麽鬼,不行,這樣下去怕是藥丸啊! 我突然福至心靈,感受到了一股來自誠哥的神秘力量,這股力量從我的胯下遊走到全身,讓我戰栗著的身體重新變得靈活了起來。 “應瑞你聽我說!我其實喜歡你很久了!” 我雙腿發力,沖向應瑞,將應瑞撲倒。 雖然是艦娘,但是沒有艦裝以後與普通的女孩子無異,避開應瑞揮舞著的那根黑又硬以後我很輕松地便推到了應瑞那嬌小的身體。 然而並不是推倒了就萬事大吉了,被我按倒在地上的應瑞繼續著她的病嬌發言。 “提督你就是這樣子推倒了一個個的艦娘嗎?還真是罪孽深重的男人呢…….也罷,不如就讓我來終結你的罪孽吧!” 應瑞眼睛裏跳動著的兩點紅光突然變得異常明亮,嬌小的身體也以不相稱的巨大力量掙紮著,我的右手一個不小心被掙脫了,接著應瑞抱著我的手臂狠狠地咬了下去。 “啊!!!!!!” 應瑞細碎的銀牙竟然很輕松地咬破了我的皮膚,如同被毒蛇咬到般的巨大疼痛讓我忍不住大叫起來。 “提督叫起來真是可愛呢!” 應瑞咬著我的手臂含糊地說道。 “嘶……” 肺中的空氣都因爲之前的大叫而排出,現在我隻能不停地吸著涼氣,冰冷的空氣流過我的牙齒,給牙床帶來了強烈的刺痛。 我用最後一點意志力咬住了嘴唇,轉爲用鼻子吸氣,大量的空氣擠入我的肺部,讓我的視線出現了缺氧的金星。 我憋住肺裏的空氣,用另一隻手撫摸著應瑞的頭,“沒關系的,應瑞無論怎麽樣我都喜歡……” “就算是病嬌的應瑞我也喜歡……”我靠著從肺部擠出的氣流發出微弱的聲音,“所以就這麽死在應瑞的懷裏似乎也不錯……” 意識快要消失了,我掙紮著解開應瑞胸前的扣子,將頭靠了上去。 最後,果然還是想溺死在奶子裏呢…… 應瑞的胸部雖然不大但也已經有了不錯的形狀,枕上去還算柔軟,配上應瑞身上傳來的茉莉花香,這輩子也算值了。 然而應瑞卻漸漸松了口。 欸,怎麽沒事了? 過了很久我仍然能清醒地認識到自己的意識,我略微掀起眼皮,偷偷地看向應瑞。 應瑞鼓著包子臉看我,“起來了嗎,提督?你要枕著人家的胸到什麽時候啊?” 被抓到裝睡的我立刻起身,正襟危坐地跪在了應瑞的面前,“實在是對不起,請你原諒我吧!” “原諒你什麽?” 應瑞的病嬌開關似乎還沒有關掉,一句話就讓我啞口無言。 原諒什麽?是原諒花心還是原諒襲胸? 無論哪個看上去都不是好選項啊。 “總之請你原諒我!” 最終我選擇了避開重點,著重突出自己認錯的態度。 “那提督你發誓以後要永遠跟我在一起,再也不花心。” “蛤?” 我什麽時候推倒過你了啊應瑞!再也不花心什麽鬼,難道我以後連太太的歐派也不能摸了嗎! “提督難道你不願意嗎?” 應瑞再次露出了森然的微笑。 “願意願意,我全都答應你!” 迫於性命我選擇了苟且,反正之後隻要找太太保護我就行了,太太最好了。 怎麽突然感覺自己挺沒用的,不過確實很沒用啊,無論是撒謊還是找女人尋求保護什麽的。 應瑞露出了滿意的笑容,“那麽,是時候吃掉提督了呢。” “蛤?” 應瑞壓在我的身上,扒下了我的褲子。 “這就是提督的肉棒嗎?不知道味道如何呢。” 一股濕潤而溫暖的感覺從龜頭一直蔓延到我的整個肉棒,雖然不久前還被應瑞追的到處跑,我的肉棒還是很快就起了反應。 雖然應瑞一副強氣的樣子,但是很顯然她是第一次口交,就算是樣子上看著很像那麽回事,但是她的吞吐明顯很生疏,牙齒甚至不時會碰到我的肉棒。 應瑞的包子臉因爲含著肉棒而變得更加的滾圓,讓人不由地想要捏一下。不過現在捏了的話大概會死吧?還是以後再說吧。 對於應瑞的小嘴來說我的肉棒肯定是過於巨大了,即使不停地呲溜呲溜地吸著口水,應瑞的唾液還是沿著我的肉棒漸漸流下。 “唔……” 強烈的不適感讓應瑞發出了小聲的嗚咽,不過她還是用心地吞吐著我的肉棒,如同在品嘗世界上最可口的美味。 溫暖和濕潤的感覺漸漸變成了酥麻的瘙癢,我的肉棒漲得更加的巨大,塞滿了應瑞小嘴的每一處空間,肉棒變得越來越硬,最終在劇烈的抖動中,我將滾燙的精液射入了應瑞的喉嚨。 應瑞吐出我的肉棒,用手接住嘴邊滑落的白濁精液,因爲技巧的生疏,不少的精液來不及吐出,被應瑞吞進了肚子。 應瑞慌忙用手接住嘴角流下的白濁液體,有些羞惱地看著我,兩腮鼓起。 “提督你這個變態,滿足了吧?聽說你是個足控,爲了懲罰你,就讓你舔我的腳吧!” 應瑞被包裹在白色絲襪中的腳丫從鞋中脫出,伸到了我的面前。 雖然已經出落得一副少女模樣,但是應瑞的雙腿還有著一些蘿莉的特點,比如纖細而不骨感的膝關節,膝蓋骨下面小小的肉窩,被絲襪口勒出痕迹的大腿,還有嬌小的腳丫。 舌頭還沒有接觸到絲襪我就已經從聞到的少女淡淡體香中想象到了即將品嘗到的美味。 “嗯……” 我的舌頭將應瑞小巧的腳趾浸濕的時候,應瑞發出了輕微的叫聲。 身爲資深足控的我,蛐蛐病嬌處女哪裏抵擋得住! 我的舌頭沿著應瑞的腳趾遊走,品嘗著應瑞嬌嫩腳趾與絲襪摩擦産生的絕妙味道,應瑞的腳趾在我的嘴中蜷縮跳動,卻一直被我的舌頭包裹,隔著爽滑的絲襪,名爲鮮美的味道在我的舌尖綻放。 應瑞的包子臉上已經挂上了淚珠,我抓住應瑞的腳,舌頭順著腳弓的曲線來到了應瑞的腳心,我轉著圈地調戲著應瑞敏感的腳心,應瑞的嬌軀在我的身上扭動掙紮,但是被我牢牢抓住腳丫的應瑞的努力隻是徒勞,包裹著白色絲襪的腳在我的手中跳動,就像一條離了水的小魚。 當我放開應瑞的時候應瑞的雙腿都已經被我舔遍了,兩條美腿無力地蜷縮著,就像它們的主人一樣,已經毫無反抗之力了。 “提督……” 應瑞恢複了我熟悉的腼腆少女的樣子,眼淚汪汪地看著我,顯得楚楚可憐。 我忍不住對著應瑞的包子臉捏揉搓扁,指尖傳來的富有彈性的感覺讓人欲罷不能,最後我捏著應瑞的兩腮,向兩邊拉開一個圓圓的笑臉。 “看,包子。” “噗。” 應瑞忍不住笑了出聲,不過因爲被我拉住嘴角,她的笑容有些僵硬。 “應瑞的包子臉真是讓人欲罷不能呢。”我松開手,將應瑞摟入懷裏。 “提督你也是這麽欺負其他艦娘的嗎?” 應瑞用頭輕輕蹭著我的胸膛。 “不,隻有應瑞的臉才特別好捏。” 我緊了緊懷抱。 “提督你真是的……” 應瑞將頭埋入我的胸口,過了一會又擡起頭來,“那麽,請,請繼續欺負應瑞吧,提督大人……” 應瑞的肩膀在我的手中顯得格外纖細,我褪下應瑞的上衣。 應瑞害羞地摟住胸口。 我說摟不摟胸也沒什麽區別吧,畢竟,那個肚兜還挺能遮的…… 不過肚兜與罩罩不同的就是肚兜比起罩罩更能顯示出脖頸與鎖骨的美景。 我吻住應瑞纖細的脖子,同時用手扯下了肚兜。應瑞胸前的兩點粉紅湧入我的視線。 微微隆起的胸部摸起來竟然有點像應瑞的臉頰,我伸手捏了捏,嗯,手感也差不多。 “啊……” 應瑞因爲我的愛撫而在我的懷中扭動,發出了灼熱的喘息。 比起應瑞的臉頰我調戲應瑞乳頭的力度輕了很多,但也許是這樣的撥撩讓應瑞更加地難受,應瑞的雙腿纏上了我的身體。 “提督,我的身體好熱,快進來吧,提督。” 我分開應瑞的雙腿,手指劃過應瑞的胯下。 應瑞的兩半花丘緊合在一起,劃過後隻有指尖可以感覺到淡淡的濕潤。 我俯身吮吸,應瑞不斷扭動著身體,發出小小的呻吟。 “嗯……好舒服……繼續……提督……” 應瑞雙手捧在胸前,手指握拳,用大眼睛看著我。當我感覺到應瑞的愛液漸漸在我的嘴中散開時,我掏出肉棒,對著應瑞已經泛濫的蜜穴,緩慢地插入了進去。 溫潤的包裹感隨著插入漸漸蔓延到肉棒的所有部分,考慮到應瑞是第一次我在突破那層膜之前稍微淺淺地進行了幾個來回,最後我向應瑞確認。 “準備好了嗎,應瑞?” “快進來吧,提督。” 我用力一頂,穿破了那層阻礙,將肉棒完全地插入了應瑞的身體。接著我緩慢地開始抽插,因爲緩慢,應瑞陰道的包裹感異常清晰,酥麻的快感直沖大腦。 應瑞的雙腿有些笨拙地在我的腰間摩擦,嬌小的身軀因爲我的插入不停顫抖著。 一浪一浪的快感讓我和應瑞都沈浸其中。 “嗯……啊……提督,好舒服啊!快……我還要!” 見應瑞已經習慣了我的肉棒,我改爲快速的抽插,並且插入的深度與力度都有所增加,應瑞很快就到了極限。 “啊……啊……嗯……” 快感在摩擦間越積越高,我終於也忍不住,將滾燙的精液射進了應瑞的小穴。 過了好一會應瑞才回過神,睜開眼睛,看著我,舌頭舔過嘴角,“好想讓提督一直屬於我呢。” 怎麽好像病嬌的開關又打開了,太太快救我! *********************************** 很久以前就寫好了,但是一直上不來所以沒發,完全不是因爲沈迷WOT無法自拔什麽的(坦克太好玩了要什麽艦娘),反正沒人看所以太監這麽久也無所謂吧? 下一篇是太太和小姨子的雙飛劇情,更新時間看我WOT的手感而定

 艦R同人之病嬌應瑞的推倒方法
犀利士5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