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冬天我吃了我小姨子的“小白兔” 

  • 在〈那年冬天我吃了我小姨子的“小白兔” 〉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A+
所属分类:性愛文學
摘要

    當那麽多人,我壞笑著說:「反正不選你。」    她詫異的看著我說:「爲什麽?」

和妻子一轉眼已經結婚8年了,八年抗戰充滿了酸甜苦辣,時常想起剛結婚 那時地趣事。

    老婆家在她們村裏是一個大家族,只是爺爺就有九個,當時記得最愛開玩笑 的九爺爺見到我就說:「小夥子你知道你有多少個小姨子嗎?」

那年冬天我吃了我小姨子的“小白兔” 
不舉怎麼辦

    我詫異的搖著頭,他哈哈的笑著告對我說:「沒算肚子裏的,你現在能看到 的是十七個,你以後有的罪受了,哈哈!」

    老婆人長得不錯,小姨子們也都不差,給我印象最深的要數小妙,她也很漂 亮,身材好又大方,性格也好,那時什麽玩笑也和我開,有時還有點潑辣勁,別 看她才十六歲,卻什麽也敢說,當著一大堆小姨子就問我:「姐夫,我們這些小 姨子裏誰最漂亮?」

    我說:「都漂亮。」

    她看我敷衍了事又問:「要是讓你再選個老婆你選哪個?」

    我說:「選我老婆。」

    她的小拳頭上來就打我:「好好說,我是說在我們這些小姨子裏選!」

    當那麽多人,我壞笑著說:「反正不選你。」

    她詫異的看著我說:「爲什麽?」

那年冬天我吃了我小姨子的“小白兔” 
延時噴霧劑

    我說:「這裏面數你最壞。」

    然後就趕快跑,她不幹了追著我問:「我怎麽壞了?」

    最後還是老婆勸住了她。

    後來她就經常的和我擡杠,反正我看順眼的,她就是看不順眼。

    中間因爲工作忙,有三年沒有回老婆家,有一年過完年後?」就又回到了老 婆家,給老婆家的七大姑八大姨拜年,因爲是有好幾年沒有看家裏的親戚,所以 家家都要走一遍。

    于是在老婆家一住就住了半個月,想不到竟然讓我見到了可人的小妙。

    回到老婆家的第三天,小妙就來到老婆家。

    小妙平時每年也回來,今年看到姐姐也回來了,給她媽媽說一定要住在老婆 家,她媽媽也就只好同意了。

    我們一起看望了幾個親戚,她媽媽第四天上午就回城裏了。

    臨走時,囑咐小妙要懂事不要搗亂,她高興的說放心吧,然後就摟著老婆的 胳膊回家了。

    下午我們又一起去看了那個最愛開玩笑的九爺爺,雖然幾年沒見了,但還是 如當年一樣親切。

    老爺子該開玩笑照樣開,看到我和小妙都坐在沙發上還說:「喲,你們兩個 也挺般配的嗎!」

    小妙臉唰的一下就紅了:「誰看得上他呀,爺爺別胡說。」

    我也說爺爺:「我都結婚了,你就別開我玩笑了,再說了這小丫頭片子誰敢 要呀,這麽潑辣。」

    九爺爺坐在炕上盤著腿,正在旱煙袋裏壓煙絲,一下就樂了,小丫頭一下就 火了,小拳頭照著我肩膀就是兩拳。

    「都說小姨子的一半是姐夫的,看來真的不假呀,你們兩個前生說不定誰欠 誰呢哈哈哈!」

    九爺爺真是什麽都敢說呀。

    下午回家吃了飯,晚上看了會兒電視,就該睡覺了,家裏就一個大火炕,老 丈人去老婆舅舅家了,舅舅要競選村長,需要老丈人幫忙拉票,其實就是幫忙拉 人喝酒。

    我被安排睡在靠牆根裏,晚上我習慣了樓著老婆睡覺了,睡著睡著感覺怎麽 老婆沒在我懷了,就往前摸,發現她在前面,迷迷糊糊的就摟著她繼續睡起來。

    又睡了一會,感覺怎麽自己的背後有人摟著我,我一下就驚醒了,腦子一下 就蒙逼了,這誰抱著我呀,我又抱著誰呀,我試著聞了聞著我抱著的身子,一陣 頭大,臥槽摟錯人了,一定是老婆上廁所,小姨子在老婆的前面,摸不到老婆, 我就順手把小姨子抱懷裏了!

    我趕快悄悄的先把老婆的手輕輕放過去,把摟著小姨子手準備抽出來,趁沒 被發現前,趕快回到自己位置,可是,胳膊剛抽出一半,一只綿綿的小手抓住了 我,嚇我一跳。

    小姨子轉過身來說了一句話?」嚇的我滿頭冷汗:「姐夫你睡了人家不負責 任嗎?」

    我急忙解釋到:「我剛才睡暈了,我以爲是你姐呢!」

    小姨子無賴的說:「那是你的事,我不管,反正我要你負責。」

    此時的小姨子芳香的軀體,卻讓我因爲後面的話不禁害怕起來,「你要是敢 回去,我就告你強奸我。」

    臥槽這太不講道理了,我說:「負責毛呀,我又沒把你咋樣,妳說吧,妳想 咋樣?」

    「讓我也睡了你,否則我就告你!」

    雖然小妙可人,如尤物一樣,但是我也知道這樣肯定不行,我就悄悄的說: 「小妙別鬧,我是你姐夫……」

    我想說我們這樣是不道德的,話還沒說完,小妙轉過身壓在我身上說:「九 爺爺不是說小姨子有姐夫的一半嗎?」

    臥槽真是個潑辣的小姨子,我還想說什麽,可這時小妙的香唇已經壓住了我 的嘴,柔軟的嘴唇,靈巧的小舌頭瞬間讓我失去了理智,我緊張而刺激的迎合著 她激烈而熱情的嘴唇,我的下體不斷在膨脹,訴說著它的渴望。

    小妙輕輕的爬了下來,鑽進我的懷了問我:「姐夫,我真的嫁不出去嗎?我 真的很潑辣嗎?如果讓你選老婆,你真的選誰都不會選我嗎?」

    一連串的問,讓我沒想到因爲我的一句玩笑話,竟然讓小妙記了三年,我樓 著她說:「姐夫是和你開玩笑,我們小妙是一個可招人疼的女孩啊!」

    「姐夫你說的是真心話嗎?」小妙含情脈脈的看著我。

    「當然了,將來我們妙兒一定是找到最疼愛你的老公。」

    妙兒噘著嘴說:「我現在就讓姐夫疼我,不然就證明姐夫的話都是假的。」

    說著妙兒再要吻我的嘴,我急忙攔住可她說:「現在不合適,被發現了就壞 事了!」

    妙兒看著:「那就明天,不許騙人,不然我就找姐姐告狀,說你強奸我。」

    汗~~~

    我只好先答應她,總算沒人發現我們,我假裝上廁所,又躺會我原來的位置。

    一晚上我都想著這精彩刺激的畫面,第二天早上起床,老婆起來摟著我,問 我怎麽沒有摟著她睡,我搪塞的說到:「炕燒的太熱了!」

    一天我都覺得妙兒看我的眼神總是壞笑,下午老婆陪她媽媽做飯,我說去看 看老岳父放羊,妙兒說也去看放羊,然後就屁顛屁顛跟我走了。

    走在路上妙兒壞壞的說:「姐夫,昨晚刺激嗎?吃了姐姐又吃我。」

    我看看周圍說:「你別亂說。」

    她咯咯的笑起來,「想不到姐夫還會害怕呀,我以爲你膽子有多大呢!」

    途經老婆家的舊房子,妙兒說:「等等姐夫,姨媽讓我去舊房子把上次收的 半袋蘋果帶上,你幫我,我拿不動。」

    老婆家剛搬進新房子不到半年,很多東西還放在舊房子,看著舊房子的後面 的大樹,想起當初和老婆在那棵大樹旁邊還「野戰」過,真是讓人懷念呀!

    妙兒看著我自己在那裏了偷著樂,就問我笑什麽,我說沒事,她說我肯定有 事,「你不說,我就告姐姐你昨晚強奸我。」

    我真是無語了,只好告訴她,但是不讓她以後把強奸這個詞掛在嘴邊,不然 就不告訴她,她同意她以後不說了,我就把我和老婆的經歷告訴了她,她好奇的 問我:「是不是那樣很刺激?」

    我點頭說是,她來到大樹邊問我是哪棵樹,我指了指,她拉著我說:「我也 要!」

    我說:「你瘋了,大白天的。」

    可她不管不顧的已經吻上了我的嘴,一瞬間又一次讓我回到了昨晚的香豔場 面,終于我忍不住了,邊親她脖子,邊脫她的羽絨服,隔著毛衣就能感覺到她的 胸很大,她的喘息聲刺激著我每一個神經,我的手伸進了她內衣,終于摸到了她 胸……

    昨晚太緊張竟然沒有注意到,我掀起她的毛衣內衣,一對可愛的「小白兔」 跳躍出來,乳頭粉粉的翹挺著,呼吸著新鮮的空氣,我如進入仙境一般,開始舔 弄起這對「小白兔」……

    小妙的嬌喘聲讓我欲望大漲,正當我準備在進一步撫慰她時,遠處傳來了趕 羊的羊鞭聲,我們急忙整理好衣服,帶上那半袋蘋果匆匆迎接老丈人了。

    往後的幾天我也刻意躲著妙兒,我很感激丈人的羊鞭聲,畢竟妙兒還小,她 不懂事,可我不懂事就不對了,沒多久我們都回到家中,我只能發自內心祝福她 找到疼愛她的男人。

                              (完)

那年冬天我吃了我小姨子的“小白兔” 
犀利士5mg