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の放題

  • 在〈人妻の放題〉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性愛文學
摘要

廿八歲那年,她誕下一個活潑可愛的兒子。我們搬到九龍塘又一村租屋住,又聘請了家傭和陪月,一切都很理想。

經濟不景氣,半年前我給Canon解僱了。

我叫林健志Kenji,學歷不差的,是個海外留學生,在関東群馬大學畢業,修讀社會信息學學士。畢業後回港第一份工作便在Canon,一做便做了十二年,今年已是三十四歲。

人妻の放題
不舉怎麼辦

由於我精通日語,在Canon香港當國際業務部,跟日本總公司聯絡甚密,一直扶搖直上,解顧前已是位高級經理了。

廿四歲那年,Canon舉辦了個攝影比賽,是我負責的,我亦是在那裡認識了兼職模特兒的大學生Yuki。我倆一見如故,她是個東洋迷,自然對我這個留日學生傾慕了。還記得那時我才工作兩年已經是助理經理,西裝髮型都是日本最時興的,我長得不差,身高六呎,真的得到不少年輕少艾垂青。

Yuki是個小美人,拍拖初期,她真的把我當作英雄偶像般崇拜。但她除了樣貌外,讀書也很優秀,在香港大學修讀法律,First Hon畢業。我倆卻還是非常恩愛,床上如魚得水,拍拖三年便結婚了。

廿七歲結婚對於男生來說尚算早了點,但對於廿五歲的她便是最適合了。原本我們的打算是早點結婚早點生兒育女,但她實習律師的日子非常忙碌,一過便過了兩年。廿九歲的寒冬,吃得太多羊肉後,一次意外,我們有喜了。

Yuki其實不想生下小孩,她工作正做得很出色,每晚也幹到十一時多才回家,那年她的月薪已高出我兩萬了。

人,本身就是愛比較的。讀書時,我是他的偶像,樣樣事都以我為先,聽前立後。六年後,她身邊的都是律師大狀,月薪十數二十萬,我便不再那麼值得她傾慕了。

廿八歲那年,她誕下一個活潑可愛的兒子。我們搬到九龍塘又一村租屋住,又聘請了家傭和陪月,一切都很理想。

當然,這是表面的物質享受,Yuki開始常常埋怨,說要帶小孩驗身、打針、Play-group、買東西或看醫生浪費她太多時間,那樣她又如何跑贏那些單身的同輩呢。

人妻の放題
延時噴霧劑

所以,當我收到被解僱的厄運時,她表面安慰著我,但也忍不住心裡的喜悅,說不了半晚,她便建議我留在家中照顧小孩。

Yuki:「這現在已經很普遍了,先進國家中,例如北歐國家,有三成丈夫是留在家中照顧小孩的...你不要介意呢。」

我:「但這裡不是北歐呢,我們是人,傳統就是男主外、女主內的呢...要我做住家男人,這豈不是吃軟飯?!」

Yuki還是滿面笑容,極力遊說:「哪有人還存這守舊的思想呢?你想想,這安排不會很久的,俊俊現在四歲,是最需要父母陪伴的日子,兩年後便入小學了,那時他上班時間長,我們便不需要時刻看著他。再過六年,他入中學了,便是你想,他也不願你陪伴啦!」

我有點不耐煩,答:「妳做律師的,當然會說漂亮話呢,兩年再六年便是八年了,那時我已經四十二歲了,怎樣重新找工作呢?!」

Yuki見我語氣重了,她這段時候脾氣隨著月薪增長不少,轉了身背著我說:「那你說怎辦?現在甚麼事都是我做的,早上打一份工,回家又是另一份,連週末假期也要打工呢!」

我便駁斥:「我不是盤著手不幫忙呢,我不是開著車子當司機嗎?餵奶換尿片我做得少麼?!妳發我甚麼脾氣呢!」

她老羞成怒的說:「好呀,那我辭職,留在家中好嗎?!」

當我想到她負責的大部份使費,便皺眉說:「那...那又不可以呢...沒有妳那大份,怎供樓、供車,怎維持這樣的生活?」

她意氣風發地說:「那便是吧!!誰賺得少錢,誰便要留在家中,這是基本的成本效率呢!」

我越聽越怒,大力拍打餐桌,便離開了。

但還是沒有改變結果。我接受了,沒有再找工作。既然已決定做住家男人,少了我那份薪金,我們也解僱了女傭,我每天接送兒子到幼稚園、回家做家務,到市場買東西,回家做菜陪小孩。

老實說,頭一個月也蠻新鮮的,除了是感覺孤單一點,還要每週伸手拿家用外,當俊俊午睡,又未需要煮菜前的兩小時,我真的很自由自主呢。

初嘗住家男人,我才發現幼稚園是這麼多親子活動。頭一個月,老師跟我說得話我也不多懂,但又沒人可問,每次打電話給Yuki,她總是在開會。可能因為我是這家幼稚園家長中唯一的全職男監護人,我那無助的表情很快便引來不少家長幫助,逐漸,我竟結識了幾位新朋友了。

李太Mona長長直髮帶眼鏡,是位全職媽媽,二十七歲的有錢女,愛穿小冷衫長裙,是我第一個結識的家長。恰巧她的丈夫也是個律師,是青梅竹馬的戀人。李太的女兒芷睛是俊俊的低班同學。兩位小孩很要好,常常手拖手下課,很可愛。有次,班主任Miss Chow問我關於俊俊學前班的資料時,我傻傻的站在那裡,她便是第一個來跟我解釋的。

亦是李太邀請我加入她們的Chat Group,讓我認識了寫最多訊息的郭太。

郭太是個老蚌生珠的例子。四十歲高齡才生下女兒,今年已經是四十四歲了。她的丈夫是個產品質量督察,在SGS打工,主要負責驗證工廠生產的產品是否合乎標準,人工不算很高但卻要常常到國內或日本考察。

為免被人取笑,郭太很介意自己的年齡,所以常化粉色妝、衣著刻意青春,長長深啡捲髮,常穿牛仔長裙和粉色波鞋。她樣貌一般,但身材很好,巨乳大臀充滿熟女的曲線,大腿略胖但卻帶點說不出的野性,五呎二吋卻有38D的身材,有點肉地,皮膚白滑,看起來真的不像過了四十歲呢。

當然還有馬太-馬林晶晶,是個新移民,丈夫是個在大陸開廠的老闆,家境富裕,所以兒子來了九龍塘這家幼稚園上學。晶晶二十五歲,是個皮膚雪白的北方短髮美人,當然啦,否則她那個有錢丈夫也不會取她為妻吧。

聽她說,她以前是在廠裡當女工的,被老闆看上了,便收為己用,四年前搞大了肚子,便接她來港結婚了。馬太是那種極力洗脫自己舊貌的人,所以她穿得特別光鮮,即使來幼稚園,也會化好妝,穿窄身短裙,黑絲襪高跟鞋。她雖然說著流利的廣東話,但也難掩大陸口音。

我們這個上午班的家長小組,壞處是要晨早起床,但好處是,放學後才是中午十二時,我們也會一起到又一城吃午餐。本來是她們三人行的,全靠李太,我也被邀請入黨了。

李太、馬太都很有錢,所以吃飯有很多選擇,但為了遷就郭太,我們都會到Food Court吃午餐。小孩都會到處玩耍,我們家長便會談談子女經,但其實我也沒多興趣,只有聽著的份兒。

逐漸,我們稔熟了,太太們開始多講自己的私事,我便越來越投入了。沒想到,作為這裡唯一的男人,說話好像很有見解,從她們的眼神中,我好像重拾了當年被Yuki仰慕的感覺了。

*************************************

有趣的事情在四月發生,亦即是我當了住家男人後的三個月。

幼稚園親子活動選擇了大棠荔枝園。因為是個星期日,大多數的家長也是雙雙對對出席,不少陌生的父親面孔卻令我們這個單親四人幫更礙眼。李太丈夫和我太太也說工作太忙,不能出席。郭太的丈夫剛好飛了日本驗貨,而馬太的丈夫整個週末也沒回港,留在工廠。

首次離開熟悉的學校、商場環境,我和她們坐著校車出發時已是很興奮,像一起去旅遊一般。小孩爭著要坐在一起,我們家長便也同坐。我剛好和馬太坐在一排,這天的頭髮又剪短了很清爽,面上是淡淡的紅妝,她天生的眼睫毛已是又長又捲,面色又雪白,很甜美。見她又穿了黑絲襪和高跟鞋,這次連身沒袖短裙是白色光皮的,很貼身。

一般家長也都穿便服、牛仔褲,望見晶晶穿成這樣也鄙視著。即使是李太也穿了長牛仔褲,除了馬太外,唯一穿裙子的便只有郭太,但她那條只是遮到小腿的長牛仔裙而已。

馬太當然也察覺到這異樣,這天她已是有點心事,加上這些人的目光,竟然扁起咀了。沒有女伴的我來說,她的白裙黑絲、短裙美腿卻是超棒的眼睛冰淇淋,於是我便輕聲說:

「馬太,妳別理他們...我偷偷跟妳講,其實那些丈夫也很想多望妳的,只是在妻子面前做戲,假正經,說妳這樣穿過份其實是口不對心呢!」

馬太說話帶些口音:「不是吧~~我見他們藐了嘴,不似做戲吧...都怪我的家裡的便服太老土...老公只喜歡我穿這些...」

我再輕聲說:「我是個男人...我跟妳說,這樣很好看...超性感呢!!不信...妳留意一會,嗯,前方第三排左邊,那黃色T恤胖爸爸...等一會呀~」

我倆假裝面對面說話,其實眼角在留意著,果然不一會,那肥爸爸轉身到處張望,但視線停留在那條黑絲美腿最久。馬太一發現,他立即轉身望前去了。

她望著我咭咭的笑:「啊~~真的呢...你怎知道?!我也沒留意。」

我說:「還不只呢,我們左邊後排兩行,那個黑色T恤爸爸也望過來數遍了,哪...妳試試坐開一點,這角度...對。」

果然,馬太有動作了,後面的黑恤男,立時色迷迷地瞪著那對大腿,沒料到前面的黃恤男也裝作伸懶腰,眼角也望過來,希望看見裙下的春光。

我倆見了,馬太笑得躲在我懷中一刻,偷說:「哎呀...怎會這樣的呢...全部都想鹹濕我呢...但他們老婆就在隔離啊!!!咭咭咭咭!你怎知的呀?!」

我見老婆不在,她老公又不在,見她躲在我懷內偷笑,我便膽粗粗的摸了她絲襪大腿一下,說:「因為我也想摸一下呢!!哈哈哈哈!!」

她還是躲著,便打了我大腿一下,叫:「哎呀!!你真壞!!!別讓小孩看見...告密呢!」

我打圓場說:「跟妳玩著而已。我怎知道?妳想想,這些爸爸和老婆結婚最少也五年,甚麼也厭了。小孩四歲多,父母定沒多行房啦。星期日,一大清早,這些老公都是朝氣勃勃,自己老婆穿得那麼乏味,妳卻露出黑絲襪美腿,難怪他們像色鬼般流著口水呢。」

她這便終於坐直起來了,笑說:「還不是大腿和襪褲,他們老婆也有啦...真不明白!」

我刻意調情般說:「怎同呢,妳這麼風騷,黑絲襪神秘性感,還有短裙又若隱若現,那些老婆是抵不得沒妳那般吸引,輸了,才跟老公批評妳的裝扮呢!」

馬太聽了滿心歡喜,早前的失落面色沒有了,說:「哎呀,Kenji,你今天怎麼了?平常也不會這麼大膽的...」

我正在擔心自己可能真的過火了,畢竟這是家長呢。但她眼睛望著前方,春風得意的說下去:「...但你這麼讚賞我...還是多謝呢...有男性朋友多好,若然是女生讚我,意思是不同的呢。」

討便宜成功,我再說:「這又是真話呀...我說,女人性感些有甚麼壞?難道有了小孩便沒了生活麼?又不是甚麼出軌事,讓男人流流口水,晚上性幻想一下,也倒快慰呢,不是嗎?!」她沒回答,但這些話她是很受用的。

便這,『性』這話題終於在我們當中萌芽了。

下車了,各人都拖著自己的小孩跟著導遊看看花草樹木,又到池塘看鯉魚等等的節目。接著便是到處玩樂自由時間,看看手錶已是十一時多了。家長們都累了,不少的爸爸望見我一男三女的,長髮、短髮和捲髮各有不同,還有個衣著惹火的,都只有羨慕不敢前來閒聊。

我和三位太太,找了張樹前的桌子坐下,這刻馬太給我點醒了,完全留意到在場各男士的色情目光,坐下來時刻意緩慢地蹺腿,充滿自信。

年紀較大的郭太便說:「晶晶...妳沒事吧?幹嗎這麼風騷?哈哈哈哈。」

馬太搖頭裝作若無其事,李太便說:「對了,妳們發不發覺,很多人總是望向這邊來呢!」

我就坐在馬太身旁,這時用手臂輕撞她一下,她便又咭咭大笑了。我說:「她當然知道啦...要怪便怪妳們也不穿短裙呢~」

馬太立即阻止我說下去:「哎呀Kenji,別說出來啦...羞死人呢。」

郭太望望馬太便笑說:「唔~~妳們兩個呀...說這些話...別搞出甚麼鬼來!哈哈哈哈。」話像訓斥,但卻又想加入一伙似的。

我起來買了些飲料給她們,李太答謝便說:「Kenji你真體貼呢,有你一起真好~」

郭太也掩嘴偷笑,說:「對呀~有個男性在旁...感覺也...也振奮些...」李太好像不明話中有味,傻笑著說:「他啊...很有紳士風度,認識的事又多...和他一起我們多很多話題呢,但...卻不怎振奮呢...可能我這天太早起了...啊~~~~~~」

馬太笑著說:「總之,還是要多謝Mona讓我們認識Kenji啦!!」

我望著三女,各有美態便說:「怎麼妳妳我我呢...總之我們四人是一黨的,不是嗎?!」

女生都喜歡這些連群結黨的,立即開心拍掌,還拉著我的手,四人八手握在一起,喝采。

接著,我說了幾件在日本留學時的趣事,她們聽得津津樂道,差點忘了是時候接小孩吃午飯。

我先起來,到處接了四個小孩,他們和我手拖手五人連成一線的在前面彈跳行著,我依稀聽到墮後的三位媽媽在說:「嗯~~真難得呢...」「嘻嘻嘻...別那麼大聲...給聽到的...我只是說他很好看罷了...沒甚麼意思...」「唔~不...他不是妳們說那麼正經的呢...咭咭咭」「呸...正經有甚麼好...男人要有情趣呢...男人不壞女人不愛呢...」「喂呀~~妳們說到哪裡去了...哎呀妳們呀!!」「想想...我們三個都是同病相連...守生寡...若然連幻想也不可...那便早死好了!!」「哈哈哈哈!!講到死了...真是的!!!」

餐桌可以容納十人,我等只有八個,老師便安排了另一家三人來坐。坐下,食物來了,我們開始用膳,那外來的媽媽見我和三位太太態度親暱,又照顧周到,便問馬太:

「妳是浩浩的媽媽對嗎?」馬太點頭稱是。她便望著我問:「你是她先生對嗎?!」我沒反應。她便望過去李太和郭太那邊,兩人同時搖頭,我便笑說:「我們都是一家人,她們三位都是我太太,這四個是我們的子女!」小孩聽後哈哈大笑,因他們都很喜歡我。

但那父母便嚇了一跳,差點連筷子也丟了。她喃喃自語:「三個太太...??!!」

三女互望甜笑,郭太便笑說:「別聽他胡說八道,他是林生,我是郭太,她是李太,馬太妳認識了。」

那另外的丈夫便說:「林生...也真風趣呢...」說罷,對我討了三位美太的便宜有點不滿。

下午是分組學習時間,小朋友會準備表演戲劇,但需要一小時的綵排,我們四人沒事忙,便來到荔枝園旁邊的桌子坐著。

和三母認識兩個多月,但差不多天天見面,這刻我對她們的性格也很熟悉了。李太單純但心地很好、做事循規蹈矩,但卻很寂寞。郭太持著年紀較大,說話過火,嘴裡討人便宜、喜歡有味笑話,但卻是『門口狗』,敢說不敢做。卻說馬太,說話總是點到即止,不會過界,但她的打扮卻反映了潛意識很多慾望,不能宣洩。

以往我們總會說些正經的話題,但那天環境不同了,加上在車上和馬太的話題,我見大家都吃飽了,又在溫暖天氣下被大樹遮蔭,我便對馬太說:「剛才她們兩個沒參與我們的實驗...倒不如再來多次,好嗎?」

馬太用手掩嘴,搖頭說:「唔~~不好啦~~有甚麼好玩呢?那麼羞...」

郭太早就好奇,說:「來吧...我也想知妳們說甚麼呢...妳們有這秘密對我倆不公平...對嗎李太?!」李太卻是搖頭,不太有興趣。

我便說:「做一次,我有解釋的啊~」說著時,其實馬太也蠢蠢欲動,半站起來,聽我說完便站著問:「怎樣試呢?」

我說:「池塘邊多人,妳到那裡欄杆上坐著,要蹺著黑絲襪美腿啊,接著踢踢高跟鞋,全程望向塘中心不許回頭,我在這裡拍照,OK?」說罷,她便緩緩的行過去照辦,同時我對兩位太太說:「馬太穿成這樣來郊遊,妳們怎樣想呢?」

李太答:「唔~有點不合適吧,穿成這樣不多方便,但她是我朋友,倒沒所謂。」

郭太便答:「太招搖做作了,我作為女人不喜歡,有點姣!」

我再問:「那妳們覺得自己老公會怎樣看呢?」

李太便答:「他也不會喜歡呢,他會覺得這樣穿很老土吧!」

郭太便答:「對對對,我老公看見這些裝扮都說很屈突,很『娘』!」

我點頭笑說:「對嗎?!那妳們看看~~」

由於我們坐得較遠,池塘邊的人不會為意我們的舉動。便那刻,早前和我們同桌的一家三口,那爸爸拖著小孩在馬太後面經過,他的眼睛卻不停望著她的大腿和半脫下的高跟鞋。望著又望開又望著又望開,來回十數遍,最後給老婆發現了,被狠狠的打在背上。

我拿手機拍下了。同時,涼亭裡的爸爸獨自一人,更假裝綁鞋帶,蹲在地上偷窺這個短髮美人的裙底數遍。這又比我拍下了。最後,更誇張的是早前車上那黃T恤胖子,不知他是一直跟蹤著還是有緣遇上,拖著小孩時不斷的望,不為意撞向了燈柱呢。

這下實在太明顯了,李太郭太也忍不住大笑著。胖爸爸也聽到遠處笑聲,望過來面上通紅,立即帶著小孩逃走了。

我揮手示意馬太回來,同時說:「看到了嗎?我不相信那幾個男人覺得馬太老土或者『娘』吧,我敢說,如果妳們老公在這裡妳們不在,他們也會一樣的看,腦裡想的都是一樣呢!」

李太愕然,說:「真的嗎?!有甚麼好看呢?!」

郭太卻不斷點頭,說:「我信,因為男人都是好色的,都是賤賤格格的,哈哈哈哈!」

剛好馬太回來了,我遞了手機給她看,她又再咭咭大笑,很自滿的。我這才回答:「但...男人好色,為什麼會是賤格呢...妳們想想...」

郭太笑著揮手說:「我說笑而已...」

我這便站起來,輕輕拖著馬太的手,也拉她站起,用手繞著她的曲線扭動手勢,說:「男人天生就是喜歡女人的,這些曲線對我們來說是最完美的,乳房...蛇腰...美臀...看看...還有這裡大腿...小腿...」接著我指著郭太,再說:「在我來說,郭太這樣的黃蜂肚才是最最最性感呢...我們好色因為妳們誘人...不然又怎會有身理反應呢...」郭太面上泛紅,三女都靜靜的聽我說著,我的手再經過馬太下身時,她更是吞下口水呢。

馬太有點頭輕輕,便坐下來,下意識又蹺著黑絲美腿。我便蹲在她腿邊,再說:「至於喜歡黑絲襪,是因為令美腿更神秘,男人喜歡女人的腿是因為它連接著兩處我們最愛的地方...性感的腳趾...和那...快樂的泉源呢。」

說到這裡,另外的兩女也吞著口水,我瞇眼發電力地說:「所以...女人應該喜歡男人好色...尤其是對自己鹹濕,因為這代表妳很有吸引力...雄性被雌性吸引了便想交配...但這...才令雌性快樂...身體才感到滿足呀。」說得起勁,我不為意下身微漲了,幸好單單是馬太的角度才看到。

馬太望著我那裡,頭上滴汗了。我這才放鬆笑笑說:「噢~對不起...說得太認真了...哈哈哈,沒嚇壞妳們吧...」

李太面也紅了,沒說話只喝著暖水。郭太卻笑說:「嘩~~Kenji...你今天真的很不同呢...以往都是我們幾個女人才說起性話題...原來男生的角度又...很不同呢。」

馬太沒說話,左右腳這時交換蹺著,抹了短髮微蓋額頭上的汗,站起來說撥著手說:「嘩~很熱呢...可能是我的白皮裙和黑絲襪吧...我到瀑布那邊走走。」其餘兩母便轉換話題說起電視劇來,我卻發現馬太離開時不斷望著我的眼睛。

我從沒想過,但那刻不知那裡來的膽量,便說:「我也到瀑布那邊唞涼。」兩人點頭卻繼續談話。

那刻馬太已經到了小山丘上,我便快步追上去,她聽到我的腳步聲,也減慢了。來到她身邊,我們並排而行,她先說話:「幹嗎跟著來呢?」平常她對我說話也很客氣的,這話顯出她的心很亂吧。我又何嘗不是心跳加速呢,便答:

「我也不知道...好像是有種吸力...拉著我來...是原始性的誘惑...」

她突然站近了,身貼身的行著,輕輕叫著:「哎呀...別再說那些話啦...人家...人家...想要了...」

我也是胡鬧著,但聽她這話,我知道是決定性時刻了,我想著想著,終於說:「我知道瀑布側面是個小小的樹林...巨石旁有很多陰暗處的...」

話未說完,竟然是她拉著我的手,急步趕往瀑布去了。

步行時,我的心跳得快要爆炸了,想到即將和這個差不多天天見面的美人妻快活,下體已經硬透了。我的眼睛離不開她窄窄白皮短裙包著的屁股,黑色絲襪下更是我早前摸過的美腿,噢!天呀!!

來到瀑布的旁邊,高出兩個人的巨石後面剛好被樹林檔著,我用手摟住她的腰,面對面的,這刻只得我倆了,大家都不再心急,我說:「我已十幾年沒碰個另外的女人了,很興奮呢...」

馬太用手摸著我面,說:「這麼俊俏的男人...真浪費了...妳太太不識寶呢...人家真的...噢~~~」說著她便把紅唇印向我,我兩嘴一接著,便一發不可收拾。我已忘了吻著陌生女人的無比享受,濕吻時她用熱燙的身體壓向我,她軟軟的乳房和大腿間的恥骨,都是我一直以來只可幻想不能褻玩的。

她被我早前的說話挑逗,這刻身體還在流汗,明顯是副憋性已久的身體,我便說著:「你老公真的是瞎了眼,這麼正的大美人,怎會丟下不理呢...」

我倆都是首次偷情,還是久久未操過,便是接吻也很享受了:「唔~~~啜~~~唔~~~呵~~~」

她喘息時說:「他在大陸有別的女人了...我性感極也沒用呢...害得人家晚晚都是自己來...最近卻是幻想著你呢...」

我便答:「噢~~~我又何嘗不是想著妳來打手槍呢...晶晶...來,我們不需要再幻想了...真真正正的操個飽...好嗎?!!」

她這便吻得更熱情,在我嘴裡說:「好啊!!!!當然好喇!!!!Kenji呀!!!!終於...」

陽光從樹蔭射在她的面上,見她兩頰粉紅、朱唇濕潤、兩眼盡是慾火,真的萬分迷人。瀑布水聲掩蓋我倆的呻吟聲,還帶著涼風吹著,我壓著美人妻在巨石牆前,雙手抓住她的乳房不停的揉搓,她的手也任性地隔著我的褲子搓著裡面的硬物。

她真的是香汗噴噴,令我越吻越迷,她好不容易才拔開小嘴,說著:「呵~~呵~~看來你真的很久沒女人了...接吻已是這麼兇...但這裡人多...我們還是快...快幹那個好嗎?!」我的舌頭在她頸上舔著她的香汗,同時說:「好呀...快點喇...」

她便迅速蹲在我身下,白色沒袖連身裙很窄,這蹲起的動作把身體逼得更緊,乳房、腰肚、屁股和大腿的曲線也逼出來,但最誘惑還是從上而下看見短裙因蹲著,被拉高了,黑色絲襪緊包肥美人妻大腿,還有是那對白色高跟鞋和裡面的腳趾,真要命!

她拉下褲鏈,我心裡便想,真的做了!!她小心奕奕的從內褲中潛出硬透的肉棒,那裡久久未被女人撫摸,我差不多叫了出來。

她勃開包皮,聞了兩下,向上望著我,那眼神又兇又淫,輕聲說:「嘩~~很硬啊!!又粗...怎含得下呢...寶貝~~~」

當然吧!聽馬太說,她的丈夫比他年長多,性能力必定不好,這刻嫩妻終於可嘗壯男的鐵棒,心裡當然興奮呢。我便說:「噢~~~妳不是說要快點幹嗎...妳要欣賞...我們往後還怕沒機會嗎...小騷貨~~」

「往後?!」她這才想到,我倆跨越了底線,這次只是開始呢,往後便有飽飯吃了,立時精神起來,舌頭舔著龜頭數片便把它含住了。

「噢噢噢噢噢噢!!!!!!!!!!!!!!!!!!!!!」我大聲呻吟,幸好這是郊外又有水聲遮蓋,但那感覺實在太舒服了!Yuki早已不肯替我口交了,我又未嘗出軌,這次是我四年多來第一次被女人服侍,還要是個充滿新鮮感的大陸人妻呢!

「噢噢噢噢啊啊啊!!!!!!!!!!!!」我還是忍不住的叫著,她口裡雖已填滿,卻還說著:「唔!!!唔!!!唔!!!噢!!!別叫得那麼大聲啦~~~那邊有人哪!!!!」說罷她又賣力地吃著我。

「噢噢噢!!!噢噢噢!!!我也不想的...但太舒服了...妳呢?!」

她吐出肉棒,舔著龜頭下的神經線,說:「呵~~~呵~~~你的味道超好吃...要我晚晚吃我也願呢!!!」說著便像如獲至寶的用雙手撥著,又舔又吮。

她玩著不肯停,我爽得過度,怕走火,突然拉她起來,推她面向巨石用胸壓著,她明白便站得開開,高跟鞋插入草地,用屁股朝著我。我立時把面貼在短裙屁股位置,傻了般不斷嗅著,她酥癢了,搖動屁股,我便更清楚聞到裡面的味道,哇~~~這便是馬太的臭味了,真好聞!!

這是我第一次室外幹這,心慌緊張,不敢浪費時間,立即拉高短裙,就連欣賞黑絲襪包著內褲的美態也放棄了,一手連襪褲拉下到膝頭上方,把面塞進她的毛穴上,鼻子頂著她臭臭肛門,舌頭卻可以舔到那幼滑的淫槳!!

「哇哇哇哇哇哇!!!!!!!!!!!!!」這次輪到久未人道的淫妻浪叫,那片肉唇早已癢死了,這刻給我又啜又吮又舔又噬,立時瘋了的扭動著,雪白大腿淫穢地搖擺,我滿面暖水,叫:「呵~~~呵~~~唔~~~妳原來已經這麼濕...早知我便直接硬來了....噢~~~」

馬太聽到,用手按在石牆上,屁股翹起說:「哎唷~~~~那...那快點硬來啦!!!」

那刻真的很怕,這裡那麼多人,又是小孩的旅行,全是老師家長,還有這裡的員工。但性慾早已蓋過理智,甚麼道德安全全拋諸腦後了,我拿著硬物,對準便插入!那感覺令我覺得即使被發現了,也值得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濕、暖、滑、緊,便是我腦海的訊息,接著便是她極樂的叫聲:「噢噢噢噢啊啊啊!!!!!!!!!」她的浪叫聲蝕骨勾魂,我畢生難忘!

身體自動地插拔,她比我搖得更厲害,我要用手捉緊她的腰間才馴服得來。

『卜唧』『卜唧』『卜唧』『卜唧』『卜唧』『卜唧』『卜唧』『卜唧』『卜唧』『卜唧』插拔聲音悅耳!Yuki多年來也是長髮的,此刻眼前的雪白半裸美人,頭背的短髮和頸上的短毛毛,操著她時,真的充滿新鮮感。美人明明渾身都是女性妖媚,卻剪了個像男生般的短髮,但卻又出奇的合襯,美豔脫俗。狠插了數十遍,我才回魂,但那裡還是爽得發麻。我這便四處張望,幸好還沒有人來。

稍稍放心,我集中在眼前的淫妻,她轉了頭望著我,咬著嘴唇,說:「唔唔啊!!唔唔啊!!唔唔啊!!舒服死我了!!!!唔唔啊!!唔唔啊!!越來越粗呢!!!哇哇!!!!!!」

這是因為我越來越興奮,快要到了,便加強力度,吼著說:「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感到了嗎?!!比妳想像中好嗎?!!呀呀呀!!!呀呀呀!!!」她還是轉著身望著我興奮的表情,突然拉著我上衣,扯著要和我濕吻,她的口水又甜又滑呢!

我速度減慢但力度加強,她已應接不下了,不能回答,閉氣迎接我每下撞擊:「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別!!!!停!!!!呀!!!!」

我其實差不多到了,聽她這樣說,便強忍著,但那裡更充血,變得更大了,她突然主動狠搖,叫著:「唔唔唔唔!!!唔唔唔唔!!!我!!!!!來!!!!!!了!!!!!!!呀呀呀呀!!!!!」她身子抽搐著,我立即拔出,手執滿是滑槳的肉棒狠撥,她立時轉身跪在我身前。

看見她張開了口,滿眼期待,我再忍不住了:「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我便一道又一道的熱精射進她口中,但由於我很久沒操新女體,身體反應很大,射擊力強,不少還射到她鼻子和眼蓋上。

爽死了,我坐在地上喘息:「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她便拉高內褲和絲襪整好,躺在我大腿上休息,還用手抹掉面上的精液放進口中。我倆又擁吻了片刻,便要趕快回去了。

但離開樹蔭,陽光照著,馬太望著我的褲子叫:「噢!!!怎麼辦??!你的褲襠!!」我這便望著,發現下陰位置滿佈白漬。這是因為我剛才沒脫褲子,只拉下褲鏈便操了,這些當然是馬太乾了的淫液啦。

我笑說:「嗯~這是妳的淫水啊...我不捨得抹掉...由它吧!」

馬太拉著我,躲到我懷內,撒嬌說:「哎呀!!!你怎知是我的呢!!!」

我笑答:「當然是妳的,妳不知剛才多濕呢!!」

她面上又害羞又自滿,呻著:「都怪你啦...是你令到人家那樣的啊...但是...還是快點清理吧...讓她們看見便糟了...」

我卻神氣地說:「便讓她們知道吧...我和妳幹得那麼快樂...她們肯定妒嫉又羨慕妳呢!!」

馬太這便停了,用高跟鞋大力的踏著地,撒嬌說:「喂呀!!!別啦~~~~」

我見我倆快要回到人多之地,快速偷吻了她一下,說:「和妳說笑而已...好吧,妳先回去,我到洗手間一趟。」

在洗手間內,望著鏡子,回想剛才的瘋狂片段,真的是身心爽快,清洗馬太的淫水時,我很詫異自己竟然一點罪惡感也沒有。這是人生中首次出軌通姦,原來是這麼暢快的。

回到她們的桌子,我坐下了,郭太便問:「晶晶說你沒去瀑布那邊,你找到甚麼有趣的東西,這麼久才回來?」

我那刻真的身心舒暢,心情極佳,笑說:「怎麼?郭太妳很掛念我嗎?!」

她也被我這樣說,嚇了一跳,用手掩嘴,笑說:「嘻嘻嘻~~哎呀Kenji,連我這老女人也想吃豆腐?!」

我答:「妳再過二十年也不是老女人啦,我說呀,這張桌子以外,妳是這裡最美的女人呢!!」她聽後笑得更甜,但口裡還是罵我胡說。我望向馬太,她卻對暗暗出個撒嬌的表情,真可愛。

李太只覺我愛說笑,便話:「說認真,你發現了甚麼嗎?」

我望著馬太,還是面紅紅的,蹺腿蹺得緊緊的,是哪裡還濕嗎?我便說:「我...剛才在那邊的農場,倒是很有趣呢,我看見有隻黑羊公騎著白羊乸的背部,不斷的搖動,日光日白在交配,妳們說奇不奇怪?!」

李太羞笑,說:「有那樣的事?!不怕嚇壞小孩嗎?!」

郭太也說:「我不信!!它們還在幹嗎?帶我過去看看好嗎?!」

馬太這時終於說話了:「這有甚麼出奇?動物性起了便幹,那有人類般麻煩,明明需要極了,但卻要忍著~」她身體剛洩過、筋骨酥軟,說話自信風騷。

另外兩位太太也點頭,我便說:「這也不一定的,有些人也喜歡日光日白的做呢。」

馬太聽後,『噢』的一聲,面色轉紅了。李太輕輕拉著她的手,說:「哎呀晶晶,妳沒事嗎?!剛才回來已是面紅紅的,這刻越來越紅了,手又這麼燙,是給曬病了,不是?!」

馬太不斷搖頭說沒事,我暗暗自滿,望向郭太,卻見她望著馬太奸笑呢。

親子旅行下午完結了,回程在校巴上我當然爭取和黑絲人妻同坐。在車上,我倆偷偷的毛手毛腳,真刺激,但卻又燃起了慾火。我輕輕在她耳邊說,我想辦法晚上到她家裡,但條件是她不能更換這天穿著的性感裝扮。

回家,放下俊俊給Yuki,我說約了朋友喝東西,她見我辛苦了一天,樂意批准。我當然第一時間趕到獨守空幃的人妻家裡去。果然馬太很聽話,不單只沒更衣沒脫高跟鞋,還刻意不洗澡,她說這樣我才可以好好品嚐她真正的女人味道呢。

知情識趣的淫妻,刻意安排女慵帶著兒子到又一城吃飯逛街。我一進門,她便瘋擁著我!終於可以盡情地享受暗室姦淫了,我倆從大廳操到上她床上去,接著還在浴室大戰一場。洩了三次我還是對這大陸人妻的火辣身材愛不惜手,她也說自己多年沒和陌生男人幹了,當然會一發不肯收拾,我又何嘗不是呢!

可憐的卻是她的小孩和女傭要待在商場至十時半才可以回家,那刻我早已靜俏俏的逃走了。

人妻の放題
犀利士5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