鎖(第1一2卷1-4)

  • 在〈鎖(第1一2卷1-4)〉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性愛文學
摘要

  「主人,我,還好。」我說話的聲音有些顫抖,腿微微彎了一下。她似乎察
覺到了什麽,對我說:「好啦,跪下吧,小乖。」

 第一卷•初遇

               一、臣服

鎖(第1一2卷1-4)
不舉怎麼辦

  我站在房間門口,猶豫了一下,想要敲門,又把手收了回來。

  畢竟是第一次接受調教,我有些緊張。整理了一下我身上的黑色襯衫,確認 沒有什麽問題了,我敲了敲門。

  「誰?」一個女孩的聲音傳出來。

  我有點緊張,說出了我的名字,門隨之打開了。一個年輕的女人,雖然看過 照片,也視頻過,但是這個時候看起來,更好看了。簡單的黑色T恤衫,下身是 一條牛仔短褲,兩條長腿露在外面,意料之外的和照片並沒有太多的差別。我微 微低下頭,沒有敢看對方的臉,而是看著她腳下的運動鞋。

  「進來吧。」她似乎是笑了笑,輕輕的說。我低低應了一聲,走進了門。

  「你很緊張?小乖?」她又笑了,說著,她勾起我的下巴。我擡起頭,看著 她,和視頻裏沒有太大區別,正笑著看著我。她並不是通常的那種漂亮,而是有 一種特殊的魅力,我看著她,有著一種想要跪下的沖動。

  「主人,我,還好。」我說話的聲音有些顫抖,腿微微彎了一下。她似乎察 覺到了什麽,對我說:「好啦,跪下吧,小乖。」

  我跪在地上,雙手放在膝蓋前面,說出了之前約定好的話:「小乖拜見主人。」 然後將頭伏到地上。我感覺到主人的腳踩在我的頭上,輕輕的碾了一下,隨之而 來的是主人的聲音:「小乖很乖哦,擡頭,主人給你帶上項圈。」

鎖(第1一2卷1-4)
延時噴霧劑

  說著,主人的腳從我的頭上離開了,我直起身子,閉上眼睛,聽著鐵鏈碰撞 清脆的聲音,感覺到脖子上一陣涼意,主人已經將項圈戴在了我脖子上,拉緊, 然後是鎖頭鎖上的脆響。我忽然感覺到一陣興奮,下體已經勃起,一種奇特的感 覺忽然密布我的全身。我晃動我的頭,去接觸我頭上主人的手,臉上已經帶上了 微笑。

  「是挺像一條狗的,」主人拍了拍我的頭,「好了小乖,鑽過去吧。」說著, 主人微微叉開了她的雙腿,站在我的面前,我低下頭,先用臉蹭了蹭主人的小腿, 然後低頭從主人的胯下爬了過去,這時候我的下體已經控制不住的流出水來,心 裏滿滿的都是興奮:「我真的成爲了主人的狗!」一種濃濃的滿足感和安全感充 斥我的身體,讓我感覺到滿滿的幸福。

  我從主人的胯下鑽過之後,主人轉過身,坐到了窗戶邊的椅子上看著我說: 「小乖選的地方很不錯哦,很寬敞,來獎勵你,過來幫主人把鞋脫了。」我快速 爬過去,正要按照之前看過的小說裏面,用嘴去咬鞋帶,主人卻把腳收回去了。 「就用手,一會還給我舔腳趾呢,嘴巴弄髒了怎麽辦!」

  「是的,主人。」我脫下了主人的鞋子,聞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那是女孩 特有的汗的味道。「怎麽樣?喜歡嗎?爲了你特意沒有穿襪子呢,腳都不舒服了, 快幫我舔幹淨!」我嗅了嗅空氣中的味道,迫不及待的回答了一聲:「是的,主 人。」然後捧起主人的右腳,立刻含住了主人正扭動的腳趾。將舌頭伸入腳趾的 縫隙中舔舐,然後一根根的吮吸。主人將左腳放在我的肩膀上,然後舒服的靠在 椅背上:「小乖舔得不錯,繼續喲,主人先休息一會。」說著,主人靠在椅子上, 似乎閉上了眼睛。

  大約過了二十多分鍾,我的膝蓋已經有些發麻,舌頭也有些疲憊,嘴裏也發 幹了,主人睜開眼睛,收起了雙腳,臉上有些疲憊的說:「把衣服脫了,脫幹淨。」 我身上一熱,立刻將身上的衣服脫掉跪在主人面前,下體已經堅硬的不行,乳頭 也微微立起。主人用她的右腳輕輕玩弄我的下體,我看著主人的小腿,不敢說話。

  「小乖,想好了做主人的奴隸,做主人的狗了嗎?」主人笑著看著我。我點 點頭,看著主人的眼睛說:「主人,小乖想好了,這輩子都要做主人的奴隸。」 主人聽到這話,站起身說:「真乖,小乖記得當時給主人許的願嗎?要被主人鎖 起來,主人準備好了喲,閉上眼睛不許看!」我閉上眼睛,緊張的等待著,聽著 主人的腳步聲,聽著主人拿東西的聲音,感覺越來越興奮。我聽到主人停在我的 身邊,忽然感覺下體一陣冰涼,突然叫出了聲。主人用冰塊讓我的下體軟下去一 些之後,很快的用貞操鎖將我鎖上。

  「小乖真乖哦,睜開眼睛吧。」我睜開眼睛,眼前是一串三把小鑰匙,主人 正笑嘻嘻的看著說:「小乖,以後沒有主人的允許,你連勃起都做不到了,開心 嗎?」我完全忘記了剛剛被冰凍的感覺,滿心隻有幸福和歸屬感,以及包圍我的 安全感和溫暖,將頭磕在地上幸福的說:「謝謝主人,小乖是主人的,小乖這輩 子都是主人的。」

  頭上又感覺到主人的腳,從進門跪下開始,濃濃的幸福和安全感一直包圍著 我,讓我很放心,很安心,主人的腳踩在我的頭上,讓我相信,這就是我選擇的, 我將一生奉獻,依賴的人,這個人是對的。

  「跪這麽久,休息一會吧。」主人坐到床上,扯了扯手中的鏈條:「上來, 到我腿上趴著。」我應了一聲,趴在了主人的腿上,被鎖住的下體放在了主人的 兩腿之間。「雙手背後。」我聽著主人的話,將雙手放在了背後,冰冷的觸感和 金屬卡扣的聲音讓我知道,主人將我的雙手拷了起來。「閉上眼睛!」我聽話的 閉上了眼睛,接著,眼睛也被主人蒙住了。

  下體已經在貞操鎖裏掙紮,感覺到被束縛和控制的痛苦讓我不斷的産生滿足 的感覺。「啪!」的一聲響起,我叫出了聲,主人的手重重的打在了我的屁股上: 「喜歡嗎?小乖?主人打你,要說謝謝啊。」「謝謝主人!」我剛剛說出口,隨 之而來的又是連續的三巴掌,繼續種種的打在剛剛打過的地方,火辣辣的疼痛一 瞬間從屁股上傳來,我立刻脫口而出:「謝謝主人!謝謝主人!謝謝主人!」 「小乖真乖喲!」說著主人一巴掌打在另外半邊屁股上,我又脫口說出一句: 「謝謝主人!」

  主人輕輕拍了拍我的屁股:「小乖的屁股很翹,很有彈性,主人很喜歡呢!」 我忽然感覺到一種特殊的幸福,笑了出來,高興地說:「謝謝主人,主人喜歡就 好!」「啪!」這次再打在我屁股上的,已經不是手掌,而是皮鞭,和手掌不同, 皮鞭打上去更疼,有一種撕裂的感覺。主人說:「是時候和主人說說過去的故事 啦,小乖,告訴主人,之前經曆過幾個女朋友啊,可不要說謊喲。」我有些緊張: 「三……三個。」

  「三加三,六個啊,那就三十鞭好了。」我正要掙紮解釋,鞭子已經抽在了 我的屁股上,我一下叫出了聲,隨之而來的是連續的鞭打和持續的疼痛。當三十 鞭打完之後,我已經控制不住的流出了眼淚,但是心裏卻産生了一種放心的感覺, 似乎我的過去已經在這鞭打之後,被主人所接受了一樣。

  「那小乖在我之前叫過幾個人主人呢?」

  「一個。」

  「喜歡過幾個女生呢?」

  「四個。」

  一個又一個的問題,皮鞭不斷的打在我的屁股上,我的意識漸漸的有些混亂, 不知覺間似乎哭出了聲。不能也不敢再有半點隱瞞,不斷的回答一個又一個,甚 至是重複的問題,淚水不斷的流出來。這不正是我渴望的,被主人剝開來,赤裸 裸的將自己的內心展示給主人,好的壞的都告訴主人,百分百的讓主人知道自己, 百分百的信任主人。

  不知道過了多久,主人停了下來,而我依舊在抽泣著。接著我聽到一聲拍照 的聲音,輕輕撫摸著我的屁股,而後,如同火燒一般疼痛的屁股忽然感到一陣陣 涼意。

  「好啦!」聽到主人的聲音,我的眼前也忽然感到光亮,主人已經摘下了我 的眼罩。「看看,小乖的紅屁股,喜歡嗎?」主人的手機上是一張相片,拍的是 我的屁股,兩邊已經徹底的紅起來了,上面一條條的鞭痕,有深有淺。「已經給 小乖抹了藥膏了,今天小乖就隻有趴著睡了咯。」說著,主人拍拍我的腦袋: 「起來吧,自己趴著,主人去洗澡了。」

  我仍然沒有停住抽泣,忍著疼說了句:「是的,主人。」然後勉強從主人的 身上起來。剛剛轉身,主人忽然伸手拉住了我的頭,然後湊了上來,我趕緊閉上 了眼睛,就感覺到主人的雙唇輕輕的吻在了我的淚痕上。「小乖,疼嗎?」她看 著我,眼睛裏有著一種幸福和溫柔。我忽然笑了出來:「謝謝主人,主人,小乖 不疼。主人,小乖是主人的,是主人的奴,一輩子都是主人的?是嗎?」我帶著 期待的眼神看著我面前的主人,期待著她給我我想要的答案。

  「是啊,小乖一輩子都是主人的,是主人的狗奴隸,是主人的狗。」

  「主人,我愛你。」

  2。初醒與洗禮當我迷迷糊糊醒來的時候,我發現我的懷裏抱著一個人,我 先是嚇了一跳,接著,屁股和下體的疼痛讓我慢慢想起來昨天發生的事情。我的 右手被懷裏的女孩壓在身下,左手在被子外面抱著她。我擡手摸了摸我的脖子, 項圈依舊套在我的頸上,昨天沒有仔細看,但是我知道,這個項圈是我買了送給 主人的,上面有一個簽名的地方,用娟秀的字體寫著三個字——張思瑤。那是主 人的名字,當初說好的,隻要沒有別人,就會把這個項圈套在我的脖子上。

  我沒有看時間,但是我知道應該還早,窗簾不厚,可以看得出來天還沒有亮, 床頭的小燈沒有關,醒過來是因爲下體的膨脹——在鎖裏的小兄弟亢奮的想要直 起身子。在見主人之前,我已經如約禁欲一周了,而見到主人之後,就立刻被鎖 上,現在的他很是難受,我本人也很是難受。屁股上主人昨天給我上了藥,已經 好了很多了。

  在昨天主人鞭打了我之後,就解開了我的手铐,和我相擁而眠——主人到達 這個城市的時候,已經是淩晨一點了,而她卻不願意浪費一點點時間,堅決和我 完成了我們定好的計劃的第一部分。看著懷裏主人的臉,我想了很多,卻不敢有 什麽大的動作——我的主人還在安睡,我不願意打擾她。能因爲主人而痛苦,爲 了主人忍受痛苦,是奴隸的榮耀。

  然而或許是我的目光太過灼熱,主人也醒了過來,她眨了眨眼睛,然後用手 揉了揉,睜開眼睛的時候,似乎有一陣恍惚,然後看著我,笑了出來。我正要說 話,她忽然伸頭穩住了我的嘴,她的舌頭很快撬開了我的牙齒,我也馬上回應她, 和她糾纏在一起。

  「屁股還疼嗎?下面難受嗎?」結束了深吻,她看著我,笑容有些調皮,說 話間,還用她的大腿去蹭我被鎖住的下體。我感受著下面想要爆炸的疼痛和難受, 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主人,屁股還好,下面,好難受。」主人依舊笑著, 她看我的時候,總是笑著的,于是她開心,我就總是滿足的。「憋了這麽久,當 然難受啦。」說著這話,她轉過身,從床頭拿起鑰匙,又摸索著給我打開了鎖: 「給你打開咯。」我頓時感覺到一股舒暢從下體傳來,整個人都感覺到放肆的幸 福。隻有經曆過痛苦的快樂,才會真的讓人銘記。「好啦,再睡一會吧,還早呢, 養足精神,明天有你受的。」主人拍了拍我的臉,然後抱緊了我,閉上了眼睛。 下體不再痛苦的我,也很快又進入了睡夢中。

  再次醒來的時候,外面已經有了陽光。我感覺到主人的身體在我的懷裏,肌 膚和肌膚之間的觸感讓我興奮,我的下體似乎從未如此興奮,如此強硬。我和主 人之間沒有任何阻攔。昨天入睡之前,依稀記得主人在我面前脫去身上所有的衣 物,我能夠感覺得到主人給我的信任——我們是第一次見面。

  我和主人認識,是在網上,初次認識到現在,已經有三個月了。第一次見面 會如何如何,我們已經討論過很多。想說的,想做的……現在看著懷裏的主人, 我有著滿滿的幸福,一個M最大的幸福,就是讓主人幸福,給主人快樂,受到了 主人的信任。

  我看著主人,沒過多久,主人也醒了,她拍拍我的臉說:「小乖,今天有你 受的了,準備好了嗎?」我點了點頭:「準備好了,主人。」主人的大腿蹭了蹭 我昂首挺胸的小兄弟說:「確實準備好了,準備伺候主人洗澡了。」說著,主人 從床頭拿起了連著項圈的狗鏈,挂在上面,然後扯著項圈,走向了廁所。我則乖 乖的跟在主人身後,爬向了廁所。

  廁所的洗澡間是個浴缸,主人站在浴缸裏,然後抖了抖鏈子:「爬進來!」 我應了一聲,爬進了浴缸,跪在主人面前頭的高度到了主人腰間。「知道主人要 幹什麽嗎?」主人拍了拍我的臉。「主人,小乖不知道,小乖聽主人的話就好。」 似乎很滿意我的回答,主人拍了拍我的臉說:「你期待已久的,主人給你的洗禮。 閉上眼睛,張開嘴!」聽著主人的話,我感覺全身一股熱流,原本有些放松的小 兄弟再度緊張起來。我依著主人的話,閉上眼睛,張開了嘴,等待著主人聖水的 到來。

  「來了,小乖,不準躲喲!」我聽到了主人聲音裏面的羞澀和興奮,很快的 我感覺到了有水淋在我的臉上。也有不少進到了我的嘴裏。第一波聖水到來的時 候,我努力控制自己,沒有躲避,然後張著嘴,感受著主人的味道。早上起來的 第一波,味道很濃,但出乎意料的是,我沒有感覺到不適,聖水打濕我的頭發, 打在我的臉上,進入我的嘴裏,有的被我咽下,有的在我的身體外流動,有的在 我身體裏流動。水流慢慢停下,我將嘴裏滿滿一口含在嘴裏,給主人看,主人的 聲音傳來:「喝了吧,真是條天生的賤狗,第一次就能做這麽好,主人很滿意。」 我閉上嘴,將主人的聖水咽下,聽著主人的話,複雜的情感充滿了我:「謝謝主 人。」

  「好啦,趴好,主人幫你,好好洗個澡。」說著,主人把狗鏈遞給我:「叼 著。」我依言趴在浴缸,感受著主人用水一點點幫我沖洗。主人拿著噴頭一點點 的幫我沖洗,用她柔軟的手,撫摸我每一寸肌膚。

  當洗完了我的後背之後,她開始摸我的乳頭:「小乖,你的小豆豆又立起來 了,真淫蕩!」我聽著主人的話,隻能發出模糊的「嗯嗯!」去回應主人,乳頭 傳來的刺激讓我的下體又一次挺立,長時間的禁欲讓它隨時隨地渴望發洩,然而 身爲奴隸,沒有主人的允許不可以發洩,這是一定要做到的。

  「真淫蕩啊,狗鞭又立起來了!」說著,主人的手又放到了我的下體,當主 人的手握上去的一瞬間,積累的欲望幾乎要在一瞬間噴射而出。還好主人並沒有 停留太久,她似乎能夠感覺到我的欲望,很快將手拿開,放到了我的後庭。「是 洗幹淨了過來的嗎?小乖?」聽著主人的問話,我猛烈的點頭——原本主人是要 親手爲我灌腸,但是我因爲實在不願意在主人面前做這麽肮髒的事情,怕影響主 人,于是堅持洗幹淨之後到來。

  「好啦,把主人的賤狗洗幹淨了。等會主人洗完之後,賤狗自己把後面洗幹 淨再出來。」說著,主人坐在了我身上,拍了拍我的臉。「賤狗,這是你最後一 次任性,以後,主人親自幫你洗。」聽著主人的話,我點了點頭。

  感受著主人放在我背上的臀部,我心裏很激動,似乎爲主人做任何事情,都 會讓我覺得激動不已,我很努力的穩住自己的身體——有水的浴缸本就很滑,要 坐穩本身就很難。好在我從認識主人開始,就很注意鍛煉身體,主人本身的體重 也並不大,因此沒有出現什麽問題。

  很快的,主人洗完了,從浴缸走出去,然後磚頭看了看跪在浴缸裏看著她的 我,掃視了一下之後說:「對了,你的鎖差點忘了,我去拿好了,小乖等會洗幹 淨了自己帶上。」嘴裏含著狗鏈,笑著看著主人,點了點頭,眼睛眯成了一條縫。

  「瞧你那賤樣,等會漱漱口。」主人笑著伸手拍了拍我的臉,走出了廁所。

  3。開始當我爬出廁所的時候,我聽到了說話的聲音。

  「說了這兩天不要打電話給我的,反了你?」主人的聲音透著濃濃的不耐煩, 而聽到了內容的我忽然有一種很不愉快的感覺。

  我知道主人已經有了一個奴,並且曾經很愉快的說:「能夠接受,主要主人 覺得開心,一起侍奉主人也沒有問題。」現在我卻開始懷疑我自己,我說的話有 多少是真的。因爲當真的感覺到並確認那個人的存在的時候,我並不愉悅了。

  「還輪到你來管我了?」主人看了我一眼,沖我笑了笑,帶著歉意:「等我 回去收拾你!」說著,挂了電話,將手機丟到了床頭。我順著看過去,床頭還放 著沒有換上的穿戴陽具,看到這個,我心猛一跳,低頭爬了過去,甚至不知道自 己是什麽表情。

  她摸了摸我的頭:「不開心了?上床來吧。」我順從的爬上了床,靠在她懷 裏。「主人……」我想說什麽,卻不知道如何開口。忠誠,服從,和情緒真的矛 盾嗎,我記得曾和主人說過:「吃醋是我的權利,也是我表達喜愛的一種方式, 但並不影響我的服從。」但是這一刻,我發現並不是沒有影響。我甩了甩頭,在 主人懷裏蹭了層,將心裏的情緒抛開:「主人,小乖準備好了。」

  「是嗎?」說著,她拍拍我的臉。「轉過去,主人檢查檢查。」我轉過身, 低下頭,將身體伏在主人的腿上,抱著主人的腳。很快,冰涼的觸感從我的後穴 傳來,主人帶上了橡膠手套,正試圖用手指進入我的後穴。我閉上眼睛,仔細感 受著主人的動作。

  「啪」屁股上傳來痛感,主人狠狠地打了一下我的屁股,同時傳來的還有冰 冷的聲音:「放松,夾那麽緊幹什麽!」同時,我感覺到了冰冷的液體滴在我的 後穴。我開始嘗試將主人的手指吞入我的後穴,被侵入的感覺十分的明顯。在進 入兩個指節後,主人嘗試將手指抽出,強烈的排便的感覺立刻傳入我的大腦,我 無法控制自己,喊出了聲:「不要!」我以爲我自己正在排洩,恐慌統治了我。 聽到我的聲音,主人停下了動作:「不要?小乖,你在命令主人嗎?」當主人停 下後,強烈的刺激消失了,我忽然産生了對剛剛刺激感覺的懷念,似乎那真的是 一種快感,正在誘惑著我。

  「沒有,小乖不敢命令主人,小乖剛剛……害怕。」我此時已經帶上了哭腔, 恐慌,刺激,複雜的情緒籠罩著我,讓我欲罷不能,這時候主人的話傳來,我已 經不能思考,剩下的隻有服從。我轉過頭,主人的臉上帶著濃濃的笑意,有嘲弄, 也有對我反應的滿足,我忽然有了一種滿足。「求……主人……繼續。」

  主人忽然抽出了她的腳說:「剛剛打斷主人,要給你一些懲罰才行呢。」說 著,她拿起了眼罩,將我的眼睛再度蒙上,然後又拿出了乳夾——我又愛又恨的 小玩具,夾在了我的乳頭上。微微的刺痛讓我忍不住顫抖,帶動乳夾晃動,鈴铛 的聲音傳到我的耳朵,讓我産生了莫名的快樂,並開始不由自主的晃動身體。

  「瞧你的賤樣,小乖,你別叫小乖好了,叫小賤好了。」說著,我又感覺到 主人在我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好了小乖,慢慢享受吧。」隨著聲音,我感覺 到我的後庭又受到了侵犯,冰冷的潤滑油,橡膠的觸感,主人的手指又一次的進 入到了我的後穴。我不斷隨著主人的動作發出呻吟。很快的,主人放入了第二根 手指,感覺更強烈了,隨著主人手指的旋轉,我的身體開始顫抖,幾乎無法控制 自己說的話:「謝謝主人,不要,我要上廁所了,不要啊,謝謝主人。」我開始 慢慢陷入了混亂,而主人一邊享受著我的呻吟,一遍繼續著她的動作。

  「是時候了小乖,要向主人獻出你的第一次了。幸福嗎?」主人抽出了手指, 走到了我的面前,「張嘴,我的小乖,幫主人舔舔等會要進入你身體的東西,舔 的不好,不夠潤滑,會痛的話,主人可不管你的喲。」我在黑暗中張開嘴,伸出 舌頭,碰到了主人準備好的假陽具——沒有什麽味道,軟橡膠的觸感,但是似乎 很大。

  當陽具進入到我的嘴裏,我開始有些擔心——僅僅自己用手指玩過的後穴能 否承受這個陽具的攻擊,我將嘴巴張到最大,努力包容這個陽具,並試圖將它變 得更加濕潤。主人開始按住我的頭,並一點點嘗試讓這根陽具進入的更深。很快 的,它已經頂到了我的喉嚨口,讓我産生了想要嘔吐的欲望,我本能將我的頭回 縮,卻被主人按住——這也是之前說好的,我希望能夠嘗試深喉。

  很多時候我們總是希望自己能夠怎樣,卻從來做不到,隨著我抗爭的動作變 大,主人的動作也慢慢輕柔,不再勉強,而我則開始專注于潤滑——對于接下來 要發生的事情,我不僅僅隻有期待,同樣還有恐懼,希望通過我多流出一點口水 讓等會的行爲不要帶來太多的痛苦。當我專注于不知道是不是徒勞的努力的時候, 我不知道主人這時候看著我專注而淫靡的行爲,十分的滿足。

  「真淫蕩呢,身爲一條公狗,這麽喜歡給主人舔大雞吧,真賤啊。」在黑暗 中,主人聲音裏的情緒尤爲明顯,其中的興奮,快樂和滿意沒有絲毫隱瞞,直接 暴露在我的面前,聽著這樣的「鼓勵」,我越發的努力,在主人的面前,做一條 下賤的狗,本身就是讓人興奮的事情。

  沒有多長時間,主人從我嘴裏抽出了陽具。「好多口水啊,小乖,你好惡心 喲。」聽到主人的話,我用疲憊的嘴巴委屈的說:「主人……我……」我沒有說 完後面的話,主人拍拍我的頭:「準備好了嗎?趴好喲!」說著,主人來到了我 的身後,冰冷的潤滑油又一次滴到我的股溝,並被主人的手指抹在我的後穴。

  「小乖,主人要進來了喲!」感覺到頂在我後穴的陽具,我緊張萬分,心裏 的恐慌籠罩我,嘴裏說出的卻是:「求主人,要了小乖。」

  「要怎麽要小乖呢?」

  「用主人的大雞巴,幹小乖。」

  和之前說好的其實不一樣,主人並沒有真的一下直接深入到底,而是慢慢的 將陽具一點點的插入我的後穴,一種從未有過的充實感覺瞬間充滿了我,任何感 覺都離我而去,我之知道我在被主人幹,被主人徹底占有,從此以後,我失去了 全部的貞潔,我已經屬于主人。

  主人的溫柔並沒有持續太久,很快的,她開始了抽插,並開始用手拍打我的 屁股。我已經忘了我嘴裏的呻吟是什麽,我說了什麽,大腦皮層隻留下了我曾經 快樂過的印記。

  後來,主人和我說,我趴在床上,蒙著眼睛,流著下賤的口水,下體雖然沒 有完全勃起,但是卻不斷留著淫蕩的液體,身體晃動,配合著主人的動作,胸口 的鈴铛不斷的發出清脆的聲音——主人說,她很喜歡。

  漸漸的,我的雙手開始撐不住我的身體,我的臉靠在了床上,體力,意識, 都逐漸離我而去,強烈的刺激控制著我,不斷發出呻吟。幸福,快樂,我不知道 我還有什麽,還剩下什麽,不知道多久過去,當主人停下的時候,我的大腦一片 空白,後穴感覺到非常的空虛。

  「轉過來,躺好!」主人的聲音同樣有著疲憊,我努力控制自己,按照主人 的話,將自己轉過來,躺在床上。主人摘下了我的眼罩,我慢慢睜開眼,肉了揉 眼睛,看到了她正望著我笑。

  這個女人,占有了我,是我的主人,我是她的——這是我當時唯一的想法。

  看著她臉上的潮紅,看著她美麗的身體,我不由自主,伸出手,想要擁抱她。 她也笑著,伏在我身上,給了我一個深深的吻。

  當她再擡起身體,我躺在床上,看著她,因爲燈光,我有些看不清她的臉, 但是她就在我的上方俯視我,似乎笑著。我想,不管我能不能看清她,不管她是 怎樣,我已經沒有了選擇的餘地,我已經沒有了後退的可能:「主人,我是你的 了,小乖是你的。」

  她一邊取下我的乳夾,一邊笑著說:「是啊,小乖,你是我的了,這輩子都 是我的人了。」

  4。餘韻我可能是被吵醒的——主人的電話聲。

  「這次你很過分。」

  「就算是,我們之前也說好的,你這算什麽!」

  「要走就走,主人我不伺候!」

  「你以爲你是什麽,你當自己是什麽?是我男人嗎?不過是我的狗!」

  「我寵你寵的太多了,這樣和我說話?」

  我睜開眼,擡起頭,我正抱著主人的大腿,而主人正靠在床上打電話。聽著 主人說的話,我大概能猜到是什麽事情。

  主人有一個M,和她已經三年了,今年因爲大學畢業,主人離開了那個城市, 回到了家鄉。兩人不在同一個省份,並不經常見面,但是依然保持著這種關系— —三年很長,在這段時間裏,他們彼此都是對方的唯一,産生多麽身後的感情, 都是理所當然。

  主人看到我醒過來,很快挂斷了電話,有些歉意的看著我:「你醒了?」

  我點點頭:「主人,幾點了?」

  「怎麽了?餓了?這都十二點了,是該餓了,你應該一天多沒吃東西了。」 她看著我笑,很漂亮。她總是看著我笑,我很喜歡這種笑容,讓我很迷戀,很放 松,覺得安全。

  事實上,我並不覺得餓,我也不想起來——這次來我的城市,主人能留下的 時間很短,原本就是出差路過,今晚就要乘上返程的列車,我擁有的時間不多。

  我抱著主人,抱得很緊:「不餓,小乖不餓。」她還是笑笑,其實她的年齡 比我小,但是笑起來卻總讓我很安心:「不餓也起來了,陪我出去走走,看場電 影。」我點點頭,又緊緊抱了抱主人,聞了聞她身上的香味,轉身想要穿衣服。

  當我試圖坐起來的時候,身上有些發軟,我知道,錯亂的時間,持續的調教 和性愛,缺乏進食,我現在已經非常疲憊,但是卻感到滿足——並不像之前性愛 疲憊後的空虛和恐慌,而是一種有所歸屬的滿足感,這種感覺讓我沈迷。

  從開始,到過程,到結束,SM如鴉片一般,能夠滿足我的身體,我的內心, 滿足我整個人每一寸肌膚,每一個思維。我相信命運,因爲當我出生起,我就逃 離不了沈迷SM之中的命運,這種快樂與滿足,可能隻有毒品才能與之媲美。

  和主人走在街上,她挽著我的手,我們如同普通情侶一般,我穿著襯衫和西 褲,恢複了我平日的風度,完全看不出來就在一個小時之前,我還是一條淫賤的 狗。我經常和人開玩笑,用衣冠禽獸,人面獸心,道貌岸然這種詞語來形容自己, 聽到的人往往也是一笑而過——不論是朋友,老師,同學,同事,等等身邊的大 多數人,都知道我是一個表裏如一的人,對朋友裏裏外外都很友善,對敵人從來 好不隱藏的正面就上去幹了,可能他們隻是認爲我在誇贊自己並不太出衆的外表 而已,隻有我自己知道,我在說什麽。

  因爲疲憊和即將分開的原因,我並沒有太高的興緻,主人也一樣,我們吃了 飯,回到了房間,稍稍休息,主人就要離去。

  「何夕,我回去了。」

  我叫林何夕,這個名字的來源並沒有他看起來那麽美——我爸姓林,我媽姓 何,晚上生的——林何夕。

  「好的,等您下次過來,或者你什麽時候有空,我去找你。」看著她的笑, 感受著心裏分離的不舍,我知道,我是真的愛上了這個女人——我愛我的主人, 我說過很多假話,但我確信這句話我沒有說假話,我也知道她沒有愛我,但我並 不介意,她給我我想要的,我給她她想要的,或許愛情本來就是一場交換,人心 裏的等價交換。

  「好啦,我走了!」說著,她踮起腳尖,在我的嘴唇吻了一下。

  我想那一刻,從額前的劉海,精緻的雙眸,嘴唇翹起的弧度,到微微擡起的 頭顱,隆起的雙峰,平坦的小腹,再到緊繃的小腿,踮起的腳尖。

  曾有人說,直線屬于人類,而自然塑造的一定有著美麗的弧度,我想,她的 弧度,就是最完美的弧度。

鎖(第1一2卷1-4)
犀利士5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